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问李光耀……是不是英国代理人?

1
570

季辛吉:‘如果只能問一個人,那就去問李光耀!’。

《去问李光耀》是一本赞颂李光耀的著述,不会自讨没趣的去探讨李光耀是不是英国的政治代理人;一个揭开不为外人道的历史问题。虽然,这一个不寻常的提问,的的确确,只能够去问李光耀一個人,并由本尊亲自揭盅解惑。

李光耀到底是不是英国代理人,由于缺乏档案资料,所以是一个难于解开的历史之谜。不过,基于政治交易是双方各有所需,彼此承诺满足对方的要求。因此,从英国人满足李光耀的诉求为入手点,也就是说,如果知道英国人给予了李光耀那些不同寻常的特别眷顾,就可以从这些资料得到至少一个大慨的了解,看看李光耀是代理人之说的可能性有多高。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所以李光耀必然要回报英国人。

英国人给予李光耀的特大恩惠,落实到身上,那就是凡事心想事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任何事情皆是无往而不利。事实上,战后的李光耀,尤其是到英国求学的那一段日子,确实是一帆风顺的如有神助。

从回忆录的历史纪实,可以得悉李光耀享受到的一些常人难得一遇的超凡际遇。

1、李光耀奇迹般的登上了大不列颠号,船上有40名亚洲人,李光耀是本地区内的12名学生之一,那是英国大学战后复课的第一批学生。

2、战后大学学额严重短缺,对来自殖民地的非白人学生,进入大学更是艰难,可是这却难不倒李光耀。一个匪夷所思的情况是:李光耀因为‘不知道原来可以把申请表格先邮寄过来’所以是在没有拿到学额之前就到达了伦敦,此外,时间上更是在开学两周之后才抵达学院,虽然如此,但是,却因为得到同情而被录取入学。看来,登上大不列颠号和进入伦敦经济学院之事都早有安排,根本无需李光耀操心。

3、根据李光耀的自述,是因为不堪伦敦的生活艰苦而转学剑桥。但是,学院当局‘本来可以安排我住到宿舍里,我的一切需要都会得到照顾。’在资源十分匮乏的战后岁月,英国人却能够满足李光耀的一切需要;这般贴心的关照也确实令人不解。

4、之后,李光耀又轻而易举的心想事成的成功转学到了剑桥。而被录取的理由也是简单的令人难以置信。‘我把自己的难题告诉了他,不知怎的他喜欢上了我。那年的春季学期定于1947年1月初开课,他表示准备在这个学年录取我’。单凭被喜欢上就可以进入剑桥,更何况是在下学年当个插班生,说来是有点儿戏。

5、英国人也会爱屋及乌,满足了李光耀帮助柯玉芝进入剑桥就读的要求。‘她获得了女皇奖学金。但是在1947年10月开始的学年,殖民部找不到任何大学可以让她就读,她必须等到1948年。我开始动脑筋,看看如何能使她到剑桥来。’在李光耀穿针引线下,多位有权势的高人鼎力相助,让柯玉芝顺利的进入了剑桥法学院。柯玉芝和李光耀的入学经历确实是如有神助。

6、与在伦敦的情况一样,李光耀在剑桥的住宿问题也是得益于英国人的另眼相待。在学监的协助下,只一个星期的时间,李光耀顺利的在柯玉芝住宿的附近找到了一个房间,是“哈里斯上尉的马厩”唯一的学生房客。

7、 由于种族歧视,亚洲学生几乎不可能加入板球、擞揽球或划船等主要的运动队伍;特别是最受尊崇的划船队。而李光耀‘为了锻炼体魄,我决定参加划船俱乐部’,不过, 最后‘我认定英国人必定是疯了,于是放弃划船,离开俱乐部’。可见,李光耀对既便是入会门槛很高的划船队,也是很随意潇洒的来去自如。何其幸运?

8、剑桥和李光耀与柯玉芝的关系,从入学直到毕业都是非比寻常。‘根据剑桥大学的规则,一个法科学生在考获学位之前,必须“完成”至少九个学段,一个学段是八个星期,必须住在学院宿舍或是当局批准的住所。芝在剑桥大学只有六个学段的时间,我也只有八个学段。我们得到特别的豁免,都获准在6月21日仲夏日领取学位。’一个决心维持悠久传统的剑桥,何以却为了李光耀和柯玉芝一再违章犯规?

9、新加坡警察总监福尔杰‘听说我在康沃尔,就邀请我和芝到他在德凡郡瑟斯顿的老家作客。我们在他家住了三天。他所感兴趣的,是衡量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我感兴趣的,是同他接触,并且看看战后的英国殖民地警察首长是怎样的一个人。’一位警察总监会给予一对非亲非故的殖民地学生,如此私人与亲切的待遇,那是十分的不寻常。警察总监和李光耀与柯玉芝之间有着什么样的不一般关系?

10、李光耀相信‘我这一代人回到新加坡的时候,我们必须填补这个政治舞台。’一旦英国人‘善待我们,并把我们争取过去,那就有利无弊。’‘事实上,我们返回家门几个月后,麦唐纳便邀请我和芝到他府上做客。’两位年轻见习律师受到殖民地最高统治者,英国驻东南亚最高专员的盛情宴请,那可是远远超越了一般普通的社交来往。最高专员和李光耀与柯玉芝之间又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新加坡故事?

李光耀是以沾沾自喜,带有炫耀的笔触描述自己在英国的写意学生生活。从中不难领会到这是一种相对奢侈富裕的生活方式,在战后的困难环境里,这不是经济拮据的普通留学生所敢想象的。回忆录展示了李光耀不仅仅有着不同寻常的人际关系与照应之外,也因为没有金钱的顾虑,所以生活上是享受着高人一等的规格待遇。

李光耀和英国殖民主之间有着什么特殊的政治关系,外人无法知悉。不过,真相往往是尽在不言中。不妨想想,何以远在英国留学的年轻李光耀,总是受到幸运之神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庇佑,那是偶然?还是必然?要知道真相吗?去问李光耀。

(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