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冠超额死亡5000多人;间接死于疫情的,是直接病死的两倍

1
1660
3月3日,新加坡公布新冠疫情期间最新超额死亡数据,本次报告涵盖的时间范围为2020年1月至2022年12月。
 
卫生部长王乙康在回答国会议员询问时指出,在三年疫情期间,新加坡总体死亡率升高了。

         新加坡新冠超额死亡5000多人;间接死于疫情的,是直接病死的两倍

(卫生部长王乙康回答议员询问)

 

数据显示,2019年,新加坡每10万人口死亡人数是525.0人,2020年为518.9,2021年为557.4,到了2022年为590.8。


新加坡新冠超额死亡5000多人;间接死于疫情的,是直接病死的两倍

在2020年1月至2020年底的三年疫情期间,平均全因死亡为每10万人有555.7人,而疫情之前的四年平均只有549.1。

 

奥密克戎波的全因死亡率

高于德尔塔波和原始病毒波

有些人不禁问,2020年是原始病毒波,为何全因死亡率反而降低?到了2022年的奥密克戎波,为何反而是最高

 

新加坡新冠超额死亡5000多人;间接死于疫情的,是直接病死的两倍

原始病毒波是在2020年,新加坡执行代号“断路器”的半封城,达到两个多月,之后,采取严格的清零政策。2021年则是德尔塔波,虽然不再封城,但仍执行严格的清零政策,堂食和大型活动受到限制,部分时间甚至禁止堂食。

         

这两年,由于人类活动受限制,不但冠病直接造成的重症和死亡维持在很低位,连车祸、事故、流感等常见死亡也降低

 

但是,从2021年第四季度开始,新加坡放弃清零,拼经济,保就业,保民生;2021年底、2022年初奥密克戎登陆。一来是奥密克戎的超高传播率形成几乎全人口感染,重症率和死亡率虽然低,但是绝对数高;二来,过去一两年由于各种限制,其他长期基础病病人得不到良好的照顾,到了本时期形成间接死亡,正是“新冠不杀伯仁,伯仁由新冠而死”。


因此,到了2022年,全因死亡率要比2020年、2021年还高。         


每年每10万人超额死亡30.7人

在疫情期间 间接死亡的

是直接病死的两倍


换算到超额死亡率,在2020年至2022年的三年期间,则是每年每十万人有30.7起


按人口570万计算,三年新冠疫情期间,新加坡出现大约5250起超额死亡,包括直接死于冠病的以及间接死亡的,如疫情管控造成的次生伤亡。


所谓“超额死亡”,指的是疫情当中已经发生的死亡人数,与在疫情之前预期的死亡人数之间的差额。


新加坡新冠超额死亡5000多人;间接死于疫情的,是直接病死的两倍

另一方面,新加坡新冠直接死亡人数是1722人。

         

换句话说,在超额死亡的大约5250人当中,有1722人是直接死于新冠病毒感染,为三分之一左右,而间接死于新冠疫情的则占三分之二。


间接死于疫情的,是直接病死人数的两倍

所以,我们一直说,新冠疫情的危害,远远不仅仅是医院里和殡仪馆里肉眼所见的重症病人和遗体。有更多的人,虽躲过了新冠病毒,仍死于新冠疫情

新加坡新冠超额死亡5000多人;间接死于疫情的,是直接病死的两倍

间接死亡为何这么多

新加坡卫生部曾指出,造成间接死亡的几个可能原因:
 
一、有些死亡可能与冠病有关,是阳性病人死亡,但是由于没有检测,所以只出现在超额死亡统计,而没有计入冠病统计


二、疫情防控可能造成人们健康状况和求医行为的变化,例如押后长期基础病的年度体检,这些可能造成超额死亡


三、一些有长期基础病病史的,虽并非直接死于冠病,但是,受到感染之后病情恶化而最终死亡。所有1087个间接死亡虽并非死于冠病,但都是发生在确诊冠病之后的90天内。

 

卫生部指出,冠病-19和流感都有可能加剧原有的病情,以及提高突发疾病的风险,如心脏病发作和中风;患有这些基础病的病人,在冠病康复之后,死于基础病的,也有可能。


《新加坡眼》曾经撰文陈述,一些超额死亡虽然不直接与冠病有关,但仍有可能与新冠疫情的次生伤害有关。


在2021年,新加坡自杀死亡378人,比疫情初发的2020年少了74人。这或许意味着,在逐渐开放的2021年,人们面对的压力比高度紧张防控的2020年低许多。

         

中国疾控中心:

将评估“超额死亡”情况

并对外公布


2022年12月2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国家卫健委医政司司长焦雅辉称,全球现在对冠病死亡的判定标准主要分为两大类,一是感染冠病病毒后核酸阳性,由冠病病毒引发呼吸衰竭,直接导致死亡,判定为冠病死亡,二是感染后28天以内全口径的死亡都计入新冠死亡。中国从2020年以来,一直采取第一类死亡判定标准。


焦雅辉称,中国一直坚持实事求是、公开透明的原则公开死亡和重症病例信息,未来将继续秉持这一原则。中国之前公布的死亡病例既有因为冠病死亡的,也有感染冠病病毒后因基础疾病死亡的病例,中国自始至终坚持科学的死亡病例判定标准,而且也是同国际接轨的死亡病例判定标准。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说,关于中国2022年12月这一波疫情可能引起的“超额死亡”,中国疾控中心团队已经在做相关工作,之后会陆续向外界提供。

— END —
相关阅读:

编辑:ABC

1条评论

  1. 「奥密克戎波的全因死亡率

    高于德尔塔波和原始病毒波

    有些人不禁问,2020年是原始病毒波,为何全因死亡率反而降低?到了2022年的奥密克戎波,为何反而是最高?」 — “2020年是原始病毒波,为何全因死亡率反而降低?到了2022年的奥密克戎波,为何反而是最高?” — 这句话问得实在是好 — 只是王乙康是否有这个胆气和魄力去给出答案?

    答案也就是很简单 — 就如《新加坡眼》这篇文章里头的这段话:

    「原始病毒波是在2020年,新加坡执行代号“断路器”的半封城,达到两个多月,之后,采取严格的清零政策。2021年则是德尔塔波,虽然不再封城,但仍执行严格的清零政策,堂食和大型活动受到限制,部分时间甚至禁止堂食。」 — 也就是说,病毒怎样厉害,堵截就是最好的防疫措施,清零就是最好的抗疫政策 — 譬如说在SARS这么强势致人于死的病毒,都只有三十几个死亡病例。

    因此,很显然的,所有的死亡病例和超额死亡数据的始作俑者 — 毋庸置疑 — 全都是“不继续清零”的牲品!

    用另一句简单的话说:就是被”与冠病共存”害死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