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0
859

12月16日,新增病例959例,无新增死亡病例。

本期报道主要内容:

一、新加坡11月份新冠再感染率比中国高10倍,为何?

二、钟南山:新冠肺炎已变新冠感冒

三、中国新冠病死率已下降至0.1%,比新加坡略高,相当于流感

四、高风险年长者接种疫苗是重中之重

、接种了疫苗的,出现后遗症风险下降一半

六、钟南山孙女三天就康复了,年纪小可能恢复更快

七、多数人难免遭遇一次感染

八、“一起阳”,容易导致新变异病毒株的出现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今天是12月16日,是新加坡启动海陆空VTF的第260天;在VTF框架下,已全程接种疫苗的旅客,入境新加坡前后,免一切检测、免隔离。

新加坡去年底奥密克戎登陆,已经历三波奥密克戎,中国大陆则是近期形成新一波奥密克戎,一先一后,因此,两国对奥密克戎的科学认知,以及从这个科学认知而形成的防疫策略,在最近几天迅速趋同,大有“英雄所见大同”之势。

 

下文分析两国在认知和措施上的异同,可以给读者很好的参考和借鉴。

新加坡11月份

“再感染”病例高达23%

中国却只有2%

12月15日,新加坡卫生部通报,整个11月份,所有新增本土病例皆为奥密克戎,其中,77%为XBB,12%为BA.2和它的其他分支(XBB除外),8%是BA.5和其他分支(BQ.1除外),有2起是重组病毒XBC。

新加坡11月份通报的6万5525起新增病例当中,23%为再感染。

在新加坡,再感染的比例并不低。对于再感染,专家观点不一。

11月4日,新加坡卫生部文告指出,由于再感染越来越普遍,康复者如果在阳后28天又出现咳嗽、咽疼、流鼻水、发热等症状,应该自行检测。

换句话说,新加坡官方和专家比较悲观,认为28天之后出现再感染是可能的

另一方面,中国专家则乐观得多北京小汤山方舱医院医疗专家李侗说,“感染过以后,半年内肯定不用担心再感染了。”

 

另,钟南山院士称,感染过奥密克戎的患者,康复后有很大几率不会再次重复感染奥密克戎。他认为“98%康复者不会重复感染奥密克戎”;换句话说,只有2%康复者可能重复感染。

为何两国的重复感染率

存在这么大差异

新加坡临床数据是23%重复感染中国专家判断是2%重复感染。之所以存在这么大差异,有个可能性是,新加坡防疫措施开放已几乎一年,时间跨度长,今年已经历三波奥密克戎,人口阳性率很高,“新加坡眼”判断应该在90%以上,因此重复感染比例肯定较高。

另一方面,中国刚刚才开放,时间跨度短,目前仍处于第一波奥密克戎,人口阳性率还很低;换句话说,很多人都处于第一波感染初期,因此,在未来几个月内,重复感染比例还应该会维持在低位。

简单说,就是新加坡和中国处于疫情的不同阶段。新加坡处于奥密克戎三次感染波之后的阶段,绝大部分人早已阳过;中国则处于奥密克戎第一波阶段,绝大部分人或者未阳,或者刚阳,此时谈不上重复感染。在这种情况下,很自然的,现阶段的新加坡出现重复感染的比例肯定比中国高。

任何社会,人口阳性率升高了之后,只要统计标准和口径不变,重复感染率肯定也会升高。

如果统计标准和口径发生了变化,那么,后期计算重复感染率,肯定也就无法类比了。这是后话。

 

除了重复感染率,新加坡和中国的另一个差异是对无症状感染者的归类。在中国,无症状感染者并不视作正式患者,直到出现症状,才列入确诊并加以统计;而新加坡,则是只要检测阳性,无论有无出现症状,皆列为确诊。

 

另,中国的一些地方,医护人员阳了之后,可以继续工作;在新加坡,任何人阳了之后,即便无症状,依法需要居家隔离、居家康复至少72小时。这也是一个差异。

 

说了新中两国的一些差异,现在说一说新加坡和中国在防疫认识和实践上的相同之处。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应该说,在中国本次改变策略之后,新中两国相同之处是相当多的,毕竟,奥密克戎就是奥密克戎,到了新加坡它是奥密克戎,到了中国它还是奥密克戎。防疫措施必须与时俱进,两国防疫措施逐渐趋同,是意料中事。

 

钟南山:新冠肺炎应改名叫

“新  冠  感  冒”

12月15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全国高校抗疫大讲堂”开讲,他说,“这个名字已经不叫‘新冠肺炎’,中文名称是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因为不存在肺炎,走到现在它的状态实际上就是新冠上呼吸道感染,或者甚至简单说就是‘新冠感冒’这么一个表现。”

 

应该说,钟南山这个说法与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的命名原则是基本一致的。新加坡一直也采用世卫组织的命名,把所谓的“新冠肺炎”称为“冠病-19疾病“或者简称“冠病”,主要的考虑就是它并不一定导致肺炎,实际上,在很多时候,它的致死原因是导致长期基础病恶化,因此,新加坡很早就不使用”新冠肺炎“这个表述

 

人类2019年发现的这个病毒,刚出现时,尚未命名,姑且称为”新型冠状病毒“,后来就正式命名为”冠病-19“。如果一直把它称为”新冠“,那么,将来再出现新的冠状病毒时,就无法命名了,难不成称为”新新冠“?”最新冠“?

病死率0.1%,相当于季节性流感

在12月15日的“全国高校抗疫大讲堂”上,钟南山也说,新冠致死率已下降到0.1%左右,相当于季节性流感

 

在这点上,新加坡的实践和判断也是差不多的。新加坡至今账面感染218万6214人,出现1709起死亡病例,病死率为0.078%

 

而且,新加坡卫生部多次指出,新加坡实际感染人口远比账面数据高。因此,病死率实际上更低。

 

早在2020年2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说,如果冠病病死率下降至0.1%,接近流感水平,那么,就应该采取居家隔离、居家康复的新策略。

 

新加坡在2021年底、2022年初进入奥密克戎波,比中国整整早了一年。从那时起,新加坡就认识到,奥密克戎已经不具备原始病毒和德尔塔的杀伤力,因此,从2022年开始,分阶段、按部就班解封,居家隔离、居家康复也分不同年龄、不同阶段。

 

到了现在,新加坡的社会面开放程度与中国差不多,仍存在巨大差别的,是边境管理

 

年长者接种疫苗是重中之重

重视年长者疫苗接种

今年12月初,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郑忠伟说,如果老年人,特别是80岁以上的老人,一针疫苗不打,死亡风险大概是14.7%;接种了一剂,他的死亡风险就降到了7.16%;如果接种了三剂疫苗,他的死亡风险就降到1.5%。所以说,和没有接种疫苗相比,接种三剂疫苗的死亡风险下降了9.3倍

我们参考新加坡数据,也可以得出相同的结论。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从今年9月1日至11月15日,新加坡80岁或以上的年长者,未取得疫苗基本保护的,病死率是已有疫苗基本保护的4.5倍,重症率则是3.8倍

 

钟南山说,相较于同源灭活疫苗免疫加强,异源免疫加强诱导产生更高的中和抗体水平,同时可以增强对各种变异株的保护作用。同样的,新加坡也要求,接种科兴灭活疫苗的,应该接种mRNA疫苗,尤其应该接种mRNA二价疫苗,作为异源免疫加强

国呼吁80岁以上老年人要加快推进疫苗接种,特别是加强针的接种。郑忠伟说,中国这两年多的严格防控,实际上就是为中国全国疫苗接种赢得非常宝贵的时间。现在加快推进老年人的疫苗接种,也是为了把优化防控策略的主动权牢牢抓在手中。钟南山也强烈呼吁加速疫苗(特别是异种疫苗)的加强接种。

坡也很重视年长者的疫苗接种。在新加坡,年龄越大的,以及有基础病和自身免疫力低下的,风险越高,疫苗接种顺序越靠前,青壮年和中年人风险较低,接种顺序靠后。新加坡已启动第五针接种,即两剂mRNA基本针加三剂mRNA加强针。

 

截至2022年12月14日,新加坡五旬以上人口接种至少三针mRNA或四针科兴的,高达90%或以上,详情见下: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接种了疫苗的出现后遗症

风险降低一半

奥密克戎后遗症只有德尔塔的一半

12月15日,钟南山说,感染前接种疫苗的患者,后遗症风险还会进一步下降30%~40%

 

他也说,究显示,奥密克戎引发新冠后遗症的风险比德尔塔更低,两者引发后遗症比例分别为10.8%和4.5%,换句话说,奥密克戎出现后遗症的,只有德尔塔的一半不到

 

这个认知与新加坡的实践是一致的。

今年八月,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专家巴纳比指出,新加坡今年初奥密克戎BA.1/BA.2疫情,以及年中BA.4/BA.5疫情,已经接种了疫苗的,出现后遗症的可能性较小,而且,症状较轻,持续时间相对短。

相比之下,在新冠疫情初期,尚未有疫苗保护,而且流行的是原始病毒和德尔塔,当时出现后遗症几率较高,每八个康复者就一人出现后遗症。

巴纳比说,已接种疫苗的,出现后遗症的可能性少了一半;同时,感染奥密克戎的,出现后遗症的可能性也少了一半

 

儿童康复得更快

钟南山说,奥密克戎到目前为止感染并不可怕,绝大多数在7到10天内完全恢复。”

 

他说,自己的孙女也得了新冠,三天就恢复了,“年纪小可能恢复更快。”

 

这点,跟新加坡的实践和数据也是吻合的。新加坡很多儿童和青少年,甚至不必等三天,第二天就活蹦乱跳了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参考阅读:苍天饶过谁?身为新加坡新冠“扫尾”一族,我在病中陷入半昏睡状态

我们多数人都难免遭遇一次感染

2022年12月6日下午,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原副主任冯子健在“如何理性面对奥密克戎”专题报告中指出,不论政策以什么样的形式进行调整,我们多数人都难免遭遇一次感染

 

他说,根据数学模型测算,当第一波大规模冲击达到最高峰时,我们人群中的感染率可能达到60%左右,随后会逐步回落到一个平稳期,最终我们可能80%-90%的人都会经历感染。

 

同样的,2021年10月2日,新加坡政府跨部门抗疫小组联席组长黄循财就说过,如果感染新冠,不要恐慌,也不要感到难为情,因为“我们每个人早晚都会被感染”

“一起阳”容易导致新的变异株出现

 

对于有说法称可以“早也阳、晚也阳、不如大家一起阳”,钟南山12月15日表示,这种观念不可取,因为很短时间内大面积感染,容易导致新的变异株出现

 

新加坡也有同样的看法。日前,12月12日,新加坡卫生部长王乙康视察流动疫苗接种场所时接受媒体采访,他说,随着中国放宽防疫管制措施,因此可以预测中国的病例会攀高,可能会出现变异毒株。

他说:“中国官方已经相当坚决果断地放松管理制度。这样一来,病例在中国应该会攀高。中国病例攀高,我们担忧的是中国有14亿人口,一旦病情散播肯定会有新毒株。新毒株会怎么样,我们还要观察。”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新加坡昨天疫情回顾
七天移动平均新增病例回降至三位数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12月15日,新加坡新增1262起确诊冠病病例,累计218万6214起。

七天移动新增本土病例自前一天的1001起降至977起,在连续七天维持在四位数之后,回降至三位数。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七天移动病毒传播率自前一天的1.01降至0.97,意即前一个七天周期出现100起,本周期则出现97起。

新加坡99.6%病患为轻症或无症状

 

新加坡卫生部数据显示,过去28天,新加坡累计出现3万1428起确诊病例,其中99.6%为无症状/轻症,0.3%曾需要/正需要普通输氧,0.04%曾是/仍是ICU重症,0.01%死亡。

昨天有795人病愈出院/解除隔离。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昨天有普通型住院病患89人(+3)、普通输氧病患9人(-5)、ICU重症病患5人(-1)。括号内是昨天、前天的变化。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昨通报1起新增死亡病例

XXB波病死率维持在0.033%

新加坡卫生部通报1起新增死亡病例,累计1709起,总体病死率维持在0.078%,与前一天同。

昨天通报的新增死亡病例是一名七旬或以上年长者,病逝于12月14日。近期死亡病例人数和年龄分布如下: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按病毒株的种类划分,新加坡经历了原始病毒波,去年是德尔塔波,今年初至今是奥密克戎波。

新加坡原始病毒波的病死率为0.058%,德尔塔波为0.363%,奥密克戎波为0.045%。在奥密克戎当中,XBB病死率维持在0.033%,与前一天同。以上划分是“新加坡眼”按时期粗略划分,仅作参考。

新冠应改名“新冠感冒”;新加坡卫生部长:人口基数大,容易出现新变异株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于2020年2月8日电视直播中曾说,流感死亡率是0.1%。相比之下,奥密克戎病死率为流感病死率的一半。

原始病毒波感染的绝大多数是宿舍客工,年富力强,病逝2人;德尔塔波和奥密克戎波则主要感染社区,病逝者大多是年长者,年迈体弱。

— END —
相关阅读:

编辑: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