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部长:族群歧视因疫情压力显现;华人社群并非铁板一块

0
1298
今年4月,一名华族女子在地铁侮辱马来人;5月,一名印族妇女遭到华裔男子用带有种族歧视的字眼辱骂,还被殴打受伤;6月,一名华族男子当街羞辱印度裔男子,称异族通婚时不对的;同月,华族邻居敲锣打鼓,干扰印族男子进行宗教仪式;近日,一个马来女性在公共巴士上对印度妇女爆种族歧视言语而被判刑等等。
 
新加坡种族歧视事件层出不穷,引起了各界的关注。

 

昨日(6月25日),财政部长黄循财在新加坡政策研究所,与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针对多元文化主义课题展开一场线上论坛演讲,并重点阐述了有关新加坡种族歧视的相关问题。

 

新加坡部长:族群歧视因疫情压力显现;华人社群并非铁板一块

图源:新加坡政策研究所

黄循财表示,种族主义在新加坡仍然存在。在过去,类似事件发生,不一定全会传遍全岛,但如今,疫情对社会形成压力,这类事件的出现比过去要多;加上社交媒体发达,很容易曝光,坏事传千里。

他说,对多元民族的新加坡来说,种族问题就是个基本课题。正因种族课题构成的挑战,新加坡当初才会从马来西亚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 

这是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就如李光耀在新加坡独立当天宣布道:“我们将在新加坡建立一个多种族国家。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位置,是平等的”。

(编注:所谓“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是指新加坡不是华人的新加坡,不是马来人的新加坡,不是印度人的新加坡,而是多元种族的新加坡人共同的新加坡)。

1964年7月21日,新加坡发生了种族暴动。为了纪念这一天,政府于1997年将7月21日定为种族和谐日,提醒国人应不分种族和宗教,融洽地相处。

 

新加坡部长:族群歧视因疫情压力显现;华人社群并非铁板一块

(摄于2014年,图源:Regent Sec School

新加坡采取政策,如:设计集选区制度以保证少数族群在议会中始终有代表,任何政党都不能狭隘地迎合任何特定的种族和宗教而获胜;将英语作为通用语言;修改宪法,设立了由大法官主持的少数民族权利总统委员会,该委员会有权拒绝议会通过的任何侵犯少数民族权利的法律;援引《国内安全法》限制和遏制任何种族歧视者或沙文主义者。

 

黄循财说道,新加坡拥有独特的多民族主义哲学,不要求任何族群放弃其丰富遗产与传统,而选择同化。相反的,希望维护、保护、颂扬新加坡文化的多样性,接受和尊重他族文化。

 

因此,教育制度中的双语政策是关键支柱,政府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来保护中文、马来语和淡米尔语:坚持让学童学习他们的母语,投入资源以保持本地语言的标准,并帮助维持本地语言媒体的发展。而且,尽管所有议员都能听与说英语,但议会仍然提供四种官方语言的同声传译。

黄循财也指出,在任何多种族社会中,与多数族群相比,少数族群在日常生活中更常面临着歧视等困难。因此,政府鼓励国人学会推己及人,并通过个人的行动,教导培育下一代。

 

“此外,我们也必须采取互谅互让、信任和妥协的方式。这不代表,我们应该避免表达心中的不快和对所经历的不公偏见保持沉默。恰恰相反,我们应该直面和坦诚不同群体的种族化经历,并正视它们,进行文明的讨论,倾听对方的意见,并理解所有观点。”

新加坡部长:族群歧视因疫情压力显现;华人社群并非铁板一块

(视频截图:新加坡政策研究所

 

黄循财指出,新加坡有超过5分之一的婚姻是跨种族婚姻,因为当代年轻人在对种族差异的意识不强,对其他种族的接受程度高。

部分新加坡人认为应该是时候采取不同的措施,取消所有与种族有关的政策和措施。对此,黄循财表示,新加坡的政策并非一成不变,无论是集选区(GRC)、民族融合政策(EIP)、自助小组、特选学校(SAP),都将会抱持开放的态度,以作出及时的检讨和政策的更新。

 

例如,近来对于是否放宽穆斯林护士在工作时佩戴头巾(tudong)的规定,此事需要详细的研究,政府必须与各社区进行广泛对话和沟通,不能操之过急,更不能“哭叫的声音大就有奶喝“。

 

黄循财也说,新加坡的华人社群并非铁板一块。新加坡还有整整一代人更习惯使用汉语而非英语,他们认为自己在英语世界中是处于弱势的。

他认为,在多元种族的社会中,少数民族总是面对着多数族群所不面对的歧视和困难,因此整体社会必须正视并且谨慎对待少数民族课题。要在种族课题上平衡各方利益,需要各群体间相互理解与妥协。

最后,他表示政府将永不动摇地致力于促进所有种族之间的和谐,并确保所有新加坡人在生活中享有充分平等的机会。

 

相关阅读:

编辑:HK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