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0
138

今早,噩耗传来,华社领袖、著名银行家黄祖耀昨晚安详逝世,享年95岁。

 整个新加坡洋溢着哀伤不舍的氛围……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在新加坡,黄祖耀可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中年以上的,没有不知道黄祖耀的。

 

中年以下的,就算不知道黄祖耀,也没有不知道UOB大华银行的。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图源:大华银行)

 

话说大华银行这个“四竖一横”的logo是怎么来的?

 

1970年,大华银行正式挂牌上市,成为本土第一家上市的银行。

 

江湖上一直有个传说。据说,当年大华银行正在构思新logo,找了好几家设计公司,都不满意。当时,大华银行刚收购崇侨银行、利华银行等。据说,有一天,黄祖耀福至心灵,说“我收购了这些机构,那么就用一根绳子把它们全绑起来,logo就用这个了!”

 

当然,这是江湖传说。实情是否如此,不得而知。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崇侨银行在1958年推出大象和犀牛作为造型的扑满。图源:苏杭的收藏)

 

话说回来,1971年6月黄祖耀收购崇侨银行,轰动一时。原因很简单,以小吃大。当时,崇侨银行的资产和网点比大华银行大,而黄祖耀以2200万新元击败六个竞争对手,成功把崇侨银行纳入麾下,一举成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第二大银行,垫下大华银行进军本区域的基础,传为佳话。

 

新加坡华社第一人

 

黄祖耀的父亲黄庆昌,祖籍福建省金门县,1890年于古晋诞生。幼年时,黄庆昌曾被父母送回金门老家接受小学教育,后再回古晋念中学。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2010年,黄祖耀向金门大学捐赠100万新元;金门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遂以黄祖耀命名之)

 

1929年,黄祖耀在福建省金门县英坑村出生,后来移居新加坡。1949年,在圣安德鲁英文学院就读时,20岁的黄祖耀遵父命停学,进入父亲创办的庆隆公司,从事土特产贸易。1974年,黄祖耀正式接替父亲全面执掌大华银行。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1980年3月28日,亚细安工商总会主席黄祖耀接待来访的韩国工商部长丁渽锡。图源:NAS)
 

黄祖耀在商场的传奇很多,本文先谈谈他对新加坡华人社会的贡献。

 

一言以蔽之,黄祖耀是新加坡华社地位最高的“第一人”。他对华人社会的改革,形成了现在新加坡华社的基础。

 

废除“会长终身制”

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黄祖耀对华社的一个大贡献就是启动会长的任期限制。

 

黄祖耀在华社担任的义务职务很多,而且很重要。他在1969出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并于1970至1980年担任南洋大学理事会主席。

 

从1964年开始,除了1973至1977五年间,新加坡金门会馆主席就是黄祖耀。一直到2016年卸任,当了三十多年主席。

 

同样的,1972年,黄祖耀接任新加坡福建会馆主席,蝉联19任,一直到2010年卸任,前后长达近30年。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图源:SFCCA)
 

1986年1月27日,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正式成立,为新加坡华社发展的一个里程碑。黄祖耀担任首届会长,并担任此职务达25年,直至2010年,实为本时期新加坡华社之公认领袖。

 

黄祖耀曾经说,我当主席这么长时间,没有人要赶我走,因此得修改会馆章程,唯有在章程上以法律形式限制会长任期,才能给社团换新血,注入新活力。

 

说实话,宗乡总会、福建会馆、金门会馆都是新加坡华人社会中的重要机构,尤其前二者。黄祖耀在这些社团当了二三十年主席,一来是实力雄厚,二来也是众望所归。如果不是他主动坚持修改章程,限制会长任期,等于废除了“终身制”,肯定不会有人向他开这个口。

 

恰恰是在他的任内,福建会馆在2004年修改章程,规定会长任期最多三届。

 

此后,许多社团也纷纷做出调整。

 

如果不是黄祖耀以他在新加坡华社的顶峰地位做出的这种特殊努力,华人社团要放弃“主席终身制”,绝非易事。

 

可以说,如果没有黄祖耀,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华社。

 

从这个角度看,黄祖耀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是这个时代的奠基人。

 

热心教育 献身公益

 

黄祖耀一生热心教育,献身公益。

 

他曾是大中华区以外唯一中文大学——南洋大学的理事长。在1980年新加坡国立大学成立之后,担任校董,并在2004年出任南洋理工大学名誉副校长。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1975年,黄祖耀给南洋大学毕业生颁奖。图源:NAS)

 

1992年,华社自助理事会成立时,黄祖耀负责筹款,筹到了1000多万新元,用以帮助社会底层华人家庭和学习欠佳的学生。

 

大华银行在2015年设立了5000万元的黄祖耀未来领袖奖学金计划,为贫困的学生提供资金援助。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大华银行与NUS、NTU签署奖学金协议。图源:NUS)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2011年,黄祖耀获颁国庆奖章最高荣誉“殊功勋章”,给他颁奖的是总统陈庆炎博士。陈庆炎1969年至1979年在华侨银行OCBC担任总经理,是黄祖耀大华银行的竞争对手之一。图源:NAS)

 

大华银行资产爆增百倍

 

根据福布斯富豪榜,黄祖耀身家72亿美元,2023年名列新加坡第8,世界第325。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1960年,黄祖耀接过大华银行棒子,年仅29岁。在2018年4月退休之前,他执掌大华银行超过60年。

 

在他当家期间,大华银行资产从28亿新元,达到2530亿新元,规模从75家分行增至500多家。截至2023年9月30日,大华银行的资产已增长到5160亿新元,被评为世界顶级银行之一。

 

根据大华银行2022年年报,黄祖耀拥有集团18%以上股权。

 

1965年,大华银行在香港建立首间海外分行。1984年,大华银行在北京建立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办事处。

 

从落叶归根到落地生根

一个时代的终结

 

黄祖耀出生地是福建省金门县,但他在新加坡长大。 

 

从新加坡华人历史上看,在黄祖耀之前,华社一把手领袖大都是“新移民”,例如薛佛记、陈笃生、陈嘉庚、陈六使;在黄祖耀之后,则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如继任的宗乡总会掌舵人蔡天宝、陈奕福、蔡其生。

 

在黄祖耀之前,华社领袖大都想着落叶归根,光宗耀祖;在黄祖耀之后,华社领袖则是要协助新移民融入社会,落地生根,根深叶茂。

 

黄祖耀,见证了两个时代的交替——他既见证了“落叶归根”时代的终结,也见证了“落地生根”的时代的蓬勃发展。

 

一代代的人们,积极努力,发奋图强,就是为了下一代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谨以此文,致敬黄祖耀博士,也致敬那个逝去的时代、以及我们可敬的前辈们。

 

附录:七十五年的归乡路

作者:江柏炜

发表日期:2012年4月7日

 

1937年夏天,日军即将占领金厦的前夕;一位7岁的金门孩子,在参加完外祖母的告别式后,跟随母亲许玉秀南渡到砂劳越古晋投靠父亲黄庆昌,之后再转往新加坡。

 

日后,在时代巨轮的驱使、家庭的栽培及个人勤奋努力下,这个孩子茁壮成长,将父亲交给他的银行事业扩展成世界级的金融体系。他,就是新加坡大华银行总裁、金门会馆主席黄祖耀先生。

 

2012年3月26日,黄祖耀、庄榕英贤伉俪率其胞妹、二位女儿、女婿余医师、外甥女、孙女与银行副总裁冯清莲女士造访金门。

 

75年之后,黄主席首度踏上父执辈的故土。尽管主席个性极为低调,但金门县政府、黄氏宗亲及各界按照乡规,给予这位成功企业家隆重的接待。从水头码头的舞狮、锣鼓阵头的欢迎仪式到西园宗祠、英坑祖居的祭祖,还有安排了金门旅游景点参访、道地的家乡料理餐宴,可谓衣锦还乡。

 

此行三天,走访儿时成长的后浦旧城区及赴外祖父母的坟前上香是主要的活动。主席曾于1998年新加坡《源》季刊上写过一篇文章〈父亲给我的教诲〉,“关于我在金门的日子,已经没什么记忆。但有一点至今仍历历在目,那就是外祖父许天乞让我骑在他的肩膀上,带我到村里四处游玩。要不是因为中日战争爆发,也许我会在台湾海峡的乡间长大。”

 

这是主席在新加坡回忆遥远的金门之童年记忆。一旦回到金门,触景生情,回忆不仅如此。首先,在后浦南门已改建成二层楼房的昔日旧居,主席指着外面的门口埕说,“这里以前很宽阔,前面还有一条深沟,儿时在这里玩,担心会掉下去;” 进入客厅后说“这里以前是古厝的天井,夏天很凉快。”

 

接着,沿着小巷弄,走到许氏宗祠大埕时,主席停了下来,回忆起当年外祖母出殡之事。他缓缓地说:“外祖母过世时,我不懂得害怕,躺在她的怀里,只当她睡着。出殡的场面很大,办了好几天…。”

 

75年前的画面,一定在他脑中鲜活重现;平日严肃的他,此时表情柔软而感伤。

 

同时,主席也提到父亲当年在后浦南门未能盖起洋楼的一块建筑基地,愿意捐给政府或大学,整理成公共设施,以纪念其父母亲。之后,大家离开后浦,走入山前村的山林,到外祖母坟前上香;接着,再去金城公墓祭拜外祖父许天乞。一路上主席由孙女挽着,沿途与家人轻声交谈,似乎是一种家族记忆与文化的叮咛、传承。对主席来说,乡愁是片断浮现的儿时记忆,以及对于外祖父母的浓厚情感。

 

在金门大学的公开讲座中,主席谦虚地说自己的成功是一个幸运的故事,并强调专心才能将事情做好的道理。他本来负责庆隆号的土产贸易,做得很不错,但父亲要他到银行学习。起初他有些疑虑,两边兼顾,半天在庆隆号、半天在大华银行。但父命难违,银行成为他必须承担的事业。之后他专心一致,改变经营策略,且成功地并购其他银行,让大华银行从原先福建帮的银行,成为新加坡、亚洲区域、乃至于世界级的银行集团。当然,他也不忘赞扬他的夫人庄榕英女士所给予他的协助,特别是对于儿女的教养。

 

当学生提问,目前大学教育似乎已经不是就业保证时,主席感叹地说他自己人生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受过大学教育;但提醒学生除了专业能力养成外,最重要是诚信的品德。他说到:“土产贸易是用自己的钱做生意,赚钱或亏损自己负责;银行是管理别人的钱,必须更加小心,操守品德必须良好。他所用的团队人才,诚信是最需要的能力。”

 

主席的一席话,切中当前大学教育的问题核心,这就是人文教育与工作伦理的重要性。

 

短短的三天,唤回了黄祖耀主席75年前的记忆,也让第一次造访金门的黄家子孙辈留下深刻的印象。在新加坡高度西化、快速变迁的社会,对金门后裔来说,金门是一个永恒的乡愁。

 

ABC丨编辑

KS丨编审

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属于看南洋和新加坡眼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新加坡眼”。

2.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转载”、“编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编译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有价值资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相关阅读

废除“终身制”——新加坡银行大亨黄祖耀逝世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