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震惊,李光耀曾公开“反对”新加坡第二任总理

0
360
吴作栋是新加坡第二任总理。他在1990年接任李光耀成为总理后,带领新加坡走上了另一个巅峰。

然而在接任前,李光耀却没有将吴作栋当为继任第一人选。即使到最后吴作栋做得相当好,但他依然记得那天李光耀对他的公开“处刑”。这或许不是不和,而是李光耀对接任者的高要求。

本文摘自白胜晖著作、林琬绯翻译的《高难任务·吴作栋传》,由八方文艺工作室授权新加坡眼转载。

吴作栋安坐在嘉龙剧院最前排的一张红色软垫坐席上,这是他这些年来再熟悉不过的座位了。在这一年一度的国庆群众大会上,他作为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的明显接班人,总是在1800人的观众当中获配最好的位置。这项全国常年大会,论风格论时长,新加坡都是独一无二的,也渐渐成了这个国家的传统,是李光耀就来年的重大挑战与政策向全国人民发表谈话的平台。吴作栋在现场当观众已经十余年了,也养成了一些演说开始前的好习惯。有一点最重要:进剧院之前必得先去一趟洗手间,因为他深知很少有人的内急能承受得了李光耀总理的滔滔演说才能,一个晚上下来,他可以连续用三种语言不间断地发表足足四个小时的演说。

1988年8月14日这一天也不例外。吴作栋穿着舒适的浅蓝色短袖上衣和深色长裤,左右两边坐着的是李夫人和内阁同僚陈庆炎。他其实已经大概知道李光耀待会儿准备谈些什么。李光耀都会事先请内阁几位要员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或者修正的;身为第一副总理,吴作栋已经大略看过讲稿。只是众所周知,李光耀最爱即兴发挥、脱稿演说,而吴作栋也很清楚这些临场发挥的隽言妙语往往也正是整场演说中最精彩最幽默的部分。不过,接下来要出现的状况,倒是他完全始料不及的。

李光耀谈了反贪污、生育率、伪西方社会,以及其他不少课题之后,群众大会演说来到了尾声。他告诉大家,自己要“冷静清醒”地作一番总结。他接着说:“没错,我们成就斐然。没错,我们已经建立起一支团队能确保政权顺利交接。可是我得先声明一点,因为不想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大家会怨我。我尽力了,也认为当下形势这是最好的安排。”而后,李光耀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上对吴作栋和他同届的所谓“第二代领袖”一一点评;让好多人当下为之震惊的是,他毫不讳言地直指吴作栋并非他的首选。他直白地说:“在我心目中,首选是陈庆炎。虽然吴作栋思维更敏锐——他的确如此,是的,非常机智——可是陈庆炎行事更果断。他会聆听,吸收各方意见,然后当机立断做决定。你总不能没完没了地听取意见。聆听过后,你必须坐下来听听自己的良知、自己的判断,然后说:‘好,我们就这么做!万一出错了,我会负起全责。’我告诉吴作栋:‘你总是在试着讨好所有的人。’甚至对记者,他们对他纠缠不休,而他也总是不厌其烦地一一予以回应。我说:‘干脆别理他们!’”

全场笑了起来。而让李光耀排在第二位的吴作栋,只能尴尬地陪笑着。事隔30年后第一次对这段往事抒发自己当时的感受,吴作栋坦言,这个突如其来的震撼弹让他惊呆了。“他说得如此毫无保留,我当下只觉得困惑、震惊,目瞪口呆。我还得承受大会结束后面对一大群人的尴尬场面,得在散场时像木头一样地走出去。”他说道,借李光耀在一周后对他的二度嘲讽幽了自己一默。“你还能怎么样?人们看着你,跟你握了握手,说声:你好。除此之外还能说什么?”团队中的前线战友一样深感纳闷。陈庆炎告诉吴作栋:“很不寻常的一次演说,极度不寻常的演说。”《海峡时报》引述贾古玛说他感到“不解”。李显龙说不记得自己当下的感受,但笑着说:“当时被点评的所有人,站在他们的立场,我能想象换作是我,当时一定会精神衰弱,惶恐不安。”

吴作栋对老朋友麦马德说,如果李光耀隔年再如此对待他,他会“拂袖离场”。麦马德回应:“我会同你一起离开。”麦马德在淡出政坛后罕见受访时分享了自己30年前的感受,他说自己深为好友“觉得尴尬”。“这意味着他不是首选,不是原任总理心目中最想要的接班人选。可是这是我们集体达成的共识,同意由吴作栋领导大家,而李光耀也接受了我们的选择。他为什么还必须公诸于世,让人民,让全新加坡人,甚至让全世界知道,现在选定的接班人并不是他心目中真正想要的人选?”

这个问题同样困扰着吴作栋。“我百思不得其解,思索着他为什么这么做。”他最终总结出李光耀背后的可能动机。首先,是李光耀在群众大会上所说的预设前提条件:如果吴作栋失败了,他不想人民埋怨他选错人。李光耀一改亚洲地区大多数政治强人的作风,刻意不钦点自己的接班人。吴作栋说:“所以,他想说的是,如今选定的接班人在他看来可能会失败,也可能并非最理想人选;所以,他不想日后被怪罪。”其次,李光耀有意要拔除吴作栋的总理接班人地位。“这个可能性,在我脑海中闪过无数遍了。”吴作栋幽幽地说着,暴露出他当时对自己地位的信心大受打击。“我反复在想的是,他可能试图借此操纵和影响,促使团队重新考虑,将陈庆炎推上首选。也许,他不过就是为其他可能性打开一道门——不是让他自己,而是让大家——有个更换人选的机会。”

那一场国庆群众大会演说就这样不经意地成为李光耀最令人难忘的其中一场演说,当时着实让举国上下震惊不已,因为全国人民都以为领导层接班是老早就决定了的事。更甚的是,才刚在一个月前,1988年7月间,吴作栋在接见到访的印度尼西亚媒体采访团时才刚向大家透露,自己对成为下一任总理有十足信心。《雅加达邮报》报道引述吴作栋当时的话说:“我们在两个月前又开了一次会,我问大家(年轻一代部长)希望由谁充当大家的领导;所有人,包括李准将,重申了对我的信心。所以我其实没得选择。”吴作栋口中的“李准将”正是李显龙。不过报道也提到吴作栋也“急忙补充说政治往往是充满变数的”。还真是一语成谶。尽管李光耀并未明说要重启接班人竞赛,但他在群众大会上赤裸裸摆出的硬道理,至少透露了他对吴作栋这个准接班人并不全然满意。正当吴作栋在这条曲折迂回的道路上攀爬至临界峰顶的最后一里路之际,突然迎头撞上了一道最要命的路障——由他的恩师,何其顽强的李光耀,筑起的一道巨大的路障。

相关阅读: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