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好时光奉献给了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在成年后一生为国服务,是我莫大的福气

0
320
11月5日的行动党大会上,李显龙总理宣布于明年党庆前交棒给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并回顾了自己的从政生涯,他强忍泪水的说:“在成年后一生为国服务,是我莫大的福气”。

1952年2月10日,李显龙出生于新加坡竹脚妇幼医院,是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与妻子柯玉芝的长子,根据李光耀回忆录中描述,李显龙自幼聪慧,5岁就学会了爪夷文,1963年开始便经常跟随父亲参与群众大会。

(1963年2月,李光耀一家参加一对印度夫妇的婚礼。)

(1963年4月,李显龙随父亲李光耀下乡访问。)

(1963年,李显龙从南洋小学毕业,获两个奖项,一个是学术第一名,另一个是模范学生奖。)

(1963年4月,李光耀访问毛广岛炼油厂,李显龙随行。)

(1963年,李光耀访问武吉知马选区,李显龙随行。)

(1963年3月,李光耀走访武吉班让选区,李显龙随行。)

(1963年,摄于武吉班让。)

(1963年4月,李光耀访问苏东岛,李显龙随行。)

(1963年6月,李光耀飞赴伦敦,众人送行,李显龙也在送行人群中。)

(1963年11月,李显龙南洋小学毕业照。)

(1964年,李光耀从国际会议归来,妻子与三个子女接机。)

(1965年,李光耀视察裕廊工业区进度,李显龙随行。)

(1965年,李光耀在总统府打高尔夫,李显龙陪同。)

(1966年,左起李玮玲、李显龙、李显扬。)

(1966年11月,李显龙获中学生作文比赛第三名。是不是很好奇谁是第一、第二名?)

(1967年,李显龙与妹妹等人在一场活动上的儿童桌上就餐。)

(1967年,李显龙与其他59位青少年参加OBS拓展学校的一个17天活动。)

(1967年,新加坡国庆庆典,联合学校乐队,李显龙是大管乐手。)

(1968年,新加坡国庆庆典,联合学校乐队,李显龙是单簧管乐手。)

(1969年,新加坡国庆庆典彩排,公教中学和莱佛士书院组成联合乐队,指挥是李显龙。)

(1968年,国会开幕,李光耀携妻子柯玉芝、长子李显龙出席。)

1970年李显龙获得总统奖学金及新加坡武装部队海外奖学金,并受到时任新加坡总统尤索夫的接见。

1971年进入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攻读数学,并于1973年荣获深兰格勒头衔,即剑桥大学数学系第一名。

1974年荣获数学一等荣誉及剑桥大学计算机科学文凭。

(1970年,李显龙获总统奖学金,尤索夫总统接见。)

对于李显龙总理剑桥留学及决定从政的这段历史,李光耀回忆录中有着详细的记载:“自剑桥求学时代开始,他已决定参与建设新加坡的决策过程,也愿意进入政坛。在数学荣誉学位考试后,三一学院的导师就力劝他重新考虑是否要回国为新加坡武装部队服务。显龙的表现异常出色,导师希望他能够留在剑桥发展数学事业。”

(1973年,李玮玲获总统奖学金;仪式之后,薛尔思总统与李显龙中尉交谈。)

新加坡牛津与剑桥学会的会长把1974年最杰出新加坡学生奖颁给显龙时,曾提到三一学院的另一位导师缩写的一封信,信中说显龙“比排第二名的一等考生考取得多50%的A等分数”,而“在剑桥数学荣誉学位考试历史上,并不曾有过最特出学生和第二名考生的成绩有这样差距的记录”。

后来,我在他的毕业礼上碰到这位导师,他告诉我显龙在1972年8月写了一封最理智、透彻和经过深思熟虑的信给他说,不论在数学方面有多好的表现,自己都不会往这个领域发展。稍后我要求这位导师把那封信的副本给我。内容如下:

“现在,让我说明我不要成为专业数学家的原因。不论以后做什么工作,我留在新加坡是绝对必要的,这不单是因为我的特别身份,如果“人才外流”,将严重打击新加坡的士气,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属于新加坡,我也要留在新加坡…

而且对于世界变成什么样或者国家往什么方向发展,数学家所能做的实在有限。也许,像英国那么大的发达国家,有没有贡献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在新加坡,我觉得那是很重要的。当然,那不表示我需要从政,作为公共服务或武装部队的一个重要成员,已足以产生很大的影响,这种影响,可好可坏…

我宁可选择办事而同时可能被别人咒骂,这总比只能咒骂他人而自己却无法办事来得好。”

(1974年,牛津与剑桥新加坡学会给李显龙颁奖,为1974年两校新加坡区最佳毕业生。)

(1975年,李显龙与另两位获得当届新加坡杰出青年奖。)

当时显龙只不过20岁,却已经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也懂得自己应该履行哪一方面的义务。

学成归来的李显龙在新加坡武装部队先后历任第23炮兵营营长、陆军参谋长、三军联合作战和计划司司长,1983年7月成为新加坡历史上最年轻的准将。

1984年,李显龙离开军队进入政坛,在32岁的年纪当选国会议员,并在大选后被委任为贸工部及国防部政务部长。之后历任金融管理局主席、财政部长、副总理。2004年8月12日,李显龙从吴作栋手中接任总理一职,正式开启了新加坡的李显龙时代。

如今,李显龙总理宣布交棒,回首50多年前,在剑桥大学深思熟虑的那位青涩少年,他穷极一生践行了当初的选择,而当他决定功成身退时,已是年过七旬的白发老人,无论后世如何评述这段属于新加坡的李显龙时代,活在这个时代的许多新加坡人,还是会由衷的说一句:谢谢你,李显龙总理。

ZM丨编辑

KS、Cherry丨编审

网路丨来源

网路丨图源

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属于看南洋和新加坡眼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新加坡眼”。

2.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转载”、“编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编译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有价值资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