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信息 > 我未婚先孕在新加坡生了个娃
2017
11-13

我未婚先孕在新加坡生了个娃

婚礼定在了次年2月份,11月份突然发现我怀孕了。

看着手中那两条鲜红的杠,第一反应:擦,上一周公司周年庆还喝酒了,娃会不会有问题;接着就是想我这么个老古董,居然也玩了一次未婚先孕。

跟娃爸汇报了此事,娃爸把胸脯拍的啪啪响:绝对负责到底。

那么,问题来了,是选择在新加坡生娃还是回国生娃。双方父母都是希望我能够回国生产,一来费用比国外低,二来有家人照顾。思来想去,我最终还是决定在新加坡生产,原因如下:

1. 可能也就这么一次怀孕的经历了,希望老公能在身边。

虽然怀孕的过程中,在IT界挣扎的娃爸时不时要赶项目进度,需要加班。

2. 如果我回国待产,就要辞职。想想怀孕好几个月都呆在家里,觉得好无聊,还是希望能上班。

虽然娃出来后,面对鸡飞狗跳的生活,我对于当初怀孕期间没有好好放飞自我,潇洒走一回表示追悔莫及。

3. 不知者无惧,觉得不就生个娃嘛,多大点事情。

虽然最后生产过程有惊无险,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独自异国生产依然是一种冒险的行为。

整个怀孕的过程其实还是比较顺利的,没有出现传说中的孕吐,也没有出现浮肿等现象。每天都跨个包,挤着地铁去公司。期间还去电影院看了朱莉演的《沉睡魔咒》

心想我娃真是心疼她老妈,没有让她妈遭受太大罪。

怀孕第16周,通过B超检查,基本上确定是个女娃。我和娃爸第一眼看到这B超图,乐了。真像个小佛爷 。娃爸决定给她的小名就叫“小佛爷”

(这名字后来就没有再用了,太霸气了觉得)

▲第一次通过B超,看到娃。当时觉得我娃眼睛还挺大。

怀孕第32周,B超检查,娃胎位是臀位,如果在生产前不能变成头位,就需要剖腹产,我第一反应:那我要多花多少钱。回到家就让娃爸给我买32周机票回国生娃去,被娃爸批评了一通,说不能为了省钱冒这个风险,瞬间觉得我男人好帅,不是吝啬的主。

为了改变胎位,每天临睡前我都要做15分钟膝胸卧位

就是这样子的,天天在瑜伽垫上趴着,组后也没把胎位转过来

这样做了半个月,再去医院检查,依然是臀围。

好吧,闺女你是觉得头朝下不舒服,坐在妈妈肚子里比较舒服,是吗?

虽然依旧是臀围,但是还是坚持每天做10分钟膝胸卧位,希望在生产前可以转变成头位。

怀孕第36周,B超检查,依然是臀围,医生建议我先预约了手术时间以及病房。

新加坡的病房分为A,B1,B2,还有C级。A和B1大概就是所谓的高级病房了,但是只有A级是单人病房,而B1则是四人病房,B2和C则是普通病房,是享有政府津贴的,B2是6人病房,而C则是8人并非而且没有冷气。

好吧,于是跟护士预约了手术时间,也预定了病房,选择了A级单人病房。反正是外国人,住普通病房价格也不会很便宜也没有政府补贴,索性直接预约了单人间A级病房。姐肚子上都要被剖一刀了,你还不让我住好一点的病房?

▲喏,A级病房就是图片这个样子,娃爸在沙发上睡了两天

怀孕37周+4天,清楚的记得这一天。

晚上9点多就上床睡觉了,一觉睡醒,发现娃爸还在书桌前,叫他赶紧睡觉,娃爸一边答应着一边收拾电脑,我也准备躺下继续入睡。突然下身一股暖流,第一反应:坏了,羊水出来了。立刻叫娃爸:我羊水破了。娃爸愣住了:那怎么办。我:要生了。娃爸直接呆住了,我督促他赶紧叫车去医院。娃爸镇静了一下,先电话跟我婆婆说明情况(我婆婆是护士),然后立刻叫车(事后,听我婆婆说,那一夜她一夜没睡,坐在沙发上等了一夜的电话,脑子里想了各自可能。也是难为她了。)

什么都没有拿,直接拿了手机和银行卡就上车了,坐在车上,我脑子飞快的转着,心想应该早点把待产包准备好的。

到了医院,直接去急诊报到,护士闻讯直接推来一辆轮椅让我坐上去.。

我那时候心里就在想:羊水一直流,会不会流完啊,我娃会不会窒息,会不会有危险啊。脑子乱乱的。之后,我就被推去一间房,上了胎心监测仪,夜班医生过来看了一下,说宝宝目前一切都好,叫我放心。

然后,病房里就剩下我和老公还有仪器时不时发出滴滴声。

我又想到另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因为提前破水还没有到预产期,公公婆婆航班还要2周后才可以到新加坡,这两周怎么搞?我迅速在新加坡妈妈群发出求助信息,正好有个妈妈介绍了一位阿姨,我火速联系阿姨,很幸运阿姨正好这两周有空,可以来我家帮忙带孩子。产后带孩子的问题算是解决了。

之后就是等待,偶尔还会有羊水流出,护士定期来检查一下才开了一指,没有任何阵痛,也没有宫缩现象。

凌晨六点,我的主治医生过来了,告诉我手术室已经安排好,8点会有人推我去手术室。

8点,两位年长的护士进来给我做术前准备,“你都没有妊娠纹啊”这话听得我一乐,也稍微缓减了我紧张的心情。

准备工作结束,我要去手术室了,娃爸趁这空挡赶紧回家拿了换洗衣服还有电脑,是的,在病房两天,娃爸是一边哄娃一边工作

▲给娃爸颁发劳模奖章,在医院两天就是这么个状态

进入手术室,先上麻醉,麻醉师是个华人,挺好,起码沟通没有障碍。麻醉注射完毕,渐渐的就觉得下半身没有知觉了。随后,我的主治医生进入手术室,安慰我不要紧张,宝宝已经足月不会有问题的。我稍稍放下心。

知道有人在你肚子上动刀子,但是你却感觉不到,你的手还是被固定在着的,丝毫动弹不了。那一刻真是有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仍人宰割的感觉。

胡思乱想中,感觉肚皮在被人拉扯,紧接着貌似听到一阵啼哭,麻醉师说:恭喜你,做妈妈了。什么什么,这是我娃的哭声?一瞬间有点懵圈。

接下来,护士把一坨肉放下我面前,“看一眼,是不是女孩”奈何我这高度近视,实在没有看清是男是女,“是”然后,护士就把这坨肉放在我胸前,让我亲亲她。说好的喜极而泣呢?说好的感动呢?那一刻都没有,有的是难以置信,我真的当妈妈了?

手术后,我 就被推出手术室了,在外面看到娃爸。事后听他说,刚从家赶到医院,就被告知娃出生了,然后就看到一团肉肉的像小猫一样的娃。

因为打了脊髓麻醉,所以需要在观察室观察一阵,经历一天没吃没喝,但是精神异常兴奋,一点都不觉得疲惫。

回到病房,娃被抱过来喂奶,新加坡这边鼓励母乳喂养,奈何娃太小,我也没Nei,所以第一次亲子喂养并不成功,之后母乳喂养更是万分艰难,这是后话了。

身上还输着液,我就立刻跟联系好的阿姨确认出院时间,好来家里帮忙照顾娃。娃爸也告知我妈我提前生产了,也跟家里报了平安(事后听我妈说接到娃爸电话说我早产,当时腿就软了,瘫坐在了楼梯上,真实可怜天下父母心)

在医院的两天,整体还可以,伤口没觉得太大疼痛,看到帖子上说剖腹后伤口疼死了,暗自庆幸自己痛感神经不发达。

产后第一次下床,捂着肚子,弓着腰就想虾米一样挪动。那肚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让人不忍直视。

因为开奶不顺利,所以我要求多住一天医院,产后第四天早上办理出院手续回家了。

娃都是阿姨在照顾,我就负责躺在床上,专心做奶牛,这奶牛当的也是极其不顺利,快一周了,也没有什么奶水,不知道是娃太小,还是我自身条件不好,总之娃就是不愿意吸。哭死,我只能每隔3个小时爬起来用吸奶器吸奶,期间一度堵奶,腋下淋巴肿的老大。那10天都是暗无天日,度日如年。每天我基本都是看着窗外的天变黑然后又变亮。

直到今天回忆起那十几天,依然是觉得心塞的慌。

每天坐在床头,挤奶吸奶的同时,我就在思考人生。

母性不是天生而来的,新生儿室里,十几个小不点并排躺在那里,医生顺手一指“喏,这是你家娃”你就会立刻喜极而泣,发誓我要把我全部的爱都给这个肉球嘛?未必吧,就比如伺养员把老虎幼崽放进猫舍,母猫一样把她当在自己的孩子喂养,并无区分。

同样,作为高级物种的人类,这种天性是共通的,只是情感强烈与否而已。

情感强烈的,或者经过孕期种种不易,或者经历过千难万险才孕育出娃的人来说,看到孩子的那一刻,可能是万种情绪涌上心头。

像我这种,孕期没孕吐,天天活奔乱跳,到处蹦跶;突然早产,没有经过过十几个小时的宫缩阵痛;肚子挨一刀,半小时后就被告知你当妈妈了;产后还被母乳喂养搞得快要怀疑人生。实在是做不到对着小肉球煽情的说:小宝贝,你怎么这么可爱,妈妈好爱你啊。就连娃爸,如果他只顾着逗娃,不管我,我都要声嘶力竭痛哭一番,事后回想,估计那会已经被折磨得快得产后抑郁了。

所以,我认为你是我的孩子,我是你的母亲这种天然联系只是提供了一个基础,之后费心养育,弹尽竭虑,才会促进感情的积累与升华。生而不养,不亲密就是一个例子。

就像《小王子》里面,小王子说:我的那朵玫瑰,别人会以为她和你们一样,但她单独一朵就胜过你们全部。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置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毛虫是我除掉,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哀怨,她的吹嘘,有时候甚至是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今天,当时的小肉球已经长成了一个能和我为了一瓶酸奶讨价还价的可人儿,有时候不得不感慨生命的奇迹,以及时光的飞速。

两年的全职妈妈也暂时告一段落,身处当时,愤愤然想什么时候娃上幼儿园了,我就解放了。殊不知,自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就没有所谓解放一说,孩子会永远是我们心头的牵挂,就像我们自己也已经为人母为人父却依然是我们自己父母的牵挂一样。

所以,珍惜当下,是我们需要做的。

——END———

作者介绍:


麦子,暂居在新加坡的宝妈一枚,有一家小小的民宿。热爱生活。坚信生活会越来越好。希望用手中的笔记录下生活的点滴。

喜欢本文,那就分享到:
最后编辑:
作者:新加坡眼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