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例!新加坡创单日新增最高,累计130例|Singtel员工、幼儿园厨师中招

1
6661

3月6日,新加坡新增13例确诊,累计130例!这是新加坡疫情出现以来,新增病例最多的一天。

其中有9例与SAFRA新感染群有关。另外4名分别是Singtel的员工(第119例)、近期有法国旅行史的新航乘务员(第123例)、一名近期有德国旅行史的37岁新加坡永久居民(第124例),以及与第109例确诊患者曾呆同一病房的77岁新加坡男子(第126例)。

13例!新加坡创单日新增最高,累计130例|Singtel员工、幼儿园厨师中招

今天(3月6日)中午,新加坡电信运营商Singtel发邮件证实有员工确诊!

13例!新加坡创单日新增最高,累计130例|Singtel员工、幼儿园厨师中招
邮件称,这名员工昨天(3月5日)晚上确诊,平时在Singtel总部大楼第20层办公,确诊前最后一次上班时间为2月26日。
13例!新加坡创单日新增最高,累计130例|Singtel员工、幼儿园厨师中招
Singtel总部大楼位于索美塞,离地铁站仅一马路之隔。
得知确诊消息后,Singtel对员工进行紧急疏散,要求同楼层职员未来14天都在家办公,并且密切观察身体状况。目前,Singtel总部受影响楼层已关闭,并进行了彻底消毒。
一场晚宴聚餐,
牵出17个确诊病例
截至发稿时间,新出现的SAFRA感染群,已造成8人确诊,其中含第94、96、107、112、114、115、116、117、118、120、121、122、125、127、128、129、130例确诊病例。
13例!新加坡创单日新增最高,累计130例|Singtel员工、幼儿园厨师中招

新感染群和一场在裕廊战备军协俱乐部举行的新春晚宴有关。

2月15日,本地歌唱老师梁凤艺邀请约200名学生们在美满楼餐厅参加新春活动。13例!新加坡创单日新增最高,累计130例|Singtel员工、幼儿园厨师中招

当天进入俱乐部前,大家都进行了体温检测并被要求留下联络电话,检测人员没发现有任何异常,活动顺利举行。

然而,参与活动的学生中有一名64岁的本地女公民(第94例)在4天前(2月11日)便已出现轻微症状。她顺利参加活动之后病情加重,2月26日在新加坡综合医院确诊。确诊前,她呆在Jalan Jurong Kechil地区的家中,并在2月17日,2月20日和2月24日到全科医生诊所寻求治疗。

活动后的第二天(2月16日),与第94例患者曾有密切接触的一名68岁女性(第107例)出现类似症状。在2月20日、23日和25日去全科医生诊所问诊后,于2月27日转移到陈笃生医院隔离,3月1日确诊。

参加晚宴女患者的孙子,一名12岁莱佛士书院学生(第96例)在2月21日身体感到不适,并请了病假,当天起就没有去学校上学。他2月27日确诊,随后在竹脚妇幼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同天(2月21日)感到不适的,还有参加晚宴患者的另一名62岁亲属(第112例)。她在创意源幼儿园当厨师,上班当天出现了症状,便立即看医生。在2月21日、23日、25日及3月1日,进行了四次问诊。3月3日被新加坡卫生部转至新加坡传染病中心,3月4日确诊。13例!新加坡创单日新增最高,累计130例|Singtel员工、幼儿园厨师中招

(照片取自创意源幼儿园脸书)

昨天(3月5日),新增确诊的五名患者有四名都与裕廊SAFRA举行私人晚宴有关。

第114例:62岁新加坡男公民。2月28日出现症状,2月29日曾到全科医生诊所寻求治疗。3月3日到国大医院急诊室就诊。3月4日下午确诊,目前在国大医院接受隔离。入院前,大部分时间都住在位于裕廊西的Westwood Avenue家中。与第115例是亲属关系

第115例:62岁的新加坡女性公民,她参与宴会时与第94例在内的小组成员曾有接触。3月5日早晨被确认感染了新冠肺炎,目前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治疗。

第116例:50岁的新加坡女公民,3月5日上午被确认感染了新冠肺炎,目前在国家传染病中心隔离。参加晚宴当天与其他成员有交流。

第117例:52岁新加坡女性公民,她3月1日曾去新山游玩,3月4日出现鼻塞等状况,3月5日上午被确认感染新冠肺炎,目前正被送往NCID隔离。她与在SAFRA裕廊举行私人晚宴的小组成员有联系。13例!新加坡创单日新增最高,累计130例|Singtel员工、幼儿园厨师中招

(照片取自美满楼网页)

今日(3月6日)确诊的第118、120、121、122、125、127、128、129、130例也都参加过晚宴。

确诊的第117例是一名家庭主妇,她在参加完晚宴的第18天(3月14日)才出现“伤风症状”后,一度以为是得了感冒,打算晚上去诊所看病。正巧提前接到新加坡卫生部询问是否曾参加过晚宴,随后又得知已有人确诊,这才恍然大悟。

根据《新明晚报》报道,这名女患者确诊后十分担心将病毒传染给自己丈夫和三个孩子。她难过地表示,现在丈夫和孩子都在自行隔离,他们会每天测量体温,负起社会责任。这位患者现在通过简讯与家人联系,互报平安。

美满楼在活动后于16日至19日关闭,于3月5日后已进行例行的清洁工作。

相关阅读:

1条评论

  1. 「当天进入俱乐部前,大家都进行了体温检测并被要求留下联络电话,检测人员没发现有任何异常,活动顺利举行。
    然而,参与活动的学生中有一名64岁的本地女公民(第94例),在4天前(2月11日)便已出现轻微症状。她顺利参加活动之后病情加重,2月26日在新加坡综合医院确诊。」

    我的感慨是“智慧”,其实大多数是“经验“的“累积”。而“经验”是必须付出“代价”的。有时候,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因此,吃一堑长一智!第一次踏到香蕉皮跌倒了是经验,第二次看到香蕉皮还是去踩踏如何再次跌倒了那就是“愚蠢”。

    新冠肺炎在某一方面来说,中国的大刀阔斧,应该是为人类对应付传染性病毒的一种“策略”。这和大禹治水是180度的反其道而行,唯一“堵”罢了。

    在上述的例子中,出席活动的人被要求量体温和留下电话,看起来做足了功夫。结果不幸的还是出了很大的纰漏,可谓百密一疏。这个教训,其实和韩国邪教因为一位教友的“坚持”祸害全国。我希望这位64岁的妇女不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不知者不罪,这本来也不是她的错。

    但是,“检讨”还是需要的,那就是新加坡人的“公民素质”。新加坡政府很喜欢搞活动。或许,我们也必须来一个“个人身体不适就不出席团体活动”的运动。在平常时日,当然不必小题大作。但是,如果碰到“橙色”上岗了。那么量体温、留电话之外,其实更应该像出入境一样,提高“个人资料清单”让人填写。堵截身体“微感不适”的人进入活动场所。并且施行“问责”。如果事后发现有人因为“一己之私”隐瞒自己的身体状况而造成恶劣影响,那么就可以循法惩治。

    有道是“不教而杀谓之屠”。我相信,SARS、MERS、H1N1和新冠肺炎的惨痛经验,必须形成一种“智慧”,促成人类对付病毒的有效的SOP。试想,如果这位64岁的妇女在填写自己的身体状况后被礼貌的谢绝参与活动的话,这个“感染群”就可以避免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