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腹痛,求医5次后,终于检查出了原因

0
277

几年前,我经历了一场疑难病痛。折腾了一个多月,最后的手术彻底解除了病痛,但咨询过的西医生中医师无人圆满地解释我的症状。

 

1. 便秘腹痛查肠道

 

[第一周.家庭诊所的寻常处方] 

 

求医旅程始于我发现自己便秘了。去了一趟家庭诊所[1],医生开了助消化的口服药。谁知毫无效果,而且难受的腹胀开始了,连喝水都困难。

 

我再去这家诊所仔细检查一遍。因体温血压正常、无头晕咳嗽,也没有便秘的经历和家史,医生觉得病因不明,尚需观察,加开了口服的清肠丸和外用的灌肠液。

 

过去二十多年我常去同一家庭诊所,搬家几次也照常回去。去同一诊所的好处是医生对我的健康状况了如指掌–我问诊的郝医生就认识我们一家人,就医时除了仔细检查,还会询问近况交流带孩子的心得。

在新加坡腹痛,求医5次后,终于检查出了原因

  (家庭诊所)

 

[第二周.寻求独立的医生诊断] 

 

外用的灌肠液暂时消除了腹胀,不过有病得根治才行啊。我去政府诊所[2]寻求独立诊断,结果和家庭诊所相同,医生无法确诊病因,遂推荐给政府医院[3]的肠胃科专科医生[4]。但是(生活中没有但是多好啊)能预约到的专科医生最早也要等两个月。

 

因为每天便秘难受而且明显消瘦,我又咨询了常去的执业中医,其意见同样是先见肠胃科医生,通过仔细检查来确定病因。

 

这时我的腹部开始有疼痛感,于是再去家庭诊所求助。医生推荐了附属于一家私人医院[5]的肠胃科医生,并解释虽然比政府医院贵,但第二天就能问诊了。诊所的护士安排好一切,交给我一封医生的推荐信。

 

[第三周.专科医生的详细检查] 

 

我如约来到肠胃科医生的私人诊所。检查后,医生安排我隔天(需空腹并服药清肠)作腹部超声波扫描和肠胃內窥镜检查[6]。惊讶的是,专业检查的结果仍显示一切正常。既然这样,照常上班吧。

 

我腹部的疼痛更频繁也更痛。在办公室熬了一天后打电话再向肠胃科医生求助。医生听了我描述的病情也不得要领,叫我再去他的诊所。

 

医生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新的发现。征得我同意后,他安排了肠道镜检查[7]和腹部CT扫描。作为病人的体验,肠道镜检查要比內窥镜难受得多。

 

肠道镜检查没有意外的发现。CT扫描完成后,负责扫描的医生如临大敌,安排好可移动的病床后叫我马上躺上去,又请回肠胃科医生一起讨论。

 

2. 主动脉瘤急住院

 

过了相当长的时间后,肠胃科医生通知我CT扫描发现主动脉瘤[8],可能导致主动脉破裂危及生命,需马上住院手术。他会联系心外科医生确诊并负责手术。

 

住院的过程非常顺利,护士们耐心地解释了住院手续、表格,下午3点我住进了住院保险可支付的病房。因为不知道何时手术,护士说先按肠胃科医生的要求让我禁食,又细致地介绍各口服药和吊针的药物用途。

在新加坡腹痛,求医5次后,终于检查出了原因

  (私人医院)

 

晚上9点心外科医生来到病房。但是(又但是了),他解释说我的病况尚不严重,可以每半年作一次超声波扫描,如果主动脉肿大到一定程度才要手术。而且腹部的疼痛不靠近主动脉肿大的部位–兜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当晚我的腹痛仍然时轻时重,严重时止痛药完全不起作用,以致彻夜辗转无法入睡。

 

[第四周.住政府医院准备手术] 

 

隔天肠胃科医生来跟我讨论出院的计划。我大惊,昨晚的剧烈腹痛仍未消停,难道我还要经过急诊才能再住院么?遂问能否转入政府医院,也许大医院里各科医生会诊有新的发现呢?

 

这次没有但是了!因为病因已确诊,经肠胃科医生联系,下午救护车就将我送到就近的政府医院。护士说不知是否当天有床位,幸运的是晚10点就住进了病房。

在新加坡腹痛,求医5次后,终于检查出了原因

  (政府医院)

 

第二天早上,一行医生,据介绍有主治医生,心外科、肠胃科专科医生,来到我的病床前。心外科医生说看了我的CT扫描报告,现在可以手术治疗并简单解释了“EVAR”微创修复的新技术。

 

鉴于我的病情没有生命危险,手术排到了一星期后。等待手术的几天里,我腹痛不止,偶尔会非常难受。在政府医院的好处是,住院医生可根据病人的痛楚加开止痛药,最后用上了吗啡–而我半夜在私人医院痛苦难当时,只有护士来不断口头安慰而已。

 

[第五周.手术成功后疼痛消除] 

终于要手术了。我先被推到麻醉师那里,麻醉师是位香港长大的女士。得知我在中国长大后,她用港式华语跟我练习用华语交流。

 

麻醉师戴着口罩,无法确定她的年龄。她态度和睦,声音好听,我就想像着她美若天仙。聊天的过程中,我被推进手术室。心外科主刀医生解释了手术后,麻醉师说麻醉开始了,你如果听见我说话就眨眼。我眨着眼……

 

3. 微创手术除病痛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角落。不久主治医生过来解释因为全麻,我会被先送到麻醉后恢复室(Post Anaesthesia Care Unit),确认身体各部位没大碍才转普通病房。

 

[第六周.手术后两天就出院] 

 

可能等待手术的几天没睡好,也可能麻醉药效还在,到普通病房后我稍吃了点就大睡一整天。醒来后,发现便秘和腹痛都消失了。

 

主治医生检查后,护士通知我可以出院了–那时我还很虚弱,但护士告诉我有一星期的住院假,回家继续休。住院时间控制得真短呀!我住家几天后才完全恢复行动能力,一星期后去附近的政府诊所拆线。

 

虽然病痛消除了,最后也没医生能给我圆满的解释为什么主动脉肿大会造成便秘和腹痛。主动脉靠近肾,很多主动脉瘤的患者没有症状,有症状的多是腰痛背痛。

 

经此一劫,我的感受是,对于疑难症状,二次诊断有好处,而大医院的各科专家会诊也有多次诊断的作用。

 

[注解]: 
[1]家庭诊所(family clinic): 执业医生或医疗公司设立的门诊诊所,大多在组屋区。门诊的医生叫GP(general practitioner)。比起政府诊所来,家庭诊所收费稍贵,但胜在地点便利,很多在晚间和周末也看诊。特别执业医生自己开的诊所,去几次后跟医生熟悉了,如同病人的家庭医生。 
[2]政府诊所(polyclinic): 政府医疗系统的门诊诊所。 
[3]政府医院(government hospital): 如新加坡中央医院(SGH)、国大医院(NUH)、陈笃生医院(TTSH)等。 
[4]专科医生(specialist): 有专长及经验的医生。可能受雇于政府医院、独立开业及附属于私人医院。 
[5]私人医院(private hospital): 如莱佛士医院(Raffles)、伊丽莎白医院(Mount Elizabeth)、鹰阁医院(Gleneagles)等。 
[6]肠胃內窥镜(gastroscopy & colonoscopy): 局部麻醉后用一条有光源和电子摄影机的纤维软管从口腔伸入胃和大肠中,医生从电视屏幕上观察胃和大肠。可直接进行微手术。 
[7]肠道镜(endoscopy): 先服用有染色作用的药物,再用一条有光源和电子摄影机的纤维软管从肛门伸入肠道中,医生从电视屏幕上直接观察肠道等。 

[8]主动脉瘤(aortic aneurysm): 主动脉恶性扩张到危险的程度。

CY丨编辑

CY丨编审

孙林丨作者

孙林丨图源

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属于看南洋和新加坡眼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新加坡眼”。

2.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转载”、“编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编译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有价值资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在新加坡腹痛,求医5次后,终于检查出了原因
在新加坡腹痛,求医5次后,终于检查出了原因

相关阅读

在新加坡腹痛,求医5次后,终于检查出了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