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录 > 猛然听到九寨沟地震,想起9年前四川那个怕死的我
2017
08-11

猛然听到九寨沟地震,想起9年前四川那个怕死的我

2008年,我在四川绵阳一所学校上大二。

5月12日下午2点多,我们在上体育课,刚做完准备运动,脚下的地就延绵起伏,像踩在沙发上,软软的。

起初我们大家都还以为是隔壁房地产公司在铲地,打地基。后来看到宿舍楼的窗户摇摇晃晃,接着一大块一大块玻璃往下掉,小卖部的卷帘门也哗啦哗啦响,整个人有点失重的感觉……我们大家才都面面相觑。

一片茫然,就连老师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看到这,你们肯定会笑我们傻,说我们反应迟钝、没见过世面……如果你之前也在四川这样的内陆平平安安生活过20年,没经历过台风,没经历过海啸,没经历过洪水……那时的你,肯定也会只是一个“傻白甜”。

后来,一大波人向操场涌来,“抢夺”我们的地盘,我们才正真明白过来,这是地震,是一个只在书本电视里出现过的地震。

教学楼整体斜了,教室里的日光灯砸伤了同学,我们住的老宿舍已成危房……

那些从图书馆、教室、宿舍……成功逃生的人,抱着同学一通哭;冷战一个月的情侣,在生死关头,瞬间和好,抱在了一起。(后来他们毕业后因异地恋分手了,应证了那句,有些感情经得起生死的考验,却经不起生活的消磨)。

聚集在操场后,慌乱中逃出来的人着奇装异服,成为大家的焦点。有裹着床单的、有穿睡衣的、有只穿三角裤的、也有露点的……我们议论着这些在慌乱自带笑点的人,也算是给紧张的气氛缓缓神。之后,便是莫名的心疼。但是,老天并不心疼我们,频繁的余震接踵而来,一次一次都让我们觉得脚下的地随时会断裂,然后把我们吞了。我的一个朋友,当时就哭了,她说她害怕就这样死去,害怕都没来得及跟父母道别……

更多的噩耗一一传来。

断水、断电、断交通、断信号。还记得那个时候,只有我同桌的诺基亚手机能打出去。同学都排着队借她的手机打电话给家里人报平安,遗憾的是,没多久,就没电了。校内外的超市,都已被抢购一空。

当时感觉就像被遗弃到了一个孤岛,像科幻大片里被病毒侵蚀的城市。无助、绝望、怕死……是当时最真切的感受。是真的怕死。

首先,应该感谢的是学校的操场。

以前还觉得学校没必要浪费这么大块地来种草,现在觉得这块地就简直就是福地。如果没有这么大块空地收留我们,我们可能就被楼上的玻璃砸死、被头顶的天花板砸死,或是跳楼身亡。就连校很多校外人士也都跑到我们学校操场来避难。

地震当天晚上,下起了雨。学校让每个班组织同学在操场上搭简易的帐篷。我们还冒险回宿舍抱了被褥出来。我们全班30多个人,男男女女,不分性别,就一字排开,睡在湿湿的场地上。深夜里,一些男同学自发站岗,以便余震再次来临时,能及时通知大家。那个时候,我们感到前所未有的团结。

由于断电,学校食堂的师傅们就到处找用木材生火做饭,由于储备有限,我们只能吃热腾腾的稀饭,外加师傅们的手工包子。那几天,都这样,虽然简单,但是温暖。

就这样,我们1天,2天,到第3天,铁路通了,公路也通了,一些同学陆续回家,还有一些就坚持呆在这里。

其实,当时很多同学都不想离开这里的,也不知道当时哪来那么大的勇气,而且当时还有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绵阳的涪江有堰塞湖,整个绵阳都有可能被淹没。政府、学校都希望我们能尽快离开。可还是有部份男同学自告奋勇地奔赴去了北川救灾。北川是当时除汶川外的另一受灾严重的地区,离我们学校1个多小时车程。

后来,我和一些同学坐上了汽车,中途因为有塌方,我们必须得换乘才能回到家,可是当时并没有顺路的车了。不过幸好,遇到一个开往重庆方向的大巴,师傅听说我们是从震区出来的,二话不说,捎上了我们,虽然有段不同路,他还是把我们送到汽车站。一路上,也遇到了一些好心的阿姨,她们把给孩子吃的面包硬塞给我们。

这些种种,至今想来,都会让我不自觉地流泪。

地震一周年后,我们去了北川老县城。那里还保留着震后的模样,残壁断垣,颓废不堪……但是触目惊心。特别是有些地方镌写着一些事迹,让人瞬间泪目。尤其记得一个女干部为了进去救人,自己被天花板砸中。

2012年,我和大学同学去了一次九寨沟,在路上经过灾后纪念地。

这是震后为了纪念这一伤痛时候,在广场上修建的“时钟”。

那时,九寨沟有美丽的海子。

▲壮美的山河

▲祈福的经幡

▲热闹的表演

现今,多彩的海子消失了,美丽的栈道也断了,瀑布的水也变浑浊了……我的心又碎了,鼻子酸了……

我的大四川,你脆弱过、坚强过、强大过,可这些不是为了再受一次伤害。身在新加坡的儿女,为你心疼。

加油,九寨沟;雄起,四川。

相关链接:

喜欢本文,那就分享到:
最后编辑:
作者:新加坡眼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