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0
1082

这几天,新加坡时而曝晒,时而暴雨,有时又日丽风清。

恰巧似乎是新加坡此刻心情的真实写照。

同样是这几天,新加坡传来各种消息,有好消息,有坏消息,喜中有忧,忧中有喜,喜忧参半。

疫情发生以来,新加坡人口首次止跌回升,但是,老龄化加速

航空业逐渐复苏,国际人才持续涌入,带动本地高端就业;客工回流,劳动力市场逐渐正常化,但是,制造业PMI指数出现26个月以来的首次下降,前景堪忧,新加坡经济第三季度可能出现技术性衰退。

房市红火,房价高企,但是,担心房市过热,通胀进一步恶化

且听我慢慢道来。

人口在疫后首次止跌回升
 
新加坡政府发布的2022年度人口简报显示,新加坡人口疫后首次止跌回升,人口增长3.4%,达到563万7000人,不过,仍略低于疫前2019年的569万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在疫情高峰的2020年、2021年,由于很多人“润离”新加坡,尤其是客工,新加坡人口分别萎缩了0.3%、4.1%。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在总人口当中,公民占63.0%,永久居民PR占9.2%,非居民(EP、SP、DP、WP、留学生等)占27.7%。换句话说,新加坡人口当中,公民不到三分之二。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公民人口微增1.6%至355万人,永久居民人口增加6.3%至52万人,非居民人口增长6.6%至156万人。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公民和永久居民增加的原因,主要是国际旅行限制松绑,原本在海外连续居住12个月或以上的公民和PR,更多人得以回到新加坡。非居民的人数增长则主要为建筑、海事船厂和加工业(CMP)的WP持有者,也就是客工的回流。详情请见下文。

航空业持续复苏

樟宜机场客流量能恢复至疫前的80%

新加坡航空领域持续复苏,截至九月的第一周,樟宜机场平均客流量已恢复到疫前的60%,预计今年底能恢复至80%。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在疫前,新加坡航空业聘用3万5000人。在疫情期间,部分人员失业。从今年初开始,航空业开始重新聘人,今年上半年已增聘4000人,并计划下半年再增聘4000人,达到疫前的90%。
 
从本月初开始,新加坡逐渐恢复或增加成都、杭州、郑州、武汉、天津、香港、台北等城市的往返航班,本月底将增加飞往东京、大阪、首尔等东亚城市的航班。
 
国际人才带动本地人高端就业
 
国际旅行开放,航空业复苏,EP持有人等国际人才进入新加坡,带动了本地人的高端就业。
10月3日,人力部长陈诗龙在国会举例说明,2016年,新加坡的ICT信息与通讯技术领域人员有六分之一是EP持有人,到了2021年,比例升至五分之一。
同期,在ICT领域的PMET专业人员、管理人员、执行人员、技术人员)本地人岗位,则增加了3万4400个,ICT领域PMET的本地人比例从2016年的55%升至2021年的62%,工资中位数从4300新元升至4700新元。
 

陈诗龙指出,ICT领域的蓬勃发展为本地人创造了更多的高端就业岗位,工资也提高了,因此,“引入国际人才并非零和游戏”。

 

五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绿卡

 

过去一年,2万1537人入籍新加坡,3万3435人取得PR绿卡。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在新PR当中,超过90%的年龄少于40岁;在新入籍的公民当中,近八成少于40岁。
 
最高学历高于初中的,均占新PR和新入籍公民的80%以上。
 
源自东南亚的新公民和新PR最多,在六成左右;来自亚洲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占三分之一左右;来自亚洲以外地区的,只有6%至7.5%。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档案照片:李显龙给新入籍公民主持入籍仪式。图源:MCI Betty Chua)

 

大批客工回流

但制造业PMI首次出现下降

新加坡第三季度恐陷入技术性经济衰退

 

由于经济复苏并恢复国际旅行,新加坡新增了9万8000个外国人就业岗位,WP客工大量回流。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在2020年疫情高峰期间,新加坡流失14万7000个外国人就业岗位,主要是很多建筑、海事船厂和加工业领域的WP回国,之后由于国际旅行受限,新聘的WP仍无法到来新加坡。
 
今年,在恢复国际旅行之后,许多WP开始回流。到了下半年,客工回流预计将持续,客工劳动力供应届时应该会正常化。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2020年许多人在“新加坡眼”留言惊呼“快逃离新加坡”,今年初许多人高喊“开放边境有什么用,疫情这么严重,还有谁敢去新加坡“,回想起来,恍若隔世。
 
只能说,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连夜赶考场。
 
言归正传。
 
尽管客工回流,劳动力市场预计正常化,但是,新加坡制造业出现萎缩迹象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自2020年7月以来,新加坡PMI持续长达26个月的扩张,但是,到了九月,首次出现萎缩,下滑至49.9.

 

出现萎缩的主要原因是新订单减少、出口放缓。

 

电子业PMI则是连续两个月在50.0以下,从八月份的49.6进一步滑落至49.4。

 

PMI全称是“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高于50.0说明制造业在扩张,低于50.0则意味着萎缩。

 

全球需求下降,导致制造业萎缩,拖慢新加坡经济。新加坡经济今年第二季度已出现0.2%环比萎缩,第三季度很可能再次出现环比萎缩,出现技术性衰退

 
人口进一步老龄化
每五人就一人是65岁以上
 
新加坡人口虽出现微增长,但是,进一步老龄化,并且,老龄化的速度加快。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新加坡人口进一步老龄化。十年前,2012年,65岁或以上年长者占人口之11.1%,到了2021年,这个比例激增至17.6%,今年更是增至18.4%;再过八年,到了2030年,65岁或以上人员将占新加坡人口之23.8%,几乎四分之一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2022年6月,新加坡人口年龄中位数从十年前的39.6岁升至42.8岁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另,与十年前相比,八旬或以上年长者人数激增70%以上,达13万2000人,占人口的3.7%。
 
人口老龄化的最主要问题是财政在卫生和健康方面的支出呈爆发式的增加。新加坡政府分析,由于人口迅速老龄化,到了2029年,新加坡财政的卫生支出比例将是2020年的三倍。
 
在费用增加的同时,工龄人口下降,税收减少。
 
彼升此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头疼。
生育率比本区域大部分国家低
在新加坡,无论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本地人的生育率都达不到世代更替水平。
 
一方面人们越活越久,另一方面人们越来越不愿生,加剧了社会的老龄化。
 
新加坡总体生育率从1.10微升至1.12;马来族生育率最高,为1.82;印度族次之,为1.12;华族最低,为0.96。
 
生育率的世代更替水平是2.1以上,世界平均水平为2.5。如果生育率低于2.1,而且没有引入外来人口,那么人口就会萎缩。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参考本区域其他国家,韩国生育率为0.75,日本为1.34,泰国为1.51,马来西亚为1.70,越南为2.05,印度为2.20印度尼西亚为2.29
 
2021年,新加坡有3万1713个新生儿,基本与2020年的3万1816个持平。但是,在2017至2021年的五年期间,平均每年有3万2200个新生儿,比上一个五年期间的3万2900个来得少。
 
同时,2021年,生育头胎的女性年龄从十年前的29.8岁升至31.0岁
 
处于适婚和适育年龄的未婚男女的人口比例逐年增高,意味着本土人口生育率将来会进一步降低。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作者简介

新加坡人口疫后回升,5万多人入籍或取得PR,近10万外国人回坡就业

许振义是”新加坡眼“董事经理,本科至博士先后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南京大学,曾担任新加坡多个政府部门的新闻主任兼发言人、中国事务处长。

 

2002年至2010年常驻中国,历任新加坡驻上海商务领事、在华外资企业总经理、商会总监。2011年起,担任新加坡“通商中国”总经理、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国事务处主任等职。曾任上海黄浦区、江苏南京市和连云港市招商顾问。

 

他目前在新加坡多个团体担任义务职务,包括南洋学会会长以及几个社会团体的文教主任等。

— END —
相关阅读:

编辑: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