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幼儿在新山出现“武汉肺炎”症状,父母带娃深夜逃离医院,在机场被隔离爬墙

0
1726
一名2岁中国幼儿在新山出现“武汉肺炎”症状后,其父母拒绝隔离,未经许可半夜带孩子逃离医院,并试图乘搭飞机回中国。一家三口在士乃机场被捕!
 
中国幼儿在新山出现“武汉肺炎”症状,父母带娃深夜逃离医院,在机场被捕后爬墙
在机场拦截一家三口的视频中,有女声惊呼“你要干啥呀,你要干啥呀”,随后见孩子父亲半戴着口罩,用右手使劲拍打玻璃隔墙,竟然做出试图攀爬举动。
中国幼儿在新山出现“武汉肺炎”症状,父母带娃深夜逃离医院,在机场被捕后爬墙
机场人员急忙出声制止。孩子父亲停止攀爬,大声说:“找个中国人来说话,我这边有份报告!”
最终,他们还是被卫生局的工作人员带往医院进行隔离观察。
要求医生开感冒药 
坚决搭乘航班回中国
根据马来西亚媒体报道,一家三口日前从新加坡入境新山后,孩子感觉不适。父母带着娃先后到私人医院和新山中央医院求诊。
前天(1月24日)晚上10点多,医生发现孩子出现发烧、咳嗽、痉挛热的症状,疑似患“武汉肺炎”,要求将其送往淡杯柏迈医院的隔离病房进一步检验。
中国幼儿在新山出现“武汉肺炎”症状,父母带娃深夜逃离医院,在机场被捕后爬墙
新山中央医院
孩子父母听到后坚决反对隔离,称已购买好次天(1月25日)上午10点的飞机返回中国,并表示孩子只是普通感冒,要求医生开感冒咳嗽药,遭医生拒绝。
医生劝说,目前孩子已出现体温偏高的症状,机场方面不可能允许他们登机,要求孩子留在医院等待转院隔离治疗。
不曾想,昨天(1月25日)凌晨4点左右,这对父母竟然带着孩子逃离医院。一名医生紧急报警,向警方反映情况。
中国幼儿在新山出现“武汉肺炎”症状,父母带娃深夜逃离医院,在机场被捕后爬墙
一家人逃走后,医生提交的报案书
 
病患曾出现地在振林山
最终在士乃机场遭逮捕
这家人逃离后曾出现在新山振林山的一座公寓。警察根据消息,不断追查下落。
振林山紧靠新马第二通道,是两国之间的一个重要关卡,但并非旅游地区,一般外国游客是不太会住到振林山的公寓的。
 
会选择住到那边的,应该是对新马一带相当熟悉的外国人。该地其实对许多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曾经名噪一时的“新加坡旁”碧桂园森林城市就在振林山。
中国幼儿在新山出现“武汉肺炎”症状,父母带娃深夜逃离医院,在机场被捕后爬墙
最终,昨日(1月25日)晚上10点左右,马来西亚警方在士乃机场发现并逮捕了一家三口。当时,他们正打算离开马来西亚。警方已将一家三口交于柔佛州卫生局,进行隔离观察。
 
针对该名2岁孩子是否已被证实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柔州卫生局局长阿曼向马来西亚媒体不愿多做回应,表示任何检疫结果将由卫生部宣布。
马来西亚已确诊4例“武汉肺炎”患者
发病地都在新山
目前,马来西亚已确诊4例“武汉肺炎”患者。其中三位是在新加坡确诊患者的亲属
 

中国幼儿在新山出现“武汉肺炎”症状,父母带娃深夜逃离医院,在机场被捕后爬墙

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1月20日,这些患者在内的一家十口,从广州乘搭南方航空CZ351抵达新加坡。第二天(1月21日),其中一名66岁男性,首先出现发热咳嗽现象。1月22日,他被送往新加坡中央医院就医。随后他和自己37岁的儿子在新加坡确诊为“武汉肺炎”。这家人其余8口,则前往新山游玩,遭到隔离后,其中3人已确诊。
 

中国幼儿在新山出现“武汉肺炎”症状,父母带娃深夜逃离医院,在机场被捕后爬墙

这趟航班有4个半小时旅程。
马来西亚另一例确诊病患是一名40岁的中国籍男子。他和其他17位中国公民,1月22日坐大巴从新加坡进入新山。马来西亚卫生总监诺希山表示“此病例跟今早宣布的3宗确诊病例无关”。目前同车的17人已被隔离观察。
 
瞒报漏报,流毒无穷
携带病毒者或疑似患者四处走动后患无穷。最近,一名台商因为瞒报病情四处走动,导致至少80多人被列入健康追踪名单,可能感染病毒。
 
1月20日,这位50多岁台商在武汉便出现患病症状。21日他搭机直飞高雄,向入境防疫人员隐瞒病情。24日确诊前,还去买早餐、去某大型医院皮肤科挂诊,还去歌舞厅消费。确诊后,他对防疫人员还隐瞒行踪。直到25日凌晨三点,与其接触过的舞小姐出现病症向政府检举才暴露行踪。至少有80多人被列册需进行健康追踪。一人的瞒报,可谓流毒无穷。
世界卫生组织已把新型冠状病毒定义为2019-nCov,又名武汉冠状病毒。
病毒的感染现象包括呼吸道症状、发烧、咳嗽、呼吸急促和困难。目前,没有疫苗可以对抗2019-nCov病毒。
 
新加坡眼评论:

1. 趋利避害,舐犊之爱,人之常情。从马来西亚媒体的报道看来,年轻夫妇坚持带孩子撤离,相信他们有自己的理由。如果是平时,相信不会有人质疑他们的选择和权利。

2. 关键是目前是非常时期。非常时期,非常措施。孩童在医院已经有了肺炎的症状,尽管不一定与新型冠状病毒有关,但也未经排除。在各地都在积极防御的时候,此时不遵医嘱,坚持离开医院,而且还要乘搭国际航班回去中国,无论对己对人,恐怕很难说是一种负责任的行为。
3. 青年男子有企图攀越隔离区的玻璃墙的举动,声称手中“有份报告“,不排除那份报告是其他医生开出的报告,或许是证明孩童是普通感冒患者。此事只是推测,目前无法证实。
4. 倘若如此,这对父母很应该采取先与马来西亚当局好好沟通的方式。目前疫情严峻,风声鹤唳,马来西亚当局倘若仍坚持他们到有专业资质的政府医院进行检测,于情于理并无任何不妥,一家三口对人对己完全有责任配合。出此下策实非理智。

5. 马来西亚媒体报道三人是从新山入境。据此可以推判三人是经新加坡入境新山。若孩童在新山确诊,肯定三人之前在新加坡也有接触过的人群。希望新马两方交换有关三人的信息,如确诊,新加坡方面也须逐一联系并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