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霸凌——一场没有最优解的对话

0
349

最近山西9岁男孩遭遇霸凌的事件火了,又一次将“霸凌”两个字带到了公众眼前。

刚好前段时间有位母亲私信我,分享了一些有关孩子在学校被霸凌后,引发一系列后续的事情。我给这位母亲找了一些信息,希望能够帮到她。

她给我分享的事情,加上我接触到的一些个案的经历,让我对“霸凌”这个话题进行了更多的思考。

2016年在NIE上发展心理学这门课的时候,有一个组选择的发表话题是“校园霸凌”,这是我第一次将这个话题以一个需要被关注的社会心理学议题纳入到自己的意识层面。

在当时,我对于新加坡教育会将这个话题列入公民教育课大纲里感到很欣慰,当时也曾写过有关这个话题的几篇文章发在网上,xhs主页里也多次提及霸凌这一议题。

🌟🌟🌟

在我读书的年代,社会对于“霸凌”呈现出集体无意识的状态,但这并不代表校园霸凌就不存在。

回溯我的中小学,校园霸凌主要以肢体暴力的形式存在——殴打、敲诈、威胁等,还有人的书包里长期放着一把刀。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是,一群人在大街上围住一个男生,轮流辱骂殴打,最后来了一群战士才把他们吓走

我属于一个钝感力比较强的人,加上父母也没教过,所以在面对女生隐形霸凌这件事上表现的特别迟钝——甚至于读大学时被寝室女生排挤了,还需要同班男生提醒我才知道,当时我的反应竟然是:“什么,还可以这样玩的吗?!”这样的能力让我还算平稳的度过了青春期。

🌟🌟🌟

最近我和新加坡同事展开了一段有关“霸凌”的对话。她现在30多岁,女生,新加坡排名前五的小学毕业。

新加坡的学校,不管是顶级名校,还是邻里学校,欺负和霸凌都存在。

她分享了几个自己在小学应对欺负的经历。

一件是她在拿水杯喝水的时候,男生就喜欢去拿手托高她的水瓶,这样就很容易被呛到。于是有一次当男生再这样做,她将整瓶水倒在了男生头上,说:“你要水是吗?给你。”男生因为衣服湿了,结果一直遇到有人问他,怎么大太阳的天气,他的衣服却湿了,丢尽了面子。从此这个男生再也不敢欺负她了。

还有一次,有个男生给她写了一封“恐吓信”,她转手就将这封信交给了老师,而老师则拿幻灯机把这封信隐去名字后,投影给全班看,还指出其中的错别字。这也让写信的人没了面子,从此不敢再欺负她。

因此,她总结的经验是:在小学阶段欺负别人的人,往往从被欺负的人窘迫的神情,手足无措甚至大哭的样子那里获得快感,所以如果能够让对方丢脸,往往就能起到不错的阻吓作用。

我后来又去“采访”了另一位朋友,他毕业于本地顶尖男校。因为是来自中国的奖学金得主的关系,会比同届的学生大两岁。青春期的孩子,大两岁可以在个头和力量上强不少,自然不容易遇到肢体上的霸凌,加上也更成熟一些,成绩也很稳定的位居前茅,所以“霸凌”在他眼里根本不存在。

🌟🌟🌟

而我自己呢,因为对于隐形霸凌的不敏感,更多的是对肢体霸凌的直接回应:打回去。因为我五年级时转学到另一间小学,就无端端的成为了被欺负的对象。班上有几个男生会时不时过来在我背后落下重重的一拳,声音就像打鼓一样。我通常会以牙还牙,加以反击,甚至还会帮别的女生反击回去。久而久之,我多了一个母老虎的外号,而且名声还传到了另一家小学。当两所小学的学生升入同一间中学后,再也没男生敢对我采取肢体霸凌了。

🌟🌟🌟

但是,以上的两个方法,放到今天的新加坡学校里,可能无法再奏效了。

虽然新加坡将应对霸凌的教育融入到了日常教学中,但其实我所听到的应对措施,往往起不到太大的震喝作用。

老师对于用行为回应霸凌行为(也就是回击的方式)往往采取各打五十大板的措施,这容易让那些被欺负的小孩倍感委屈。如果孩子的父母不善言辞不懂得为自己孩子争取权益,甚至有父母转而来责备自家孩子惹事,抑或是对方的父母不分青红皂白来追责,这往往会加重孩子的负面情绪,甚至行为开始出现偏差。

我身边的一个真实事件:好朋友家的儿子被邻居家男孩肢体挑衅,反击之后,对方有受一点小伤,结果邻居家的妈妈和姐姐都找上门来问责。

另外一点,向老师报告受到欺负,老师批评了欺负他人的学生后,被欺负者往往会招致更多的孤立,和隐形攻击,而孤立和隐形攻击很难直接反击回去,孩子往往会觉得跟老师报告也没用而停止报告,招致更多的霸凌行为。如果不加以及时疏导,同样可能引发一些情绪和行为上的问题。

🌟🌟🌟

这是一场无解的讨论,甚至于我觉得更无助了——因为我竟然找不到一个最优解来回应如何应对霸凌的问题。我所想到的是:

一是学会识别霸凌的行为,尤其是那些隐形霸凌的行为,因为觉察是采取应对措施的第一步。

二是去寻求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就算老师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公正的处理那些霸凌别人的人,但有了身边人的支持,自己不会那么孤单,也更有底气去捍卫自己的权利。你的经历被人看到,本就是一件有疗愈作用的事情。

三是当自己有能力的时候,请给予那些被霸凌的人一切支持,也许是一些温暖的话语,也许是当时站出来停止霸凌者。根据自己的能力,选择符合自己舒适程度的支持行为,可以公开,也可以私下进行。只有当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站出来为阻止霸凌发声的时候,霸凌者的气焰也会消退许多。

四是在有必要的时候,寻求校外的专业帮助,比如说咨询师,去学习一些新的社交技能和技巧,去说出自己的感受。

最后,作为父母,做个人吧,难道要像下图这样,自己孩子欺负了别人还沾沾自喜吗?!

 

校园霸凌——一场没有最优解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