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季节的百种滋味,就在那一草一木里

0
123

与春天短暂的绚烂相比,恒久的夏在这里显得深情无比!

这是我喜欢的!

新加坡的夏,最是旷日持久,久到一年里难寻其他三季的踪影,36℃的气温是常态。

热在这里,是四季最钟爱的一件外衣。总见它一年四季都不离不弃;尤为六、七、八、九这几个月份最甚;太阳孜孜不倦地辛勤工作,偶有偷懒,也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那兴许还不是太阳先生的本意,而是缠磨不过久未露面,耐不住寂寞的”雨小姐”罢了,伺机出来溜达一番的”雨小姐”,洋洋洒洒翩跹起舞,我总想:这大概是和”太阳先生”说好了的;也有谈不拢的时候 ,这俩位每到这时就会像顽皮的孩童一般不讲道理,争着一起露面,各秀本事,最后终于谈拢了合作—-来一场美妙的太阳雨。

这种天气我是最为苦恼的,刚洗的衣裳还未晒干,那作秀一般的雨点根本拂不去丁点炎热。然而,我家二儿却最是喜欢这样的太阳雨,他喜欢大自然偶尔别出心裁的调皮,孩童的心总是愿意和大自然交朋友。

到了十一月,依然是夏,仍然是偶尔才有天阴的时候,尽管雨水和之前几个月分相比并不见得多,心情却是多有转折,有些树叶悄悄地变黄了,住家附近的公园里那几棵枝粗叶茂的雨树,不经意地在变着颜色。此时大抵是没有几个人会发现的,往来行人,来去匆匆,光是为了生活已经是够忙碌琐碎了,哪里还有闲情仰首望一望天空呢?

只有等到临近十二月底的时候,人们才会惊喜地发现似乎一夜之间,树荫下的地面不知哪一时刻铺上了这一片深、浅参差的黄色地毯,“一叶知秋”在这里竟失去了说服力, 非得是这样的满地金黄才能抓住众人的目光。尤其是凌晨时下得一场绵绵细雨后,第二天的地面更是别有一番萧瑟的秋意。

这样的光景也是我极其欢喜的,我和先生非得抓住这个机会同到公园里多溜达几圈不可。

我家楼下住着一位腿脚不甚灵便的娘惹老太太,总是守着窗台看天气,总选在这样的日子里由她女儿搀扶着到公园里走一走;走累了,找就近的小亭子坐下歇一歇,坐在那静静地看那些老的、少的、年轻有活力的人们,各尽所能地享受金秋。

上了年纪的沉稳地打着太极,一招一式,一起一落都美得像诗;享受着美妙的夕阳红。活泼可爱的孩童大多热衷于玩耍嬉戏;而年轻人,则大多是来跑步的,沿着跑道跑,或缓或急,跑道又环抱着一个湖水清澈的湖泊,这又是另一番别样有趣的风景。

这个公园里最为出色的就是这个面积不大的湖泊,它是这个公园里不可或缺的存在,不仅丰富了园里的景色,更是丰富了一些乐于垂钓者的业余生活。

提一桶,持一杆,或拎个轻便的小凳子;或干脆不拎,就地往翠油油的草地上一坐,也是舒服理想的选择。轻易就能呆上好几个小时,当然,总有收获极少的时候,却一点也不恼。

这里的湖水很是清澈、干净,定期有专门负责清洁的工人来做清理工作,这样也有效防止伊蚊的滋生,甚至连湖边的芦苇丛都修成舒爽的样子。

湖里面有鱼,因为总有虔诚的佛教徒来这里放生,兴许还有乌龟和水蛇,我就有好几次看过体积甚大的乌龟爬到湖边的草坡上,把头缩进龟壳里静静地晒太阳。只不过,稍不留神,你会以为那是一块有年头有来历的石头摆在那。除此之外,运气好的话还会看见身长及成年人手臂那么长的四脚蛇踱着步子大摇大摆地穿过跑道,一点也不怕人的样子,反倒是行人不留意间被吓得够呛。如果是遇上有家长陪伴的小童 这便是一堂难得的亲子课堂。”宝贝,你看,你看,那就是四脚蛇了……”就着这个话题能聊个没完。

当然,不需担心,只要你不去招惹它,一般情况下它们不会攻击人类,和平共处才是相处之道,连动物都深谙此理。

尽管落叶黄了季节,却不改炎热的初衷,凉风习习的日子也只是娇羞待嫁的姑娘一般,只允许你见上一见,多了就不乐意了,独留让你日思夜想的满怀惆怅。

去年年末,大抵是十二月初的时候,气温竟将至22℃,这让在新加坡居住的男女老少都激动了一把,几乎到了奔走相告的境地,一见面连打招呼的口头禅都变了:“哎呀,这几天可真冷啊!”

“是的,是的,这样的天气真舒服,持续多几天才好。”于是,微信朋友圈里满是得瑟显摆的图文,更有甚者,凭着修图的好手艺,给滨海湾的地标—-鱼尾狮雕像披上了银装素裹的雪衣,真是用了所有才能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了。

平日里只有出国才有机会穿上的寒衣这时派上了用场,许是还不习惯,一些大姨大妈上身穿着羽绒服,下身着短裤就出街卖菜了,这也是一种别样的时尚了吧。

国内的小伙伴在实实在在的零下温度里过冬时,新加坡这个小红点确实也为难地对这22℃的“冬季”回味了好久,谁让这里一年只有一个季节——夏——而已呢?

不过,这也是我喜欢的!

(图文由黄秋婵提供,本文原发于《乡土作家》)
黄秋婵

原籍中国海南琼海,毕业于海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定居于新加坡,作品散见于《新加坡联合早报》《新加坡新明日报》《新加坡锡山文艺》《海南社会风采》《澳华文学》《当代写作》等海内外报纸、杂志以及网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