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印尼越危险,中产越爱去?

0
218
本文转载自九行公众号
ID:jiuxing_neweekly
作者:夜鹰

下午五点,倾斜射入大气层的落日将天空染成红色,往飞机的窗外望去,错落有致的扁平圆锥形山脉出现在被浪潮环抱的岛屿上——飞机已经到达了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上空。

这是一座面积相当于安徽省大小的岛屿,坐落在被冠以“火环”(Ring of Fire)之名的环太平洋火山带上。


(图/夜鹰)

海洋和岛屿,是印度尼西亚最为显性的魅力之二。印尼全境有17000多座大大小小的岛屿,丰富多彩的文化和景观。前路透社驻印尼记者伊丽莎白·皮萨尼一整年的时间游历印尼,她在游记《印尼Etc》中这样描述印尼:“印尼仿佛变幻莫测的万花筒,拥有五彩缤纷的组合元素,并随着每一次的历史和环境变迁而产生不同的模式。”

在今年以前,拥有极致海景与度假体验的巴厘岛,似乎就是全球游客来到印尼唯一必去的目的地。

但2023年的中文社交媒体,突然出现了一股火山热潮。纪录片《火山挚恋》的公映,也将更多游客引导向了印尼的另一处浪漫秘境——火山。

爪哇岛是全世界火山活动最频繁的地区之一,但它同时也是印尼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的地方。印尼最大的两个城市——雅加达和泗水——都坐落在爪哇岛,超过1.4亿人口生活在这里。


(图/赵皖西)

目前网上流行的火山旅游路线主要有两种,一种从爪哇岛上第二大城市泗水出发,一路向东,最后坐半小时船抵达巴厘岛。

另一种路线则恰好相反,从巴厘岛出发,向西北方向一路进发,最终在泗水结束旅途,恰好串联起最受游客欢迎的两座火山:布罗莫和卡瓦伊真火山。

爪哇岛的交通并不发达。印尼首都雅加达是全世界交通堵塞最严重的城市,其他欠发达地区的道路更加惨不忍睹,许多时候乡间小路只能恰好能容纳下两辆小型汽车相向行驶。

如果希望在3天2夜中走完东爪哇的两座火山,这意味着旅途的大半时间都需要在车上度过——这注定是一趟摇摇晃晃的旅途。

伊真火山常年以“全世界唯二能看见蓝色火焰的地方”为卖点,吸引着世界游客。为了看到“世界尽头的火焰”,游客往往需要凌晨两点就从旅馆出发。

以挑战火山为主要目的旅行,似乎自带“疯狂属性”。比如网上广为流行的爪哇岛行程,大部分游客都只留了3、4小时的休息时间,人均真·特种兵。


(图/夜鹰)

而虽然地处赤道附近,东爪哇的气候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潮湿炎热。到达伊真火山脚下时,即使身穿羽绒服和冲锋衣,依然能够感受到一丝凉意。

伊真火山曾经是全印尼最大的硫磺产地,过去,大量矿工集中在伊真火山口附近,用锄头收集硫磺岩石,再亲手把装满硫磺的篮子抬下山。


(图/赵皖西)

由于缺少防护面罩等必要的劳动保护措施,长期以往,年长的矿工有可能患上严重的呼吸系统和背部疾病。

根据雅加达邮报2011年的报道,这里的工人一天可以赚到大约50000-75000印尼卢比的报酬(约合人民币25-33.5元)。约200名矿工每天采集到的14吨硫磺,最终被销售给了化妆品企业。

但幸好近十年来,随着印尼火山旅游业的日益发达,现在伊真附近已几乎看不到硫磺矿工的身影。


(图/夜鹰)

游客登火山,则需要穿戴好用来过滤火山灰和硫磺蒸汽的防护面具,佩戴头灯,照亮脚下道路。从出发点到火山口需要徒步约3公里。

由于缺乏开发,人们拥挤在过去由矿工踩出来的土路上,任由火山灰从脚底蔓延到空气中。山中没有大功率的人造光源,缓慢前行的观光者蜿蜒在漆黑的山里,像在完成某种庄重而神秘的仪式。

印尼语中有很多叠词,“hati”代表“心”,“hati-hati”是”当心“;”jalan“代表”道路“,”jalan-jalan“则意为“随便走走”。一路上,中英印三种语言的“小心”不时出现在空旷的山谷中。

Z字形的队列成了除月亮之外唯一的光源,只需抬头,就能够看见大城市中几乎是奢侈品的清晰星空。


(图/夜鹰)

当然,不想徒步的人,也可以用不到500人民币的价格,雇佣两个本地工人,就可以搭乘一台木质的人力车上山。

这是印尼火山特有的“兰博基尼”,它底盘足够低,当你身着全套的登山装备坐在车上,头部离地面的距离只有不到一米;它速度也足够快,绝对保证你能在最佳赏景时间点之前赶到目的地。

如果想要看到蓝色火焰,需要从火山顶沿着一条陡峭到近乎需要攀岩的小路走下火口。火山灰十分细腻,下山时稍不注意就会失去控制——此起彼伏的尖叫也印证了这一点。

越靠近火山口的边缘,经过的警示路牌也越来越多。路牌上都用英文书写着“禁止靠近火山口”,上面还画着一个巨大的骷髅头标志,但游客的热情又怎会被两句话所阻拦。甚至在下山的路上,还有许多小贩在出售硫磺制作的手工艺品。


(图/夜鹰)

到火山口后,灰头土脸、气喘吁吁的游客开始脱下严丝合缝的防护面罩,大口呼吸甜臭的硫磺蒸汽。

不知是否是运气原因,我们看到的蓝火只有不到一个成人大小的两团。头灯成了寻找蓝火的障碍,人群中不断有人大喊“turn off the light”。

人们围着小小的蓝色火焰争相拍照,几乎不靠近厨房半步的中国年轻人,围着这“小煤气炉”,难掩激动,就像突然在异乡找到了生活。

伊真的蓝火是高浓度的硫磺蒸汽在熔岩上燃烧的结果,一些别出心裁的旅游宣传将其称为“来自地狱的火焰“。

曾经的火山喷发给印尼带来了许多肥沃土地,令爪哇岛盛产香料,以至于吸引来了荷兰的殖民者,源源不断地将这些香料运回欧洲。


(图/夜鹰)

随着太阳光线逐渐明亮,伊真的美才开始逐渐显现。这里有着全世界最大的酸性湖,颜色明亮,介于蓝色与绿色之间,在网上常被形容为“Tiffany蓝”,美丽但致命。

卡瓦-伊真湖旁,硫磺燃烧的烟雾源源不断地涌上天空,四周环绕着裸露的白色岩壁,零零星星地长着被烧焦的植物。


(图/夜鹰)

我们同行的20人,最终大概在上午九点半离开伊真火山。总共近7小时的徒步,在火山灰和硫磺蒸汽的双重攻击下,几乎所有人的嗓子都开始感到疼痛,鼻腔、口腔中布满了在下山后几小时后怎么也清理不完的火山灰尘。一半的同伴开始咳嗽,最严重的几乎完全失声。

但在一天的短暂休整过后,我们又要在热带裹上厚厚的冲锋衣裤,凌晨出发,前往另一处打卡点——布罗莫火山。


(图/赵皖西)

想要看到布罗莫火山上的日出,得先爬上Penanjakan山,那里有最佳观景台。旅行作家刘子超也曾走过同一条路线,他在《沿着季风的方向》中写自己到达山脚,发现那儿“早已停了十几辆相同的吉普车”。

而当我们来到同样的位置时,贴着各色贴纸的同型号吉普车已有近百辆。向导告诉我,这里本来许多人已经离开了依附于火山的旅游业,但是因为十一假期期间络绎不绝的中国游客,他们不得不赶回这里紧急支援人手。

相比于伊真火山未经开发的原始模样,Penanjakan山的旅游服务设施则要成熟得多。有几家供应速溶咖啡和印尼国民品牌”印多“方便面的露天店铺。在上山的步道两旁,紧挨着的小店出售着差不多的干花、贴纸、冰箱贴等纪念品。 不出半小时的步行路程,就可以到达可以远眺布罗莫火山Semeru火山的观景台。

在这座著名的观景台上,你能看到地球上“最不像地球的地方”,以及世界上最不容错过的日出。


(图/赵皖西)

说起印尼最出名的火山,人人都提布罗莫,但是亲自来到这里,你才能分辨网上最广为流传的“月球表面”风景照中,Semeru和Batok才是那两座高耸入云的山丘,布罗莫则是那个在一旁向外不断喷涌白烟的“陨石坑”。

在2021、2022年,Semeru火山都有过爆发的记录。2022年12月,Semeru火山的爆发夺去了数十人的生命,火山灰笼罩了方圆近10公里的村庄。在靠近布罗莫的路上,许多失去家园的人向沿路车辆讨要钱款,希望重建家园。

从观景台下来天就亮了,我们又先后搭乘吉普车,骑马,穿越沙海,才算来到布罗莫火山脚下。沿着修建好的楼梯走上火山口,此时你身体的一面是活跃的火山坑,另一面是平坦的沙漠和远方隐在沙尘中的几座火山。

信奉爪哇印度教的腾格尔人(Tenggernese)将布罗莫火山视作神明。火山脚下的沙漠中,伫立着Luhur Poten神庙,在庆祝传统节日“亚德尼雅‧卡沙达节”时,腾格尔人依然会来到火山口,向山神供奉祭品,为他们的安全和繁荣祈祷。


(图/赵皖西)

在结束火山的旅途后,许多人选择回到悠闲的巴厘岛,在度假生活和海浪声中洗去行程的疲惫。

火山美则美矣,但这也是一趟非常严格意义上的“特种兵”旅行:

高强度的行程安排和待开发的山地徒步,都需要强大的身体素质支撑。


(图/赵皖西)

当地交通安全状况也增加了旅程危险性——车上的安全带几乎是摆设,司机不舍得放开油门的车技也让人汗毛倒立。

许多游客都是来到印尼后,才发现美好景色背后的痛苦,但是来都来了,我也只好劝慰自己勇敢的人先看世界吧。

本文经“九行”授权发布

九行 |《新周刊》旗下的新锐旅游平台

KS丨编辑

HQ丨编审

九行Travel丨来源

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属于看南洋和新加坡眼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新加坡眼”。

2.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转载”、“编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编译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有价值资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