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0
297
新加坡作为全球最开放的发达经济体之一,吸引了大量前来务工的外籍人员。那么,那些在新加务工人员,在新加坡的生活如何,赚到了足够的钱吗、疫情下遇到了什么困难?
 
以下带各位一起走进外籍劳工在新加坡的生活现状。
 背井离乡 
网友jfzy是一名来自于中国的劳工。在2021年5月1日的劳动节,烈日当头,劳工们在工地里加班加点赶工程,希望大楼早日落成。
jfzy幽默地写道:“劳动节,不劳动怎么过节”。
 
为保护皮肤不受赤道过强的紫外线侵害,工人们在工地上得穿着长衣长袖劳作。
顶着30多度的太阳天,他们在钢筋之间穿梭。
 
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有时下雨天,劳工们要披着雨衣,迅速前往工地去处理工地需要善后的事情。
然而当雨越下越大无法继续工作时,jfzy便只能弯着身躯,躲在铁瓦下避雨休息。
居住方面,像jfzy这样的外来客工居住在由政府统一分配的劳工宿舍里。由于工地附近的配套设施通常不是特别完善,生活条件说不上好。
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居住环境有些简陋,常有蚊虫来骚扰。jfzy却没因此丧失对生活的热爱。
对他来说,天空飘过的一朵美丽的云、绚丽的彩霞,都是他生活中的快乐的源泉。
他会记录拍摄下来生活的美好,工地天空的油画特写、生活的几行小诗。
 
在周末休假的时候,他和同事们也会享受难得的放松时光,结伴到附近的昇菘超市购买生活用品。
 
由于工地外没有公共交通,所以他们每一趟步行来回都要花上至少两个小时。不过大家依旧为难得的放风感到开心。
 
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疫情下的他她 
2020年,新加坡客工宿舍爆发疫情,数万名劳工感染。劳工的抗疫工作成为重中之重。
 
jfzy在2021年6月10日打上了疫苗,还收到了医护人员发放的抗疫礼包,在疫情笼罩下收获了来自于社会的温暖。
网友“Amandacat”说,在新加坡工作多年,已做好了移民的准备。她在碧山居住了20年,这一住,几乎就是整个下半辈子的事了。
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在她看来,新加坡生活简单,社会体制完善,交通便捷,人情来往不复杂,执政者以为民为本。政府在疫情期间也给民众提供补贴,每一笔钱都直接打入公民的银行账户里
她也提及了一位与她相谈甚欢,同样漂洋过海来到新加坡的那位出租车司机。他也有在家乡,随着妻子到福州去管理工厂。兜兜转转,最终一家人还是选择扎根在城狮。
如今儿子当兵了,女儿也高中即将毕业了。 他觉得自己大半部分的任务也完成了。
他说他们一家人很早就取得公民。
他感恩自己在后疫情时代仍有一片立足的小天地。
 寸步难行 
这些脚踏实地的打工人凭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片天地,然而,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苦苦挣扎。
网友“随风”在帖子中写道:“交了3万5,来新加坡工作不到2个月,我被辞退了”。他在国内做的是服务业,却被国内的无良中介介绍到了制造业,尽管他不辞辛劳尽力坚持了几天,却最终还是只能举债回国,使得原本的生活雪上加霜。
 
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韩启金,在新加坡工作,多年来兢兢业业,是家里的顶梁柱,赡养妻子儿女,却在48岁的生日前因为中风倒在了病床上,家中积贫,孤身一人在异国他乡。
 
还有前维和军人“蓝盔”在新加坡旧疾复发,又不幸染上新冠。彼时的他,回国之路漫漫无期,身无分文生活不便。
“问题是我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现在手里没钱吃饭,身体也不能工作,加上因没钱吃饭导致身体虚弱,在劳工宿舍昏迷两次。真怕在同事们去做工时昏迷不醒没人管死去。每天只能靠两顿只有两片白菜叶的面条熬日子,跟大使馆发邮件打电话求助也没有回音。今天早上在同事去做工后抱着半碗面条哭了好几次。家人还得每隔一段时间就语音给我怕我昏过去没人管。”
 
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不幸也不总是发生在体力劳动者身上,去年38岁的中国工程师突发颅内出血,致使全家安居新加坡的美梦沦为泡影,三年辛苦工作化为乌有。夫妻二人几年辛苦积攒的家底也在高昂的医疗账单面前挥霍一空,全家举债度日。
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生活起起落落。人在异乡为异客,或许为了家人、为了自己的梦想、为了更好的未来,独自在异国他乡承受着不确定性、未知与孤独感。
 黎明前的曙光 
 
一名在新工作的中国人张曙光在今年的1月24日,也是他18年结婚纪念日的那天,不幸在睡梦中突发心梗去世。而前一天晚上,他还和远在家乡的妻子视频聊天里有说有笑。
张曙光几年前因房贷压力,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新加坡当瓦工。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每个月给家里汇1万人民币支付家人的生活开销。张曙光的妻子刘丽莎因为心脏不好,被医生叮嘱不要做体力活,她就负责留在家中照顾老小。
两人的孩子才十几岁大,还在读书,而房贷还有八年才能还清。张曙光的公司表示,他死于自然原因,因此只能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没有赔偿金。后续,公司领导出资处理后事,将他的骨灰运回故乡。
刘立莎因为疫情缘故无法出入境,没能见到丈夫最后一面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除了对该事件的惋惜与痛心外,事件后续也体现了人间的温暖与真情,大量好心人和媒体,包括《新加坡眼》传播事件,为张曙光募捐。不少好心人伸出援手,帮助张曙光的家人度过了难关。
 
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尾声

 

在2017年,新加坡管理大学对157名客工进行来随即问卷调查,大部分的外来务工人员表示,对薪水和工伤赔偿的相关事宜并不满意。
最困扰外来务工者的三个问题分别是:雇员出现工伤时雇主并没有为他们上报、雇员缺乏证据支持索赔所需、雇主拖欠工资,外来劳工缺乏获取证据的渠道来提高诉讼的成功率。
不过,社会亦有温情一面。
 
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韩启金住院所花费的16万新币的天价医疗费,即使并非工伤,他所在的公司仍然自愿承担;“蓝盔”在直播采访之后收到的四面八方的援手,从机票到保险,乃至中国大使馆也出面发声,现在已经回到国内安心养病;网友“随风”在最后收到了新加坡中介的部分退款,中介也承担了他的回国机票。那位工程师,也收到了公司的补贴和帮助,在各方帮助下渐渐回到了自己的生活;线上线下的好心人为张曙光募得了几十万善款。
 
那些来新加坡的打工人,他们怎么样了...
新加坡是个美丽的岛国。对有些人来讲,它就是那个温和亲切的热带岛国,微风徐徐、美好、阳光、明亮,对另外一些人来说,靠近赤道的阳光如此毒辣,留下的汗水和在异乡独自闯荡流下的泪水只有自己知道。
人们在生活的起起伏伏之中迷茫又觉悟,有时危机也是转机。
希望每一位游子都平安顺遂,凭自己的努力过上想要的生活。

— END —

相关阅读:

编辑:HY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