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 妻子收入是丈夫十倍,20年婚姻终于到尽头

0
769

跟新加坡朋友M认识已经快4年了,她做直销,说话细细软软,特别能为客户着想。从买她的产品到成为朋友,自然而然。前两天见面,跟她抱怨婚姻生活里的磕磕绊绊,她轻声细语地说了两次:“我在办离婚!”我都没能领会,还在喋喋不休。因为在我看来“离婚”两个字实在太难跟她扯上关系。

“结婚20年了,孩子也年满16岁,是时候结束它为自己而活了。”她平静地说。

“孩子能接受吗?”我弱弱地问。

“跟他讲我的决定时,他哭了一场。我跟他说:‘你又不是没有了爸妈,你父母健在。我们之间有问题没法生活在一起,可是我们都很爱你。’”M坦言离婚这事多少会对孩子有些影响,但要比紧张的婚姻关系里夫妻每天吵架对孩子的伤害小。

20年前,因为爱情她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婚姻。“当时他赚的不多,我们用公积金买了房,他就没什么钱了,剩下的装修买东西都要我来操持。”领了钥匙那天起M一团火似的忙里忙外,一心要把小家建设起来。对于刚刚有家的小主妇而言,家里总是需要添置不完的东西,而当时她和老公的经济能力都非常有限。“我总是把家里需要买的东西列出来,领了薪水就欢天喜地地买回来一件。”

为了让这个家越来越像样子,M也更加卖力工作,那时她还是一名展会设计师。“我就全世界飞,巴黎、伦敦、迪拜到处出差,哪里有展会就飞去哪里,多出差赚的就更多。”可是,生了孩子之后这种工作状态已经不适应家庭生活,而且M的身体也越来越吃不消。

她硬撑着挺过一段时间,孩子上学后她认为必须做个改变了。“每天睡眠不够,奔波劳碌,从来没有顾及到身体,最后大病了一场。当我躺在病床上,我才开始反思我的选择,也反思我的婚姻。”

M回望来路,发现结婚后一直是她在全速奔跑,在外面拼命工作,也要照顾家庭,而枕边人却没有什么触动和变化。“我知道他对生活对自己都没什么要求。以前我跟他说家里需要什么,以后我们要怎样安排生活,希望跟他一起规划我们的未来,他总是沉默。说烦了,他就会说现在不是挺好的吗?”M像任何一个女人一样,希望两个人一起经营婚姻和生活,在看得到的未来里都有他的相扶相持。

“我的努力好像并没有得到认可,也许还给他带来了无形的压力。”M病倒的那段时间并没有得到丈夫悉心地照料,却无意间发现他在外面有女人的事实。

“这种打击的确蛮大的,会让人有种挫败感。但我并没有急于做决定,而是想办法解决问题。”她试图跟他好好谈谈,可每次都是她说什么他沉默,要么就是他不停地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却什么也没去做,一切都没有改观。

“发现他出轨之后,我还是给了他5年的时间。曾经一度希望挽回,但一次次绝望之后,我决定在我的人生规划中把他删除,于是,努力地去调整我的生活重心,给自己定下方向和目标,往前走。”这种生活并不好过,开始时M还是偶尔受到对方的影响,因为他毕竟就存在于她的生活中。

“打过闹过也倾心相谈过,但总是引起不了对方的共鸣,没法触动他。我想想一起生活的这些年,我安排家里的大事小情,照顾孩子和双方父母,连孝敬他父母的钱都要我来出,而他竟然没有给我买过什么礼物。数得过来的那几个小礼物,都是在每次大吵过后他送的,每一件都记录着我的眼泪和不开心。”

从结婚时两个人都赚1000多,过到后来M月入上万,而她的丈夫还在频繁地更换工作,还是赚1000多。M突然对他感到无限地失望。“他经常抱怨自己运气不好,我对他说:‘我相信人有运气不好的时候,但我不相信一个人能连续20年运气都不好,你要从自身找找原因。’”显然M的话并没起到什么作用,他还是老样子,我行我素。

有一次,竟然因为芝麻大点儿小事冲进孩子的房间打孩子。“把自己的失败情绪发泄在孩子身上,这个我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我也冲进去,动手打了他。我知道我们没有可能了,我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安排好我和孩子的现在和未来。”

M病病殃殃地过了5年,这5年是她吃老本休养生息的5年。这期间她除了偶尔在家画画图,没有再出国参展做设计了。她跟自己的前老板说,身体实在吃不消了,想换个不出差又比较自由的工作。老板介绍了个直销公司给她,她就这样折腾了起来,现在也有了稳定可观的收入。

今年M结婚20年了,她选择退出婚姻,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M找好了律师,交给律师全权代理。一切都处理好了之后,他也不情愿地签了字。M找他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谈。

“我说:做夫妻,我们试了20年,做不来;还是做回朋友吧,以后有什么能互相帮忙的随叫随到。我问他:你住回妈妈家有每月给她钱吗?他说:有。我笑了:那很好啊!你学会自己孝顺父母了,很好的开始。我知道他换了新工作,一个月能赚两千块了,就说:你看,你的运气来了,很好的开端哦。”M这段曾经吵吵闹闹充满悲欢离合的漫长婚姻终于在风平浪静中结束了。

“拿到那页纸的一刻,我长舒了一口气:我自由了。”已经近50岁的M一脸阳光地奔向她的新生活。“我打算把我原来的房子租出去,搬回父母身边,他们年纪大了,身边需要有人照顾。我现在的工作比较自由,但也能衣食无忧。接下来,我要考虑我的退休生活了。”

“我给儿子存够了读书的钱,我在儿子身上偶尔也看到他父亲的影子,散漫、没有计划,我时不时地督促和教导他:作为男人要懂得安排自己的生活,要有担当。还是期待他身上的另一半来自于我的基因更强大,希望他不受父母婚姻的影响,能拥有幸福圆满的人生。”

如果说婚姻是一场修行,M用20年的好光阴修来了一个平和的自己,一个安静的晚年。她说:没有什么值得或不值得,经历了才懂得。

新加坡眼特邀资深媒体撰稿人Amy开设互动专栏,在新加坡眼上讲出你的故事。如果你希望接受她的采访(不管是实名讲述还是匿名记录),可以发邮件到xinjiapoyan@yahoo.com,注明联络Amy。Amy的文章结集可以在她的微信公众平台上看到(公众号:AMY的私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