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0
612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 (LKYSPP) 的研究人员表示,如果家属愿意让社区和专业人士分担看护失智老人的重任,那么这一任务便会轻松不少。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最近几周,新加坡宣布了几项构建失智症友好型社会的举措。根据1月30日公布的2023年幸福老龄化行动计划(Action Plan for Successful Ageing)新加坡卫生部(Ministry of Health,MOH)正在扩张社区外援团队的数量,以便精准识别出有失智风险的老年人,并将病人、护理人员和医疗资源联系起来。

杨厝港(Yio Chu Kang)推出了一系列人性化的措施来帮助失智症患者,如采用色彩鲜艳的壁画来标记地理位置,方便失智老人识别方向,以及装配按下后能让居民迅速获得帮助的个人紧急呼救按钮。杨厝港有望成为新加坡第一个对失智症患者友好的选区。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新加坡的一位老年护理人员(图片:Calvin Oh/CNA)

新加坡的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所以这些人性化措施是不可或缺的。新加坡大约每10个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中就有一个患有失智症。为失智症患者提供基础设施和服务对他们的家人来说也是一种宽慰。

但与可以通过集中规划资源来确保基础设施的供应充足不同,满足失智症患者的护理需求并非易事。失智症患者的护理需求不仅关乎个别家庭,还要求整个社会都参与进来,共同考虑如何为失智症患者提供最好的护理服务,以应对预计将持续上涨的失智症患者人数。

为研究新加坡支持老龄化的政策,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研究人员与72名不同年龄和社会经济背景的人进行了讨论,其中,护理问题,尤其是失智老人的护理问题成为了讨论中的重点话题。

讨论者的观点可以归纳为以下三点,但都指向同一个答案——只要整个社会齐心协力,就足以应对老龄化情感、身体和财政方面的问题。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2022年10月30日,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走访杨厝港选区,深入了解该选区实行的失智症友好政策。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看护面临的未知负担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第一,看护失智症患者不仅是体力劳动,也是情绪劳动。目前暂无明确的衡量工具和对策来保障护理者的心理健康,他们优先考虑患有失智症的亲人的需求。

参与者讲述了那些他们必须代表亲人完成看起来永无止境的任务,如频繁去往医疗机构,陪同亲人接受治疗等等,这些事情使他们感到沮丧和压力。他们也分享了自己所处的两难困境:出于对老年人的爱与责任,他们希望精心照顾患有失智症的老人;但如果放弃全职工作来照顾老人,他们又会因未来不安稳的退休生活而感到焦虑。

政府提供的每月200新元的居家看护津贴(Home Caregiving Grant)虽然广受赞誉,但人们面临决策时,仍然踌躇不前,因为面对的选择非常复杂 。

虽然将看护失智症患者的责任交给雇工看似是一个简单而省事的选择,但参与者表示,当前低水平的护理标准和服务意味着家属必须随时在场监督才能放心。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杨厝港选区居民正在展示如何使用个人紧急呼救按钮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开发社会资产以提升老年人体验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第二,满足失智症患者护理需求的一个好方法是让整个社会共同承担看护失智症患者的责任,也就是借助社会资本而非仅仅金钱的力量来帮助患者及其家属。

如果家属没有固执己见地认为看护老人全部是他们的责任,而是接受社区和专业人士提供的帮助,那么看护失智老人也就不会是那么艰巨的任务了。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示意图,图源:pixabay)

目前我们面临着文化挑战:不足但勉强可用的护理设施让家属却难以接受;他们认为这是对老人的一种漠视。作为亚洲人的我们会认为让“外人”帮助我们处理与家庭有关的事务是不合理的。

那么如何才能改变这种想法,让利用社会资源来提供帮助变成一件好事?

我们经常提到这些提供专业护理的基础设施,但很少谈论此类设施带来的好处:比如老年人可以在这里相互交流和分享他们过去的故事,同时整个社区的医疗资源都汇集于此,以便为失智症患者提供更加全面和专业的护理服务。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示意图,图源:pixabay)

为了改善新加坡整体的护理质量,一名参与者建议在所有社会学科或高等院校的通用课程中加入老年学的基础课程。这门课程可以使个人掌握基本的护理技能,并提高对老龄化政策问题的认识。

代际互动,尤其是在在患者认知能力下降的早期阶段进行互动,同样可以缓解失智症患者的病情。例如,有一些志愿者项目会让学龄前儿童和小学生到失智症日托中心与老年人一起阅读和做园艺工作。

公众更多地参与老人护理中心的工作,不仅可以更有效地分担看护老人的责任,还能使老年人获得不同群体的支持,其效果远超医疗机构设施提供的专业护理。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减轻财政负担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第三,参与者都认识到,我们都需要为社会老龄化对财政的负面影响做好准备。同样的,如果我们能够一同承担这个问题,财政负担就会变得轻一些。

从公共财政的角度来看,应对老龄化挑战是政府在2023年至2024年期间将商品及服务税(GST)上调2%的理由之一。但这一举动也受到批评。

然而,当我们研究中参与者了解了所有关于老龄化社会的公共政策和现实中需要考虑的因素时,我们惊讶地发现,更多的人愿意承担这一责任,去考虑更多储蓄并为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示意图,图源:pixabay)

在这次两天焦点访谈结束后的调查显示,与访谈开始前相比,多了13名参与者(共72名参与者)准备从储蓄和家庭中拿出更多的资源来为应对老龄化的挑战做准备。

此外,多了11位参与者表示,他们支持政府通过消费税来筹集所需的资源。

另多了6名参与者表示,可以动用国家储备来补充应对老龄化社会的财政资源。我们预计未来要抽调更多资源来应对老龄化的财政问题。

同时我们了解到,年轻的参与者想要知道,他们如今对老年人的支持是否意味着自己未来也会享受到同等的待遇。因为年轻人的未来更加不确定,而互惠是任何社会契约的基本原则。

预见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挑战并承担相应的成本,是我们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如果我们知道只要集中资源共同应对,我们就能解决这些问题,那么无论是家庭还是国家,都会感到更加安心。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示意图,图源:pixabay)

 

令人欣慰的是,当我们的讨论到达尾声时,又多了26位参与者表示看好新加坡的“乐享灿烂年华”计划(Live Well, Age Well),他们认为新的政府行动计划为大家提供了一个框架,使得我们能够把新加坡建设成一个更加适合养老的地方。

本文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吴木銮(Alfred Wu)、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新加坡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 IPS)副所长兼高级研究员许林珠(Gillian Koh)、IPS研究助理Sandy Lee和IPS研究助理Gabriel Lim。IPS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设立的独立研究中心。

本文首发于亚洲新闻台 (Channel NewsAsia , CNA)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文章来源:Channel NewsAsia , CNA,2023年2月1日,星期二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内容来自于作者,不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官方机构观点

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好社区,连副总理黄循财都来打卡
 
感谢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微信 ID:LKYSchool-NUS)授权新加坡眼转载
— END —
相关阅读:

编辑:L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