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绞死一名菲佣,差点让两国断交

0
1558
28年前,新加坡组屋发生的一起菲佣凶杀案,竟然引发了国际关系动荡,让新加坡和菲律宾险些断交……
儿子与女佣惨死家中
1991年5月4日的下午,新加坡华人男子黄胜强像往常一样回到位于武吉班让的家中。推开门,他没有迎来儿子的拥抱,看到无比骇人的一幕……..
女佣蒂拉的脖子上有明显勒痕,横死在客厅,黄胜强年仅四岁的儿子泡在浴缸里,已经窒息死亡!更加诡异的是,整个组屋没有撬锁痕迹,凶手似乎出入自由。
这样的场景,让黄胜强五雷轰顶。他和妻子没有仇家,两人平时要忙工作,为更好照顾孩子,才请来菲佣进行照顾。是谁竟然对儿子和女佣痛下杀手?黄胜强百思不得其解。
由于打击太大,黄胜强甚至没有力气去拨打警察局电话,他的妻子得知后,进行了报案。
一本日记,
泄露惊天秘密?
新加坡警方很快到达现场,法医对现场尸体进行鉴定,认定儿子死于溺水,女佣被人用绳索勒死。
搜查死者遗物时,新加坡警方意外发现了黄家女佣生前日记,里面记录了大量日常信息,其中有一条引起警察高度关注!女佣写道,同乡弗洛尔准备登门拜访,而拜访日期正是案发当天。
弗洛尔照片
案发现场没有任何破门痕迹,黄明强夫妇又在当天没约熟人进家,那么是否凶杀案是女佣熟人所为?黄氏夫妇的孩子是否因此受牵连?当天登门拜访的弗洛尔,在新加坡警方来看非常可疑。
曾和黄家女佣起争执,
向警方谎称患有癫痫
弗洛尔和黄家女佣,是菲律宾同乡彼此熟悉。案发那年,弗洛尔38岁,为了养活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1984年她便来到新加坡做女佣。弗洛尔面对警方询问,称自己患有癫痫和偏头痛,当天去医院就医,从未去过黄家,更没有杀过人。

弗洛尔还提供了证人——女服务生维吉尼亚,这位服务生声称有陪弗洛尔去医院看病,可以证明清白。
不过,当警方向医院证实这一说法时,院方则表示案发日期没有弗洛尔就医记录,并且经过医生检查,她本人未患有癫痫,只是偶尔轻微偏头痛。
在新加坡警方质疑下,弗洛尔认罪。案发当天,弗洛尔曾和黄家女佣发生过争执,但是为何会发展成为谋杀事件,弗洛尔并没有详细解释。
不久后,新加坡法官判决弗洛尔死刑。
神反转,
雇主才是真凶?
就在大家认为案件已经尘埃落定时,事情却出现了反转。弗洛尔被判刑后,女服务生维吉尼亚再次发声,称有证据证明弗洛尔清白!
她表示,黄家儿子患有癫痫,不小心溺死在浴缸里。女佣发现后,赶紧通知黄明强!黄明强却在盛怒之下杀掉女佣,并且报警栽赃陷害弗洛尔。
同时,弗洛尔给丈夫写的信件中,也称自己从未杀过人。

1994年,弗洛尔执行死刑的时间临近。女服务生维吉尼亚陈述的“真相”,赢得很多菲律宾民众的信任与同情。
事情不断发酵,
万人上街抗议

当年,菲律宾大选将至,菲律宾国内就业机会较少,在劳务输出的政策下,许多菲律宾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在国外打工,并受到雇主不公正对待。弗洛尔的遭遇似乎成了众多外出务工者的一个典型案例。

随着竞选程度白热化,菲律宾反对党等政客以弗洛尔为例,对外劳政策进行批评。
尽管,新加坡警方调查,通话记录显示黄家女佣当天没有打电话给黄明强,并且是黄明强妻子报的警,所谓反转真相漏洞百出,可是仍有很多菲律宾民众相信女服务生维吉尼亚的说法。
菲律宾举国上下开始了“拯救弗洛尔”游行活动。民众还对于菲律宾驻新加坡大使对国民遭受“不公平待遇”无动于衷的表现,表现出强烈愤怒。
弗洛尔的案件一审再审,拖到了1995年。菲律宾总统拉莫斯亲自向新加坡总统王鼎昌要求特赦弗洛尔。由于新加坡方面仔细调查“认为(女服务生提供的)新证据是不真实的”,王鼎昌拒绝了这一请求。

菲律宾总统拉莫斯
1995年3月17日,弗洛尔在樟宜女子监狱被处以绞刑。行刑前,她的丈夫并没有来探看,三个儿子来送最后一程。菲律宾媒体动情描述道“她(弗洛尔)已经屈服于命运,她努力坚强,并告诉三个儿子要彼此相爱”。
弗洛尔走了……..
新加坡的判决激起了菲律宾民间极大震动。菲律宾民众深信弗洛尔的清白,迁怒于新加坡政府,大家走上街头焚烧新加坡的国旗,并且抵制一切新加坡出口的产品。
菲律宾的媒体也强烈谴责新加坡政府的做法,称没有进行人道主义的考量。
弗洛尔女儿接受媒体采访,谴责新加坡政府所为
菲律宾扬言要与新加坡断交,
杀人犯变国民英雄
菲律宾国内抵制新加坡的行动越来越激烈…….
3月22日,菲律宾政府因此召回驻新加坡的大使,并且决定无限期推迟两国军事联合演习,宣布将弗洛尔立为国民英雄,并要求新加坡重新调查案件,如果弗洛尔是清白的,将与新加坡断交
新加坡政府随即也召回了驻菲律宾的大使,两国关系陷入了罕见的僵局。
3月26日,弗洛尔的遗体送回菲律宾,总统拉莫斯的妻子亲自迎接。近万名群众对她进行缅怀。
大家送上鲜花,哀悼弗洛尔,以及为国外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千万同胞而心痛。
无数人表示会捐款资助弗洛尔的子女,菲律宾政府也给出相应承诺。
有两名之前默默无闻的菲佣在回家乡后,声称知道事件真相,她们说弗洛尔是被冤枉的。黄胜强因儿子发病死亡,迁怒蒂拉,还殴打了她的头部和胸部,造成死亡。
新加坡、菲律宾两国关系越发紧张,甚至惊动了东盟与联合国。两个国际组织的官员齐齐发声,呼吁两国政府克制情绪,尽早解决这场外交危机。
派出第三方法医
重新开棺验尸
为了对新人证进行调查,新加坡政府重新派出法医赴菲律宾,对黄家女佣遗体进行检验,结果显示女佣头部、胸部没有遭重击,是被绳索勒死的。
菲律宾政府表示对本次鉴定结果不信任,新加坡政府便同意请美国病理学家、中国法医第三方介入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与原结果一致。
两国关系,因新加坡积极配合第三方调查的行动而缓和,随着大选的结束,也逐步恢复正常。
28年来,
人们没有忘记弗洛尔
尽管弗洛尔事件已经过去28年,很多人却依旧没有忘记。
菲律宾的很多民众相信,正如千万个遭受不公待遇,在外务工的菲律宾人一样,弗洛尔蒙受着不白之冤。
在弗洛尔的忌日,菲律宾的民众自发组织上街游行,借此呼吁政府继续关注并解决菲律宾外出务工问题。
菲律宾艺术家甚至拍摄了以弗洛尔为原型的电影。
在电影中弗洛尔是一名被迫离乡的可怜女子,她在新加坡遭遇陷害,坐牢期间丈夫外遇,她只有无奈让子女们继续坚强生活下去。
然而,牢狱之灾并没有离开这个家庭。2002年,弗洛尔的三个儿子在菲律宾的Barangay Sta. Isabel因贩卖毒品被捕,菲律宾法官宣判他们无期徒刑。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