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底抽薪!马来西亚又下手切断新加坡重要战略资源?

0
433

马来西亚这次看来真的不给新加坡卖沙子了。

沙子可是新加坡的重要战略资源啊!作为一个地少得要命的小红点,这些年一直拼命填海造地,要的就是沙子!

这次美国路透社称从吉隆坡权威信息源确认:马国的确禁止向新加坡出口沙子了!

其实据说去年10月,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就发布了对新加坡的沙子出口禁令,但是马方一直没有给出确切理由,也从未公之于众。

▲图源:新华社

要知道,新加坡去年有97%的进口沙子来自马来西亚!自从2007年和2017年印尼和柬埔寨相继实施禁令后,新加坡就靠马来西亚的沙子了。

这招对新加坡简直就是釜底抽薪!新加坡可是世界上填海造陆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近25%的国土通过填海而成!

▲粉色部分是新加坡填海造陆的部分,包括现在的大士、裕廊岛、樟宜机场、滨海湾金融区、东海岸等地

1965年建国时,新加坡的土地面积只有578平方公里,而现在,新加坡国土面积来到了721.5平方公里!

如果没有填海造陆,滨海湾花园、金沙酒店将统统不复存在!

沙子也能用来修建摩天大楼,运用在水源净化和海滩养护上。因此,沙子对新加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难怪牵动新加坡的心。

马来西亚的说法

坊间早有传言,马来西亚的这项禁令,只是因为首相马哈迪认为,沙子出口贸易是用马来西亚的土地,为其富裕的邻居(新加坡)扩张领土。

而沙子贸易中可能存在的腐败问题,或许也是马哈迪在上台的5个月后就实施禁令的原因之一。

随着路透社的采访,事件第一次暴露在聚光灯下后,马方实行沙子禁令的原因也出现了反转,马哈迪并不是因为“眼红”新加坡才决定推行禁令的

▲图源:Asian Correspondent

根据《马来邮报》的报道,沙子出口禁令更多基于环境因素。

据马方所说,沙子采矿是破坏了当地环境,使得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以及水体的水文条件如流量和大小都受到了负面影响。

▲沙子采矿作业曾使得一些国家的沿海村落濒临灭绝,图源:国际特赦组织

不过,马来西亚虽然禁止出口海砂,但仍将向新加坡出口河砂。不过河砂只能用于建筑材料,无法为填海造陆工程服务。

新加坡填海造陆的历史

新加坡填海造陆的历史,可是非常悠久,从开埠到现在就一直持续不断。

1819年殖民时期,史丹福莱佛士爵士开埠新加坡,将新加坡定为英国的通商港口开始,就计划填海造港口。

▲莱佛士塑像

1822年,他挖走了莱佛士地区一座小山,用砂石建成新的港口。之后,整个十九世纪都在不断填海造陆……

就拿供奉海神妈祖的天福宫来说,它建于1840年,英殖民地政府1843年出版的新加坡市区地图显示,天福宫就在海边:

▲照片取自《南海明珠——天福宫》,新加坡福建会馆2010年出版

天福宫东南侧的马路现在叫Telok Ayer Road,马来文,意思是“海湾路“,当年这里就是海湾。也就是说,今天的金融区当年全是浮云,更别说滨海湾花园、金沙酒店等。

在1846年英国殖民地政府测量官JT Thomas的山水画中,也可以很清楚看到在海边的天福宫。

1865年,殖民地政府开始大面积填海工程,第一阶段于1878年开始,至1885年完成,前后7年,将华利山大部分铲平,泥土全用来填海,附近的史各士山(现称安祥山)、厄士金山也部分铲平。

1904年至1915年,当局又进行了第二次移山填海工程,将剩余的华利山及周围的小山丘全部铲平,还有部分珀玛山也被铲平。

新加坡原来还是有很多小山的,结果都被无情的填了海~(武吉知马山听了瑟瑟发抖……)

于是,到了现在,妈祖真的是想看一眼海都难啊!

从一些新加坡地名中就可以看出新加坡填海造陆工程量巨大,例如武吉士的白沙浮商业城(Bugis Junction),之所以叫它白沙浮,传说是因为当时这里退潮时,能看到白色的沙滩……

伴随着各类填海造陆工程,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却一直因为填海造陆一事纠纷不断。

仔细品味新加坡的填海造陆工程,大多分布在南部海岸线及周边岛屿,北部却不是很多。

▲黑线为新马分界线,新马之间最大的领土争议在填海扩张的德光岛上

2003年马来西亚就曾将新加坡控告到国际海洋法法庭,称新加坡“填海造陆,侵犯别国土地”。不过最后两国进行和解谈判,共同监督填海工程。

未来,新加坡计划在2030年通过填海造陆将土地面积扩张到766平方公里,金融区丹戎巴葛、樟宜、东海岸、大士、裕廊岛将在现有的阶段进一步扩张。但或许现在一切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新加坡2030年填海造陆规划,深红色区域为未来规划地区,图源:Al-Jazeera

新加坡面临的危机和准备的后手

新加坡一直不遗余力地进口沙子,在联合国2014年的一份报告中,新加坡成为了世界上进口沙子最多的国家

伴随着新加坡高涨的需求,“沙子危机”却是悬在新加坡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早在1997年马哈迪第一次上任时,马来西亚就停止出口沙子给新加坡。(之后又恢复出口)

▲新加坡2008-2017年从东南亚各国进口沙子数量

但新加坡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新加坡目前还有不少沙子储备。早在几年前,新加坡政府就呼吁填海造陆行业不要过多依赖进口沙子。

▲新加坡沙子储备“仓库”,图源:Twitter/Mia Bennett

同时,新加坡也一直从不同国家进口沙子,菲律宾、缅甸、中国和印度都是卖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对单一国家的依赖。

▲中国拥有庞大的砂石储备,但相对东南亚国家来说运输成本或许更高

不过,以上种种方法始终是治标不治本。新加坡现在正在采取减少沙子用量的圩田技术进行填海造陆工程。

传统填海工程会在海岸线以外兴建海堤,围出需要填海的地段,再用软土和沙子填入海中,填海地段高度与海岸线及海堤的高度基本持平。

填海工程中对沙子的依赖,在于喷灌完淤泥,构成一个人造陆地的最底层后,吹填海砂是人造陆地重要的地基部分。

▲海砂吹填过程,图源:新京报

而圩田技术,则是通过在浅海或内陆湖铸建防水堤坝,再抽去当中的海水或湖水,形成低于海平面的陆地,也称为圩田。

▲圩田需要完善排水系统,建成后的维护和保养成本将比传统填海土地高,图源:慧聪网

不过,再怎么减少沙子用量,也不能完全不用。所以,现在还是多多期待马来西亚会像以前一样恢复对新加坡的沙子出口吧。

毕竟,97%的进口全靠马来西亚,新加坡确实耗不起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