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新加坡做了20年华文补课老师,如今是62岁的学生

0
217

她是一位对华文充满情怀的新加坡人,她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她是62岁的老师,也是62岁的学生。

她的人生,峰回路转。

她叫杨佩芬,生于新加坡,祖籍潮州,做了近20年的补课老师。

她曾有一个非常美满的家庭,和工程师丈夫育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十年前,丈夫因脑溢血离世,留下她与三个孩子相依为命。

那时,大女儿已经大学毕业,长子与幼女正在上大学,丈夫在生前已经为孩子们储备了教育基金,足以支付学费。

如今,三个孩子各自的领域里成为专业人士,大女儿是护士长助理,儿子是医生,小女儿是物理治疗师。

被问到人生中最大的波折时,她却说是学生时代时遇到的新加坡多次华文教育改革。

学生时代的教育改革,“几乎断送了求学之路。”

1970年代,她还是南洋女子中学的学生,遇到了。“写了十多年的繁体,一下子变了样了,对文字的识知体系,都变了。”

后来,又遇到纯华校课改,除了华文课外,其他科目都改成以英文教学。

然后,又遇到把“注音符号”改用“汉语拼音”。

其中,最大的转折是学术科从华文全面改为英文,这对于从小接受华语教育,英语不怎么好的她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用她自己的话说,“这几乎断送了我的求学之路。”然而她更担忧的是,这样的变化,失去了文化传承。但她也说到,“为了国家发展,教育改革是上上之策”。

直到毕业后找工作,她都心有不甘,告诉自己要做“不倒翁”,一定要延续华文教育,一定能以华文来谋生。她到现在也一直坚持学习,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啊!我没倒下。”

如今,她是资深的华文补课老师,也是智源教育学院(KLC)高级华文教学大专文凭课程的学员。

对于60多岁的她来说,再做学生,要克服很大的心理负担。

她说,一开始真有压力,身边同学都是年轻人,大多都是来自中国,另有两位来自马来西亚,他们的华文基础都比自己好,而且,自己用电脑的水平大大落后于别人,十多年没用过PPT了,许多课件制作都跟不上。

后来,她调整心态,鞭策自己,坚持三个学习原则:1、活到老学到老;2、千万不能倚老卖老;3、不耻下问。

“同学分享、不耻下问,也是我的学习方法,因为’三人行必有我师’。”

因为同时也有补习等教学工作,佩芬留给自己的学习时间非常有限。她就尽量利用零碎时间学习,比如搭乘地铁时看教材,消化讲师们课上讲的知识。

▲(佩芬把讲师培训的一些策略在自己的教学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她英文不是很好,在新加坡,很多时候这是一个缺陷,但佩芬现在把这变成了自己工作中一个特点,一个优势。

家长把孩子送来时,她就首先给家长讲清楚,自己不会用英语跟孩子沟通。

这些家长多是工程师、律师、教师、医生,也有空军机械师,他们认为纯华语的环境,会给孩子更好的教育,所以非但没有因此放弃,还坚定地说,“我就是让孩子来学华文的”。

很多学生家长在交流中,表示希望她尽量不要用电脑教学方式给他们的孩子上课。

过度地让孩子接触电脑,一大堆作业都得靠电脑呈交,会让孩子们陷入“没电脑就是世界末日”的状态。

家长说,“我不怕我的孩子不会电脑,我只怕他不会华文。”

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对佩芬的信任。

也是这份信任,佩芬觉得自己也应该吸取更多的养分,才能更好地教这些学生。

所以,从2007年第一次进入KLC开始,她每隔三四年,就会再进KLC进修。她的学前教育学士学位、普通话水平测试等级证书和商务汉语考试证书都是在KLC修读的。

她说,KLC一直以来都给一股“想提升自己的动力”。

KLC推出的“高级华文教学大专文凭课程”,就是专为新加坡教育界培养出专业的华文补课老师。

课程分为10个月的全日制和15个月的业余制,学费$6,826.60,能办学生签证。

▲(课程的设置按各个层级提升。)

完成所有课程后(每个门课的出席率超过80%),就能拿到由智源教育学院颁发的“高级华文教学大专文凭”。

高级华文教学大专文凭– 说明会

时间:5月16日、30日(周四)19:00pm

地点:587 Upper Serangoon Road,Crestar Building Singapore,534564 (Serangoon MRT-Exit C)

电话: +65 6337 8338

邮箱: enquiry@klc.edu.sg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