2003-2013,18岁到28岁,记录我在新加坡的十年

1
1341

Lily,来自大连,18岁和同学一起赴新加坡读书,从TP毕业后,读了NIE,成为一名小学华文教师。十年后,被迫暂别新加坡,随先生去了美国,虽身处这物质大国,但仍然怀念着小岛的点点滴滴。文章是14年写的,一直收藏着,昨天看了微博的“还记得你是哪一天来的新加坡吗”,有所感触,希望与眼哥及网友们分享本人在新加坡这十年的经历。

那一年,不知哪来的勇气,我一个人拎着行李和几个同学去小岛读书了。飞机起飞那一刻,我流泪了,突然不想去了,想留在生我养我的地方,想窝在父母身边。

到了小岛,一出机场门,迎面袭来了潮湿,热滚滚的风,就像进了桑拿房,顿时让我这个吹惯了海风的人倒退三步,飞奔上大巴,有了空调才又活了过来。热得烦躁,好想回家。

640

(2003年,还没有金沙)

那一年赶上非典,我们得提前十几天到小岛,目的是隔离观察。三餐都有专人送来,和别的留学生一样,十多天我们呆在房子里,吃了睡,睡了吃。那时候没有smart phone这么一说,电脑也还没买,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其实我们也没被锁起来,也没人在房子里监视我们,可不知为何,我们竟如此这般听话,不曾走出大门,唯一可以活动的空间只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的秋千是仅有的娱乐设施。一天三餐,餐餐送饮料,有时是易拉罐的,有时直接是1.25L的,小岛的人是如此渴啊!十天下来,大大小小攒了二十多瓶饮料呢,每天数数饮料瓶,也可以打发一下时间。生活无聊,好想回家!

十天总算过了,我们被带去了银行,换钱,办卡,一大叠子的人民币,除五,瞬间变薄了。第一次,我感觉到了钱的概念,我可以几天败光,也可以细水长流,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我了。同一天,我们到了小岛最繁华的商业街,林立的国际大牌,充耳的小岛英文,时不时有推销人员前来搭讪,说着我似懂非懂的语言。感觉陌生,好想回家!

结束了隔离,我在房子附近发现了一家超市,看看吃的,好像都不贵,但习惯性的乘上五,什么都不想买了。水果都是论个卖的,苹果要¥2.5一个,拿起来又放下了,最后只买了一大袋白面包。心里总想着,钱要花在刀刃上。生活"艰难",好想回家。偶然一次,发现水果特价,原来是超巿为了不让水果烂在店里,把那些要烂但还没有烂的水果装在一起,一袋里面各种各样,四五个呢,只要¥5。第一次吃到小岛的芒果,好甜。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一去超市就不忘寻找这样的好机会。

640(2)

开学了,由于仍处于非典的非常时期,进校前都需要排队量体温。公车上有空调,不需太担心。但也有骑自行车来上课的人,其中就有一个家乡大叔,每天早上都见他停好自行车后,猛擦汗,狂扇风,一定要降温,否则会被误以为发烧而赶回家。虽然是一大早,但小岛的温度是不容许你怀疑的,全天酷热,任何时间,稍微一动,一定汗流浃背的。

上课了,lecture的讲师神侃一通,噼里啪啦的英文,着实让我听得晕头转向,但毕竟有课本,不怕不怕,回家后台灯加上文曲星,一切还是可以搞定的。最怕tutorial,老师总爱搞个小组讨论。小岛是个多元种族,校园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和国际友人在一组,英文是必须品。话说不管在国内学多少英文,没机会用到,这口语到底跟不上啊!心里发慌,很想回家!总感觉世界各地的人英文都比我们好呢,于是恶补英文也是每天必修课。这时我们认识了家乡大叔,其实人家只比我们大五六岁,但久了,我们都叫他大叔。大叔来小岛读书几年了,英文自然比我们好,上课坐在他旁边,能安心听课,不必为突如其来的提问而惊恐万状。

学校的餐厅大小有六个,每个餐厅还有五六个摊位,其实都很实惠,但开始时还是会不自觉的乘五,导致我第一个月中午都吃一块多的面,晚上啃个白面包。后来发现了一个国人常去的餐厅,东西都不贵,而且量大。可问题是一座难求,往往要耗上一会儿或是躲开午餐的高峰才能吃上饭。时间久了,知道学校的东西比外面的东西便宜很多,晚上也在学校解决好了再回家。白面包伴随了我一个多月,终于可以说拜拜了。怀念妈妈的菜,好想回家。

第一个term break如期而至,本想趁机观光一下小岛的,可是,就是这么不巧,我的护照丢了,这也是我十年中弄丢的唯一一样东西。护照遗失,让我异常紧张。当天晚上就到警察局报失了。Term break,Day 1一早跑去了我们"亲爱的"中国大使馆,惨痛的经历开始了。还没进去呢,门口的保安拎着个电棍,耀武扬威,呼呼喝喝,不就是个查包的吗?有病啊!通过他那一关,总算进去了,工作人员说要先去报馆登报声明,否则无法办理。好吧,就去报馆吧。去到才了解,登报是按字收费的。当即拿出纸笔,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力争把字数减到最少,要不一个月的白面包不是白啃了吗!Day 2一早买了份报纸,果然登出来了。赶紧冲去大使馆,工作人员要证明照,我心说,你昨天怎么不说呢。使馆只工作到上午11点,我来回的地铁公车是跟本来不及的,只能第二天了。后来才知道,使馆里可以拍证明照的,她怎么不告诉我呢,我的肺啊,要气炸了!Day 3带着报纸和证明照,工作人员翘着二郎腿跟我要出生证明,我瞪大了眼睛,只有回家拿的份。Day 4以为这次肯定准备齐全了,工作人员又要中国身份证,我彻底无语,于是我说还有什么要拿,您一气儿说完吧。没了,就这些,随后给我一个list,就是办理护照补办所需的材料。我心想,你Day 1怎么不给我,再说你刚才都说没别的了,还给我这破东西干啥?!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身份征根本没带到小岛。她说,让你家人发传真吧。我心说得亏我住城巿,要是乡下,这传真要怎么发。Day 5,总算是齐全了,交上钱,一个月后来取。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倒霉地方,我不想再来第二次了!这不是服务机构,是整人机关!跑了整个term break,终于把护照的事搞定了。小岛的著名景点一个没去,倒"游览"了警察局,报馆,大使馆,还当了回"名人",上报了。靠不上父母的感觉很凄凉,好想回家!

又开始上课了,周围的同学纷纷在打工了,我也很想试试看。小岛的各大酒店好像都很缺人手一样,同学们分布在各大酒店做part time waiter。有一次和一个朋友去了香格里拉,领班一顿吹嘘,还给我们演示了高难度的端盘子技巧。唉,他端盘子都端得这么有激情,我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搓澡的还有副教授呢。实在不喜欢这样的工作,虽然赚的多一些,但每晚要一两点才放工,这样的生活好像不太对劲!

不甘心闲着,还在四处找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个叫小琴的女生,但对那个人来说,可能并不偶然吧。那天晚上,我在学校图书馆看书,小琴走来搭讪,可能因为是女生,也可能因为年龄相仿,便放松了警惕,聊了一会儿。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一起回家。不知是真顺路还是假顺路,我们一起搭了段公车,转车时,她说我们很投缘,想交个朋友,还请我吃了个麦当劳甜筒。看着这第一支小岛甜筒,我的心融化了。后来,我们在学校餐厅一起吃过几次饭,就这样而已。一个星期天傍晚,她打电话说可以帮我介绍一份工作,约我在地铁站汇合,一起去。我一听工作,很是兴奋。去了才了解到小岛的留学生除了热衷于part time waiter,还有大部分人在搞传销。这个传销公司是卖保健床垫的,一个要一千多新币,说只要卖出几个,就能赚多少多少。还说这个床垫多么多么好,就算不想打这份工,买一个给父母也能治百病之类的。不知道是金钱的怂恿还是孝心的驱使,竟有如此之多的同学上钩,不少同学开始对身边的人下手!我应该就是小琴故意认识的身边人吧!当我告诉她我对这个没兴趣时,她就把我撇在一边了。当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我连在哪都不知道,心里有点慌。在那耗到十一点多,总算结束了,我要求她必须送我回家。后来她只把我丢在家附近,就走了。夜路总是怕人的,虽然小岛处处有灯光,但抄漆黑的小路最近,我一咬牙走向近路。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印度人,我攥紧拳头,抱着背包往前冲。估计这印度人一定以为,这孩子怎么了,让狼给撵了!后来才知道,小岛的治安是非常好的,夜不闭户可能有点夸张,但半夜走在路上绝对不必担心。一口气跑到家,打开密码锁,却发现里面的大门已经锁上了。看看表,已经要一点了,没人帮我留门,没人打来问我在哪,平日里说朋友的人可能并不是朋友吧。我向来不喜欢麻烦别人,就在院子的秋千上坐到天亮。顿感彷徨与孤独,好想回家。七点多有人下来喝水,我终于可以进去了。冲凉,在二十三个蚊子包上涂药,又背上书包上课去了。

有了这次惨痛的经历,交友谨慎,我时刻铭记。后来,通过学姐,找到了一份在商店卖小饰品的工作。这是学姐做过的工作,她要毕业了,有正式工作了,就把我介绍给老板娘。虽然比不上part time waiter赚的多,但至少有的赚。每个周末就在打工中过去。其实这间饰品店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店,只是一个小推车的店面,有时三面都有顾客,还真怕有人手脚不干净。卖了东西要从推车下拿东西补货,整天做蹲起运动,我的膝盖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上厕所也是一大难题,只有拜托旁边摊位的人帮忙顾一下,可商店的厕所永远人满为患啊,只有少喝水才能避免跑厕所。午餐也随便吃点零食解决一下。有时,老板娘中午会来一下,我可以趁机上厕所,再奔去买午餐。老板娘为人,唉!怎么说呢。经常拍着我肩膀和顾客说我是她妹妹,我心说你女儿才是我妹妹吧。春节加班时,一对中年夫妇来光顾,问我怎么春节还做工,我说在家呆着也没事就来了,还能赚点钱。俩人又说也是,春节老板一定给double pay,我摇头,她惊呼triple pay,我告诉她是normal pay,她好像很心疼一样,包了一个十块的红包给我。话说,小岛人包红包只讲心意,不搞面子工程。不像国内,动辄上千的。这里,不熟的亲戚,包个六块八块的就可以。收到小岛陌生人的红包,好感动。其实这样的小岛好人也不少,还有一些大婶,看我中午不能去买吃的,就去买咖喱包请我吃。那还是我第一次吃到小岛老字号,Old Chang Kee的咖喱包,果然不一般。人情冷暖,有时所谓的朋友竟比不上过路人。后来问了问同学,春节做part time waiter的都是double pay,还有红包拿。看在工作不易找的份儿上,我忍了吧。她老公比她好,有一次老板娘没时间,她老公来了,给女儿买了一份KFC,看我没吃,也给我买了一份,不知老板娘知道不。卖东西,每天接触形形色色的人,要靠一张嘴把东西推销出去,我猜英文就是在那时不知不觉进步的吧!

640(3)

再后来,我又找到了一份卖泡泡茶的工作,薪水更低,但我觉得很好玩,又可以过过嘴隐,就做了下去。话说,什么东西吃多了都会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闻到泡泡茶的味道就想吐,看都不想看珍珠和布丁一眼。还记得有一次,一个小弟弟说我要蜜蜂奶茶,我差点笑喷,是蜂蜜啦,小家伙你喝一肚子的蜜蜂,你老妈肯定要把这间店拆了!还有一个好懂事的孩子,每天来买巧克力沙冰,每次都嘱咐我要少放糖,我感觉好奇怪,小孩来了都让我多放糖,只有他让我少放,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巧克力沙冰是给妈妈买的,妈妈不能吃太多糖,忽然感觉这小孩好窝心!忙碌的打工生涯从此开始,周一到周五下课后卖泡泡茶,周六周日卖饰品。一个学期下来,我赚够了学费,还买了一台笔记本,花自己的钱,感觉很不错。

假期如期而至,回家的感觉很温馨,但美好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好像还没做什么,就要再回小岛了。真不想走。

回小岛后的日子就是上学和打工,这时也认识了两个较好的朋友,一年房租到期后,我们三人合租了一套房子,住到了一起。大家一起逛街时,总说等毕业了,有工作了,一定来这家店横扫。可真的毕业了,有工作了,我们去横扫的却是另一家店。

第二年,学校安排了实习,其实就是一个校内实习,搞得挺正规的,每天早上还要打卡,跟上班似的。住的离学校有点远,总想着,要是住近点就好了,就不用这么赶着去打卡了。于是搬到靠近学校的地方去了,这一搬更惨,就是心里作用,以为近了就可以迟起身,结果每天都是跑着去打卡,幸亏非典结束了,要不一定被误以为发烧的。路上还能遇到同学,大家就一起嘻嘻哈哈拼命的跑,第二年就在跑步中结束了。假期我没回家,继续打工。

第三年在各种考试,写作中结束,找工作变成头等大事。工作运好像还不赖,我只投了九份简历,就找到了。公司虽不大,但也算正规,三个月后,我如愿拿到了小岛的PR,算是得到一点保障了吧。这之前我们找了一下房子,想找靠近公司的。当时贪小便宜,没找房屋中介,结果一人被骗了一千块,我都不敢乘五。那时,我心想,小岛的骗子真多,干三年,我要回家!第一个月发薪水那天,我又流泪了,不知是否已苦尽甘来。又在原来的房子住了几个月,找了个中介,我们搬家了,搬进那个一住住到我结婚的家。

生活看似平稳了,总听其中一个朋友说,想去做老师。听着听着,心动了。上网研究了一下,弄清楚了门路,我又投了份简历,这次是投去教育部的。没多久,让我去面试。面试官三人,一人问英文,一个问华文,临走还问了句古文,哈哈!你们在招聘翻译吗?!面试的感觉不太好,以为没戏了。过了几天,接到一通电话,让我3月19日去学校报道。我激动的要哭了,但心里也忐忑不安,我行吗?从未接触过教育,我真的可以吗?不愿想太多,一股冲劲,让我写了辞呈,第一份工作,九个月结束,也攒了一点钱,回国放松一下吧。这次是十年中我在家逗留最久的一次吧,06年12月到07年3月。赚了点钱,乘五,拿回国,给老爸买了块表,给老妈换了台洗衣机。

640(4)

2007.3.19,我投身于小岛教育事业,说的好伟大一样!小岛教育系统和国内不大一样,任何人、任何年纪都可以尝试做老师。教育部面试通过后,会把应聘者安排到其住家附近的学校,进行一段时间的适应。这段时间可长可短,主要是应聘者和学校之间的互相观察期。也有很多人在这期间发觉自己并不适合做老师,就放弃了。选择留下并被留下的人,会被送去教育学院带薪学习两年,当然,要签约,毕业后要教三年书。同年7月,我就签了这份"卖身契",重返校园了。作回学生还有钱拿,日子好不悠闲。不过这样的日子也有插曲,每年一次的到校实习,很是要命。尤其是最后一年的十周实习,总想做到最好,于是拼了命一样。每周一要把整周的教案交给导师,实习生的教案很悲催,一定要详案,详到每个要提问的问题,详到每五分钟要干什么,一个小时的课,教案要三四页A4的纸了,每周有20多小时的课,我这是写了几棵树的教案呢?!每个教案还得变着花样的想活动,今天唱歌,明天故事,后天演戏,大后天魔术,还得配合着各种IT,只会Microsoft office简直弱爆了,什么movie maker,什么photoshop,什么smartboard,各种各样,层出不穷,只要一出新的科技,老师就得全部学起来,年轻的老师全当与时俱进了,叫那些奋斗在前线的老教师怎么办,60多岁还得学这么多新科技,也怪难为他们了。我突然想起怎么教我妈发电邮了,不是一般的费劲!哈哈!以前总觉得老师应该靠的是一张嘴和一双会发现问题的眼睛,现在知道那只是基本配置了。实习期间,周六周日是教案的海洋,周日到周四晚上是备课,可以说是背教案,和做PowerPoint的时间,好在小岛都是一点半放学,回家前可以清掉学生的作业,就算这样,每晚一点睡也还是早的,第二天7点又要到校了。一天下午我四点多回家,实在是困得受不了了,心想就躺半小时,还放了闹铃,结果还是睡过去了。再醒来,是老公下班来家了,已经6点多了,我以为是早上6点多了,见他在换衣服,又以为是他洗完脸在换上班的衣服了,结果我一通埋怨,质问他为什么不叫我起床,回过神来才发现,我应该是睡毛了!好累,感觉熬了好久,昏天暗地的实习总算过去了。

读书期间,不知道是时间到了,还是缘份来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他。那会儿总是想做个年轻的新娘,于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一年后就把我们推进了婚姻的殿堂。恋爱时,我们去了趟香港和欧洲,总是不知不觉地与小岛做比较,开始发现了小岛的好。

说到结婚,唉!又要提到那讨人厌的中国大使馆了!心里总想着,中国人嘛,应该有一本中国结婚证。这个幼稚的想法随着大使馆的"节省"而变成炮影了。那天下午,我去大使馆了解相关事宜,还没进门,又是那神精病保安,5年了,他还是一样的张牙舞爪,唉!进去后,问工作人员怎么登记结婚,她头都没抬,从窗口中撇出一张纸,这纸真够大的,只有A4的一半。我一看就火大了,离婚相关事宜。我还没结呢,咋离?能不能行了。刚想冲过去发彪,一翻面,结婚相关事宜。哇噻,你们太省了吧,哪有这样干的!气死我了,直接把纸给扔了。就这样,我们去小岛ROM领证了。过后,小摆一桌,和朋友聚聚,妈妈也来了呢。

2008,23岁,我结婚了。现在想想,好像有点亏!我还没疯过,连一次夜店都没去过呢!不过像我这样不会喝酒又讨厌烟味,再加上受不了太吵的声音的人,去了夜店也不会喜欢,这样想来,又好像没什么可后悔的了。由于学校假期的限制,我们回国的时间很固定,不是六月就是十二月,于是第二年六月回来拍了婚纱照,十二月在各自的家乡摆了酒席,日子就这样过去了。这期间,接姥姥,老爸老妈来小岛旅游,买房,买车,一样一样安排好。2009,我毕业了,生活步入正轨。再然后,2011,我们的女儿Jasmine来了,生活又大变了样。虽然妈妈来帮忙照顾,但毕竟是第一个孩子,难免还会手忙脚乱。有一次,女儿得了手足口,发高烧,不吃不睡,三个大人都要累晕了,再三考虑,决定请个女佣,至少可以解决三餐和家务,也能让妈妈轻松一下。日子一天天过去,女儿渐渐长大了,为了督促她以后学钢琴,我这个当妈的决定做个好榜样,于是买了钢琴,请了老师,学得热火朝天。教书四年多了,想再申请读书,提升一下自我,于是又报名了。

女儿开始上幼儿园了,头几个月一周不病,两周早早的,而且每次从幼儿园回来都唧唧歪歪,无理取闹,老师说她这是在适应,说她白天在幼儿园乖得不得了,回家应该是发泄。那阵子我真有些沮丧,白天学生不听话,晚上回来孩子又闹。这适应期适应了能有两个月呢!有一天,女儿突然就高高兴兴回家了。生活又平静了下来,幼儿园不错,女佣很好,钢琴老师也超赞,申请通过我又可以读书了,毕了业又可以涨工资了,好棒!就在这时,老公的公司调他去美国工作,还不是短期的。唉!生活总是充满抉择!真想留在小岛,但为了孩子,为了家,只能牺牲自我。老公先去了美国,我请了两年无薪假,滴血般的推掉了读书申请,不舍的辞退了女佣,难过的与钢琴老师道别,然后还要把房租出去,把车卖掉,安排搬家公司,一个月时间好像把我几年的生活都打乱了。真的要和小岛say goodbye了。

640(5)

2003.6.23 — 2013.9.2。飞机落地,我十八,飞机起飞我二十八。有多少次飞机起飞时落泪,又有多少次想着何时才能买一张单程机票,不需要再回来了。然而真的买了单程机票,又发现无法割舍了。还没启程,但已开始怀念小岛美食,怀念动物园,滨海公园,圣淘沙……

十年,十年的生活,十年的情感,十年间变化了太多。在不习惯中接受了小岛,在抱怨中爱上了小岛,在选择去留中离不开了小岛,小岛做为我的第二故乡,在我心中再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取代她。十年中到过一些地方,也曾为巴黎的浪漫所吸引,也曾为罗马的历史所震撼,也曾为瑞士的秀丽所倾心,但这都不足以让我产生离开小岛的想法。

留学这条路看似很华丽,但背后的心酸是别人看不到的。虽然长了见识,但错过了许多与亲人相聚的时光,真不知道孩子们长大后,我是否还会让他们走留学这条路。不过,无论如何,都感谢留学让我认识了小岛。我的青春挥洒在小岛上,过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仅以此文追忆逝去的十年,并纪念这即将逝去的二十几岁的最后一年。忘有朝一日,与小岛再续前缘。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