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拿着新加坡LTVP+的“我”肠胃出问题了

1
403

我家老大生病呕吐,我也跟着中标,呕吐得胃部极度难受。

彼时刚好看到新闻,新加坡出现13例伤寒病患。琢磨着有点不对劲,因为我家老大呕吐,两三天内就传染了大小三个。心里有点担心,就带着跟着中标的干女儿连夜去了医院的急诊,并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医生。

当晚医生做了比较详细的检查,确认只是普通的病毒感染。

还好,虚惊一场。我向来觉得自己的体质很好,极少感冒,甚少生病。记得大学时,寝室8个人,经常7个人齐感冒,每次只有我一个百毒不侵,安然无恙。

这次生病,孩子传染只是外因。想着6月份开始出现的胃部不适,偶尔打嗝、疼痛,一下子就被传染了,自己抵抗力不足应该才是内因。

于是,向急诊医生讲了缘由,顺便要求帮忙安排预约做肠胃内窥镜检查。急诊医生很欣然的帮忙做了申请。第二天早上,收到医院的短信,告知预约成功,三天后去见专科医生。不过那天我刚好有事,又打电话改约到这个月的23号。

等待期间,胃部还是经常不舒服。继续打电话改约,提前一个星期,也就是这个礼拜一(16号)下午去见了专科医生。专科医生望闻问切后,安排19号下午做内窥镜检查。

见完专科医生到前台办理手续。由于不是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这种日间手术只能选择PTE,无法享受政府津贴,而且必须在检查前支付预计的最低费用2893元。

如果有NTUC旗下保险公司的保险,也不能像公民或永久居民那样当甩手掌柜,直接由医院向Income对接办理报销手续,必须要由自己找Income先出具一份LOG,最晚在检查当天交给医院,才可以不用全部支付现金。否则,就需要在检查前全额支付现金,等检查完成账单生成后自己拿票据去找保险公司报销。

这样手续就繁琐多了。打电话找Income开具LOG,被询问的信息非常详细,包括什么时候在哪间医院做什么检查或治疗,哪个医生等等。好在不用跑去Income取LOG,由他们直接传真给医院,算是省了一点点事情。

依照医嘱开始严格控制饮食,不料第二天却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医生19号开会需要重新预约检查的时间,询问我是否可以推迟到下周三(即25号)。没有半点犹豫,我就同意了那个时间。

挂完电话,突然想起自己的准证23号过期,下个月3号才去ICA更新。再给医院打电话说明情况,被告知,如果准证过期又没有拿上更新的准证,只能按照单纯持护照的外国人进行收费,换句话说,不是新加坡常住居民至少要多收800元。

又改到20号下午13点,这样就不用因为准证过期多付检查费用。

照常控制饮食。检查前三天不可以吃任何水果、蔬菜,不可以吃燕麦等纤维较多的食物,不可以吃牛羊肉,也不可以喝带色素的饮料或汤,只能吃米饭、白面条、白面包之类的淀粉主食和猪肉、鸡蛋等。检查头天晚上6点把一整包泻药兑一升水,一个小时内喝完。第二天清晨6点之前允许吃一片白面包或两块饼干和一杯清水,6点时也需要把一整包泻药兑一升水在一个小时内喝完。

到早上8点多,肠胃基本排空;10点的时候已经饿得四肢乏力。原本计划11点出门去医院,不料遇上一件事,出去一趟碰上堵车,12:30还在去医院的路上。医院打来电话,询问是否走错地方,还没找到内窥镜检查中心(她们觉得不好找)。赶忙做了简单解释,告诉对方正在过去的路上。

直到下午1点,也就是该我进去做检查的时候,才赶到内窥镜检查中心。注册、办手续,保险公司的LOG已经传真给医院,但是只cover 2700元,需要自己支付现金193元。

然而,支付完现金却发现保险公司规定需要使用我爱人的medisave。觉得这条规定很奇怪,但是医院没有办法解释,而我爱人不在场又没有办法签署MEDICAL CLAIMS AUTHORISATION FORM,只好把表格给我,让我带回去签署,之后再补交给医院。

办完手续被带到等候区,随身物品存柜,换手术衣,测体重、身高和血压,扎置留针。当然,护士还会例行询问病史、是否有药物过敏、检查前的饮食情况以及再次核对16号下午签署的一系列手术文件,是否有假牙,确认没有佩戴首饰等。置留针扎好后,再给一杯保胃的药物喝下。

快下午3点的时候,终于轮上我。手术护士过来引导,拿上文件再次核对并二次确认病史、是否有药物过敏等等。

无误后进入手术间。和印象中冷冰冰的手术间不同,里面的布置非常清新简洁而不失温暖。和医生打了个招呼,按照要求躺上手术床。连接监测仪器,注射麻药,护士的动作非常轻软,貌似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外面的病房区躺着,身上仍然连着监测仪器,实时检测心跳、血压等。

饿,真饿。护士见我醒来,马上端来美禄、拿来饼干,顺便告诉我爱人一会就过去。

一份不够,又要一份,连要了三份。直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我还觉得饿,回来每餐吃得饱饱,肚子依旧觉得很饿。

休息差不多的时候,护士带回等候区取物品、换衣服。进换衣间的时候,特意告诉不要锁门,她在外面等候。换回衣服、拿上物品,带到外面的沙发坐上。

没一会我爱人接上班,护士交班离开。我坐在那里继续休息,我爱人去补办手续。

初步账单显示3321元。Medisave claim 1600元,需要自行先付现金1721元,也就是需要再补缴现金1528元。之后正式账单会寄到家里,同时医院会找保险公司报销,报销后的费用会退回medisave和信用卡。

经办的职员也再次解释了为什么没有政府补贴。LTVP+看门诊或做日间手术都不能享受政府津贴,只有住院才可以和永久居民一样选择病房的等级并享受相应的政府津贴。

医生告诉了检查结果,除了感染幽门螺杆菌,其他一切都好。还给了一份肠胃的高清内窥彩色照片,开了抗生素和保胃的药物,药剂师详细讲解并交代药物的服用等,6周后复诊。

查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没检查之前我怀疑是只是胃炎。2017年10月份体检时我还做了幽门螺杆菌的检测,当时检查结果阴性,并没有感染幽门螺杆菌。去年朋友来我家待了半个来月,回去后TA说体检查出幽门螺杆菌。

这两年我很少和外面接触,那么TA应该就是我的感染源。其实,我一直很注意这些事情。坡国没有消毒碗柜,我还专门从国内买了海运过来。

可是,还被感染了。从医院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分餐;没有分餐,也要求夹菜使用公筷,不可以拿自己的筷子直接去夹菜。

(感谢微信公众号 狮城全职奶爸 SingKids 授权新加坡眼发布)

1条评论

  1. 觉得中国来的华族同胞,一大群的他/她们,凡事都找推托的理由,却从不从自身下手探寻究竟!
    我根源自中国福州,但在新加坡出生长大。
    小时候,就连半夜肚子痛,都得点着蜡烛到稍长后都不愿用的公厕如厕。
    从出生到长大的这几十年间,历经年年淹水,霍乱,沙斯,伊蚊,烟霾等肆虐的年代,我的众多兄姐弟妹及至年邁父母都未曾感染上肆虐中的疾病。
    我自己及2个小孩,住家一带曾列为伊蚊黑区,也常走动于属于伊蚊黑区的把带,可就从没患上伊蚊症;也鲜少患上流感症(2个小孩是18个月左右就入幼儿园生活到小学入学前)。
    所以,自身的抵抗力,绝对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就请不要一再标明你是新加坡的LTVP品牌,目的不过是要标榜“新加坡”这个罪魁祸首让您害病了…
    难保依你的体质,若还在国内落脚,以现时的情况,还不晓得会闹成什么样子呢!
    当年,沙斯症就是由一位拜访广州后,回途中在飞机上就已患上沙斯症的少女带回新加坡的。。还真托了中国广州的福,把新加坡搞得污烟瘴气,让当时的许多人命悬一息!
    故,就别再推脱了,自身保重吧!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