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1
315

常听说,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女人。这里要说的这个男人李光耀,背后却有两个女人。

如果不谈这两个女人——母亲和妻子,正如李光耀自己所说,他会是一个很不同的人。可以这么说,李光耀从一个顽皮淘气的小孩转型成一个具有超杰出水准的法学界人及政治领袖,主要的背后推手是他的母亲蔡认娘和夫人柯玉芝。

李母持家有道,教子有方,用母慈子孝来形容母子间的亲情,再恰当不过。

妻子柯玉芝给予丈夫李光耀的是无尽无悔的支持,让他在政坛有广阔发挥空间,终至崛起成为一位活力充沛、干劲十足的国家领袖、开国元勋。

在母亲及妻子的鼎力支持下,李光耀首先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律师,然后再成为在一个世代里把新加坡从第三世界拉拔到第一世界的政治巨人。

李光耀的母亲为人谦虚。她在新加坡出生,在当年土生华人社会中,颇有点名气。她写了一些有关土生华裔美食及糕点烹饪的书,因而成名。但是在她儿子出任总理时却坚持保持低调,经常提醒新闻记者在写她的时候,不要提起她是总理的母亲。

李光耀能专心从政,是因为他无后顾之忧。对李及李律师楼的发展和家庭事务,都不必操心。虽然他们已有三个孩子,他对夫人在处理这两方面的能力,信心满满。

每当李光耀在政海中面对汹涌波涛时,玉芝都紧紧站(坐)在他身边,平静观察四周,给他精神上的支持。上世纪五、六十 年代采访过政坛风云的记者,必定留意到她的冷静、沉着。

童年的李光耀,也不是一帆风顺。他的父亲李进坤好赌,经常到中华游泳俱乐部玩几手。与一般赌徒差不多,手气不顺时, 回家后的脾气就非常暴躁,要老婆拿出她私藏的珠宝来作赌本。李母总是站得很稳,坚拒所求。这些珠宝都是她父母给她的嫁妆。她也拒绝让老公挥霍家财。于是,李光耀所形容的“可怕的争吵”就发生了。

李光耀在回忆录中,回忆他四岁时,有一次把父亲一瓶价钱不菲的4711牌浅绿色芳香润发油弄得一塌糊涂,气得父亲暴跳如雷。回忆录说“父亲的脾气一向很暴躁。那晚他怒气冲天,一手抓住我的颈背,把我从屋子里拉到井边,然后抓住我的耳朵, 把我的头按在井栏上。我始终觉得奇怪,为什么我的耳朵那么柔韧,竟然没被拉断,而我也没有掉落井里。”

李光耀当总理这么久以来,他的急性和暴躁脾气始终不变, 是因为有其父必有其子?李光耀也有过分完美癖好。这是他的性格,是大家知道的事。平常看到他因一些琐事对属下过于挑剔苛求,太太不想给属下太难过,常会提醒丈夫:“哈利,不要过于计较(Don’t be so fussy)”。有一次,在自己国家的新航客机上, 值勤的空中小姐在飞机升空时提醒乘客绑好安全带。她的华语说得不够纯正,李总理要知道是哪位空姐的广播,叫她前来,此举吓坏小姐,差点哭出来。夫人坐在旁边忙说“Harry, enough”。

李光耀有时默不出声,有时也会反驳。与李光耀有过接触的人或也可以感受到,这位成功的伟人,很多方面是难讨好的。

李光耀对母与妻的怀念与追悼 

李光耀的母亲蔡认娘予1980年8月在中央医院因心脏病逝世。之前有两个星期是在加护病房接受急救。李光耀为母亲致悼词时流下伤心泪。

“母亲生于富贵之家,幼时集宠爱于一身,在旧式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安排下毫无准备嫁入另一个富有家庭。(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两家都家道中落时,她慌然失措的情景,光耀历久不忘。”

“她(母亲)拼命工作挣钱帮补家计,我的父亲当时任职店员。她的确是尽了相夫教子之责。为了家庭,她坚毅不拔,尽心尽力,义无反顾,什么都肯做,只要孩子们有得吃,有得穿,有书读。(略)”

“她一生经历过各种甜酸苦辣。总的来说是充满福报及圆融的。我感到心宽的一点是,她是在心脏病猝发下结束其一生,而不是在忍受连绵不绝的病痛及医疗之痛苦下走完人生。”

妻子柯玉芝在中风两次(多年)后逝世时,李光耀在哀悼妻子的悼词中,提起妻子坚毅不拔的性格及对家庭的无私奉献。

“她教导我们的三个孩子行为端正,彬彬有礼,体贴入微,从不炫耀总理孩子的身份。”

“她看到我年轻时没学好华语,结果必须付出的代价,决定把孩子们从幼儿园开始就送去华校,也确保他们在家里掌握好英文及马来文,使他们具备了在多元语文环境里生活的条件。”

 帮助丈夫“把脉政情”

“在政治方面,玉芝协助起草人民行动党的党章。她提醒我不能信任新认识的一些朋友,那些林清祥领导的左翼工运分子……她有一种能够洞察人心的直觉,而后来都证明她的看法正确。”

“我们加入马来西亚时,她告诉我,我们不会成功的,因为‘巫统’的马来领袖们的生活方式和我们差别太大,而且他们的政治是以种族及宗教为本。我说我们只能努力使之行得通,因为已无更好的选择。但是,她是对的,不到两年,我们就被请离马来西亚。”

脱离马来西亚时有一些条约条文,比如关系到新加坡生命线的水供问题,李光耀也得请夫人想出一些办法。李光耀自己说“因为夫人擅长办理产权转让事务,律政部长巴克在这方面比较不熟手,结果由李夫人将条文草稿拟好,妥善整理后交我批准,再交给马来西亚同意。

在半个世纪的生涯中,李光耀经过在野在朝两个阶段,在国内国外遇上风风雨雨,皆得贤内助随时作“政情把脉”辅佐帮忙。无论大事小事,即使无关紧要的事,夫人都会关怀备至。

举一件我亲身经历的事。现任日本国明仁天皇的父亲裕仁于1989年驾崩,一个月后举行葬礼,世界各国的国家元首、政府首长及特使都前往参加。

日本有一份英文报纸刊登一则预售“裕仁天皇葬礼的图片特辑”广告。这则广告登在不显眼的版位。几天之后,李总理夫人发觉这段广告,便打电话给总理的新闻秘书傅超贤,说她在日本报上看到这么一则广告,而驻东京的大使馆像是“看漏”了,问他是否有办法买到一本。

总理的新闻秘书处问我是否知道有“特辑”一回事。在日本,什么国内外大事,有持续新闻性的材料,日本的出版社自然会抢先出版画册,昭和天皇葬礼画集当然也不例外。

很巧,总理秘书来电的这一天上午,我手上已经有了一本画册,是东京社里在画册正式售卖前预先寄给我的。我翻开内页, 看到画册刊有世界各国许多位元首、政府首长及特使夫妇参加葬礼的照片,李光耀夫妇照片也在内。我告诉傅超贤我手里已经有一本,我已翻看了,可以转送给他“交差”。傅超贤的一名女秘书在电话中对我说:“你手上已有一本,真不可思议!”

我把这件事写下来,不是说自己有办法,实要凸显李夫人平常也是何等细心认真,不仅注意国内的家事、国事和琐事,连看得懂的外国报纸都不放过。

“照片特辑”的小广告,一般读者是很容易看走眼的,而她对此都没放过。说她随时帮助丈夫“把脉政情”,实不为过。

有些小事,比如总统府内草地的花草枝叶,有些是总理特别喜爱的,有时在他出国前,交代园丁不要在他出国时修剪。一次他出国回来,发现花草枝叶被裁了,把园丁骂了一顿。夫人在旁:“Harry,不必为此事操心!”

在许多场合,李光耀曾公开赞美妻子贤慧淑德,才华比他高强。他对妻子有表达不尽的感激,如在悼词中,他说: “63年一起生活,许多珍贵记忆历久不能忘。” “没有她,我会是另一个很不同的人。” “她为我和孩子献出一生。当我需要她的时候,她总是在身边。她的生命是温馨的,圆满的,充满意义。”

此文节选自陈加昌著作《我所知道的李光耀》,原章节标题《李光耀背后的两个女人——母与妻》。本书是《亚洲周刊》2015年度十大好书,也是2016年新加坡文学奖非小说组大奖得主。

封面绘图⊙涂敏忠 初版一刷⊙2015年9月 

陈加昌

陈加昌,传奇报人,新加坡第一位战地记者,在李光耀踏入政坛前便认识李光耀,是最早近距离接触、采访和报道李光耀的记者之一。

陈加昌从事新闻工作半世纪,奔走于区域政坛风云间,除了以记者的身份经历新加坡动荡岁月外,也历经区域重大事件,包括深入越南采访战地新闻,采访过万隆会议、新马分家、新加坡独立、学潮暴动、福利巴士工潮暴乱、种族暴乱以及重大区域外交事件等新闻。购书网站,请戳这里

相关阅读:

1条评论

  1. 李光耀的母亲“教子有方”,但是李光耀的老婆柯玉芝显然不是--两个老人一走了,家庭立生巨变兄弟阋墙、质疑老豆遗嘱。当然,也不能就此论断柯玉芝“教子无方”。毕竟,龙生九子,子子不同。有时候“个人”的“天性”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