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走时,这名新加坡男人选择了海葬

0
360

三弟骤然病逝,令亲人悲痛之余,也颇感意外,但他自己似乎已有预感,一个多月前就写好遗书,把身后事一一交代清楚。

其中一条是要求在他往生后海葬,对于没有子女的三弟来说,他的遗愿完全可以理解,比较特别的是他还要求取出已故多年前妻阿爱的骨灰,跟他的骨灰合在一起撒入大海 ……

阿爱年仅42岁就走了,这是三弟胸口永远的痛,更令他撕心裂肺的是阿爱临终前一段日子,被癌魔折磨得痛苦不堪,激烈疼痛得在病床上不断哀嚎,三弟四处奔走,寻找鸦片膏让爱妻止痛。

三弟是很安详地撒手人寰。他在中秋夜被送入邱德拔医院,在加护病房足足躺了十一天,起初昏迷,后来多数时间是昏昏沉沉酣睡,三弟妇曾拍醒他,问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
“阿爱……阿爱”,他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说。

临终前他最思念的是已逝世21年的前妻,迷信的人则说他看见阿爱了,她来带他上路。

我还是头一回观看海葬仪式。

10月3日上午,阳光普照,天气晴朗,我们先到阿裕尼的翡珑山庄,取出阿爱的骨灰瓮,然后驱车前往樟宜尾渡轮码头,雇了一艘可容纳12人的客船出海。

客船在深绿色的海面疾速破浪前进,海风习习,波光粼粼,平静的海面空荡荡的,没有其他船只,偶尔有飞机低空飞过。

全船的人都静默坐着,行驶约十多分钟才停下来,这片水域仍属于新加坡的领海范围,风平浪静,客船在海上轻轻摇荡。由于公海风浪太大,船只会激烈摇晃,不适合举行海葬仪式。

船头最前方安放用红布包裹着的三弟和阿爱的骨灰瓮,祭品有米饭、菜肴、发粿、水果、鲜花,还有两把纸伞。

祭奠开始,身披黄色袈裟的和尚为往生者进行超度仪式,摇铃念经,我们在两旁静静坐着或站着。

念完经,在和尚的指示下,我们把祭品一样一样全丢入海中,只留下一个发粿。然后和尚捧起骨灰瓮,把三弟和阿爱的骨灰撒入海中,顺手也把骨灰瓮丢下海,最后大家抓起一把把鲜花撒在海面,仪式宣告结束。

客船掉转头向樟宜尾渡轮码头的方向驶回去,唯一留下的祭品发粿每人分吃一口,急速行驶的客船背后,留下一段白色浪花尾巴,紧跟客船前进……

啊!三弟与阿爱,历尽坎坷共患难,十多年夫妻情,鹣鲽情深;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却在阴阳相隔21年后,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地,两人的骨灰同时撒入大海,随着滔滔波浪,一起魂游四海去了。

(本文原发于2014年2月《新加坡文艺报》第69期)

作 者 简 介

网雷,原名蔡世居,祖籍福建金门,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笨珍,自幼移居新加坡,现为新加坡永久居民。华侨中学高中毕业,后完成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中国语言文学专科课程。现任商团执行秘书。著有:诗集《我们隔得那么远》、散文集《湖畔晨曲》、《山岗旧梦》《椿树长荣》、小说散文合集《无花果之忆》、诗歌小说散文合集《岁月如歌》。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