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顶级学府上演大型宫斗剧!一个系逼走十几个教职工?

0
150

据新加坡TODAY报道,几个月内,新加坡国立大学(NUS)传播与新媒体系的8名教师相继离职,5人行政团队也几乎全走了。院系的学生,也因为“砍课”而无课可上……

NUS耶,亚洲名列前茅的顶尖学府,而且它的传媒系也在2016年荣获了传媒 院系亚洲第一。这样赫赫有名的院系,居然也会出现“大规模离职”。

不仅老师“出事了”,学生也“遭殃了”。

从这里走出来的学生可以说是人中龙凤,前途无量~然而,即将迎来新学期的国大传媒学生们,却笑不出来……

上学期相中准备选的课,这学期被砍了??!

一直想找的毕业课题导师,已辞职离开NUS了??!

那这学……还怎么上嘛!

130门课被取消75门

大学里面,因为学生数量不够或者老师个人原因取消课程,这属正常情况。

但是这次的砍课规模大到让人瑟瑟发抖,同学们都怨声载道。

此前传媒系大概有130门课程,这次新的系主任入职后,大笔一挥,就砍掉了75门!在经过部门内部的研究商议之后,最终调整出来的新课程总数为73门,将于2019年8月新学期生效。

好不容易相中的课被取消,那种感觉就像追了几季的剧被砍了一样悲痛。

砍的那不是课,是我热爱学习的心啊!

传媒系的发言人说了:这次大规模的调整课程是为了让传媒系有一个新的发展方向,传媒系也会持续更新课程的深度和广度,更加有益于学生们的未来。

可学生们却表示委屈,课都没得上了,跟我谈啥子未来哦?

大型宫斗现场

据TODAY的报道,这场辞职“风暴”开始于今年4月,正是传媒系主任换人交接之时。

前系主任Mohan Dutta教授在今年3月向NUS提出了辞呈,随后前往新西兰梅西大学担任传媒系主任。

Dutta教授在NUS任教时,还曾成立帮助外来劳工弱势群体的非盈利研究小组

接替他的Audrey Yue教授在2017年进入NUS任教,今年6月正式接替系主任职位。

Audrey Yue曾在墨尔本大学担任文化研究学教授和文化学研究组长

从Yue教授接手传媒系后,这十多名教职工陆续辞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理由:和领头人理念不合!

对于这个说法,Yue教授本人没有正面回应,目前NUS传媒系只剩下包括系主任在内的18名教师。

一位已辞职的教师对砍课的决定无法赞同,他说:“课程有一些是过时了没错,但是我们应该做的是好好审视一下现有的课程内容,而不是一口气都砍掉。”

更有教师表示,现在院系对他们授课时所采用的材料以及参考文献的审查都比以往更加严格。行政人员甚至会针对教授们用的书,问一些“奇葩”的问题,问题的具体内容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字里行间都能看出教师的无奈。

传媒学的理念就是与时俱进,教学内容也海纳百川。对教学材料进行过分的审查,不仅扼制学科的发展,也局限了学生的未来。

更可怕的是,在院系内流传了这么一句话:“前主任带大家走了歪路,新的领头羊才能解决一切问题”

这这这,难道不是于妈宫斗剧里才会出现的戏码吗?你们这是在大学诶,走错片场了吧?

学生:还学个啥?

因为可以选择的课程骤然变少,许多传媒系的低年级学生被逼无奈换专业,离开了传媒系。前传媒系教师透露,这些学生大多都转向了东南亚研究学。

对大三大四的学生来说,换专业太迟了,硬着头皮读下去选择却很窄,处境非常尴尬。

新加坡眼采访了一位刚从NUS传媒系毕业的C同学,她在NUS的最后一个学期正好赶上了新老系主任交替的时候,回忆起那段时光,她只想说:还好我毕业得早啊!

“到了最后一学期真的很艰难,以前朋友推荐过的课开开心心地准备去选,结果查排课表的时候发现,已经没有这门课了,只能从寥寥无几的几门课里面选。剩下的课全都是硬着头皮熬过去的,根本不是自己感兴趣的。”

“再就是想要找导师做independent study的时候也发现老师已经离开NUS了。那是我精心筹备了很久的选题,也一直很想跟着那位老师做,就等着开学找他同意了,结果发现人已经离开了…其他老师的研究领域又不对口,最后只得作罢。 这么好的课题就这样付之东流,真的又伤心又有点生气。”

2018年的A水准考试已经结束,许多学生到了规划人生职业的节骨眼上。 NUS传媒系在这个节点出现这样的大规模离职,也会为计划报考的学生造成困扰。

同学们,且选且珍惜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