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新加坡“X中全会”即将召开,三马齐奔,谁将领跑?

0
487

2018年11月迎来新的一周。这看似普通的一周,其实新加坡将要面临三件大事……

最近的一件大事,是11月11日网购血拼PAP中委选举。

新加坡第一代到第三代总理,从李光耀到吴作栋,从吴作栋到李显龙,接班人都是同一代的核心部长们一致选出来的,很早就形成共识。

但是,第四代总理的最终人选至今仍未明朗。从来没有过今天这种悬念,下一届总理究竟会是谁?

五十余年来,政权都在人民行动党(PAP)手中。PAP中心权力的交接,很大程度影响新加坡未来的国家领导人。

这基本上是性急的吃瓜群众预测新加坡未来总理最科学的观察渠道了!

新加坡的“党中央”常识了解一下

在新加坡政党制度下,中委会是各个政党的最高决策机构

新加坡绝大多数政党以秘书长为领袖,助理秘书长为副手,然后才是主席、副主席、财政、副财政、组织秘书及其他中委。其他职务包括副组织秘书、妇女团主席、青年团主席等。

行动党中委会目前的班子是2016年底选出来的,他们是:(滑动可看)

党主席:许文远(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

副主席:雅国博士(时任通讯及新闻部长,现已引退)

秘书长:李显龙(总理)

第一助理秘书长:张志贤(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

第二助理秘书长:尚达曼(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

财政:林瑞生(时任人力部长,现已引退)

副财政:尚穆根(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

组织秘书:颜金勇(卫生部长)、陈振声(贸易工业部长)、王乙康(教育部长)

中委: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王瑞杰(财政部长)、陈川仁(国会议长,中国称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维文医生(外交部长)、司徒宇斌(议员)、马善高(环境与水源部长)、穆仁里(议员)、杨莉明(人力部长)

这次选举,可以预见第四代部长基本成为中委主力。部长群星璀璨,眼哥带新加坡政治知识比较弱的同学们,划一下观看重点:

一、现任第一、第二助理秘书长应该至少一人引退或调任,很可能由王瑞杰(57岁)、陈振声(48岁)或王乙康(48岁)接任,按此顺序。由谁当选助理秘书长,显示他在党内威望和地位受到广大干部的支持,就更有希望出任第四代总理。

为何预测是王瑞杰将当选助理秘书长,有两个重要因素:

1. 他领导了未来经济委员会,主导新加坡未来几年的经济发展;

2. 在外交上他也肩负重要角色,包括2015年XJP访问新加坡时由他全程陪同,今年又把他列为新加坡-中国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的新加坡方副主席。(新方主席是副总理张志贤,中方主席是中常委、副总理韩正)

二、现任副主席雅国博士、财政林瑞生已不再担任内阁职务,相信会从中委职务退下。其他第三代部长如许文远、颜金勇有可能从中委引退,也有可能另有职务。

三、上一届未进中委会的第四代部长,有些应该有机会进入本届,包括英兰妮、沈颖等。

四、尚穆根、马善高有可能在党内职务上一层楼。

双十一到底决定了新加坡什么

科学吃瓜“临时抱佛脚”知识,眼哥敲黑板:PAP秘书长和助理秘书长是重要的标杆性看点!这俩职位是在中委会里产生的,而中委会是由干部大会选举的。

在中委选举中高票当选并获委重任,说明取得了党内的广泛支持,这是未来总理必须具备的基本资格之一。

简单来说,成为新加坡国家领导人要过关斩将,主要分成三大关:

第一关:从干部大会选进中委会;

第二关:从中委会选成(助理)秘书长;

第三关:从党内秘书长到——总理。

经过第一步和第二步的选手,算是打入决赛圈。将来能否更上层楼,还有待考察,需要经历全国人民的考验。

简而言之,明天的干部大会大概可以决定哪些人不可能当总理,但是无法最终决定谁能当总理。

例如:在李光耀担任秘书长的后期,有一度是陈庆炎越过了吴作栋,担任第一助理秘书长,李的原意是由陈接班,但后来第二代部长(包括陈自己)的共识是吴接班,所以最终还是吴当了总理。

PAP干部是些什么人,身份对外都是秘而不宣

干部的身份不公开,即便在党员之间,也不知道谁是干部,主要是避免造成干部和党员有阶级之分的错觉。通常都是获得通知去参加干部大会了,到了大会上,互相一看,哦,原来你也是干部。一般来说,党支部的支部秘书、支部青年团主席等很可能是干部。

连人数多少这事,都还只在1998年的一次媒体访谈中,时任副总理的黄根成透露,当时PAP干部大约有1000人。

(黄根成)

PAP干部并非国家公务员,没有薪俸也没有级别,他们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平时在党支部义务服务。

PAP议员每年都会推荐本支部的一二党员成为干部,他们必须经过党内遴选,参加由部长和议员召集的面试。只有服务多年的忠诚党员,而且必须是接地气的,能与选民有效沟通交流的,才有机会获得提名。

在干部大会上,干部投票选中委,由得票最高的12人组成中委。之后,得票最高的第13人、第14人获得增补进入中委会。按照惯例,中委会举行复会时,还可以增补多达4名中委。因此,PAP中委员最多可以有18名成员。

选举制度“封闭性”的由来

仔细观察PAP的这个选举制度,它是个“封闭“的制度,整个过程曾被形容为“主教们推举教皇,教皇委任主教”(the cardinals appoint the pope and the pope appoints the cardinals),即干部们推举中委,而中委(通过议员)委任干部。换句话说,无论中委的选举或干部的委任,都与普通党员无关。这就在制度上确保党内权力的有效控制

PAP的这个制度设计是来自极其深刻的历史教训。

1959年6月5日,PAP赢得选举,成为新加坡自治邦的首届政府。

(1959年6月3日,李光耀赢得大选)

很快的,7月22日,PAP的左派议员在议会提出信任动议。如果信任动议被否决,政府就得辞职,那就有两个后果,一个是左派上台,另一个是举行大选。左派对赢得大选具有信心。

当时议会有51个议席,李光耀至少需要26票。他和团队发现手中只有25票,还差一票才能占多数。当时,有一位36岁的马来族女性议员莎荷拉住院,并已经被“造反派”争取了过去(《李光耀回忆录》第430页)。

就在李光耀已经绝望时,他的战友陈志成和杜进才主张不要放弃。后来,陈志成说服莎荷拉,安排救护车把她从医院拉到议会,用担架把她抬到议员休息室,然后她步行到会议厅,刚好来得及参加信任动议投票。

而这一票投给了李光耀阵营。这是写进历史的关键性的一票

26票对25票。这才开启了后来的PAP至今连续执政50多年的历史。

这也让PAP意识到,一定得保证党内的忠诚,否则祸起萧墙。因此设计了“干部选举中委,中委任命干部”这样一个封闭循环系统,保证一切都尽可能控制在可以信任的人手里。

这个制度也被新加坡其他政党借鉴推行。

如何理解PAP的“干部—中委”的制度设计,举个例子,很多社团有条规定,申请成为会员必须获得理事会批准。其实很奇怪,一般来说你符合资格(例如校友参加校友会)就可以了,为何一定得理事会批准?很简单,就是要在制度上把控制权放在现有理事会手中。

要通过选举“夺权“在新加坡社团并不少见,2009年AWARE(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事件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社团有很多会员,但每届理事会(董事会)亲临参加选举的会员并不多,社团章程通常允许会员委任代表代为投票。

有心夺权的人可以四处联系不想参加选举的会员,向他们索要委任书,让自己代表他们投票。同时,在选举之前大量引入自己人成为会员。到选举时,精心统筹这些人的选票,就可以达到夺权变天的目的。

但PAP是从与左派的斗争中站起来的老牌政党,岂能不懂这些花招?

PAP中委选举是坡坡“双十一”这周第一件大事。那么第二件、第三件是什么?且待下回分解。

相关阅读: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