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当前,香格里拉、新航、酷航让我失望”

1
1514

新加坡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武汉肺炎”患者入住3天后,香格里拉圣淘沙度假酒店拉橙色预警,曾入住香格里拉圣淘沙度假酒店,同住一个酒店的网友跟新加坡眼投诉,对于酒店的处理不满,另外对于酷航和新航的服务也感到失望!新加坡眼也欢迎事件另一方来函解释说明。

以下为网友投稿原文:

_
_

我是一位3岁小朋友的母亲,我先生是湖北人(过去半年中未回过湖北),我们对新加坡怀有额外的好感,持中国护照到新加坡过春节,1月23日晚7点左右入住圣淘沙香格里拉酒店,我们是唯一戴着口罩的(乘坐计程车我们也特别赠送口罩给司机)

当晚9点,我们看到新加坡确诊首例新冠病毒病例的信息,感染者在圣淘沙香格里拉酒店住了3天。我们带着孩子,那个时间很难想象感染者接触了哪些人(尤其是酒店职员)、去了哪些地方(游客必去的点可能都去了),甚至他们在酒店住的究竟是哪个房间。我给前台打了3个电话咨询都没有回音,再到大堂已经出现少量客人聚集,包括酒店职员全部戴上了口罩。联合早报在大堂拍摄,我们交涉退房的同一时间还有客人正在办理入住,办完问我们才知道情况,又赶紧退房,完全没有得到提示。等我们晚上11点多上计程车离开酒店的时候,大堂基本沦陷,所有人都是慌乱的状态。

“肺炎疫情当前,香格里拉、新航、酷航让我失望”
我们临时订购次日早上07:30樟宜飞浦东的新加坡航空公司SQ828次航班,在樟宜机场坐等一夜,其间期望透过代理商携程与新航子公司酷航沟通,取消我们一家1月25日16:00新加坡飞泰国的酷航TR610次航班,也尝试直接联系酷航办理退票,均无果,直至25日下午打通酷航客服电话。
“肺炎疫情当前,香格里拉、新航、酷航让我失望”
(酷航新加坡飞往泰国的TR160次航班)
我们向酷航客服阐述了事情经过及我们被迫取消整个行程的缘由,首要的不可抗因素自然是避无可避的新冠肺炎疫情,我们不能将孩子置于当面的威胁中;其次,是我们基于自身身份,对接下来在新加坡和泰国的可能遭遇感到担忧,事实上后续出现包括航空公司在内的系列传闻和有关国家相继出台的各种政策也印证了这些担忧;最后,是我们亦不愿给到访国家添堵,不愿给自己国家招黑,不想给包括酷航同事在内的所有朋友增加风险和麻烦。
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得到酷航客服的同情和理解,只收到冰冷的政策宣示,并将我们无差别的归类,不同意给予我们退票支持,我们惟有借由微博进行申诉。
一并须要申诉的是,我们在仓促中把一台存有极重要商业资料的苹果笔记本电脑落在新加坡航空SQ828次航班47J前排座位后兜里了,所有乘客中我们一家是最后下机的,我先生发现忘拿电脑后立即折返,无奈无法通过机场门禁回飞机上找寻。新航伙伴东方航空的同事几经联络后报称机上没有电脑,这个节点后一批乘客还没上飞机,其他乘客拿走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机上只有新航的工作人员和东航聘用的清洁人员。而我们飞行过程中用机上毛毯的塑封袋套好电脑放进前排座位后兜里的画面仍在眼前,没带上飞机的可能性也是确定排除的。
“肺炎疫情当前,香格里拉、新航、酷航让我失望”
这个情况我们当天跟新航工作人员做了详细的说明,也向上海市公安局浦东机场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民警调看了部分监控影像,翻查了一些垃圾袋,没有发现。机舱内民警无法进入,相关工作人员和清洁人员民警未有正式查问,承诺帮我们查找、给我们回复的新航工作人员至今没有下文,令深信新航服务的我们深感失望!
受疫情影响,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居家禁足,电脑在新航机上被侵占、退票为酷航客服所拒绝两件事情始终困扰我们,希望我们的申诉能被各方重视,早日给我们负责任的回应!
相关阅读:

1条评论

  1. 非常时期碰到一丁点儿非常事,如今没有因为自己一家人的平安感恩,却为了一点儿小事撒娇,气量和素质的层次都太低了。一来混乱时期还想要贴心服务,二来电脑一事无凭无据,机舱有一定的维安程序,哪是你要进去就进去的?何况,机舱人员也已经告诉你没有找到了。那么,也唯有根据程序报告失物,希望以后能够找回了了。除此之外,还得反省自己的鲁莽,因为下机的时候,机舱人员肯定会一再的提醒别把东西遗留下来了。

    一根手指指着别人,三根手指指着自己。在新冠肺炎弄得世界鸡飞狗跳、举目之处都是人心惶惶的时候,作者却为了怎么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生闷气,是不是懂得几个字就了不起了?

    当我看到那天天膨胀的数字背后代表的心酸和苦难时,这篇投诉信就几乎接近无病呻吟了。这不是在添乱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