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0
367
一场欣赏探讨法国艺术电影与文化艺术片的华文交流活动在鲸美术馆举行,本次活动由新加坡本地的电影制作和发行公司Cineaste Production House主办。 

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从讲者到听众,游历过巴黎柏林伦敦台北北京各地的艺术片爱好者,带着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国)中央戏剧学院、巴黎八大、Essec、柏林自由大学、台大、中戏等各自缤纷交叉的求学经历,在新加坡这个被戏称为“文化沙漠”的地方,呈现了一个美好惬意的周末下午聚会。

 

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新加坡眼也希望更多高质量的文化艺术活动在本地发生。

 

北京中央戏剧学院徐枫教授在现场分享了对法国电影的传统与当代性的独到见解,更是对两部热门的法国影片,《堕落的审判》和《法式火锅》做了精彩的赏析。

 

在法国旅居多年的新加坡国立大学赵大维教授,向我们畅谈了对法国文化与生活的感受,他同时也是艺术电影的资深爱好者,在现场分享了他对两部电影的精彩观点。

 

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Cineaste Production House 是成立于新加坡的影视制作和发行公司,创始人石书沄女士,是一位资深的影视制片人,发行人。Cineaste致力于制作和发行高质量的独立电影,发掘和培养青年电影人,为中国与东南亚搭建一座文化交流的桥梁。由Cineaste引进的影片有《椒麻堂会》、《河边的错误》、《宇宙探索编辑部》等。

 

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新加坡眼征得台大外文系张珮瑤的许可,发表她的观后感,分享给大家。

 

以下是作者原文:

 

最近看了两部法国电影,鎏金色调、视觉听觉皆是飨宴的Pot au feu《火上》 ,以及真实地近乎残酷、几乎是纪录片手法的 Anatomy of a Fall 《堕落的审判》。

 

毕业多年,文学生专研的理论只留下极为稀薄的印象,现在的我只是个纯粹的观影者。这两部电影我都很喜欢,但比起田园牧歌、美食、甚至女主的人设皆是完美的《火上锅》,我其实对《堕落的审判》更有共鸣。

 

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火上锅田园牧歌式的美食、美酒、沙龙清谈美则美矣,对我來说却也只能是一种对法式生活的浪漫想像、或是旅德早期常和法国人往來時的怀旧回忆。

 

旅德早期的我喜读德勒茲和波特萊尔,似乎理所當然地和一群法国留学生们玩在一起。周末相聚,红酒、起司、餐桌上讨论文学艺术,那時的美食美酒并不昂贵、还是学生的我们脑袋清明且充满灵性。

 

自然,我们早就不是学生了。进了咨询业、科技业,全都离开了柏林,而我甚至搬到了东南亚。《火上锅》描绘的,宾主尽欢的法式风情早已与我无关,而电影中女主角的个性完美的有点扁平:除了无懈可击的厨艺,还有完美的道德——足足二十年的时间,明明踏出一步就能轻易实现阶级跨越,却还是坚守本心,选择留在自己的阶层。一直到察觉感情实在过于真挚,才答应了雇主的求婚。

 

在人生的秋季、秋天色调的镜头里、说好了秋天办婚礼。毕竟是肩负大外宣使命的法式优质电影,一切都如此完美。

 

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堕落的审判》走了另一个极端,用如粗暴扯下OK绷的方式揭示了生活的苦和不堪。这才是我能感同身受的生活画像:艺术家个性、自我批判、忧郁的男主,冷面自持、企图以理性武装、面对生活的一地鸡毛的女主。

 

法庭上放出两人激烈争吵的录音时,用AppleTV 观影的我一度得按下暂停缓解情绪。除了演员演绎的情感张力,两人爆发激烈争吵的议题与我的个性和人生轨迹重合甚多——我也谈过和男主相同个性的男友、跨文化、因为智性结合、离乡背井、只能用非母语沟通——一切的一切,都太有带入感。

 

强烈的带入感导致男主发出的每一句控诉都让我觉得灵魂受到冲击,而女主的每一个抗辩都让我感同身受。

 

原来这是我可能过上的人生、一对怨偶,同领域的成就太容易互相攀比,在被经济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时相看两厌。

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本文作者在沙龙上法国电影与文化漫谈

 

除了带入感,《堕落的审判》也触发了我的一点思考:

 

为什么挪用创作想法,即使得到对方同意,还要在法庭上面对剽窃的指控?文人不只相轻、更是相妒。创作者有类似的文学主題甚至框架者何其多,甚至创意写作的本质,就是看在同样的限制或是框架里,作者们能写出多风格迥异的作品。

 

作者创作出的人物从生活得到灵感理所當然,但这是否代表有作者色彩的书中人物即代表作者的所思所想?作者在作品中杀人,能当作法庭上的间接证据吗?就像一个绝妙的想法未经由文字延展终不成书,杀意,一定能落实成凶案吗?

 

据说,这两部电影的拥护者都有強烈偏好。心灵甘美的寄托、或是強迫直面生活的苦涩。也许是前者离我现在的生活实在太过遥远,我显然是更喜欢《堕落的审判》的。你呢?

 

【作者简介】

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张珮瑤,台大外文系、柏林自由大学英国文学与比较文学所毕业。

 

曾旅德九年,旅德期间与德国新生代诗人密切合作,致力于中时隔诗在德语系国家的本地化及传播。目前在新加坡从事UX和本地化。

KS丨编辑

HQ丨编审

赵大维丨来源

赵大维、张珮瑤脸书丨图源

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属于看南洋和新加坡眼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新加坡眼”。

2.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转载”、“编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编译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有价值资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相关阅读

在新加坡观赏讨论法国当红艺术片,是怎样一种体验?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