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外长谈对华关系:要对他有价值,但不被利用

0
522
“新加坡必须对中国有意义,有价值,但不是被利用(it has been about relevance, about being useful, but not being made use of)。”
 
10月10日,澳洲《环球焦点》播出新加坡外长维文访谈,透露以上观点。
 
本次访谈由澳州前国防部长派恩(Christopher Pyne)主持,在澳洲天空新闻台(Sky News Australia)播出。 
 
新加坡外长谈对华关系:要对他有价值,但不被利用
访谈纪要节选如下:
 

派恩:

目前澳洲、中国关系明显处于困境,无论在经济上或政治上。你对两国关系这个转变感到意外吗?

维文:我必须先声明,我无法给澳洲提供顾问意见,但我能谈一谈新加坡这个岛国的角度。
 
过去四十年的最成功故事是中国在邓小平改革开放下取得的成功。由于改革开放,尤其是过去二十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成了我们的最大贸易伙伴。另一个鲜为人知的是,自2013年以来,新加坡是中国的最大外资来源国。因此,从新加坡的角度看,我们在中国有切身利益。
 
新加坡外长谈对华关系:要对他有价值,但不被利用

我们对中国的态度是,我们必须对你有意义。举个例子,两国设有三个政府间的合作项目。最早是苏州工业园区,招商引资,投资建厂。第二是天津生态城,我们在可持续发展方面进行合作。第三是重庆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带一路”的一部分,我们要通过“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以新加坡来连接中国西部和东南亚。
 
我们必须对中国有意义,有价值,但不是被利用。其间必须取得微妙的平衡,我们做到了。如果你问我,我说新加坡、中国关系密切。中国外长王毅不久前刚来访。过去12个月,我跟他见了四次面。双方联系的规格和频率很高。即便在疫情期间,双方都在关键时候互相帮忙。
 
两国的关系并不对称,因为新加坡太小了;两国良好关系的基础也不是在于总能保持步调一致,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求同存异,存在分歧时,我们设法共同解决。双方都意识到,如果双边关系要处得长远,就必须从大局着手,必须处理不时冒出的分歧。
 

派恩:

亚细安(中国称“东盟”)其他国家也是大体采用与新加坡一样的态度吗?亚细安国家是不是也都认为可以跟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同时又不排斥其他(国家)

 
维文:亚细安和中国的关系可以从几个维度来谈。首先,中国是所有亚细安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而且,亚细安已经超越欧盟和美国,成为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亚细安与中国之间的相互依赖度越来越高。
 
新加坡外长谈对华关系:要对他有价值,但不被利用
其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对东南亚来说,一个关键是投资,尤其是基础建设、互联互通方面的投资,双方的利益是合流的,无论中期或长期利益。
 
双方存在问题吗?当然存在。例如南中国海,除了新加坡之外,亚细安许多国家有各自的领土领海主张,跟中国的主张是有分歧的。
 
但是,南中国海课题只是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关系的其中一点,因此必须用战略眼光看待。没有任何人愿意局势失控,干扰双边关系的长期发展。
 
亚细安很重视维持包容、开放的区域环境。你们在澳洲应该对此早已清楚。我们一直努力加强与澳洲的经济和政治交流与合作,我们对中国也一样。
 
新加坡外长谈对华关系:要对他有价值,但不被利用

中国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是重要的外资来源国,我们在中国有重要投资,我们仍致力保持本区域的开放度和包容度。
 
接下来不免要谈到另一个大国——美国。
 
美国在东南亚的投资甚至高于它在印度、中国和韩国投资之和。很多人没意识到美国在东南亚有如此切身利益。我跟美国历届政府说,你们在东南亚占有先机——美国是东南亚最大的投资国,你们应该维持这个先机;东南亚欢迎美国在本区域的建设性存在。
 
新加坡外长谈对华关系:要对他有价值,但不被利用

这里,我们要注意,关键词是“包容”。我们要东南亚继续与中国、美国、澳洲、新西兰、日本、韩国、印度等国互动。
 
另一个例子是RCEP,唯一无法进入RCEP的区域国家是印度。RCEP的15个缔约国(包括新加坡、中国、澳洲)的经济总量十分巨大,能在RCEP框架下进行合作,意义重大,尤其在全球范围内出现反对自由贸易和经济融合的呼声下。
 

派恩:

在澳洲,媒体一直在说中国和东南亚之间关系紧张,而南中国海是紧张关系的主要原因。但你刚说,菲律宾、越南、文莱、印尼、马来西亚以及其他与中国存在南中国海争议的国家,认为南中国海课题只是双边课题的其中一个点——中国是本区域最大的经济体,13亿中国人不可忽视,因此,南中国海课题虽然是双边关系的一个课题,但并非最重要的部分。

 
维文:我们要看长远。你并不是在对付对手,你不想把他们发展为对手,而是重要的利益攸关者。你跟他会有矛盾,也会有分歧,问题是,这些矛盾和分歧可以解决吗?今天或许解决不了。说实话,领土争议很难解决,没有任何国家会轻易放弃领土主张,要解决可能得花上几十年时间。但是,存在领土主张分歧,并不意味着双边关系就必须停滞。这就是东南亚的现状。
 

派恩:

时隔二十年,塔利班重新在阿富汗掌权。美国是完成了任务之后撤离?还是彻底失败了?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威信是否受损,需要多年才能重新建立起来?

 
维文:澳洲和新加坡都曾参与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ISAF)。为什么美国要插手阿富汗?为什么澳洲甚至新加坡要参与ISAF?因为恐怖主义,因为九一一。新加坡捣毁了一个恐怖主义细胞组织,幸好在他们动手之前。这个出现在新加坡本土的细胞组织与基地组织有关联。因此,我们可以理解美国为何在九一一之后要插手阿富汗。
 

 

新加坡外长谈对华关系:要对他有价值,但不被利用

当时的问题是,恐怖主义威胁被清除了吗?答案是,问题仍为严峻。二十年前的直接威胁是清除了,但是,恐怖主义却通过互联网转移而且变本加厉了,现在我们面对的恐怖主义威胁比当年还高。
 
设身处地,拜登政府继承了一个大难题。美国历届政府都有想从阿富汗抽身的,拜登政府不是第一个。美国从阿富汗撤退,尽管大家希望能够做得体面,但并不容易。
 
我们希望阿富汗不会再度成为恐怖主义温床,但我们不能对此抱有幻想。澳洲和东南亚都存在本土恐怖主义者,新加坡也有。现在的问题是,他们会不会受到阿富汗局势的鼓舞而采取行动。我们必须时刻维持警惕。
 
新加坡外长谈对华关系:要对他有价值,但不被利用

照我看,阿富汗有可能陷入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二十年足以更新换代,我们希望更新换代之后的塔利班新领导层以民为本。我们也希望塔利班与邻国和其他国家建立建设性的关系。唯有时间才能证明。
 
阿富汗素来是帝国坟场。英国领教到了,俄罗斯也领教到了。看来美国也不例外。我们对拜登政府抱有同情。 
 

派恩:

拜登政府可能与特朗普政府对印度太平洋及中国采取不同策略。东南亚和新加坡如何看拜登政府的印度太平洋策略,尤其美澳印日四方安全对话QUAD?未来三年会出现什么局面?

 
维文:对东南亚来说,贸易与投资意义重大。美国是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主要推手,但他们后来掉队了。美国不加入CPTPP,不仅是因为拜登政府,也不仅是因为特朗普。即便希拉莉在竞选时,也持反对意见。
 
美国不加入CPTPP,是因为国内压力以及美国体制的两极化和分化所导致。如果美国无法解决国内分歧,统一认识,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
 
然而,尽管美国存在这个内部矛盾,但是,过去七十年来,东南亚和澳洲之所以取得蓬勃发展,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在本区域的存在,以及对本区域经济的投资;不止资金投入,还包括科技、市场、全球供应链、以规则为底线的自由贸易体系等等,为本区域创造了和平发展的环境。因此,我们欢迎美国重返CPTPP。
 
新加坡外长谈对华关系:要对他有价值,但不被利用

目前,美国还没加入CPTPP,怎么办?去年,各国签订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最早正式签订RCEP的两个国家恰恰是中国和新加坡。
 
现在,中国说有兴趣考虑加入CPTPP。英国也有此表示。美国必须认识到,贸易和投资对东南亚意义重大。我们会不断提醒美国,太平洋区域是经济发动机,不要错过这个区域。
 
相关阅读:

编辑: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