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加坡去台北,我和孩子这样玩~

0
45

一直耳闻台湾是亲子游的热门地,但我们不知为何拖了这些年,直到今年三月才得以成行。去之前的那个星期,我特地重读了白先勇先生的那本《台北人》:纵然书中人物无不沉浸在对往昔生活的迷恋之中,但每当我看到“逛西门町、看绍兴戏,坐在三六九里吃桂花汤团”、“仁爱路五段”之类的字眼,总会心生出对台北的无限向往。

台北是一座神奇的城市。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很多其他地方的影子:市中心主干大道上闪烁的霓虹灯、静立的梧桐树和精致的大楼,令我有回到上海的错觉;拐进路边小巷,矮旧的老房子和杂货店,又很像我小时候生活过的江浙城市;西门町那带则留着浓浓的日系风格,华灯初上时宛若小东京——这所有的影子相互重叠、交叉渲染,竟造就了如今这座独一无二、充满生活气息的台北城。

(从酒店房间看到的台北景观)

此次我们只安排了一周的行程,确切地说只有五个整天的时间,虽来不及去台中或垦丁游玩,却已足够我们从多个角度探索台北及其周边地区。民国控如我,小清新如我,资深吃货如我,都能在台北找到合适的路线;而且,能顺带将亲子活动融入其中,皆大欢喜。

台北 | 遛娃记

到达台北的第二天上午,我们便直奔大名鼎鼎的诚品书店,作为台北遛娃的第一站。听说诚品的童书部有关于中华历史、文化和教养的台湾本土绘本,很值得扛几斤回来;但当天我仔仔细细找了很久,却没有发现特别合适的,反而看到很多外国经典童书的译本。最后,我只选了一本《我的故宫欣赏书》,V宝自己选了一本《偷偷看一眼动物园》,收入囊中。

台北动物园和猫空缆车也是热门的亲子游打卡点。相比于新加坡动物园的小而精致,台北动物园属于大而空旷,动物品种不算丰富。很多小朋友喜欢乘坐猫空缆车,有趣又刺激,部分路段确实有点惊险,全程的景观也称得上赏心悦目,很适合不常坐缆车的家庭。可惜我们之前在圣淘沙附近住了好几年,出门分分钟能坐花芭山的缆车,于是猫空缆车的新奇感又少了三分。

到达猫空站,吃一顿茶叶入菜的特色午餐,将窗外山坡上各种层次的绿意尽收眼底。

台北另一个著名的遛娃景点便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基本属于每个家庭带娃必去之处。去之前,我特地与娃们一起阅读了《我的故宫欣赏书》,让她们先对中华文物有个概念。

去台北故宫的那天,阴雨连绵,典型的台北天气。站在大门口抬头看,孙博士的“天下为公”赫然入目,不禁思绪万千。

台北故宫是个值得一去再去的地方。无奈当天院内人山人海,各个场馆也只能走马观花;倒是B1楼的儿童学艺中心给了我们小惊喜:这里浓缩了台北故宫的精华,以儿童的视角和语言,将馆内的几大镇馆之宝重新展示。比如:

我也来当把小皇帝,盖个印章:

将古代名画中的元素用积木呈现,再让孩子们发挥创意、重新拼搭:

墙上挂着一整幅缩小版的《清明上河图》,上方还有专为儿童做的注解。小艺术家V宝十分投入地搭起同主题积木,尽情描绘她自己心中的清明上河图。

此外孩子们还可以闻闻鼻烟壶,摸摸迷你版的翠玉白菜。台北故宫还以院内的热门文物和古代名画里的动物为角色,重新设计,制作了一部好莱坞风格的动画片在此播放。这个儿童学艺中心设计得可谓十分用心了,两宝玩得不愿离开,遛娃待个大半天亦毫无压力。

从台北故宫出来,几分钟的车程便能到士林官邸。其实从现代的眼光来看,官邸的园林极其普通,蒋宋故居更是朴素到令人讶异,但娃娃们喜欢在这个大园林里逛着。雨过天晴的午后,整个园林湿漉漉得犹如画迹未干的泼墨作品。忽然在转角处遇见一个池塘,水面覆满落叶;岸上站着一只神似鸳鸯的鸟儿,正奋力拉着刚在泥土里找到的美食。就这样一个颇具古诗意境的画面,娃儿们看了很久,可见孩童们总能捕捉到大人们忽略的有趣瞬间。

台北近郊 | 怀旧小清新

其实我们的遛娃活动贯穿了整个台湾行程。本次行前做攻略,我在“是去宜兰农场喂动物,还是去九份十分放天灯”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很久,最终因为司机建议“去宜兰最好能住上一晚”而放弃了宜兰,选择了九份——一条著名的怀旧路线。

去之前只知道九份依山面海,是《悲情城市》和《千与千寻》的拍摄地,却不知去九份要开过那么多盘旋的山路。途经的一些景点——黄金瀑布、黄金博物馆——听起来乏味无趣,身临其境时却也能感到一番趣味。

这黄金瀑布在春日艳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黄金博物馆在入口处毫无亮点,然而,等我们爬上一段石阶、正琢磨着要放弃时,却忽然看到一片山顶花园,被四周层层叠叠的翠绿山景包围着——顿时颇有误入桃花源的惊喜感。

阳春三月,正值樱花浪漫时,我们便顺便赏了把樱。

娃们在矿车的小站台玩耍。下图是否有点像台湾校园青春片的剧照?

下山时看到一个供小孩淘“金”的地方,本是一项让游客掏腰包的活动,但V宝对此表现出强烈的兴趣。于是,两位小公主卖力地干起炼金工人的活儿,一锤二磨三筛……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金粉(铜末)到手了

到了九份老街,真的与其他商业老街没有区别……连拥挤的程度都十分相似。

都说九份的芋圆美味,我们还特地去品尝了最有名的“赖阿婆芋圆”。但口味这种事确实见仁见智,芋圆虽好,我却开始想念家乡的黑芝麻汤圆和上海的酒酿小圆子。

午饭的餐厅和菜式乏善可陈,海景却是一流的。这一眼,道尽了九份的美。

站在餐厅的大露台上,对面就是大名鼎鼎的阿妹茶楼,因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在此取景而闻名。看过一张同样角度的在夜晚拍摄的照片,茶楼上的灯笼齐齐点亮,红彤彤一片,映衬着那深蓝的夜幕,魔幻得令人震撼。

一回头,发现旁边有一家名为“戏梦人生”的茶饭馆。那虚幻的店名、夸张的广告牌、满墙的好莱坞老电影剧照,很像香港老片里的场景,又有点黑色幽默。若再看一眼,似乎也会在某一瞬间困惑,人生是否真的如戏梦一场。

宝宝们对去十分放天灯的环节期待已久,但到达之后,却发现十分的铁轨被慕名而来的游客们挤得水泄不通。尽管如此,V宝和我还是认真地在天灯上写下了祈福的话,并与家人顺利地放了一回天灯。幸好,拥挤喧嚣的人潮和过度商业化的氛围,没有妨碍V宝享受这个仪式感满满的活动。

自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大获成功,电影里柯震东和陈妍希放天灯的场景就带火了十分;原本台湾人喜欢去放天灯的平溪反而变得无人问津。

娃儿们又在平溪饶有兴致地看别人放灯。远处缓缓驶来的火车,铁轨上不紧不慢放灯祈福的少女们,这颇有意境的场景,我们却意外地在平溪捕捉到了。

(声明:作者与文中提到的酒店、餐厅均无利益关系)

抵达台北的那天晚上,我见到了在美国法学院读书时相熟的台湾同学。从纽约分别,又在台北再次相聚,令我有些许“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感怀;聊起当年学校的人和事,望着眼前熟悉的笑容,又会有穿越的错觉。得知同窗们各自在台北过着幸福的生活,深感慰藉之余,亦能从他们身上窥见台北人不紧不慢、笃定知足的生活态度。

曾几何时,台湾的偶像剧和综艺节目给了年少的我们一个华丽世界的启蒙:以道明寺为代表的富家子弟、台湾名媛、家族企业的小开、天王天后。然而游客眼中的台北是个很接地气的地方。若把纽约比作雍容的贵妇,把上海比作精致的闺秀,台北就像亲切的邻家女孩,鲜活、真实,处处洋溢着贴近生活的烟火气和灵动的存在感。

北投 | 温泉之旅

我并不是个温泉爱好者,上一次泡温泉,还是多年前在东京附近的Hoshinoya度假村。但好友强烈推荐带着娃在北投住两天,我也估摸着娃爸和娃们会喜欢住在山里,于是欣然前往。因最有名的三二行馆(Villa 32)不接待儿童入住或就餐,我们就选了这间风评不错的Grand View Resort Beitou (北投丽禧酒店)。

从士林上阳明山,有一条路可以开到北投,顺带还能去阳明山赏花。然而现实情况是,当日天公不作美,下了一个上午的雨,等我们到阳明山时雨虽已停,路面仍旧湿滑;加上山路险峻,司机又对这带不熟,整个过程好比坐过山车,有点惊心动魄;事后想想还是替自己和家人捏了一把汗。(此行发现台湾的山路奇多,阴雨天频繁,带娃来台湾的家庭需要考虑避免有安全隐患的行程。)

北投的温泉酒店都集中在阳明山脚下,而且大部分走精品酒店的路线。我们入住的酒店从装修到服务细节,无不透着浓郁的日式风情。傍晚时分,服务生会为每个房间送上一壶清香甘甜的梅子酒;小酌一口,微醺。

从繁华喧嚣的台北市中心到北投,不过半小时的车程,却画风突变,好像到了另一片天地——推开窗便是苍翠的山景,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那一刻,耳边只留下鸟语花香,仿若与世隔绝。

从房间能看到酒店旁边的北投文物馆。娃娃们喜欢风景优美的大阳台,跑来跑去玩起了过家家。

第二天清晨起来,先吃一顿丰盛的早餐,元气满满。早餐虽为中式,却以日式定食的方式呈现,酒店的风格可见一斑。

酒店的公共温泉分露天和室内、男客女客,同时接待不住店客人,儿童免进。住店客人还可以选择房间内自带的小汤池,小孩子也可以泡个几分钟。

其实我更喜欢躲在房间里泡温泉,望着窗外的青山绿水,享受这片刻的舒适与宁静。有时也让娃娃们爬进汤里,拥抱一会儿,又是一种美好的亲子体验。

有人说台湾的温泉不及日本的万分之一,我却不敢苟同。其实做为非温泉控,对不同地区的温泉本没有太大的发言权。但这北投的温泉泡过之后,身心突然非常放松,且全身涤荡着一股暖流,出门经冷风一吹也不觉着凉。之前在日本泡过多次温泉,从没有这种神奇的感觉。

(刚泡好温泉、神清气爽的紫藤夫人强势出镜)

酒店出门步行两分钟,就能到当年软禁过张学良的少帅禅园,现为一家带花园的餐厅,里面有泡脚的温泉。我们当时匆匆路过却没进去参观,算是此行的一个小遗憾。

在北投那两天正值台北春寒料峭之时,关于温泉所留下的记忆却很温暖。最难得的,是那份惬意与清净。

台北 | 逛吃篇

我们这次的台湾之行碰上两个大事件:第一件是我们在台期间听闻李敖逝世。我对李敖本人及其著作了解不多,但窃以为他代表的是台湾的一个时代;大师一离去,曾经的那段岁月便也随之落幕了。

另一件美食届的盛事发生在我们出行前一天:首届台北米其林餐厅名单新鲜出炉。有趣的是,榜单里获星的台湾菜却只有两家,其他的星分布在粤菜、法餐、日料、创意菜等各种菜系,可见台北是个集聚了世界各地美食的吃货天堂。但无奈拖家带口、路途奔波,行前精心准备的餐厅list只亲测了冰山一角。本次错过的好餐厅,只能留作我日后再来台北的原始动力。

古早味台菜 | 代表餐厅:梅子餐厅 (Umeko Restaurant)

每到一个地方,我习惯尽量多品尝当地的美食。这家梅子餐厅便属于地道的台湾菜,被美食博主称为“拐角的古早台味”。餐厅坐落于林森北路路口,乍一看店名,还以为是日式居酒屋。推开大门,餐厅的装修风格复古怀旧,令我想起小时候的海鲜酒楼。侍者热情地招呼我们上二楼,只见大厅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

在座的有很多是日本客人。听说这家餐厅的老板娘七十多岁了,会用流利的日语招呼食客们,服务热情周到。但当天似乎没有看见老板娘本尊,略遗憾。翻开菜单,恨不得把上面的推荐菜全部点一遍。这道红蟳米糕属必点之菜,肉质饱满、蟹黄丰富,蘸着特制甘甜的蟹醋,伴着配料考究的油饭,美味非常。

活烫沙虾,胜在虾肉鲜美,是娃儿们下饭的最爱。

第一次尝试三杯花枝,与三杯鸡同样的做法和佐料,加上花枝本身的口感和鲜味,卖相虽不怎么样,但味道满分。

尝试了台湾卤肉饭和担仔面,上来的都是小而精致的一份,口感符合印象中的水准。

此外,梅子餐厅的乌鱼子切片、白片土鸡、荫汁炒蚵、麻油腰花、梅子酒等都很出名;无奈家人食量太小,只能留待下次尝试。

精致日料 | 代表餐厅:三井料理美术馆 (Mitsui Cuisine)

除了台菜,夫人最推荐台北的台式火锅和日料。这两样受了宝岛历史文化的影响,相当有台湾特色。此行没有机会去亲测大名鼎鼎的祥云龙吟,倒是吃到了这间城中热店:三井料理美术馆。

作为一家日料店,Mitsui的装修风格走另类路线,据说是台湾设计大师陈瑞宪的作品。设计师对灯光、镜面和檀木恰到好处的运用,打造出餐厅的高级感;餐厅正中矗立着一大把芦苇,时尚而不落俗套。

我们点了价位最高的套餐,据说厨师会用当天手头最顶级的新鲜食材来制作这个套餐的佳肴。套餐大概有七八道菜,包括海胆、生鱼片组合、松叶蟹、鲍鱼、牛肉……分量很足却不会过饱,也确实非常新鲜。

我们还给同行的长辈和小孩们点了牛肉涮涮锅和各种寿司。涮涮锅的和牛入口即化,寿司的温度和鲜美也很到位,其中一款鳗鱼手卷寿司深受V宝喜爱,居然连叫了三次,共吃了5、6条,迄今念念不忘。

当天在Mitsui的体验几乎无可挑剔。值得一提的是,在台北吃日料真是太合算了,堪称价廉物美!举个例子:我们全家在Mitsui的晚餐总共才花了200新币出头;而在新加坡米其林一星日料店Shinji by Kanesaka, 一位客人的午饭套餐就要230新币,关键是并不觉得比Mitsui好吃!

当地特色菜 | 代表餐厅:阿义师的大茶壶茶餐厅

如果带娃去台北动物园和猫空缆车,可选择到猫空站午饭。可能是因为那一带盛产茶叶,当地有一种茶叶入餐的特色菜,而大茶壶餐厅就是个中翘楚。

(满墙的获奖证书和勋章)

(茶叶虾)

(排骨酥)

中午时分餐厅人山人海;因之前订了位,加上侍者的服务周到,并没有等太久。菜式倒没有太大的惊喜,总体口味偏清淡,茶叶的调味为菜肴增加了一丝清新,略有特色,是去动物园遛娃时顺带就餐的好选择,但没有特地慕名前来的必要。

台湾牛肉面 | 代表餐厅:永康牛肉面 vs. 故宫晶华

台湾牛肉面在台湾美食中的地位举足重轻,相当于辣椒蟹之于新加坡、烤鸭之于北京。光在台北,就有永康牛肉面、林东芳、老张、良品等几大著名品牌。我们去永康街觅食时,特地去了永康牛肉面一探究竟。中午十二点多,店前已排起夸张的长龙。

幸好等位不算久,大概10多分钟就能进店。环境自然是简陋的,因孩子不能吃辣的缘故,我和老人小孩都点了清汤面,VC爸则点了浓汤的牛腩面。的确是汤汁香滑肉大块,但不知为何,我就是无法get到这牛肉面的美味,感觉家乡W城随便一家面馆的牛肉面都能分分钟秒杀它

后来我们去逛台北故宫时,在旁边的故宫晶华吃了他们家著名的鸳鸯牛肉面,也再一次验证了我对台湾牛肉面无感的事实。

不过,故宫晶华是家精致的粤菜馆,环境清雅,菜式巧妙融合了台北故宫的文艺气息,一些镇馆之宝如翠玉白菜、东坡肉形石都被搬上餐桌,且做得惟妙惟肖,很有意思。带娃来故宫的时候可以顺带打卡,是个午餐地的好选择。

台湾小吃 | 代表餐厅:鼎泰丰、夜市

路过台北永康街,路口鼎泰丰总店的大名如雷贯耳,资深吃货都免不了来朝拜一番。虽然我早知鼎泰丰总店的受欢迎程度,但当天还是被它门口庞大的等位人群震惊了等位大军中有超多日本游客,门口的服务生小姑娘娴熟地运用中文、英文和日文轮番报位,场面堪称经典。

我们之后总算在非高峰时段吃到了士林地区的一家鼎泰丰。都说台北的鼎泰丰比新加坡的段位要高,但我完全吃不出任何区别!只知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永康街是条神奇的美食街,如果仔细逛,能搜罗出一大堆好吃的。小巷弄里随便一家不起眼的小餐厅都可能是隐秘的百年老店,时常有明星光顾,墙上贴满了店主与名人们的合影。我们午饭吃得太饱,便找了家冰店吃台湾特色的芒果冰,娃娃们自然很喜欢。(但在台湾吃冰很容易吃坏肚子,家长们还需谨慎选择。)

找了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带娃逛夜市。流光溢彩的夜市,是台北饮食文化的重要一部分,很多夜市小吃更是进了米其林的必比登美食清单。然而我们终究还是没有在人潮汹涌的夜市中坐下来品尝美食,只是走马观花逛了一圈,买了点水果,让小孩看了看热闹。

记得曾读到一句有趣的话:“为什么要在忠孝东路走九遍?那是因为在台北吃得太撑了啊!”实在是台北美食之旅的最佳注解

听过太多关于台北美食的传说,但几天逛吃下来,体验有好有坏,倒是揭开了被神化的台北美食的神秘面纱。口味是种奇妙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很多时候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人生在世,找到自己爱吃的就好。

在台北时还见到一位久违的友人,2005年在哈佛东京会议上认识的台湾女生。认识十多年,奇迹般地一直保持着联系(其实应该感谢如今发达的社交网络),期间她在美国一直读到博士,而我从纽约、上海一直搬家到新加坡,如今得以在台北相聚,居然只是第二次见她。友人很有心,特地跑到佳德总店买了一盒凤梨酥赠我;作为凤梨酥爱好者,当天回到酒店就打开来尝了一块——酥软香滑,甜而不腻,口感惊艳,秒杀了新加坡的凤梨酥。后来在西门町买到的绿豆糕也是清新可口,似小时候的味道。原来台北的零食糕点真如传闻的那般美味,我们特地多买了几盒带回来作伴手礼。

综上,便是我们感受到的台北三月。温泉、美食、山景、民国风景点,以及那所有细微的快乐,组成了我们心中那个文艺范儿又小清新的台北。

后会有期。

( 文:紫藤夫人)

相关阅读: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