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危险第一人”——绑票大王伏诛记

0
1671
上个世纪50年代,新加坡独立之前,英国殖民地统治者对本地的治安,既无心也无力,造成不法之徒横行无忌,罪案频仍,尤以绑票勒索,当街械劫等暴力罪案,最为猖獗。
 
在新加坡警方档案中,50年代的“头号公敌”是双枪胡金枝。他在短短的一年内,干了十多起绑票案和抢劫案,有“绑票天王”之称。1960年8月,他上得山多终遇虎,被警方围捕,双方驳火,最终死于枪下。
 
警方随后扣留数十个涉及绑票的不法之徒,可是,绑票案并未因此减少。警方怀疑幕后必定有个更厉害的角色在活动,透过多方面的侦查,果然是他……
 
他,最少绑架了7名本地富商与社会闻人,早已被列入十大危险通缉犯中的头号人物
 
他,就是新加坡60年代“绑票大老板”——卢岳鹏!
新加坡"危险第一人"——绑票大王伏诛记
卢岳鹏的下场如何?他会像胡金枝,以及他的得力助手“摩根”一样,枪下伏法,以命偿命吗?
 
曾经上榜
《马来亚人物志》的
成功商人
 
警方档案指出,卢岳鹏生于1927年,自幼父母双亡,9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他念了一年书便退学,在父亲的菜园里帮忙。
 
他开了辆小货车载送蔬果到基里尼路巴刹出售。后来,他当起大耳窿,并且跟友人合资开了档潮州粥摊。他个性倔强,爱偷东西,六度被警察逮捕。
 

小科普

“大耳窿”,从事高利贷工作的粤语俗称。

 
昔日粤省、港澳,街市摊贩遇有输钱赌徒,或周转不灵者,便向有三合会背景的地区性黑社会“大耳窿”集团借钱。昔日银钱交易,大数目多数用“袁大头”,小数目多用“铜板”,高利贷者收数后,多数将银元、硬币之类塞在耳廓内,年久月深,久而久之把耳廓也撑大,故称为“大耳窿”。
1964年,卢岳鹏37岁就赚了第一桶金,身家超过百万元,但那都是钱滚钱的非法放贷“赚”来的。60年代初期,他一度是个成功的商人,“发达事迹”曾编入1964年出版的《马来亚人物志》一书内。

编按:1965年新加坡独立,当时工厂工人平均月薪为87新币。卢岳鹏1964年就赚到第一桶金100万新币,相当于11494个工人的月薪,或957个工人的年薪。

 
卢岳鹏当时拥有两家金融公司、多个产业、杂货店、热带观赏鱼店与养鱼场。他也拥有多辆德士供出租,生活写意,喜欢花天酒地,拈花惹草,出入以奔驰代步,娶妻纳妾,享尽齐人之福。
 
元配给他生育了9个子女,小妾则有两个孩子。他好赌也爱出风头,经常带着小妾出门应酬,尤好出入惹兰勿刹红灯区罗威路一带的赌窟和麻将馆。
 
任意的挥霍,加上经营不当,他的生意每况愈下,好几家店都面临倒闭的厄运。
 
只要有资金周转便可以扭转劣势,重振旗鼓。
 
资金并非一小笔数目可以解决的,也不容易向他人借贷。
 
他面对最棘手的问题是:要到哪里筹备资金?
 
绑票!
 
绑票在那个年代似乎是最快捷、最容易“赚大钱”的途径。因为,被绑的家属通常为了肉票的安危,都不敢将事情张扬,宁可私下给赎金,只求肉票安然获释。
 
于是,这个原本在警方档案中没有黑社会背景的商场“大老板”,为了挽救面临失败的生意,一念之差,走上了犯罪之路。
 

01

11111111

第一个被绑的是个中了马票的生意人,那是1956年的事。
 
卢岳鹏对一个大耳窿阿杨提起绑票的勾当,计划绑架这个富商的儿子。他本身负责留意富商的动静,并且向黑社会的朋友弄了一把枪。阿杨负责招兵买马,找了三个散工,在四马路公教中学一带,跟踪富商之子。
 
同年9月2日晚上8时,他们在富商之子读夜校下课后,准备上车时,绑架了他,并将他关在布莱德路租来的一间房内。卢岳鹏与一同伙守候房外,阿杨与另两同伙向富商要了两万元赎金。四天后,富商之子安全获释。
 
分赃后,卢岳鹏并没有利用这笔钱挽救生意,走回正途。他食髓知味,贪得无厌,内心涌起这样一个念头:“……绑票这‘无本生意’,好捞得很,何不多干几票?”
 
就这样,他泥足深陷,不能自拔。
 
他买了辆汽车当“本钱”,策划另一起绑票勾当。这次的目标是个郑姓酒商,他与阿杨又物色了五个同伙来干此案。
 
临出发干案之前,卢岳鹏载了同伙到裕廊一间锌板屋,要大家与他一起歃血为盟,进行私会党入会仪式,结拜为异姓兄弟。他将帮派的字号定名为“三字”。
 
1957年,他干了第二起绑票案。
 
这次,他已经懂得如何策划绑票的全盘计划。他把郑姓商人连人带车绑去,然后,向郑家索取5万元赎金。两年后,他又向一名姓罗的商家下手,勒索8万元。
 
在那个时候,警方对这三起绑票案的查案工作一筹莫展,不知幕后主脑是谁。
 
最主要的原因是:卢岳鹏没有犯罪纪录,也没有黑帮背景,警方无从着手查探。
 
其次是卢岳鹏有他聪明之处,他很留意手下的背景,只要没有前科,自然不易给警方查出。因此,他挑选的手下都是完全没有私会党活动案底的劳工与散工。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卢岳鹏既然不是黑社会出身,在那个圈子里,他寂寂无闻,并不容易招揽到“黑底”的亡命之徒效劳,共闯世界。
 
要是卢岳鹏坚持他最初招募人马的“原则”,警方的确是要花上相当长的时间来摸清他的来龙去脉。
 
然而,卢岳鹏的野心越来越大。他幻想荣华富贵,要赚更多的钱来享受,除了钓“大鱼”之外,别无他法。
 
可是,要钓“大鱼”,便得有周详计划,还得胆大心细,不能老靠着几个毫无犯罪经验的新手,必须找一批又熟练又凶狠的黑帮人马。这样,“生意”才能越做越大。
 
他于是开始往黑社会钻动,他故意出手阔绰,引起一些亡命之徒的注目。
 
这一转变,虽然使他在黑社会扬眉吐气,声名大起,但他跟三教九流的人马四处活动,也使他逐渐露迹,引起警方的留意。

02

11111111

最初两年,卢岳鹏一帮人所绑架的都是普通商人,财富有限。增强“黑底”阵容、组织了绑票集团之后,如虎添翼,当然是要选大富翁下手了。
 
他要钓的第一条“大鱼”便是古董及百货公司名富商董俊竞(诗家董创办人)
新加坡"危险第一人"——绑票大王伏诛记
(董俊竞Tang Choon Keng, 1901年-2000年,新加坡华人企业家,新加坡百货先驱,CKTang诗家董百货公司创始人。建于1982年的诗家董是乌节路一处地标,今天是万豪董厦酒店。)
 
1960年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60岁的董俊竞在他那豪华住宅的花园内散步,享受清幽的空气时,卢岳鹏和三个同党忽然出现,用枪指胁董老上车,绝尘而去。
 
董老被幽禁四昼三夜后,无恙脱绑,家人付出了32万元赎金。
 
32万元在60年代来说,是笔令人咋舌的巨款。这一票,算是大手笔,而且助长了卢岳鹏的气焰,认为绑票是“赚大钱”的“最佳捷径”。
 
卢岳鹏“绑风”之顺畅,令他更加胆大横行,目无法纪。
 
1961年,他带了几个同党,绑架了船务公司大亨郑祺泰。
 
由于同党都是三教九流之辈,这次竟然闹出了人命。
 
原来,他一个行事鲁莽的同党“阿目”,在匪窟把风看守郑祺泰时,发生了争执,开枪把郑祺泰给杀了。
 
郑家家人不知道郑祺泰已遭毒手,还依绑匪吩咐,付出了13万元赎金,苦等痴候他回家。直到五年后,“阿目”落网,才揭发卢岳鹏这个绑票集团心狠毒辣的手段。
 
卢岳鹏撕票杀人,双手染满鲜血,他所犯下的重罪已经不只是绑票,还加上了冷血谋杀。
 
卢岳鹏见同党闹出人命,唯恐惊动警方展开严密缉查,便暂时化整为零,解散手下,吩咐他们各自藏匿起来。
 
他这种出没无常的“打游击”方式,果然奏效,令掌握初步线索的警方人员无法采取进一步的调查。
 
卢岳鹏可说是耐性十足,他深居简出了两年,直到1963年,他卷土重来,掳绑了一名金融公司的老板,所勒索的赎金,有如狮子口大开,激增到40万元。
 
40万元得手后,以卢岳鹏为首的绑票集团又一口气干下另两起绑票案。
 
他和同党先绑了五金商人柯隆美,拿了换取自由身的30万元赎金,接下来绑架了电影界名人邵维铭及其车夫。邵维铭及车夫被卢岳鹏禁锢了12天,家人付出了25万元赎金。
 
一连串的绑票大案,令狮城富商大亨与社会闻人,个个提心吊胆,也使卢岳鹏在黑社会的声名大噪。
 
黑社会中人皆“尊称”他为“大老板”,形容他是“绑票大王”。黑帮人物与私会党打手都跃跃欲试,蠢蠢欲动,都以能够听命于“大老板”为荣。
 
在那个时候,卢岳鹏可算是黑社会呼风唤雨的“教父”,巴结奉承他的三山五岳人马不少,眼红妒忌他的敌对党派也不乏其人。
 
卢岳鹏自以为是,也逐渐以“大老板”自居,慢慢地狂妄自大起来。他原本火爆的脾气,更令绑票集团一些小啰啰不满,大家敢怒不敢言。
 
由于都是乌合之众,卢岳鹏又不善于领导与管束手下,只顾自己吃喝玩乐,好几个手下背着他私自提枪干案,将他蒙在鼓里。
 
其中一个手下,持械抢劫时,落入警方手中。警方顺藤摸瓜,展开搜查,手下见势不妙,退出了绑票集团。
 
1964年开始,卢的绑票集团内也有人“出卖”情报给警方。
 
情报虽然不够具体,也不完全准确,但对警方追查卢岳鹏的身份这方面,却是黑暗中初露的曙光,警方开始监视与追踪卢岳鹏。
 
胆大包天,狡计多端的卢岳鹏岂是泛泛之辈?他数度巧施脱身之计,居然又给他干下一起轰动新马两地的绑票案。
 
被绑的是慈善家拿督黄桂楠。
 
为了确保肉票安全,警方投鼠忌器,暂时撤除了追踪卢岳鹏的行动,改用援兵之计,暗地里部署密集的侦讯行动。
 
等到黄家付出了赎金,黄桂楠安全松绑后,警方马上发动攻势,突击卢岳鹏的住宅、公司与商店。可惜,警方还是迟了一步,人去楼空,徒呼负负。
 
警方只好封锁海陆空出入口,但卢岳鹏已捷足先登,逃跑无踪。
 
警方棋差一着,百密一疏的是:卢岳鹏逃亡时,曾经被一辆警察巡逻车截住问话,却让镇定狡猾的他,编了一套谎言,趁警方没留意时逃脱了。
 
唯一的收获是:警方发动了代号“取缔绑票”的扫荡行动,粉碎了卢岳鹏为首的绑票集团,直捣“大本营”,活擒了卢岳鹏三十多个手下。
 
不过,卢岳鹏与三个手下却漏网逃走无踪。
 
警方捉不到卢岳鹏这个“大老板”,但雷厉行动却重重打击了黑社会组织的气焰,阻止了多起严重罪案的发生,粉碎了多起案件的策划部署。
 
绑票事件也因此沉寂了一段时日。
 
卢岳鹏与三个手下,究竟逃去了哪里?
 
答案是:印度尼西亚的廖内群岛
新加坡"危险第一人"——绑票大王伏诛记

03

11111111

卢岳鹏在廖内岛拥有两个捕鱼的奎笼。他每次在风声紧时,便跟小妾由海路潜回岛上暂避风头。不过,他的手下对淳朴渔村没兴趣,他们留恋的是该岛不远的丹绒槟榔。
 
丹绒槟榔有“女人村”之称,是男人的天堂,是女人廉价出卖青春与肉体的地方。卢岳鹏有两个手下最喜欢在丹绒槟榔豪赌、狂欢、玩女人。可是,他最得力的助手“摩根”却不舍得花钱。
 
“摩根”又名“阿协”,是集团内的狠角色。他“存钱”的目的是购买枪械,以便重返新加坡另闯一番犯罪事业,但他结果还是法网难逃,返岛送命,死在一场警匪枪战之中。而警方在歼灭他时,也有警官殉职,付出惨重的代价!
 
话说回头,卢岳鹏逃亡的那段期间,正是印度尼西亚对抗马来西亚的时代(当时新加坡是马来西亚一份子)。印尼军方深知卢岳鹏等人是因罪潜逃的亡命之徒,便计划黑吃黑,向他们勒索“保护费”,并且准备进行另一项“大阴谋”。
 
为免得罪地头蛇,卢岳鹏唯有靠奎笼的收入来缴付保护费,然而,收入毕竟有限,保得了自己,保不了手下。
 
印尼军方并非善类,他们得寸进尺,勒索的款额越来越多,最后连卢岳鹏也渐渐觉得穷于应付。
 
据1985年出版的《警察年刊》引用警方资料显示,印尼军方的”大阴谋“是:威逼卢岳鹏等一伙,进行“特别任务”。那就是:回到新加坡放置炸弹,进行破坏,扰乱公共治安。
 
形势所逼,加上印尼军方软硬兼施,卢岳鹏等人别无选择。对方则答应事成之后,供给卢岳鹏一伙一批军火,并且提供武器射击的特别训练。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想到军火是干绑票案的最大“本钱”,卢岳鹏精神为之一振,愈加无话可说了。
 
诡计多端的印尼军方,唯恐“纵虎归山”,先利用卢岳鹏两个手下当“试金石”,命令两人依指示“办事”,成功归来后,才给军火。
 
1965年3月27日,这两个手下原本奉命把炸弹安置在新加坡岛上两家英军俱乐部外面,可是,由于守卫森严,两徒胆怯,不敢犯险,转而改变目标,把炸弹放置在小坡奥迪安戏院的停车场,以及圣罗伦斯路一条水管内。这两起爆炸案,所幸没有造成严重伤亡。
 
印尼军方对卢岳鹏这两个手下的“表现”表示满意,便把先前承诺的军火给了卢岳鹏一伙。
 
卢岳鹏一伙有了这批军火“壮胆”,找了个机会,悄然潜返新加坡。上岸安定下来后,卢岳鹏一伙又密谋绑票大计。
 
这次的目标是“饼干大王”李文龙。
 
卢岳鹏带着“摩根”等三人,埋伏在芽笼20巷,拦阻李文龙汽车的去路,想要掳绑他。谁知,李文龙的车门反锁,“摩根”恼羞成怒,击破车窗,伸手要把李文龙强拉下车。然而,李文龙并没被吓着,他激烈顽抗,忽然闪电出手,勇夺“摩根”的手枪。
 
最令卢岳鹏等绑匪大感意外的是:李文龙为了自卫,也拔出一把枪来,“摩根”于是开枪……
 
卜卜枪声,子弹乱飞。
 
李文龙左手臂给流弹击中,破皮流血。卢岳鹏等功败垂成,不敢恋栈,仓卒逃跑。
 
这是卢岳鹏绑票集团横行多年来第一次受挫
 
难道这是不祥预兆?还是厄运的开始?
 
警方从李文龙的口供中,确定卢岳鹏与“摩根”已经回来,追缉行动更加紧了,他们两人都不敢再露脸。
 
倒是卢岳鹏另外几个手下,野性不改,仍然各自干案。当中一个手下不久后被捕,警方从他身上,套取了不少宝贵线索。
 
依据线索,展开突击。
 
先是一个专门为卢岳鹏绑票集团制造军火的嫌犯落网,警方起获五把土制手枪。移民厅(今改名移民与关卡局ICA)也配合展开行动,设下埋伏,扣留了一个专载卢岳鹏等偷渡廖内岛的船夫。
 
由船夫提供的线索中,警方又逮捕了卢岳鹏绑票集团的两个同党。
 
至此,卢岳鹏的绑票集团再度瓦解,名存实亡。其手下有的逃散,有的被捕,剩下头领卢岳鹏与副头领“摩根”漏网。
 
血战“摩根”的围剿行动便是在那个时候展开的,“摩根”是在1965年8月伏诛的。绰号“白脸”的他,死在自己引爆的手榴弹的烈焰中,面目全非。
 
整个绑票集团最后只剩卢岳鹏一个人在逃亡。
 
神出鬼没的他,去向不明。
 
他到底去了哪里?
 
莫非故伎重施,潜返廖内群岛?
 

04

11111111

花开花落,转眼又三年。
 
查探卢岳鹏的工作并没有随着时间的飞逝而松懈。
 
卢岳鹏仍然是警方见到就捉的第一号通缉要犯。
 
绑票案沉寂一时,警方却相信卢岳鹏的“销声匿迹”只是“按兵不动”的狡计。
 
像卢岳鹏这等顽强之辈,是绝对不会死心的,只要一有机会,他势必死灰复燃,非搞得满城风雨不可。
 
要来的始终避不开。
 
1968年9月。
 
一名姓蔡的汽车商行董事经理,险些在住家遭绑架。警方初步调查所得,怀疑是卢岳鹏所干。
 
警方所料,果然没错。
 
错的是卢岳鹏错用了一个手下。
 
这人叫做阿傅。
 
阿傅本来对掳人绑票的兴趣不大,他之所有跟随卢岳鹏,除了混饭吃,还以为可以干些走私的买卖。
 
因此,卢岳鹏带了几个手下到蔡家,他叫阿傅先上楼打听事主的行踪,阿傅懒洋洋地,连看也没看清楚,便奔下楼说找不到事主,结果惊动了蔡家,一伙人落荒而逃。
 
重出江湖,便遇挫折,难道是气数已尽,末路在前?
 
卢岳鹏可不信邪,他虽然很失望,却想起自己绑票生涯的第一起“大生意”,一出手便顺畅成功,那便是绑架了董俊竞。
 
他竟然“迷信”董俊竞会给他带来“好运”,打算再绑架董俊竞,以博个好彩头。
 
这次,他向董夫人下手。
 
他暗中跟踪董夫人,计划在她前往巴刹买菜途中,把她绑走。
 
不知是因为“休息”了三年未干案,身手与行动生疏缓慢了,还是霉运当头,卢岳鹏前后四次企图绑架董夫人,但都空手而回,心机白费。
 
董夫人不知何故,刚巧那四次都没有亲自上巴刹买菜,而是由女佣代劳,乘了董家专车前去。
 
接二连三的失败,卢岳鹏开始感到气馁。
 
他想:与其多花时间策划绑票,倒不如到公路上去胡闯,见到穿着有派头的人,马上掳绑而去。然后联络目标的家人,谈判赎金,威胁对方立刻付款,换取自由身。
 
就在某一天夜里,卢岳鹏与手下在一家夜总会外等候,拦截了一名姓林金融商人及其朋友,连人带车绑走后,向家属勒取赎金。
 
林姓金融商人表示身上没有带那么多现款,讨价还价的结果,由家属付了一小笔款项,安全获释。
 
卢岳鹏释放了肉票,觉得不是味道,因为,挺而走险,却“赚”不多,非常不划算。
 
他决定还是向富商下手。
 
这次,他绑架了企业家何瑶琨的三名女眷,勒索了5万元赎金。
 
这笔数目跟卢岳鹏绑票最“鼎盛”时期的数十万元相比,差距的确太远了。
 
卢岳鹏虽然满肚子的不高兴,可是,他那伙人似乎已经穷途末路了。没大鱼钓,小虾也好,因为,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这也是卢岳鹏一生中最后一次的绑票案
 

05

11111111

这回负责追查卢岳鹏行踪的是以冷静镇定见称的吴永鸿,后升至警察总监,当时只是副警监,主管刑事侦查局特别罪案调查组。
 
吴永鸿副警监广布线眼,明查暗访,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情报。
 
这个情报透露:有人在夜总会花天酒地,挥霍派钱,那些钱跟花钱的人,身份很不相配。
 
吴永鸿副警监依据情报,采取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闪电扣留了这个人。
 
这个人便是卢岳鹏的手下阿傅。
 
经过盘问,警方掌握了有用的线索与情报。
 
原来,三年前,“摩根”给警方击毙后,卢岳鹏果然又潜返廖内岛。在藏匿廖内岛期间,卢岳鹏结识了岛上黑社会的大头目,那人外号叫“大张”,两人狼狈为奸,在岛上横行。
 
大张后来弄来一批军火,卢岳鹏见干案的“本钱”有了着落,便又兴起大干绑票勾当的念头。
 
大张在新加坡没有案底,是卢岳鹏心目中合适的人选,两人便由廖内岛偷渡回新,重整旗鼓。卢岳鹏物色了杨厝港圣海莉尔道一栋独立式洋楼当“大本营”,跟着,招兵买马,另起炉灶。
 
由于所招募的都是“流兵散勇”,卢岳鹏决定训练他们,时常召集他们来洋楼“受训”。
 
另一方面,为了日常开销,卢岳鹏只好抛头露面,再干绑票案。
 
策划绑架蔡姓车商、董夫人、林姓金融商与何瑶琨女眷等几起案件,便是卢岳鹏一边加紧训练手下,一边向外“筹钱”这段时期干下的。
 
“绑风”不太顺利,使卢岳鹏懊恼万分,竟然迁怒于紧密调查他行踪的警务人员。
 
他甚至下了决心,要训练好手下使用军火与枪械,除了大干绑票等罪案外,他还萌起了另一个重大的“阴谋”…… 
 

06

11111111

1968年11月10日。
 
卢岳鹏在圣海莉尔道洋楼的“大本营”,已经给便衣警探与制服警察重重包围了。
 
警方不敢掉以轻心,探知“大本营”内军火齐全。警队精英几乎全出动,动员了350人,如临大敌,比围剿“摩根”与突击胡金枝时的警力更多更强。
 
警方接到的可靠线报显示,卢岳鹏的座车停在洋楼外,肯定他是在屋里。这一次,警方绝不能再让他逃脱,誓要将他擒捕归案。
 
围剿的警方队伍分为五路
 
吴永鸿副警监带领的是精锐的先头部队,负责劝降与突击。
 
由雇佣兵组成的辜加警察埋伏在洋楼右方,负责在必要时,开火掩护先头部队。
 
纳德南警长带一批干员埋伏在洋楼后方的栏杆,以防绑匪从屋后逃跑,负责封死出口,追击绑匪。
 
王贤德警长藏身洋楼前方的水沟里,手持机关枪,负责配合先头部队,扫射夺门从前门逃跑的绑匪。
 
最后一线是镇暴警员,负责封锁现场,严禁闲杂人等出入,以免枪弹无情,伤及无辜,并且随时支援其他四路的“伏兵”。
 
洋楼内一片沉寂,楼中人想必好梦正甜。
 
洋楼外草木皆兵,气氛紧张。
 
清晨5时,天尚未全亮。
 
那是最好的攻坚时刻。
 
吴永鸿副警监指示黄姓警曹用潮州话,通过扩音机命令卢岳鹏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同样的话,重复了三次,在空中回响。
 
洋楼大铁门依然深锁,内里仍旧一片死寂。
 
莫非线报有误,屋内没人?还是绑匪已闻风先逃?
 
45分钟后,吴永鸿副警监看见有三个华族男子走到洋楼外的大门处,神色慌张地东张西望一番后,转头奔返屋内。
 
黄警曹奉令作第四次广播:“卢岳鹏,我们知道你在屋内,快放下……”
 
话犹未毕,卜的一声枪响响起,子弹快如闪电,击中一名二划警员哈申,其他警探见状,连忙四处散开。
 
这时,机关枪的扫射声由洋楼大门边传出,一声惨呼,埋伏在吴永鸿副警监旁边的艾杰助理警监右膝中了一枪,血流不止。
 
吴永鸿副警监挥手指示三名探员扶救艾杰助理警监后,自己则带领一队警员,绕过电车公司车厂,直抵卢岳鹏“大本营”后面另一栋洋楼的高处,居高临下,探查匪窟内的情形。
 
正当他在盘算如何发动攻势时,又是一阵弹雨纷飞,洋楼后方栏杆埋伏的第三路人马传出痛苦呼叫;而藏身洋楼前水沟的第四路伏兵处,也传来高喊撤退之声。
 
原来,站在纳德南警长旁边的一名周姓警员,闪避不及,中枪受伤,他飞快地滚地避开连串的枪弹。
 
埋伏在水沟的王贤德警长则见到一枚手榴弹由洋楼内抛出,他大声呼叫同僚闪避,自己也朝杨厝港路方向紧急撤退。
 
手榴弹在五公尺外停了下来,并未爆开。可是,一名姓卓镇暴警员却被枪弹射中头部,王贤德警长急忙与同僚送他上救护车,然后,回返现场。
 
目睹卢岳鹏疯狂扫射,四名手下受了伤,吴永鸿副警监大为震怒,决定不让卢岳鹏有逃跑的机会,马上下令投放催泪弹,并且用机关枪朝匪窟扫射。
 
一场警匪喋血战便这样进入了高潮。 
 

07

11111111

警方大围捕时,洋楼内有三个人。
 
一个躺在床上,做着酣梦。
 
两个伏在窗前,观察屋前的形势与转变。
 
浓眉大眼的正是卢岳鹏,他的手上拿着机关枪。
 
个子魁梧的是大张,手上紧握一把短枪。
 
床上睡着的那个人也姓张,名叫阿邱,他是给枪声惊醒的。
 
睁开惺忪的睡眼,他看见卢岳鹏与大张战战兢兢的神态,知道事情不妙。
 
阿邱跟卢岳鹏、大张慌忙跑出大门观望了一阵,见到那么多的警方人员重重包围,更是心寒。
 
他给卢岳鹏拉回屋内后,第一个念头便是跑出门外投降
 
正当他要往门外跨步时,大张粗暴地把他拉了回来。
 
“岂有此理,你竟想背叛我们逃命!”大张厉声喝道。
 
阿邱全身索索发抖。
 
“我们已经被包围了,不如投降吧……”
 
“废话!”
 
卜卜卜……
 
一连串的枪声打断了阿邱的谈话。
 
原来,卢岳鹏已朝窗外放枪,大张也跟着开火。
 
紧接着是密集的枪声,枪弹四飞,显然警匪双方已经展开激烈的枪战。
 
阿邱吓得跪跌在地上,跟着趁势伏下,动也不敢动。
 
呼啸的子弹由他头顶和身旁如流星疾飞而过,他连大气也不敢吁,冷汗已湿透了他的衣服。
 
警匪驳火延续了30分钟,阿邱魂不附体,恍如隔世,内心暗中向老天爷祷告,期望枪战越快结束越好。
 
“老天爷啊,保佑,保佑……”
 
一声惨叫响起,阿邱见大张中枪倒地,鲜血染透胸前的衣服。
 
就在他惊愕未定,抬头想看个究竟时,身边响起了卢岳鹏沉重的呼吸。
 
“大张给警察开枪打死了!”
 
这个横行一时的绑票头领竟然叹了一口气。
 
“求求你,卢大老板,放我一条生路,让我出去……投降吧!”
 
阿邱颤声一字一字地说,好不容易才说完这句话。
 
卢岳鹏沉思不语,脸色阴晴不定。
 
“求求你,卢大老板,我还不想死……求你……”
 
半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抖动着,阿邱露出哀求的眼光,泪水夺眶纷落。
 
“不行!你要是敢跟我踏出大门半步,看我要你的狗命!”
 
卢岳鹏把心一横,满脸阴沉,怒声喊道。
 
阿邱闻言,全身一软,又扑跌在地上……
 
卢岳鹏像是一头疯牛,一手用机关枪朝窗外胡乱扫射,一手接连抛出了好几个手榴弹。
 
奇怪的是:他抛出去的手榴弹着地后,并没有爆开,这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莫非是手榴弹“失灵”?还是注定卢岳鹏劫数难逃,霉运当头,连手榴弹也抛不响炸不开?
 
卢岳鹏呆望着坠地没爆炸的手榴弹,面露迷惑之色,低叹了数声,喃喃自语:
 
“唉,罢了,罢了!”
 
他颓然地靠着墙角,让身体顺势滑了下去,变成了坐姿,但手上还是紧提着机关枪。
 
阿邱的心跳得好厉害,他使尽了气力,再度跪在卢岳鹏面前。
 
“求……”
 
卢岳鹏伸手阻止他说话。
 
阿邱的心如重铅往下沉,这次可真的完蛋了。
 
旁边伸了一根棍子过来。
 
是卢岳鹏拿给他的。
 
“绑上白布,出去投降吧!”
 
“大老板,你呢?”
 
惊喜交集的阿邱抖着手接过了木棍,颤声问道。
 
“你别管那么多,你害怕便快滚吧!我誓跟警方搏命,不是他们死,便是我亡!”
 
卢岳鹏别过了头,望也不望阿邱一眼,又把机关枪瞄准了屋外扫射。
 
阿邱慌忙由床边拿了一条白色短裤,套在木棍上,伸出窗外,摇动了一阵,鼓足勇气大喊:“不要开枪,我要出来投降了!”
 
枪声果然停了下来。
 
阿邱连忙跨了出去。
 
他可以说是从鬼门关跨了出去。
 
洋楼内剩下卢岳鹏在作困兽之斗。
 
阿邱爬过篱笆的铁丝网,双手被扣上手铐,双眼则给催泪弹的烟雾熏得泪水直流。
 
吴永鸿副警监当场从阿邱口中,确定了洋楼内只剩下誓死不降的卢岳鹏后,便向上司汇报,要求发动最后的攻势—深入虎穴,直捣匪窟。
 
参加围剿的五路人马,很快得到了警方最高层的批准,由五个方向迅速朝洋楼靠拢。
 
这次是由铁面无私,英勇骁战的辜加警察“开路”,先射出一排烟雾滚滚的催泪弹。
 
在连环枪声中,一名二划辜加警察阿都拉飞快冲入烟阵,由慢慢开启的窗口,瞧见卢岳鹏正朝着窗外开枪。
 
双方展开驳火,五分钟过后,阿都拉趁着“战火”暂歇,催泪弹烟雾消散的那一霎那,掌握了时机,朝卢岳鹏连发三枪。
 
其中一枚子弹从卢岳鹏的右太阳穴穿入,头顶透出,鲜血由头部喷涌,卢岳鹏倒了下去。
 
恶战总算结束了。大批警方人员冲入了弹孔累累的洋楼,一些床垫和枕头也被催泪弹溅及,开始着火燃烧。
 
警方人员搜查的结果,发现四枚手榴弹,安全针已经拔开,但却没有爆发。其中一枚抛在靠近铁门的草地上,一枚在铁门左方,还有一枚在后房床底下。
 
警方搜获的军火与枪械包括:一把手提机关枪、两把自动手枪及一把左轮,还有散布在走廊、楼梯及房间各处,尚未使用过的子弹,总共626枚。警方也在屋内搜到1万5250元现款。
 
最令警方震惊的是:他们还破获两张黑名单,一张写了几名大富翁的名字,另一张则是多名高级警官的名字。
 
很明显的,大富翁的名单应该是卢岳鹏绑票集团计划下手的目标。警官名单则是集团企图“暗杀”的对象。卢岳鹏积极进行武器训练的另一个大阴谋原来就是:暗杀警官!
 
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卢岳鹏这时拖出了洋楼外。
 
骄阳高照,围睹枪战的人群已经散开,卢岳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永远再也见不着娇艳的阳光了。
 
像胡金枝、“摩根”以及其他作奸犯科的罪犯一样,他最终用生命洗清了他的罪恶!
 
【后记】
 
1986年,轰动遐迩的新世界大酒店(联益大厦)塌楼惨案开庭研讯时爆料,卢岳鹏早年原来是联益实业公司的注册股东之一,后来因为没钱投资,只好退股。不过,7层楼高的新世界大酒店是在卢岳鹏伏诛后三年,即1971年建成的,1986年3月15日倒塌,造成33人死亡,17受困者受伤。
 
另外,当年带队的吴永鸿,1961年于马来亚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加入警队,曾经调任车辆注册局(今陆路交通管理局)局长,1979年升任警察总监,是历任最年轻的警察总监,也是新加坡独立以来第三位华人警察总监。
 
他在1992年退休后,受委任为新加坡赛马公会执行副主席,他在2015年4月10日病逝,享年76岁。
 
新加坡"危险第一人"——绑票大王伏诛记
新加坡"危险第一人"——绑票大王伏诛记
新加坡"危险第一人"——绑票大王伏诛记
新加坡"危险第一人"——绑票大王伏诛记
新加坡"危险第一人"——绑票大王伏诛记
新加坡"危险第一人"——绑票大王伏诛记
(作者/何盈)
 
— END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