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0
578

编者按:受疫情影响,很多人在新加坡已经两年甚至更久没有去中国探亲了。尽管手续麻烦、隔离时间很长,有人因为家里急事等各种原因还是选择飞到中国。真实的回国旅行是什么样的呢?隔离期间是怎么度过的?让我们一起跟随《新加坡眼》网友youyou的脚步,一起去感受下疫情下的回国之旅。以下为网友全文:

筹划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在2021年11月底回国。
按照大使馆的要求开始出发14天的闭环管理,除了行前的两次核酸检测,其他外出都是非必要的都是被禁止的。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新加坡卫生部连续发了三次邀请接种加强针的短信,我很天真的打电话给大使馆报备,却被大使馆以非必要的理由禁止我去接种,并且警告我如果因为外出导致申请不到登机绿码,或者外出了而没申报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作为驻外大使馆并没有任何的渠道获知我在行前14天有没有外出活动,也没法拿到新加坡政府合力追踪器的数据,但是前提条件是在我入境中国28天后不再被列为入境人员并且没有确诊的情况下,一切都是安全的。万一很不幸在隔离期间阳性确诊了,那么会有一个轨迹追踪调查,被调查人员必须要配合,如实告知在新加坡行前14天的行踪,隐瞒的话后果很严重
 
回国机票提前一个月在新航官网预定的往返机票,出于对新航的信赖,相信他们在出现航班取消退款时不会拖延推诿。至于会不会因为输入中国病例超过人数被熔断,那是由中国民航总局决定的属于不可控的因素,只能听天由命。
 
行前三天和行前两天的双核酸检测、血清抗体检测都合格后,上传了疫苗记录体温记录和健康承诺书,大使馆很快就给批了登机绿码。走到了这个步骤,我做为一个持有中国护照的中国公民才算是有了回国的资格。这里吐槽一下百汇集团旗下的鹰阁医院做一次核酸199新币,提醒后面要回国的同胞们避坑。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11月28号早上樟宜机场,从南非途经新加坡转机飞往澳大利亚的两个确诊Omicron的人,快6点时到樟宜机场T3 在03柜台值机飞悉尼。在这之前我刚刚在这个柜台值完机。按照国内的防疫政策我这应该算是Omicron的时空伴随者了。隔离第二天得知当天的飞机上还有两个确诊病例,那些座位在确诊前后三排的人喜提密接,在隔离期间很不幸要接受多几次的捅鼻子捅喉咙。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飞往深圳的飞机上有一多半的人穿了防护服带了面罩护目镜手套,把自己裹成了大白粽。而对面登机口飞往其他国家的旅客全部只有一个口罩而已。空姐带着统一的面罩口罩和手套,我带了面罩口罩再加上整个航程不吃不喝不说话不离开座位。
 
当新航的飞机降落宝安机场时,我的内心并没有期待中的激动,充满的是对未知程序的恐惧。国际航班保障区只有一架到港飞机,地面上摆渡车上都是大白。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乘客分批下飞机,被要求扫各种码、填各种表,防疫人员拿着一根小棍棍在每个人的手机上戳戳点点。做核酸是咽拭子捅到干呕鼻拭子捅到后脑勺。然后提行李、入境,就像是被无形的皮鞭驱赶着的一个个行走的病毒,所到之处能看见的只有一双双隐藏在防护服护目镜面罩下面的眼睛,看不见他们的表情,听不清他们说话的声音,任何一个不经意的触碰,都会被立即喷洒消毒液,包括行李箱和随身携带的所有物品。
 
隔离酒店在福田保税区,说是酒店其实是一个健康驿站,根本没有星级可言,加三餐每天的费用是580人民币。21天没有客房服务不更换床上用品,马桶堵了只给送工具让自己处理。生活垃圾要先装袋,然后在规定时间丢在门外。开门取餐时会被要求先关上房间阳台的门窗,免得房间里带病毒的空气对流到外面污染了走廊的空气传染了防疫人员。
 
走进房间时,我没有立即关上房门,直到防疫人员过来催促我才不舍地关上门,因为我知道这扇门一旦关上就是14天的与世隔绝,后来的实际情况是21天的与世隔绝。而在新加坡回国群里的小伙伴却一脸羡慕地@我:“你已经回到国内开始隔离了吗?你好幸运啊!”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12月的深圳温度很适宜,只是有点干燥,21天几乎没有下过雨,多多上拼了两个加湿器。无聊乏味的隔离生活每天都是重复的,白天黑夜也是颠倒的。楼下有个建筑工地和一所小学,噪音从早到晚从不消停,探照灯整夜照射着。学校的广播喇叭和孩子们的喧闹声提醒着我每天是星期几。结束隔离离开时,工地的楼房已经从平地起盖到了四层。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酒店隔离的后7天,隔离餐已经吃到要吐。精神状态开始出现问题,反复听到门铃响了有人送东西来,打开门有时有人有时没有人,有时是萌萌的送货机器人,恍恍惚惚的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粤省事粤康码在红黄绿之间转换数次,用身份证登录和用护照登录还可能给你不同的颜色看看。核酸从48小时到72小时到阴性不停交替显示,时时刻刻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除此之外每天关注深圳本地的疫情通报也是各种惊吓。北京规定入境21天才能进京、前14天有1例本地病例的地方的人员严禁进京。意思是即使我隔离结束如果深圳有本地病例我还是不能回家。
 
12月19号解除隔离时幸好有老同学亲自驾车来接我请我吃饭,在被嫌弃不待见了21天后终于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几个小时后,我“回到中国”的习惯说法被成功纠正成为“回到祖国”。
 
傍晚,当我拖着行李箱来到临时住处时,被公寓管家要求出示解除隔离书才能进入房间。快11点接到第二天飞北京航班取消的通知,深更半夜手忙脚乱退改机票,因为万一走不了48小时核酸过期了还得重新再做。之后在国内的两个月时间机票被取消数次,每次接到航班动态还没打开就已经紧张到心跳加速不敢喘气,中间有两次行程被迫改高铁出行,也让我有机会体验了一传说中祖国高铁的速度。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国内自由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陪爸妈过完春节,转眼又要飞回新加坡了。
之前预定的往返机票因新航输入病例超过5例,导致飞回新加坡的航班惨遭熔断。退了深圳的票重新订了广州酷航。申请准入、出境申报、健康申报、疫苗证书、出发前核酸、预约抵达核酸、TraceTogether所有的文件都准备的完整齐全。
 
广州机场的国际出发当天只有两个航班。值机柜台酷航工作人员非常认真地查验文件,很多人因手续有问题,一直在打电话确认。飞机上几乎坐满,整个航程除了要求必须戴口罩,很多人都没有额外的防护装备。只有两个大白粽看起来反倒是怪怪的感觉。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在新加坡机场入境时却超级顺利,什么证明文件都没看,只问了一嘴:是新加坡这边的疫苗吗?回答是,直接拿准证护照扫脸入境 ,行李也没被检查,摆摆手直接放我过了,毕竟我看着就像是个遵纪守法的好人。亲眼看见有人被打开箱子检查,带的大包小包真空装的食品全没收了。
 
走出樟宜机场,瞬间被熟悉的温暖潮湿包围了,赤道的太阳照在我的羽绒服上,仿佛梦境般的不真实。刚下过一场雨,PIE高速路两旁的雨树整齐林立,茂盛的枝叶纵横交错,伸向路中间散开,形成一条完美的绿色长廊,感觉自己似乎正行走在时间的隧道里,从地球的另一端穿越而来。
 
回到家,换上短袖短裤重启热带模式,在没收到PCR检测结果时是不能出门的。
在坡独自生活了20天的小儿子很认真地对我说:“一个人在家实在无聊也很孤独。我改变主意了,长大以后还是要娶个老婆的。”
 
晚上九点多收到抵达PCR邮件:
NEGATIVE,TEST : COVID-19 RT-PCR
TEST RESULT : NOT DETECTED 。
 
11月28号回国,新加坡当天报告病例1761起。
2月6号回新加坡,当天报告病例7752起。
 
我自由了,也危险了。
(图文来自新加坡眼APP网友youyou文章《新冠疫情下的回国之路》)

如果你对往返新加坡的政策、流程有疑问,欢迎进群交流分享: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如果你拥有写作分享的热情,也欢迎在《新加坡眼》APP“社区”一栏进行发帖投稿!我们将对精彩内容进行刊载,以便利大家阅览交流。
社区投稿方式如下:

1.点击“阅读原文”,下载《新加坡眼》APP。点击首页右下角红色圆圈+按钮。

2.点击“社区”按钮,选择合适的版块编辑发布您的创作内容。

“疫情下往返新中两国,前后71天,隔离餐吃到吐;再次回到新加坡,感觉自由了也危险了”

《新加坡眼》APP为大家提供创作平台,希望大家能够在疫情中,一起通过写作来对抗疫情中的压力,体味分享生活五味。

— END —

相关阅读:

编辑:XX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