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圆儿时的心愿,我去了河内”

0
36
写河内前,先明确几个问题。首先就是越南签证的办理方法。
 
今年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都对中国免签了,所以相较而言,办理越南签证就显得有点麻烦。办理越南签证有三种办法,比较常用是落地签。但越南的落地签和很多国家不同,不是白本出境就行,而是要先申请一个批文,但这个批文不能自己申请,只能委托旅行社申请。旅行社批文淘宝就有,一般四天出来的批文收费大概人民币五十块钱左右,然后到越南机场后填一个表格,交两张白底两寸照,再交25美元就可以了。‍‍‍‍‍‍‍‍‍‍‍‍‍‍‍‍‍‍‍‍‍‍‍‍
 
“为了圆儿时的心愿,我去了河内”
这里明确两点。第一就是批文最好打印出来。第二就是越南机场是可以找零的,不需要专门换美元零钞。这与网上所说不同。‍
出机场可以用Grab打车,也可以搭乘86路公交,86路收费是45000越南盾。越南盾和人民币的汇率是3400:1,在越南换汇率时有浮动,差不多是3380到3400上下浮动。但在国内换就很坑,深圳机场的汇率是2830:1,让人无话可说。也怪不得现在没啥人来中国了。
多说一句,如果买东西时不知道多少钱,可以先将越南盾后面的三个零去掉,然后除以3.4,就是人民币价格。举个例子,一辆路虎发现在河内的售价是5.889.000.000越南盾,这时我们可以先去掉三个零,记为5.889.000越南盾,然后再除以3.4,可知其人民币售价是173万。这款车在国内现在也就六七十万,在越南确实很贵。这就是越南自身工业不发达带来的后果。
在河内住哪最方便,我认为还是还剑湖附近。我知道还剑湖大概是小学时,当时不知道从哪看了本杂志,得知湖里有几只巨鳖,就很是好奇,非常想来看看。2013年时我去了一次苏州动物园,见到了两只斑鳖,一定程度算完成了心愿,但这个念想毕竟是从越南开始的,所以今早天一亮,我赶紧出酒店,往还剑湖走去。‍
还剑湖不大,面积十二公顷,一公顷是一万平方,这样换算下来,还剑湖大概是16.8个足球场大小。杭州西湖6.39平方公里,一平方公里是100公顷,也就是说,杭州西湖差不多是894个足球场大小,比还剑湖大五十倍。‍‍‍‍‍‍‍‍‍‍‍‍‍‍‍
我终归还是来迟了,现在湖中已经没巨鳖了,只有展览室中有两个巨鳖标本。还剑湖上有著名道观玉山祠,供奉关公、文昌,还有抗击蒙古的越南民族英雄陈兴道,虽然入口处有副对联,说临水登山一路渐入佳境,寻源访古此中无限风光。但我实地看后觉得,这里真没任何出彩之处,里外都是稀松平常,有文气,但不精致;有景色,但不秀丽。出岛时遇到了昨天在机场帮忙还钱的女士,她带着父母深度游东南亚,这是离开菲律宾后的第二站。中国人愿意这么安排行程的,其实着实不多。‍‍‍‍‍‍‍‍‍‍‍‍‍‍‍‍‍
“为了圆儿时的心愿,我去了河内”
离开还剑湖,我直奔国家博物馆。该馆在河内大剧院旁边,是过去法国远东学院所建。远东学院出过许多汉学家,如沙畹、伯希和、马伯乐等,今天时间不早,我就不详细介绍了,总之,这个学院无论东南亚,还是东亚,其实都吃得很透,研究的很深,特别是对吴哥的发掘。‍‍‍‍‍‍
博物馆中展品不错,东山文化的青铜器很多,占婆的石刻也很精彩,但就是空调不给力,地面很滑,室内湿度也很大,非常不利于文物保存。博物馆可以买学生票,但要提前说一声,成人收费是四万越南盾,也算合理。曾经越南南部是一个印度化国家,而北部是中国化国家,二者没有过度,但最后仍合二为一。‍‍‍‍‍‍‍‍‍‍
“为了圆儿时的心愿,我去了河内”
中午不饿,便没吃饭,只在路边喝了杯饮品。说起来越南改革开放的很晚,但在服务业上到进步极快,无论店面陈设还是产品,几乎都可以媲美泰国。河内每条街都不同,逛起来很有意思,就是往来的摩托车太多,尾气严重而且很吵。著名的火炉监狱很好找,但宣传倾向性很强。该监狱早先是法国人关押越南政治犯的,后来越南变了天,该监狱又用来关押美国飞行员。前者除了折磨就是迫害,而后者每天不是聚会就是打球,让人不知道该哭该笑。
“为了圆儿时的心愿,我去了河内”
下午原定去两个地方,河内文庙和昇龙皇城,但去完文庙时间已不够了,只能等明日再去皇城。
在国内我去过几十处文庙,所有文庙基本上结构一致,首先座北向南,有一条中轴线,端始是万仞宫墙,然后是棂星门、泮池、大成殿。两边则是东庑、西庑。但河内文庙很不一样,虽然也左右对称,但更像一个皇宫,而不像寺院。国内文庙中外国游客很少,但这里很不同,外国友人成群结队,真是墙内开花墙外香。‍
“为了圆儿时的心愿,我去了河内”
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就不多写了,反正第一天的感受就是,这里似中华,又非中华,不了解的东西太多,还需要不断学习。‍‍
欲问安南事,安南风俗淳。
衣冠唐制度,礼乐汉君臣。
年年二三月,桃李一般春。

AW丨编辑

KS丨编审

微信公众号李伊梵丨来源

微信公众号李伊梵丨图源

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属于看南洋和新加坡眼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新加坡眼”。

2.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转载”、“编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编译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有价值资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为了圆儿时的心愿,我去了河内”
“为了圆儿时的心愿,我去了河内”

相关阅读

“为了圆儿时的心愿,我去了河内”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