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大马非法当黑工,第一次听说还能”漂白”?

0
405

在讲漂白之前,大家应该都还记得4月中旬,50中国农民被困大马机场没人管那件事吧!

1▲中国农民露宿柔佛新山士乃机场,无家可归。

当初,一名闫姓男子(后来确认是冒牌中介)告诉这些农民,只要每人出几万中介费,就包他们能到大马柔佛新山的建筑工地工作,就能拿到最高一万多的月薪。

结果,到了大马才发现建筑工地并没有招人,要命的是,他们拿的是旅游签,根本不是劳工签!

好在中国领事馆最终介入,把这些农民安全带回国。

1

问题来了,这件事背后,真的只是一个骗子这么简单吗?

马来西亚当地媒体就发现,在一些个大型工地,比方说××城市的宿舍里,有不少中国劳工拿着旅游签证而不是工作签证打工,更凄惨的是,因为是非法劳工,雇主和“背后的公司”也借此不断拖欠工资,长达半年之久……

▲视频还原真相

3▲工头自称没拿到钱,自然也没法给工人发工资

他们不敢和前面那批被骗滞留的农民一样,将这件事告知大使馆或者向执法单位抗议,就怕一旦公开就被立刻遣返,被拖欠的工资更会无影无踪。

或是留一线希望,每天被盘剥,忍气吞声做下去;或是揭发真相,更是人财两空。哪条路都不好走,每天纠结中…

4他们中的不少人,不仅没有拿过工资,一个月只能拿到200令吉(约65新币,300多人民币)的生活费,更别提说好的一万多令吉的月薪了……

5▲中国劳工在森林城市的宿舍

3

基本都是被中介过去的!

森林城市的总发展商为碧桂园太平景私人有限公司(CGPV),也就是中国发展商碧桂园集团与柔佛人民基建集团(KPRJ)的联营公司,旗下拥有多个承包商,包括腾跃、华西、华山国际等。

这些公司承接工程后,再将手上的工程分为不同部分,分包给更多的下一级承包商(小包工头)。

以中国客工为例,有的人经过第三方中介引荐,在中国付了几万中介费后,来到马来西亚工作;有人则是跟着小包工头从国内一群一群来到大马,直接抵达森林城市做工。

▲小包工头拿碧桂园说事

4

小包工头以“安全”为由,扣押了其中不少劳工的证件。

此外,一些农民工对于英语一窍不通,根本不知道护照上印着的,到底是马来西亚的旅游签证还是工作签证。也是在别人的提醒下,才知道自己原来是黑户。

像一位自称小陈的工人,自从1月8日开始在森林城市当劳工,据他说,“瓦工漆工木工什么工都做”。现在,他的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自己工作的文件或者签证,护照也不在手上,明知遭到拖欠工资、被压榨,却因为“黑工”身份不敢吭声。

他说,“我们不敢跟老板吵,跟老板吵,(老板就会)通知移民局把我们捉去了。钱要不回来,把我们遣送回去……就是没有(文件)证据,(老板)钱才不发给你(劳工),你没有办法。护照不在身上,逃不了。”

6在他们之前,也有一批中国劳工试图追讨工资,结果被马来西亚移民局当成非法劳工,没有拿到工资就被遣送回国。

5

按照大马移民局的规定,要拿工作签证,每一名外国劳工通过体检后,还须付1850令吉(约600新币,3000人民币)的人头税,这笔钱一般由雇主缴纳,但是周期较长。

对于这些黑工的情况,碧桂园的执行董事却毫不犹豫把问题踢给了承包商:

“森林城旗下所有劳工,都不是直接受雇于森林城市!一旦发现有承包商或分包商违反相关移民法规,就会严厉查办。” (然而,查办了吗?)

承包商腾越则号称,这叫“试工”:一些客工会先以旅游签证入境,试工完毕后,雇主再替他们申请工作签证。

腾越的负责人声称,一些工人在中国虚报技能,到了工地,雇主才发现”名不符实“,害得他们亏损了不少,所以才要“试验”!

目前,马来西亚内政部副部长诺加兹兰目前已经了解这些“黑工”的情况,表示移民局即将突击检查森林城市发展商与承包商:“我们检查的时候不会通知,避免让犯案者提防!”

7诺加兹兰说,这些开发商给中国劳工申请的是“特别入境准证”,理论上必须在期满后回国,但是很多人,尤其是中国公司的建筑项目劳工,都没有回去,而是留在当地“打黑工”。

重点来了!对于非法劳工,马来西亚事实上有一个“重新雇用非法外劳计划”(俗称“非法外劳漂白计划”),帮助非法劳工获得合法工作身份。诺加兹兰提到,内政部已经在看这些工人是否符合计划要求,试图帮助他们取得工作证件,而不至于被遣返回国。

8

 

简单来说,所谓的”漂白“,就是指雇主可以在网上直接帮工人申请工作准证,在缴纳人头费用后,无需支付代理费,即可让工人合法工作。

“这是柔佛苏丹的项目,小心点!”

愿望是好的,现实呢?

虽然内政部早就出台了漂白计划,但森林城市的承包商,却几乎没有人申请。

或许这个大马内政部高官的话点到了症结:“雇主不用缴付人头税,也不用照顾员工福利,因为他们是非法的。森林城市有许多这样的承包商。小心点,这是柔州苏丹的项目。”

9▲森林城市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