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周老虎,及如何防止家猫变噬人猛虎

1
314

反腐是应该打虎,但更应该从制度上确保驯良的家猫只抓老鼠,而不疯长成噬人的猛虎。

新华社7月29日发出69字简短新闻,中共前中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由中纪委对其立案审查。

随着这一年多来的传闻终于得到证实和初步的公开,进一步确立了习近平在党内外的权威和地位。评价习近平这两年的作为,他几个前任做不到或没想要做的事,在他手中办到了,至少已经取得前所未有的阶段性成功,比如目前进行得炽热的反腐。评价习为毛邓之后的第一强人,似不为过。

中国政界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四风”的形成由来已久,近年来随着经济的腾飞更是变本加厉,严重腐蚀了各级党政官员,甚至带坏了社会风气。

四风的危害最主要体现在执政者道德权威的丧失,民心动荡。中国自古讲究“不患寡,患不均”。绝对的平均肯定不存在,但是必须有个平衡。人们所追求的不是所得的均等,而是机会的均等。现在太多机会被政治和经济寡头和其附庸者垄断,许多普通老百姓失去了社会流动能力,困在固有的社会阶级中,无法提升,下一代看到只是渺茫的希望。如果再跟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一比,心理落差和对现实的失望就更大。

如果说四风只是风气和违纪问题的话,那么贪污就明显是违法甚至犯罪了。近年来揭发的贪污舞弊案是一山还有一山高,金额之高达亿万计,对老百姓的心理冲击可想而知,对中国党政威信的打击非同小可。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当权者和利益既得者,仍然享受甚至炫耀着权力所带来的种种优越,自然要丧失道德权威。一些上位者靠的是跑官买官,不见得都有真才实学,更不见得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其中不少还作风强硬,小则怠政庸政误政,大则违法违纪;出现问题后,为了保住官位,不惜以沉重的经济和社会成本进行维稳,造成恶性循环。

相对普选体制政体而言,中国地方政权面对的政治压力或许更大。四风和腐败如果不遏制住,就会继续腐蚀人们对党政的信任,严重的话,甚至会动摇国本。

这些问题在胡温十年错过了解决的时机,到了习李接任时已经图穷匕现。对习近平来说,解决了这些问题,他是一代英主;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出现大乱的话,这个历史罪责也得由他承担。史笔如铁,摆在他面前的路其实不多。

不得不承认,与许多人一样,反腐和八项规定推出初期,笔者持怀疑态度,认为不过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风声过了就一切回复往常。而且,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国向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从来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然而,从八项规定和反腐推出到今天,已经超过一年半时间了,但是,与往常不同,这次是“真的”动真格的。虽然仍然有人顶风违纪,继续骄奢淫佚,如前不久被调查的广州原市委书记万庆良,但是基本上已经大大刹住这股风气。

习近平有着他前任所没有的优势。首先,十八大之后,胡锦涛干净利落把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两个实权职务同时转移,这是对新班子最大的支持。其次,习主政地方有20多年经历,是几任总书记中最长的,对地方政治可说了若指掌。再次,当前中国社会对四风和反腐的认识和体会比过去要深切,对整顿和改革的呼声也比以往高得多,群众支持呼声很强。

十八大以来,一批十几个省部级官员和中央国企老总被撤职调查,薄熙来、徐才厚两个政治局委员落马,加上这次周永康被立案审查,苍蝇、老虎一起打,突破了“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中国本次反腐确立了中共历史一次里程碑,给所有党政官员敲了一记最响亮的警钟。

去年6月以来,中国大多省区市的党委领导班子召开了民主生活会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但是,若细看这些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内容,发现很多是有关脱离群众、官本位重等作风方面的批评,鲜少有违纪甚至违法方面的指责和揭露,有些传言甚至指不少这类民主会其实是成员之间事先沟通好,表面上看似乎“火药味浓”、“真敢批评”,其实都是皮毛问题,不伤要害。以此观之,仍然免不了形式主义,可见官场习性积重难返,不是一时可以改过来的,必须下更大的工夫。

周永康的落马,既标志着本次反腐的一个高峰,也标志着新阶段的开始。下阶段的反腐不能只停留在运动,而需要持续贯彻到具体的政策执行的细节,包括对党政官员的选拔、任用、评估和监督。反腐是应该打虎,但更应该从制度上确保驯良的家猫只抓老鼠,而不疯长成噬人的猛虎。这已是老生常谈,相信习李会拿出具体的改革手段,包括一定程度的政治改革。

同时必须注意的是,腐败和四风不是党政独有的毛病,更根本的是整个社会的毛病。中国当前社会的种种问题,大都可以归结于诚信缺失、狂躁、缺乏责任心、惟利是图等基本问题,而这些基本问题又可以归根于四风和腐败所带来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的错位。所以,社会也需要改革。

(作者许振义是南洋嘉木商务咨询创始人,曾任新加坡驻中国商务领事,通商中国总经理,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事务处主任。目前作者从事翻译工作及新中两国商务、教育咨询。联系方式:cykoh@cedarwoods.s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