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小白在新加坡的奇幻漂流,让你笑出眼泪~

0
33

多年前,我高考英语70分,满分150,那些全部选C的人都比我分数高……

凭着顽强的求生欲和高超的智慧,我以语文120分,数学131分,勉强挤进了大学。

大学英语四级,我还考了3次……

毕业后,凭我高超的智慧,在上海找了个不用英语的工作,本以为能安然度过余生,但两年前,老公偏偏选择来新加坡。我严重怀疑他要用这个方法来让我主动提出离婚。

可能我锦鲤附身,来新加坡1个月居然就找到了不嫌弃我英文的工作。

万万没想到,老板都不嫌弃我,老公居然嫌弃我,给我报了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的英语班 。把我扔到英国文化协会跟老外上课,说好听点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说直白一点就是把老婆我往死里整。

因为老公说交了学费没法退,我只好坐77路巴士到了乌节路校区。站在门口,是真的很不想进去!

来到这里第一件事不是上课,是考试!

看吧,我就说老公是来整我的吧。杀威棒?我懂!

有个口语测试,我直接拒绝了。

语法得11分(满分15分),阅读理解得9分(满分11分)。最差的是词汇,总分25分,我只得了8分。

总分51分,我只考了28分。学校居然还给我分配了一个班,这么烂的成绩居然都没拒收。

课程顾问是印尼华人,可是不会讲华语。他虽然用最缓慢的速度讲英语,可我一个词也没听懂。我也只能说中文,彼此都是鸡同鸭讲。

然后找来一位小姐姐,不,简直就是一位天使,她帮我们英汉互译。

▲(左边:翻译小姐姐;右边:课程顾问)

我上的是part-time课程,每周上两次课,周二周四上午9点到11点。

到了班上,发现只有4个同学。这让我没有安全感啊,完全没法混水摸鱼。

后来知道,这里是小班教学,每个班最多不能超过16个学生。

四个同学里,有两个都是中国人。一位刚来新加坡1个月,另一位来了1年多。她俩希望学好英语可以在新加坡找个好工作。另一位是韩国太太,家里有两个孩子。

从大不列颠来的老师讲英式英语,不仅要拦截我们讲中文 ,还要严防死守我们讲其它各种英语。

何苦为难彼此呢?你讲的英文我听不懂!我讲的中文你听不懂!我讲的英文你更听不懂!

有位同学嫁的是新加坡人,她的English水平如何我不太清楚,但是至少Singlish比我们强。

她说“Here have……City mapper”(这里有……某某软件),老师当即扼止了她要教我们singlish的趋势。

在两个小时的课堂上,我居然中了“真香”魔咒,说了我有生以来最多的英语,虽然讲的只是一个个单词,但居然能交流。

实话说,我倒也不是很累。至于老师累不累,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完全不知道他怎么半猜半蒙“听”懂我的话。上课还好,以老师讲为主。但是到了myClub(英语俱乐部),发现这才是我真正的舞台。

每个报名英国文化协会的学生,都自动获得myClub会员资格。

我被老师安排与一位日本女孩同组,瞬间就绝望了。之前不会说的英文单词,我还能悄悄地问中国来的同学。

▲(左边这位就日本女孩,右边这位是我们my Club的老师)

老师让我们玩骰子,骰子停在哪一格,就回答那上面的问题。

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问题:What do you like to eat in Singapore?

(你在新加坡喜欢吃什么食物)

日本女孩口语估计很不错,说了一大堆,反正我没听懂。

像在茫茫大海上漫无目的的奇幻漂流,突然,我彷佛发现了一盏明灯,居然听懂了她讲的一个词——hot。

然后她试着说中文,可能她已看穿我根本听不懂她说了些什么 。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她讲英文我听不懂,讲日文我听不懂!我讲的英文她也听不懂,我讲的中文她更听不懂……

永远不要低估我们顽强的求生欲。

她拿出笔记本翻翻翻……我看到几个认识的中文字——海底捞。

▲(当时没来得及拍,这是我回来模拟写的)

原来她喜欢吃海底捞。我激动地给她竖起大拇指,还说了一句“Oh,it is very good”。她连连点头,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是表示赞同,还是说只是听懂了我的话。——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第二个问题:What did you eat in the morning?

(你早上吃什么?)

日本女孩说一大段话,我听懂了一个单词:egg(鸡蛋)。好巧,我也吃的鸡蛋。不过她到底吃的什么蛋,我也没听懂,那么我要不要抄她的答案呢?

轮到我答了。顽强的求生欲,激发了我高超的智慧,来描述我吃的蛋:it is egg,it is water,egg in water,gulugulu~~~

你们不要去查gulugulu是什么英文单词,那只是我用象声词来形容带壳鸡蛋在沸水里翻滚的声音。

一边说一边比划。

老师居然听懂了!

老师接下来又问,我和日本女孩是不是吃的同一类鸡蛋?

感觉有点超纲了,我和日本女孩四目相对,然后一脸懵地望着老师。

老师用电脑搜出各种egg,给我们展示。原来:

日本女孩吃的是 poached egg (荷包蛋),我吃的是 boiled egg  (水煮蛋),两个都是水煮的,区别在于是否破壳。油煎的鸡蛋,如果打散了蛋液炒的,叫scrambled egg ;没打散的油煎荷包蛋叫fried egg……

我忽然觉得以前只会说一个egg的人生都不完整了。

第三个问题:

How did you spend your holiday?

(如何度过你的假期)?

老师非常担心我不懂holiday。我拿出12分的自信告诉她,I know.

毕竟 ,关于holiday、money、play、happy这类美好事物,我的词汇量还是相当不错的。

我又陷入了奇幻的漂流状态~“中国”就是Chinese,“年”就是year,组合在一起就对了,so easy。我说:我的假期是Chinese year。

连英国老师听得一愣一愣:“Chinese new year?”

年不就是新年的意思吗?英国人的脑子真是有点死板!Chinese new year! 我心里骂自己不争气,明明也知道happy new year,为什么就忘掉了new!

老师又问我假期“为什么要回中国?”

老师一定以为是送分题,可对我来说就是送命题。春节的风俗,写篇硕士论文都讲不清。

强大的求生欲激发了我一向高超的智慧。

I want to see my family.想家,miss,这么高级的词,我不知道怎么说呀。

老师:oh,it is ***nice” (***都是我没听懂的)

老师继续无话找话。“那都吃些什么啊?”老师也是很懂民以食为天了。

春节好吃的东西太多了,可是一下子想不出来单词。

唯二的两个食物,egg已经被我当早餐吃掉了。凭着我强大的求生欲,我用上了日本同学刚刚提到的火锅,我说:eat hot pot ,everyone eat hot pot.

中国春节那么多好吃的,我却误导外国友人我们只能吃火锅,真是丢人啊!

做英文老师一定要善于无话找话。她接着问:为什么春节一定要回家呢?

老师你又绕回来这种硕士论文话题了。

我机智地制止了她要深入引导话题的企图。“my mama and my baba will give me money.”parent这种高阶单词我当然不会。

可怜的英国老师看到我理直气壮说自己飞了几千里回家跟父母要钱,也不知道要靠多强大的演技,才能让自己的眼神不透露内心对我巨大的同情。

我明白,我心里都明白。

大概像少年π在大海上的奇幻漂流,生死由天。上完一节正课+一节myClub后,我还能活着走出教室,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求生欲强的渣英文,在绝境里会有怎样机智的表现?如果你们还想看,我接下来上的课(的笑话),可以点个赞。

我会继续讲述,我后来的经历。

英文学渣们,让我们抱团取暖,一起开启英语奇幻漂流。可加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 (British Council in Singapore) 课程顾问微信Amy_BritishCouncil或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报名详情。听说报名2019年课程有早鸟价~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