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狮城新闻 > 《金融时报》:2015,香港与新加坡的不同药方
2015
04-05

《金融时报》:2015,香港与新加坡的不同药方

(新加坡眼转载按:乔希布诺尔的这篇文章,虽然是对两个英国旧殖民地的横向客观对比,但是作者应该对新加坡的政策、现状和前景更加乐观一些。可能是作者的报道发自香港有关。稍远一点看新加坡,会显得美一些。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新加坡官方一直是思安思危,民间也时有唉声叹气之论。在成长的道路上,永远如履薄冰,也许就是一种随时保持进取心的姿态。)

香港和新加坡披露了截然不同的计划,以应对不断上涨的物价、人口老龄化及全球增长放缓。互为对手的亚洲两大金融中心,将因此走上不同的经济发展道路。

长期以来,这两个英国前殖民地均以极低的税率、不断增长的家庭收入和发达的金融服务业闻名于世。自2010年以来,两地一直被世界银行(WB)列入全球三大商业环境最佳地区。

然而,两地近年来均面临生活成本升高和人口结构转变的挑战。就在本周,这两座城市的领导人都公布了今后一年的预算,两份方案凸显出两地应对此类问题的不同思路。

周三,香港选择动用其638亿港元(合82亿美元)的财政预算盈余,为所有居民提供一次性的所得税和营业税退税。此举再次确认了港府致力于打造低税收、放任式政府的努力。

毕马威(KPMG)的查尔斯•金斯利(Charles Kinsley)表示,由于许多较贫穷市民的所得还未达到个人所得税的征收下限,上述举措的好处可能只有香港中高收入居民才能体会到。

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John Tsang)表示:“我知道,许多香港市民正指望政府的救济措施减轻他们的负担。”然而,他说,出于对短期经济增长的顾虑,香港政府必须以“谨慎的态度”调配资金。2014年香港经济增长率是2.3%,而新加坡经济则增长了2.9%。

为提振萎靡不振的旅游业,曾俊华公布了对餐馆、旅馆和旅行社的免税举措。按照曾俊华的说法,香港旅游业的艰难处境,是去年民主运动的结果。

2014年,香港零售总额下滑了0.2%。不过,许多分析师将零售总额的疲软归因于中国的反腐运动,该举措极大地影响了人们对奢侈品的需求。在抗议活动的几个月内,香港总体消费开支却出现了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苹果(Apple)推出的iPhone 6手机。

此外,香港还为某些短期救济措施安排了资金,并为较贫穷的退休人员拨备了额外现金。不过,香港政府并未建立全民养老金制度。相反,港府鼓励较年长人士重返工作岗位。

新加坡政府则与香港不同。在周一公布的计划中,它以提高最富有居民的税收方式实现财富再分配,以便应对社会福利开支——尤其是医保开支——的增长。

受惠于这一计划的包括退休人员和低收入家庭,他们将获得更多资助,以及高技术人员,他们将获得更多额外资金用于培训。根据联昌国际银行(CIMB)的计算,上述措施合起来,将令新加坡政府开支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目前的18.5%升至2020年以前的19%到19.5%。

新加坡财政部长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在其预算讲话中表示:“我们已为未来设定了新的方向。我们正在开展根本性的政策转变,以便为新加坡人提供生命所有阶段的更大保障、创造更多机遇、并为所有人打造更美好的家园。”

从现在起到2017年的某个时候,新加坡人将投票举行大选。为此,部分分析师宣称这一预算方案是一种选举前的拉票行为。

自金融危机以来,香港和新加坡的生活成本都已急剧攀升,令人们日益担心社会不公的问题。目前,经济学人信息部(Economist Intelligent Unit, EIU)将新加坡列为全球消费最高的城市。而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Savills)的数据,香港拥有全球最高的房价。

在香港抗议活动期间,生活成本是抗议者公开表达不满的问题之一。将近三个月的抗议活动,曾导致香港三个商业区的主要街道关闭。

香港定于在2017年实行普选,不过批评者表示,按照该选举方案,候选人的提名将受严格控制,从而无法实现真正的民主。

(来源:FT中文网 译者/何黎)

 

喜欢本文,那就分享到:
最后编辑:
作者:新加坡眼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