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代船王与新加坡的不解之缘

0
270
他生于中国大陆,死于新加坡。
他靠“偷渡”起家,一生经历跌宕起伏。从跌落谷底到东山再起,他用了不到10年。
他为新加坡发展献出不少力量,在他去世后,李显龙曾发信吊唁。
比起其他船王,他的家族是至今唯一富过四代的家族。他是曹文锦,中国香港“最后一个船王”,
8月12日,万邦航运集团创始人、前中国香港船东会主席曹文锦因病在新加坡逝世,享年94岁。李显龙在吊唁信函中,称他是新加坡的老朋友,为新加坡政府提供了不少海事业的专业咨询。
 
新加坡最大的购物中心之一——新达城,前主席正是曹文锦。
▲新达城(左)
1985年,时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亲自到访香港,邀请曹文锦和李嘉诚、郑裕彤、李兆基、邵逸夫等多位富豪,一同到新加坡投资新达城的建设。
 
回顾过去,曹文锦的船王之路既充满传奇,亦重重惊险。正如他在回忆录的序言中写的那样:“在我的一生,有过不少惊险的经历,事后回忆,可以说是多姿多彩,不枉此生。”
 
浦江少年郎 长子撑家
 
1925年,曹文锦出生于上海浦东一个优渥人家。他的祖父曹华章靠在黄浦江边驾小木船运输乘客起家,创立了“曹宝记”运输公司,利润可观。而他父亲曹隐云是上海劝业银行的总经理,母亲则在上海南京路上开了一家珠宝金铺——“天宝成银楼”。
            ▲劝业银行发行的货币样本,图源:首席收藏网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曹文锦并没有富家公子的放纵享乐和优越感。1945年,20岁的曹文锦从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就开始接受密集的商业训练。从祖父的航运生意,到父亲的进出口贸易,再到母亲的珠宝生意,他每天要学习工作十几个小时,常常累得回家倒头就睡。
曹文锦在《我的经历与航运六十载》回忆到:“一天跑三个地方,确实相当辛苦。不过,我明白自己作为长子的责任。所以再辛苦,我也要硬着头皮,撑下去。”
 
两年的“压迫性”训练,让曹文锦从一个刚走出象牙塔的学生成长为航运、金融、进出口贸易等多方面的有担当及主见的行家。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协助父亲在广州、天津、福州、青岛等地开展业务,并亲自创立了香港分公司。
             ▲曹文锦(右二),右一为其妻曹周美琦,左一为其母亲吴娱萱,左二为其父曹隐云
 
赴港创业 一波三折
1948年,上海滩风云突变,曹文锦冒着风险将10万美金的资金撤离上海,转移到当时仍旧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曹文锦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10万美金,竟会成为日后曹家及一众公司职员的救命稻草。
1949年前夕,曹文锦到达香港。彼时他身上什么也没带,因为他坚信等局势稳定之后他还能再回来。但现实给他上了一课——曹家在大陆的家产全部被没收,顷刻间荡然无存。
 
一帮人落脚在香港,总不能靠10万美金坐吃山空,曹文锦开始筹划赚钱。他给留在天津的分公司写信,问有何生意可做。天津旧部很快回复他,由于台湾岛上经济封锁,大陆的土特产运不出去,急需的汽油、橡胶等化工产品又运不进来。
 
曹文锦听此,毫不犹豫地与人一起合租了一艘小轮船,从日本搞到一批化工产品,又找到了土特产销售渠道,开始偷偷和中国大陆做起了以物易物的生意。
 
后来,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大陆对这些化工产品的需求也更加急切。熟门熟路的曹文锦便一把抓住这个机会,用40万港元购入一艘1200吨的旧货轮,成立大南轮船公司。很快,他又用98万港元购入第二艘旧货轮。
▲大南轮船公司印花税票,当时的5000多港币已经是巨资,图源:7788.com
 
帮大陆“偷渡”的生意可不好做,要冒很大的风险。事后回忆起来,曹文锦依然心有余悸。“来回一趟要三个月左右,船上不能及时通讯。小船一离港,我和伙计的家眷,就望眼欲穿等着他们回来。”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识准机遇、敢于冒险的曹文锦借此真正有了自己的轮船,发展起了属于自己的航运事业,渐渐在香港站稳了脚跟。
 
 
但事情总不会这般顺顺利利。没过多久,大南公司一艘船触到水雷,被炸沉海底,却没有得到一分赔偿。屋漏偏逢连夜雨,他在大陆的生意也出现问题,各地经理在电话里跟曹文锦叫苦不迭。
 
更糟糕的是,因为先前帮中国大陆运过物资,大南公司被美国列入黑名单:不准进入美国港口;不能使用美国生产的石油、润滑油及其它所需物品;不能与美国公司做生意;甚至不能以美金结算生意……
这可能是曹文锦航运生涯中最艰难的时刻了:跟大陆的生意黄了,跟其他国家的生意也因为黑名单事件受到影响。曹文锦开始进入东南亚市场。
1958年,曹文锦和马来西亚富商郭鹤年合作,与马来西亚政府一起合办马来西亚国际航运公司。因为曹文锦牢靠的资本加入让众人看到了可行性,大家一呼而应。集团成立后郭鹤年为主席,曹文锦为副主席。

因为亏损,马来西亚国际航运公司2012年2月初在吉隆坡宣布将撤出班轮定期运输航线,图源:www.ufsoo.com

之后,曹文锦还和日本住友集团与马来西亚政府合办了可维修最大船只的造船厂,并在之后代表私方购买了政府持有的所有造船厂股份。

 

世界级大家 享誉世界
 
1962年,美国将大南公司移出黑名单,但曹文锦并非就此四平八稳地成为航运巨子。面对变幻的形势和重重困难,曹文锦用一系列令人赞叹的操作助他成为大亨。
 
60年代初,当时香港船东几乎都只有旧船,年年返修验船颇为耗资。曹文锦在没有资金、没有抵押的情况下,硬是凭“个人担保”与日本日历船厂签约,以分期付款的方式造出了一条新船。在曹文锦的开拓与积极争取下,大南公司的新船时代开启了。
 
▲曹文锦将这艘船命名为DONA NANCY,DONA拉丁文是太太的意思,NANCY是他母亲的名字,图源:喜马拉雅
 
1965年,因为与合作伙伴观点发生分歧,大南公司分家,曹文锦领着大南公司的老职员们,创办了今天的万邦航运。此后,万邦在曹文锦的带领下迅速成长,船队规模不断扩大。
 
▲现在的万邦集团,图片来源:华商名人堂 
70年代后期,曹文锦预感航运业将面临巨大危机,未雨绸缪将船只数量从30艘减为15艘,完美避开了随后因石油危机导致的经济萧条,成为这场经济灾难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而等到80年代后期,曹文锦又看准经济低迷过后船价低廉的时机,一举购进多条巨轮,在世界各国港口开设分支。

到了1986年,曹文锦受泰国政府邀请成功“拯救”了政府的的国际船务公司。曹文锦儿子曹慰德接手后更是船务公司带上新的轨道。1994年,曹慰德将泰国国有航运公司United泰国联合航运公司重组,并在泰国证券交易所上市。在同一年,曹文锦开始在新加坡投资。

曹慰德在带领泰国国际船务公司上市后,个人财富从2500万美元增加到2亿美元。他后来加入泰国国籍

1990年代初期,曹文锦将集团的散装货运业务基地迁移到新加坡,据李显龙所说,这为“当时正准备投资扩建港口承载量的新加坡打了一支强心针”。到了2006年,集团的新加坡办事处负责管理已经超过80艘船艇。万邦集团总部,也坐落在新达城内。

▲图源:时代财智
如今,万邦航运逐渐成为世界性的航运集团,曹文锦本人也与包玉刚、董浩云、赵从衍并称为“香港四大船王”。
 
▲图片来源:华商名人堂
热心公益 获奖无数
除了是成功商人的这层身份,曹文锦还是位反哺社会的慈善家。他与母亲成立了曹氏基金会,长期往里捐款,帮助有需要的新加坡中老年人。
▲曹氏基金会在新加坡经常举办活动
他的慈善理念也影响到了下一辈。目前,曹氏基金会的的领导人是他的女儿曹慰萱,曹慰萱还因慈善登上了《时代财智》的杂志封面,被称为“悬壶济老”的船王公主。
他的儿子曹慰德,也曾登上《中国慈善家》封面,足以见得曹氏一家已经将“慈善”作为家族基因传承下来。正如杂志标题所说,曹文锦和他的后辈,“让成功和财富变得更有意义”。
▲图源:中国慈善家
为了表彰曹文锦为公益所付出的努力,2008年,新加坡为曹文锦颁发了“荣誉市民奖”,肯定他为新加坡做出的贡献。2006年,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也为曹文锦颁发“银紫荆星章”。
▲银紫荆云账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颁授予长期担任公共事务及志愿工作的领导人物的勋章
 
在总结自己的成功经验时,曹文锦曾将自己归纳为十二个字:“认、忍、人、银、慎、诚、俭、勤、信、义、勇、智。”在他的办公桌上,更是长期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贪是失败之本”。
 
一代船王的崛起实属不易,少年时期的积淀、机遇面前的勇敢、低谷时期的坚持、平稳阶段的创新,种种特质缺一不可。曹文锦的逝世,或许也代表着中国香港航运业一个时代的结束。但他惊险而辉煌的一生,这些被记录在文字里的跌宕起伏,将继续延续下去,和他的家族一样。
(本文参考了华商名人堂、时代财智部分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