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票里出政权——近看新加坡人民行动党

0
671

在我去新加坡之前一直有一个疑问: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长期一党执政,但是社会上也有一些公开的选举,它究竟是一个民主体制?还是一个集权体制?带着这样的思考,我到新加坡访问了人民行动党中央委员会,终于揭开谜底人民行动党是依靠什么长期执政?怎样长期执政?今后是否会永久执政?

 

长期执政靠选举,不靠武力

新加坡六百多万人,人口不算很多,但是毕竟一党长期执政需要很大的执政资源、社会资源,我原来心想这么一个拥有几十万执政党的党中央怎么都得有一座大楼。结果我们一去就是一座三层的小楼,还是从最边上的门进去,拐了好多弯才到他们接待的地方。接待的老先生告诉我们这就是人民行动党的党中央,一共十二个人,占了办公面积不到200平米。而且他们是租别人的地儿。这样一个执政了47年、外界认为高度有效、集权威权的领袖和政党,怎么就这么点人呢?他靠什么执政呢?

老先生是人民行动党日常接待人员,相当于咱们副秘书长的日常值班。他说人民行动党是选举上台的,不是通过暴力武装夺权,也不是靠宫廷政变。也就是说它从第一天获得政权,就是依托于民意、选举。在选举的过程当中,李光耀当时是一个律师。就是一帮律师从事工人运动、工会运动,然后通过选举,使自己的政党取得了执政地位。地球上很多长期执政的政党获得政权的方法枪杆子里出政权,而不是选举,比如苏联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包括纳粹也是集权的、通过政变等等,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是通过选举上台的,这非常有意思。

另外人民行动党跟其他政党来比,李光耀这些党的创办者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比如李光耀夫妻俩都是在剑桥毕业,学法律的,他们一起创党的人大部分都在新加坡以外的地方受过很好的教育,这和历史上其他国家高度集权倾向体制的领导人非常不同,这些长期执政的政党领导人大部分文化水平不高,从事武装斗争,要么是军人,要么是农民,要么是小知识分子。

新加坡的李光耀获得政权的起点是通过选举,创造的体制类似于英国的君主立宪制,也就是说有一个虚君,这个虚君在新加坡是总统。在选举当中获得多数议席的政党可以组成政府,然后政府管理社会,政府内阁所有的部长都是由执政党来担任的。也就是说你要变成部长,前提是你要选到议员,而这个议员必须是执政党党员。

李光耀当总理和包括现在李显龙当总理,他们都是经过这样一个过程,所有的部长也都是打过选战的,五年一选,也就是说每五年人民要考试他们,考试及格了,人民行动党得到了议会多数票,那你就继续执政。你做几届没有什么限制,可以一直做。另外只要总理让你做部长,选举成功你就可以做,如果选不上那你就退休。

昨天晚上我跟一个去年选战失败的人民行动党的议员交谈,这个集选区他们提五个人,反对党也提五个人,赢了这五个都当选,输了就都没了。他们这个选区去年惨败,没有当选,在人民行动党内部成为一个巨大的挫折,然后他不干部长了,就出来开始工作。

 

密切联系群众、为人民服务不是大口号

人民行动党人很少,这么大量的选举工作怎么进行呢?第一他不是靠军队,人民行动党没有军队,军队是国家的武装力量,不是党的武装力量。新加坡军队人员不能参加政党,除非你是国防部长,人民行动党因为执政派你当部长,你可以参加政党,剩下的次长就是比副部长还低的事务类公务员,都不能参加政党,这是英国体制。(编者按:国防部长不是军队人员。作者所谓的“次长”看来是指常任秘书 Permanent Secretary)

第二也不是靠企业。新加坡的大淡锡(编者按:淡马锡)是政府的主权基金,相当于国有企业,也是最大的国有投资公司,另外还有GIC,这两个是最大的政府基金,但不是政党的。这两个巨大的企业他们都属于政府,属于内阁管理的一部分,他们的部分赢余进入到国家储备金,由总统同时管理,而总统不一定是人民行动党党员,所以它的选举不是靠企业或者金钱。

他们没有军队,没有政党,又没有企业,那他怎么每次选举都能赢呢?我发现靠两条,这两条其实在中国经常讲到,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做得很好。第一是密切联系群众,人民行动党内的议员、部长每礼拜四或礼拜五都要在自己的选区接待老百姓,从上午八点开始,有时候接待到凌晨一点。家常里短、鸡毛蒜皮的事多了,一做就四十七年。我的一个朋友是议员,我去看过他接待,那真是跟每个人都熟,啥事都知道。每个选区就这么几万人,大家有事都说,议员就希望选举的时候拜托大家选他,靠他替大家办事。

据说李显龙也会来接待。这里有政党的一个小活动室,有1/3的小事帮助调节调节就可以解决。但更多的事情是告诉他们怎么样循着法律的途径去解决。还有一些也不一定能够解决,那就安慰,跟他沟通,帮他出些主意。新加坡的议员在选区有两万到三万人需要接待,每次接待都是八百多,摆一个桌子聊,这聊一会儿,那聊一会儿,就靠这样吸取民意。

第二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民行动党办了两件重要的事,第一是办了公益基金专门照顾小孩,在社区里成立很便宜的幼儿园。这个公益基金是大家捐钱,和政党的基金没关系,是一个公益组织。

另外人民行动党做很多工会活动。李光耀是做工会起家,在新加坡是自由的独立工会,他曾经跟工会承诺你们要的东西,我一旦执政都可以给你们,经过47年,他就用这种方式履行了承诺,帮助工会改善工友的充分就业、生活保障等,跟工会之间的互动很有信誉。工会有一个平价卖场,像咱们的合作社似的,粮食、油是最便宜的,人民行动党就支持它。另外工会还办了保险公司,给工友解决寿险、保险。人民行动党为工会办这些实事,工会可以让工人们投票给人民行动党,这是一个良性机制。

还有就是凭业绩,相当于王石在万科没有什么股份,但是他干了快三十年,董事会为什么让他干?因为他有业绩,不断的业绩的累积使人民更信赖他。新加坡通过建立高效的政府和精英的执政团队,形成有效的制度体系,来选议员的人都是精英,最后当部长。同时又设计了很好的国家治理制度,人民行动党执政以后不断完善这些制度,这样你选举的时候就很容易成功了。新加坡47年创造的业绩在全世界按人均GDP排第三、军事力量东南亚排第一,全世界营商环境排第一,还是全世界最廉洁的政府之一,这就是成绩。他有这个成绩单,在他做到27年的时候,大家看到了,所以后来又给他20年。

所以他的长期执政可以不靠暴力、谎言.威胁和强制。会不会永久执政?新加坡的议员和部长说不会,比如这次补选,人民行动党又失败了,那就让别人上。作为反对党的工人党很强势上来了。在他们取得这么好成绩的同时,去年的公众对人民行动党的支持率却是最低的,所以现在人民行动党非常有危机感。

但是他们并没有反过来压制说我必须执政,然后开始有军队、强权。他们发现因为现在年轻人跟执政的这些人年龄差距很大,语言系统完全不一样、思考模式也不一样,才造成这样的结果。于是部长和议员们非常谦卑地去跟年轻人对话,倾听他们,希望能够在下次选举当中赢回这些人的心。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永久执政,而是要不断地适应挑战,赢得选民的心,认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长期执政,但不是永久执政。有一天人民行动党做得不够好,或者已经做得很好,再好很难了,人们对好的要求永无止境,有可能想换换口味,那就工人党上去试试,也许人民行动党就下台了。

 

新加坡部长工资是市场价的七折

再说说执政党的经费和待遇,党中央还有这12个人花多少钱呢?党中央一年的经费将近500万新币,包括房租、养人。还有一笔预算就是接待,比如说我们去了,给我们一瓶水喝,这都得在预算里。钱从哪儿来呢?党费只有一点点,更多是议员、部长要捐出他们三分之一的收入,大概两三百万,加起来党费大概500万。党中央的部长都没有公车,你从家里到办公室得开自己的车。

另外做部长是不是可以得到比一般人更多的经济利益呢?没有。他们应该是为人民服务。我原来也听说新加坡部长一、两百万新币,高薪养廉,但是这个是裸薪。就是说给了你这个钱以后没有退休工资,你不当部长就一分钱没有。另外也不会管你的车、看病。有点像明星拿片酬,剩下的事你自己打理,什么都不管。这样看来并不是很多。从标准上怎么定的呢?因为他们都是精英、名校毕业,标准就是比如你剑桥毕业的同学在私人部门工作一年一百万,你如果不去当部长可能跟他差不多。现在你要当部长只有七十万,这叫机会成本,你是为社会大众服务,所以你要减少三分之一。从这个角度来说,部长真是奉献。现在比如香港,名义工资很低,退休以后,还有20、30年,国家还管着。所以按劳动力市场的标准算,当部长应该是市价的七折。新加坡的这些部长如果不当了,也可以去做公司,就相当于咱们国企控股的也可以在一些私人公司当董事,也可以自己去做生意,因为你是裸薪,后边还得自己养活自己。

新加坡公务员也就是部长以上可以参加政党,而常任秘书也就相当于常务副部长以下的公务员不参加政党。参照英国的体制来说,公务员体系、军队、警察属于事务类的公务员,都不参加政党。只有政务类的部长包括副部长去参加政党,如果以后工人党选举成功,那么工人党可以把部长换成他们党员。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入党程序不是那么严格,比如选举完了发现这个年轻人不错,就说服你参加行动党。你参加以后党就开始培养你,有很严格一套面试的体系、心理测试,最后有一关就是你要代表人民行动党出来选举,选上了就当部长,选不上你该干嘛干嘛。一些人年轻的时候被选中参加人民行动党,但是后来放弃政党,选上公务员以后,可以再做一次审核。专业团队不需要那么多倾向,相当于公司员工不需要都代表各自的股东,否则公司乱套了。它是一个执行团队,事务类以下全部是非党,就是职业技术官僚。

偶尔走进人民行动党的中央,我发现世界上在华人地区还有这么一个政党,通过选举掌握政权,最终又通过选举民意、为人民服务精英团队和良好业绩长期执政,而且不以永久执政为目的。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跟台湾政党的不同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跟台湾政党也不一样,因为台湾政党轮替比较频繁,一般就是八年,像民进党搞了八年,现在马英九搞八年,所以轮替比较快、多,政策有些不连贯,社会资源有点浪费。新加坡为了节省选举资源很省钱,选举时规定候选人开资(募款)总费用不能超过人均3元新币,而且这个钱都是要公开披露的,当选议员有时才花几千新币,结余的钱还要交回政党。另外他们选举时间很短,就给十天时间,台湾大概三个月,这三个月你可以宣传。这也是为了节省公众资源。控制选举时间很重要,你不能太长,也不能太短,太短大家没感觉就完了,人民没有充分审视政治人物的主张、业绩。

有一天碰到新加坡的警察总督,他讲警察最困难的时候就是选举的时候怎样维护秩序和保护治安。他强调最重要的是维护民主,人民言论的自由和选举的权利必须得到尊重,而不是因为要维护治安却不要人讲话,这个非常困难。他说我们的基点是让人民讲话、选举,完成选举的使命。现在新加坡是全世界治安最好的国家,600万人口去年一年的犯罪凶杀案只有5起,而且100%破案。

在中国中共产党的执政让经济有30年的荣景,也很成功,但是它面临现在社会转型当中很多挑战,也面临未来中国社会如何整合社会政治资源,从而创设更好的国家治理形式。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模式,可以有很多参考,这也算是这次旅行意外的收获。

作者冯仑,中央党校法学硕士、中国社科院法学博士,就读新加坡国立大学市长班。任职万通控股董事长,中国民生银行创业董事,企业界称他为“商界思想家”,地产界称他为“学者型”的开发商。本文首发于201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