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来辩!新加坡的隐形“鄙视链”,就是英语

0
645

他们说,不懂英语在新加坡照样活得好好的!

是,”活“没问题,至于”活得好“,就有待商榷了……

在新加坡,不论你如何试图回避假装看不见,语言”鄙视链“就是在那里,英语不好就时不时会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diss……

0老总被自家印尼女佣鄙视

从小到大,我爸一直以他高考前几个月奋发图强的故事激励我学习。据说当时他英语不好拉分严重,就跟老师立下毒誓:“如果英语考不到80分,我眼里喝两碗蒜!”

不幸的是我爸考到了80分,所以大家没机会见证“眼里喝蒜“这种反人类的奇观。但上了大学后,我爸斗志尽失,光顾着追班里唯一的女生(我妈)了,英语四级考了几次没过。

(我爸显然没有这样的觉悟)

后来我到了新加坡,我爸偶尔来看我,他最近一次和英语“单打独斗”是跟新雇的印尼女佣。

教女佣炒个我爱吃的菜吧,柴米油盐调料这些词都不会说;想让女佣出去买卫生纸吧,要上网搜图片……

最后,我家女佣问出了灵魂深处的问题:

女佣:“Sir,did you learn English before?”(您之前学过英语吗?)

我爸:“当然学过啊!高中三年,大学四年~”

女佣(一脸“食物链顶端”的骄傲):“Me, two weeks only!”(我就学了两周!)

注:女佣所说的是新加坡女佣中介在她们上岗前进行的两星期培训课程,有学习一些日常的英语交流用语。

0物业拒绝给住户“办证”

作为一个从中国来新加坡教O水准数学的老师,我妈可以毫无障碍地跟韩国、泰国、印度尼西亚的学生用英语讲题(当然,讲课的时候“this”和“that”是出现最频繁的词)。江湖传言,数学要考A以下,都不好意思到外面说是我妈的学生。

(数学题像小论文,我对我妈的英语水平相当有信心)

一天我让她独自去公寓物业,跟马来大叔多申请一张小区门禁卡,方便出入。

十分钟后,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囡儿啊,他们说一家只能办两张卡,不能再多办啦!”

再过十分钟,我接到了物业的电话:“您好,刚才您妈妈来说您是要申请第三辆车的停车证吗?但我们这里连您第二辆车的记录都没有!”

我一脸懵逼,我只有一辆车,怎么可能申请三个停车证?

确定了物业没有打错电话的情况下,我脑海中响起《柯南》BGM,开始推理……

门禁卡的英语是access card,但以我妈一说英语就紧张的状态,access这个词必然是漏了的,那么就只剩card(卡),card又和car(车)发音很像,对方一定听晕了,不知说的是卡还是车,我妈一着急再多重复两遍,听起来就很像 car card(车卡)了。

PS:这里必须为我妈正名一下,vehicle(车辆)、parking(停车)这些词我妈都是知道的,但一紧张,词汇量就自动清零了……

0被印度司机“拒载”的中国游客

在“没有诗的远方”(内蒙),我爸操着一口包头普通话,闲暇时约着其他大爷打个麻将,生活很是惬意。来了新加坡之后,麻友没了,但好在还有赌场。

不过,往返赌场的这条路却充满“艰难险阻”。去的时候,必须是我给他叫Grab,司机必须是华人,不然他总觉得会被拉到山沟沟里都没法跟司机理论。回来的时候提前10分钟给我打电话,我再给他叫个Grab。

这样往返多次,他便渐渐遗忘了对英语的恐惧,再加上赢了钱有点飘,竟然直接去圣淘沙赌场的德士站打车了,上了车才发现,是位印度司机……

“停车”不会说,“我想换辆车”也不会说,总不能跳车吧!我爸灵机一动,想到了家门口地铁站的牌子,脱口而出:“MRT!”

高能的是,我爸摒弃了通俗的M-R-T读法,而是把它当做一个单词,拼出来了…出来了…来了…听起来很像“Mart”(超市)!

于是,印度司机把他载到了离圣淘沙最近的Vivocity商场,让他下车。无奈“我还没到家啊”这句话我爸还是不会说,便不得不下车,给我打电话哭诉他被”拒载”的经历……

0男朋友的朋友把我当做“哑巴”

我NTU本科毕业,是奖学金得主,自认这些年英语修炼得还不错,直到我交了一个地道的新加坡男朋友。

我平时段子手属性明显,和朋友狂聊5小时一点不带卡壳的。但是,和男朋友的朋友们聚会时,我一向都是安静如鸡……

他们讲的我get不到笑点,我想把我的段子翻译成英文,又完全不能体现中文的博大精深!于是,全程只能报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哦对了,偶尔会笑出声,避免他们觉得我真是个哑巴……

0老公觉得我最需要的竟然是……

老公出差回新加坡,我提醒他记得给女儿买礼物,没想到他也为我准备了礼物!还是“特别的”、“绝对需要的”,顿时感觉直男开窍了~

见到老公时,我超兴奋地抱了抱他,然后,他微笑着从包里掏出了:

金!融!时!报!大老远的出趟差,我老公觉得我“绝对需要”的礼物居然是《金融时报》?!

他说让我看报纸好好学英语,因为我说的是“broken English”(三脚猫英语)……呵呵,你怎么不送我一份《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让我直接回去念大学呢?

0下属在茶水间笑话我

我是某全球500强公司市场部的小主管,2018年底我从上海调到了新加坡,带领一个十几人的团队。团队里一水儿的NUS、NTU毕业生,没一个人讲中文!

我几乎每次开会,说完一句:”What is your strategy?“(你的策略是什么?)然后就坐在那静静地看大家说了……

一天路过茶水间,听见里面超热闹,再仔细一听,居然是下属在学我说话!他们笑我“ strategy”的发音不标准,像“死追梯级”,还说除了这一句话我就不会说别的了。

原本想立刻冲进茶水间骂他们一顿,但目测自己没法用英语不带脏字地把他们骂个狗血淋头,就默默走开了……

07 跟同事谎称毕业于中文系

5年前我跟随老公来到新加坡,英语不够好,找工作到了面试那关一定会被打回来。一个堂堂中国985大学会计专业的毕业生,却成了家庭主妇。我又不想当华文老师,觉得自己毕竟不是学中文的,会误人子弟。

恶补了半年英语后,我终于在一间会计公司找到了工作。但是跟同事交流时,还是有障碍。每当同事听不懂我说话时,我就说自己大学是学中文的,所以英语不好~

0英语不及格连学都没得上

在中国初三毕业后,我来新加坡读O水准。数学、物理、化学这些科目都可以轻轻松松拿A,但英语每次考试都在及格的边缘试探,死活及不了格啊!

最终O水准大考的时候,果然我发挥稳定,英语又没及格,只拿了F9……

(O水准英语阅读理解试卷。O水准英语考试由听力、口语,阅读,作文构成)

因为除了英语,我另外5门课都是A1或A2的成绩,于是信心满满地申请了新加坡的5所理工学院,没想到居然全被拒了!打听了一下理由,就是因为英语成绩不及格。

现在复读的我,为求英语能过,让我不再是失学儿童,默默地把手机桌面从杨超越,换成了下面这张……

0女儿在国际学校被排挤

女儿在中国才上到小学二年级,没学过什么英语,而国际学校班上学生大多来自英美国家。本来看班上来了个跟自己长得不太一样的小朋友是有点好奇,想了解一下的,但无奈女儿不会讲英语,根本没法交流。

久而久之,女儿越来越不愿意去上学,因为没有人和她玩,不和人交流,就更不可能提升英语了,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恶性循环……

10 和60岁教授“约会”的我成了全班人笑料

身为一名理工男,我一直把英语不好当做理所当然。但来新加坡读研,我有种当文科生的错觉,Presentation(课题呈现)真的太多了!

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做呈现,紧张的我说话更是不利落了,教授完全没有get到我想要说的点。于是,我想课后再单独约时间去找他讨论一下,便说:“Can I have a date with you?”

60多岁的男教授当场石化,不,准确地说是整个班都石化了,Date是约会啊!这后来成了我们班的一个梗,回想起来恨不得咬舌自尽……

作为有强烈求生欲的人类,必然不能因为英语不好被这样一直鄙视下去!我们要反击!爬到“鄙视链”的顶端(去鄙视别人)!

不少人反击的方式,就是去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 in Singapore)补习英语,这里为不同水平和不同需求的人群,设置了针对性的课程。

比如,全日制的SMART English课程,集中的英语训练有助于强化英文思维,充分锻炼张口就说的能力和语言技能。这个课程也可以办学生准证哦~

SMART English还有青少年版的,适合中学生和应试人群,不少留学生和雅思、托福考生,都上过这一课程。

除了全日制课程,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还有适合上班族和学生族的兼读制课程(如商务英语、雅思备考课程等),以及针对中小学生的假期英语学习营(夏令营、复活节学习营等)。同时他们还提供一对一或私人学习小组的土豪级授课形式。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公众号,了解更多课程信息。

也可以加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课程顾问微信:Amy_BritishCouncil。点击这里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