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会成为第二个武汉“?怎么算出来的?

0
313
有人把新加坡目前的情况类比12月的武汉,我认为这是缺乏传染病科普常识的表现。
 
每当有重大疫情爆发时,传染病专家都会根据初期疫情,对后续感染人数做一个科学推算,目前香港大学等科研机构通过分析武汉最早的425例确诊病例数据,估计R0(基本传染数)约为2.2, 也就是说每个感染者平均将传给另外2.2个人。这也与WHO方面的初步估计值1.4到2.5接近。病毒的确是人传人,但也不是一传十,十传百。武汉是疫情发生地,为什么会在封城之后数据突然迎来指数级的大爆发,什么原因大家都心里有数。
 
而目前新加坡疑似案例一旦确诊,政府马上追溯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这就像一筐苹果中混入了一个烂苹果,这个烂苹果周围的苹果会很快腐烂,但如果我们沿途把有些许腐烂的烂苹果马上挑出来拿走,就可以很快遏制剩下的苹果被污染。而武汉的情况是这筐苹果里莫名奇妙产生了几个烂苹果,而且烂苹果拿走了,新的烂苹果又迅速产生,污染的强度和广度已经无法再追本溯源。两地的疫情状况和对待疫情的对应措施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新加坡会成为第二个武汉“?怎么算出来的?
    
虽然目前新加坡也已经出现了几例无法追溯到源头的案例,但政府也相应提高了DORSCON的等级,我昨天去了一趟图书馆,进门不但需要测量体温,还需要申报最近14天有无出国史。各个学校和机构,也都采取了相对应措施。肯定有人会抬杠说,有什么用,还有14天潜伏期,潜伏期也会人传人,但据专家解释,已出现症状的患者比未出现症状的患者传染性更高,请相信这些都是可以适度避免造成进一步社区传染的有效措施。
 
目前中新两国处理疫情的方式主要有两点不同甚至是完全相悖的。
 
第一, 中国要求每个人强制戴口罩,但新加坡政府一再宣传,健康人不必戴口罩。第二,中国倡导每个人尽量呆在家,实施自我隔离。而新加坡政府鼓励民众继续正常生活,注意防护,提高警惕,但不要因为恐慌而囤积口罩和生活必需品。 
 
关于第一点,很多新移民的解读都认为是新加坡口罩库存不足,新加坡政府才罔顾事实提出这样的口号。而新加坡卫生部部长颜金勇在国会上明确表示,新加坡之所以倡导普通人无需戴口罩,是因为本地医疗团队认为新冠病毒主要传播途径是接触传播,可以通过勤洗手预防。飞沫传播主要发生于短距离的密切接触者之间,公共场所无症状传染极小概率发生,所以健康人不必戴口罩出行。在医疗资源缺乏的当下,不要轻易浪费口罩,应该把口罩留给那些更需要的人。在当年非典肆虐时期,新加坡也是秉持同样的做法。而且这也并非新加坡特立独行,世界卫生组织的新冠病毒防范措施中也只强调勤洗手,并无戴口罩这一条,包括美国,法国,澳洲等多个国家,也都是同样的指导原则。如果每个感到身体不适的疑似都能自觉戴上口罩,自然无需全社会都戴口罩来防范。 
 
​“新加坡会成为第二个武汉“?怎么算出来的?
第二点,现阶段是不是应该开始尽量减少外出,甚至停工停学,全民隔离。首先来看看确诊案例,截至2月11号,目前的确诊案例为47例,其中一半属于输入型案例,而新加坡政府已在2月1号开始实施海关禁令,禁止过去14天内去过中国的游客入境或转机,自此切断了输入型案例。未排除的疑似案例为43起,加起来一共90例。从2月1号禁令实施至今已经12天,平均每天新增两三例确诊,但最近几天每天也都有两三例康复出院,至今已有9例康复出院。目前本地并未出现死亡案例,疑似案例也并未出现指数级增长,除了出现社区传播案例,但并未有任何迹象显示疫情无法控制。新加坡现有人口580万,每天要吃要喝要生存,从大局着想,政府真的有必要因为惧怕这不足万分之一的感染几率,现在就开始倡导全民停工停学,每个人困在家中等着坐吃山空吗? 
 
新加坡是一个小国,没有资源没有农业,比病毒更可怕的是经济停摆,民众恐慌。比病毒更可怕的,是面对病毒的惧怕只会更加削弱我们身体的抵抗力!比病毒更可怕的,是很多人根本没有额外储蓄,随时面临手停口停!比病毒更可怕的,是很多中小企业的现金流根本撑不到三个月!比病毒更可怕的,是一个国家处理危机公关的能力,对这个国家的全球地位会造成的深远影响! 
 
中国是新加坡最大的游客来源地,目前旅游业已经受到重创,餐饮业也岌岌可危,以前吊起来卖的金沙酒店客房现在半价都没人敢去住。去牛车水转一圈你就知道什么叫冷清,什么叫萧条。经济损失已是在所难免,政府只是在挠头如何可以把损失降到最低。
​“新加坡会成为第二个武汉“?怎么算出来的?
我也有过疑惑,已经有了橙色预警,为什么大型集会还不叫停,也有很多圈友亲自打去MOH询问,答复是官方只能建议取消或推迟,只有主办方才有权决定是否取消,这也是民主社会的表现之一。
 
风俗禁忌是我们出门旅行最需要了解的常识。遇到与自身习惯不同的地方,比如到印度,当地人不管yes还是no都在摇头,你是否会跟他抬杠,让他一定要跟着你的节奏摇摆? 如果出现跟自己的认知有分歧的情况,完全可以灵活一些,你可以选择戴口罩保护自己,但别人选择响应政府号召也是他的自由。如果有条件可以宅在家固然是福分,但也不要恶意揣测那些需要外出的人,他们可能只是生活所迫。 
 
对于小老百姓,发点牢骚我觉得可以理解。但对于拥有大量粉丝关注的新移民公众号运营者来说,在这种关头发表任何言论,都应该更加谨慎,更负责任,不要为了吸引眼球而乱带节奏。因为媒体的发声很大程度上会被当做新移民的代言,而被舆论放大,引发争议。 
 
我之前接待过一些来自国内的参访者,在面对新加坡各个行业各种政策的不同时,应邀的本地分享嘉宾最习惯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国情不同新加坡政府是民选政府,是新加坡公民一票一票投选出来的,代表的是新加坡大多数公民的利益,政府做出的任何决策一定是经过反复审视和权衡,更有利于大多数民众利益的,而不仅仅只是代表某些个人某些群体。新加坡在全球都是精英治国的典范,在掌握国内最多参考数据,能听到最广泛意见,了解最多专业知识的医学团队支持下,况且还有SARS做为前车之鉴,相信新加坡政府所做的决策,都是在小国的国情之下做出的最佳选择。 
 
就新冠病毒感染的风险来说,在这片国土上的每个人都是均等的,也不仅仅只是新移民群体才面临更高风险。新移民群体之所以更加关注,或者更加担心,只是因为我们听闻了太多来自母国的资讯。这种信息不对称造成面对新冠病毒的入侵的时候,我们貌似比本地民众拥有了更多的发言权。但当我们肆意评论的时候,似乎也忘记了,对本地国情和当地文化的了解不够全面,自身医学知识的匮乏和吸收资讯来源的一面倒,同样造就了我们自身的思维局限。李显龙总理真的有说政府不管了吗?他反复强调那是最坏情况发生时的保底策略,前提是在传染案例很多而死亡率跟流感差不多的情况下,才会采取重症轻症分流措施,优先老弱病入院。这难道不是政府负责任的表现吗?请先把前提看清楚,不要轻易断章取义。 
 
​“新加坡会成为第二个武汉“?怎么算出来的?
当国难当头的时候,要求每个人站到本地决策者的高度考虑问题不太现实,但不以母国国策马首是瞻,了解本地国情,遵守本地法规,对本地国策不断章取义,不过分解读,应该是新移民的本分。 
 

​“新加坡会成为第二个武汉“?怎么算出来的?

看看海外其他国家,当地华人都不同程度受到“疫情国歧视”,而在海外案例排名数一数二的新加坡为什么没有出现? 因为早在当小火苗刚刚出现时,李显龙总理第一时间就站出来阻断了这种趋势的蔓延!而且新加坡也是为数不多迅速将“武汉病毒”正名为“新冠病毒”的国家。充分显示了新加坡政府对种族主义思潮的警惕和灵敏应对。 
感恩,是很多新移民当下急需补上的一课。
写在最后。作者来自四川,旅居新加坡15年,普通新移民一枚。诚如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官员之教导,对于每个新移民来说,祖国是我们的娘家,新加坡是我们的婆家。祖国有难,捐钱捐物义不容辞。婆家有难,更应挺身而出,仗义执言。
(图文:风林木,原载于微信公众号:一朵风铃木)
相关阅读: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