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谣才子,对华族文化的爱到底有多深沉?

0
203

都说诗是美的一种体现,然而有这样一位歌手却能将这种美融入他的音乐中。当然,这与他对歌词押韵和意境的追求关系密不可分。

新加坡杰出的音乐人兼专栏作家黄宏墨很早就在歌坛崭露头角。33年前(1984)他就开始在新加坡电台“歌韵新声”新谣节目中发表创作。1989 年的新谣节在台上深情吟唱自己创作的《万种风情》,引起了大家的关注。1990年的新谣节发表的创作《童言故乡》荣获“最佳作词奖”,  写词谱曲的才华再次被肯定。接下来的二十几年,宏墨一直都是新加坡歌谣演进过程中曲风独特、个性鲜明的歌者与词曲创作人。

新加坡新谣才子,对华族文化的爱到底有多深沉?

黄宏墨创作集封面

 

新加坡新谣才子,对华族文化的爱到底有多深沉?

且听《野人的梦》音乐过门时, 那一声横空而过的原始呼唤,宏墨以夸父式的大足步伐,豪迈地游走大地,激昂高歌:⋯⋯雾中观赏晨露滴落,迎着山风攀上云层,轻扶彩虹抱拥苍穹。潮来潮去捡沙堆泥,日出日落玩赏大地,管他风刮细雨世俗人情,没有春夏秋冬没有年月世纪。

在《借唐朝再燃烧》中,宏墨巧妙地借助年轻人耳熟能详的重节奏摇滚乐,配搭上典雅的古诗词,演绎出融合现代与古典的独特风味。最重要的是,歌词表达了对传统文化没落的焦虑及对它的新期许,祈盼年轻朋友在表面看似浮夸的摇滚乐中,能悟出其中深邃的真义。

《借唐朝再燃烧》
轻踏春草大江南 桃花依旧人缥缈

游游荡荡随风飘 管它寒山钟声响

醉酒泛舟彩云间 两岸猿声已茫然

挥桨欲拨唐朝浪 轻舟笑我湿衣裳

 

李杜诗篇成绝响 有谁愿意再风骚

唯有痴人望明月 明月西楼不胜寒

月落乌啼百般残 几时燕子寻旧巢

七言绝句狂似草 怎得西风吹人恼

 

无论要面对多大的风险挑战, 唐僧都不辞劳苦,不远千里到印度取经。可惜极少数现代人懂得从庞大的千年文化遗产中摘取精华,为周杰伦写词的方文山可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借唐朝再燃烧》是我见过,把唐诗绝句镶嵌得最有特色的作品,宏墨的苦心经营值得大力肯定与赞许。
新加坡新谣才子,对华族文化的爱到底有多深沉?
宏墨作品最令我感动之处,在于当许多人唾弃甚至于不惜践踏母族语言文化的时代,他却用文字和音符深情地把历经风霜的她拥抱得更紧。他在音乐专辑的手册上写道:“一直很庆幸老爸当年在明知英文很重要的年代,毅然地选择把我送进华校,让我在很好的语文基础上,能够深刻、根本的解读老祖宗的生活智慧及精神境界。”创作于90年代初的《笨鸟的表白》,反映的即是母语教育渐趋没落的历史悲剧。这首歌和这篇文章, 为母族文化的多灾多难做了有力的历史见证。

此外,还有许多精彩作品,例如《树的信念》在人生苦闷的低谷唱出昂扬刚毅的高音;《岁月无言》表达了蹉跎岁月的彷徨与无奈;《怎个情字》中对爱情的惆怅与迷惘,还有《童言故乡》中浓郁的乡愁,把童年化成回不去的故乡,都是值得我们用心聆听,细细体会的佳作。
 
时恐秋霜零草莽,韶华一旦随花葬。微尘身世化微尘,无酒无歌无梦想。

宏墨至今出版的3本文集,我都有幸写个小序。在2012年4月玲子传媒为宏墨出版的《野人的梦》的序里,我尝试用21个“不”字,解读与概括宏墨不凡的音乐故事:

不仁的世道给予不羁少年一轮不怀好意的青春。

不知何去何从的歧路上布满了不动声色的陷阱。
不堪回首的往事印证不经一事不长一智的真谛。
不甘堕落和勇于向恶运说不的善念挽救了自己。
不平则鸣的义气总会招惹不明不白的是非冤屈。
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傲骨谱写唱出不屈不挠的歌。
不卑不亢不离不弃的心成就不可同日而语的他。

黄宏墨《那般情怀》

新书发布弹唱会

 

新加坡新谣才子,对华族文化的爱到底有多深沉?
时间:2019年11月23日(星期六),2pm-4pm
地点:中国文化中心4楼剧场(217 Queen St, Singapore 188548)
费用:免费
报名电话:6466 5775转410(周一至周五)

(本文作者为东亚语言与文学博士、资深教育工作者蔡志礼,原发于《源》杂志)
 
相关阅读: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