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义专栏:论反对党的替代政策

0
492

【义点义见】许振义

国会第二会期开幕伊始,就出现几个政治热点。其中一个是陈如斯等成立国人为先党,另一个是人民行动党和工人党两党党魁在国会里的交锋。

对于李刘交锋,我最关注的是关于李显龙总理指反对党立场不明的那一段。李总理的意思很明确,反对党不能只针对执政党的政策作出批评和建议,而应该有自己的一套与执政党明显不同的基本国策。换言之,反对党议员不能只简单扮演监督政府的角色。李总理还认为,负责任的反对党在批评执政党的政策时,应该有明确的、量化的、具体的替代方案(如“我们现在有太多外劳了,把七万人送回国”),而不该闪烁其词。

刘程强的反驳也很明确,工人党的责任是提供看法,经过辩论后,允许政府继续迈进,而不是去阻碍政府的施政。工人党并不反对所有政策,但一旦觉得有必要针对重要政策提出反对意见,他们就会展开激烈辩论。换言之,“我的责任就是提醒你哪里错误了,而不是告诉你一整套具体的替代政策”。

一方面,反对党由于在野,而且毕竟才占国会一成议席,经验和资源都有限。基于同理心,选民不一定要求反对党有能力提供完整的替代政策甚至国策,能够“举起铁锤把政府敲醒”就差强人意了。

本届国会已进入第二会期,民间虽然对行动党在第一会期所做的政策调整大体表示支持,但是也有不少人将之归功于反对党的监督和鞭策。从选举政治的角度来看,行动党的这些政策调整似乎给反对党加分,不做也给反对党加分,看着有点纠结。

平心而论,世界级的国会是有与执政党旗鼓相当、能提出完整替代政策而且有执行能力的反对党。今天的新加坡政治确实还没达到这个水平。

综观已经形成两党制的政体,如美国之共和、民主两党,台湾之蓝绿,两党之间有明显的政治纲领差异。回顾我国政坛,芸芸反对党似乎大都只能在行动党的国策基础上提出批评或改良意见。如果把这些政党的标签掩盖起来,只看其纲领,很难看出彼此间的不同。

反对党国会议席少,资源有限,无法形成影子内阁,自然也无法提出替代政策。未入国会的反对党虽多,表面上看枪口一致实际上一盘散沙,各自为政,谁也不服谁,有时甚至互相牵制。

我国若要进入两党制,首要的问题是反对党的整合。反对党不整合,两党制永远没可能出现。至于两党制是否适合我国国情,是否会造成原本就稀缺的从政人才的浪费,两党之间的政权更替是否会造成政策的反复,政治是否会陷入扯皮甚至形成剧场国会,见仁见智,只能由选民自己判断和选择。

以我国当前的政治现实看,反对党似乎没有整合的趋势。究其根本,是因为在反对党阵营中尚未出现明显的领头羊。尽管工人党已是国会中最大反对党,但是毕竟只占一成席位;而工人党除了刘林两个灵魂人物,尚未出现明显的第二梯队。况且工人党形成今天的阵容,也不过是上届大选后的事,为时尚短,尚未成熟。在现阶段,工人党虽然比其他反对党占优势,但优势尚不明显,未能对其他反对党形成有力的吸引和号召。

工人党既已如此,其他反对党更不必说。许多反对党其实就靠党魁一人在支撑场面,除了党魁之外,其他党员知名度不高。偶尔有个略有名气的,只要能与党魁分庭抗礼,往往很容易闹分裂,要嘛易帜,要嘛另起炉灶,很少能够从一而终。反对党至今之所以举步维艰,这是一个重要因素。

陈如斯这时候成立新政党,完全是意料中事。根据报章报道,陈要在下届全国大选中角逐至少两个集选区,而且要在大选前汇集反对党的力量,组成政党联盟,挑战行动党。

反对党组成政党联盟,以前也曾有过,但是并不成功。目前没有一个像当年的詹时中这样的核心人物可以出面统筹,反对党阵营为了选票利益,避免三角战,只能在大选前匆匆达成攻防协议,无法完成真正的整合。工人党之所以不考虑联盟,恐怕原因在此。

下届大选最远不过是两年多的事。选情难料,如果形成2011年大选那样普遍没有三角战、而且不存在补选战略的战局,实在很难预测大选结果。在这种情况下,反对党是否有能力提出替代政策,进一步说,反对党是否有能力治国,选民是该开始认真考虑了。

反对党人如今在国会中已不再是凤毛麟角。这几年下来,表现如何?且由选民自行判断。

(本文首发于《联合早报》作者专栏)

作者许振义是南洋嘉木商务咨询创始人,曾任新加坡驻中国商务领事,通商中国总经理,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事务处主任。目前作者从事翻译工作及新中两国商务、教育咨询。联系方式:cykoh@cedarwoods.sg

————

欢迎新加坡及东南亚中文网游平台之《冠军足球经理》http://gj.yxs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