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加坡幼儿园上市,看穿“红黄蓝”暴利与暴跌

0
397


中国的红黄蓝幼儿园在24小时内刷爆中文网络。

孩子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幼儿园稍微照顾不周都会被家长嫌弃,更不要说虐童了。

然而这种新闻屡次冲击大众的心理底线,从携程的员工幼儿园传出虐童,到红黄蓝的虐童事件,简直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力。

创立于1998年的中国知名幼教机构、红黄蓝教育(RYB Education Inc)旗下的北京新天地幼儿园,爆出了针扎,喂食药片,甚至可能存在长达一年的虐待和性侵犯儿童的恐怖行为。

是的,笔者只能选择用恐怖这个形容词。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如我一样,甚至都无法直面血淋淋的曝光文字以及家长面对镜头无助的视频,潜意识中,作为成人的我们都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相信这样的行为发生在泱泱大国,天子脚下;那么,那些初次离开父母的呵护,本应该睁大眼睛认识和感知这个世界的幼小孩子们,却被这些“光溜溜的爷爷和叔叔”领进了地狱的大门,该要面对怎样的恐怖未来?这些孩子们的家庭,从此生活中失去红黄蓝的彩色,唯一剩下的只会是伴随一生的麻木且痛苦的黑色。

红黄蓝教育于2017年9月27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中国教育股概念本来就稀缺,又是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首日就大涨40%。上一个交易日股价为26.71美元,市值为7.66亿美元,约为人民币50.56亿元。

今年4月份,网上就已经流传了一段视频显示红黄蓝幼儿园的老师对孩子推搡踢打,2015年和2016年也屡有不同地区红黄蓝幼儿园教师虐待幼儿的报道。讽刺的是,这些都挡不住资本的推手,尽职调查沦为了漂亮的营收增长曲线,每一个收进来的孩子,也成为了业务增长模拟报表里的一串数字。

很巧的是,今天2017年11月24日,对于创办于1998年的迈杰斯幼儿园(MindChamps PreSchool Limited),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这家总部设在新加坡的幼儿园正式在新加坡交易所主版挂牌上市。作为本地幼教市场的领头羊,迈杰斯的市场份额达到38.5%,上市前受到资本和市场的青睐,83倍的公众超额认购,最终3040万新股定价于每股0.83新元得到配售。第一日的股价一路走高,最终于闭市前冲高到0.915新元,涨幅为10.2%,推高这家公司的市值达到2.21亿新元,约为人民币10.83亿元。

笔者的孩子从三岁到六岁在新加坡的迈杰斯幼儿园度过。现在,孩子已经小学一年级毕业,依旧对迈杰斯的老师念念不忘,常常要我带她回去看看。这种发自内心的情感假装不来。作为曾经受益于迈杰斯优质教育的学生家长,看到这么好的教育机构顺利上市,表示由衷的祝贺,并且乐于为其打Call。

笔者忍不住深扒了一下两家上市教育机构的资料,做个对比:

(以上公司数据来自两家公司的上市招股书,收费与教师薪酬信息来自网络。美元兑新元汇率按照1.347计算,新元兑人民币汇率按照4.90计算)

我们可以看到,同样的企业寿命,成长的速度却大大不同。

《瞭望东方周刊》报道的《起底红黄蓝:加盟制背后的圈钱圈人真相》:与其说红黄蓝是一家幼教集团,不如说它是一个顶着幼教旗号,但是大玩扩张游戏的加盟模式专家。红黄蓝还独创了“亲子一体”的招生逻辑,即鼓励加盟投资人不要只投资顾客转换周期较长并且转换率较低的幼儿园,也一起投资赚钱更快的亲子园,再将客户转化为幼儿园的生源。那么,各类费用汇总的加盟费几近人民币100万元,可是,许多在传统行业做不下去的民营企业主,仍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加盟,一来,这是一条进入幼教行业的捷径;二来,成熟的品牌加盟费均在这个价位,加盟商不得不接受。

在中国,学前教育资源与需求的极度不对等,催生了庞大的品牌“卖方”市场。根据教育部的统计,截至2016年末,中国民办幼儿园15.4万家,占幼儿园总数64%,民办幼儿园在园人数2438万人,占幼儿园在园人数55%。随着二胎政策的推进,这个数字仍然面临着需求的不断考验。

回到两家公司的数据对比,且不说在同样的发展时间内,红黄蓝的幼儿园和亲子园总数达到了迈杰斯的20倍。根据招股书的数字,迈杰斯的每家幼儿园平均学生总数在‪2014-2017‬年之间一直稳定的维持在110人上下,而红黄蓝在其投资人大会曾公布,旗下的幼儿园规模多在220人左右,最多可达近500人。

在一线城市的红黄蓝幼儿园学费已经接近了新加坡迈杰斯的水准,但是幼教老师的薪酬又没有体现出对等的待遇。笔者虽无意评论不同企业的发展策略和制度,但是从已发生的一切,很难排除急速扩大规模上市圈钱的嫌疑。坦白说,我忍不住再次深深的怀疑,帮助红黄蓝上市的三家承销商瑞士信贷,中金以及摩根斯坦利的尽职调查,是如何完成的?

有人会说,红黄蓝北京新天地幼儿园的恶性事件只是一次极端的个案,但是任何细小的个案,始于体系的崩塌。如果把上海的携程幼儿园的虐童案结合起来看,到底是监管,企业,资本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还是每个环节都出了问题?在提笔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笔者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无力感,几次提笔,几次放下。

让人欣慰的是,大众的愤怒情绪至少已经倾泻在了红黄蓝的股价上。虽然还未开盘,但是它的股票盘前一度暴跌近50%,至截稿时,跌幅为40%左右,报16美元左右,市值缩水人民币20亿元。对于持股23.6%的红黄蓝董事长曹赤民,持股13.5%的总裁史燕来,以及第一大股东,持股30.1%的私募机构上达资本下的Ascendent Rainbow,已经面临着财富的巨幅缩水,这也许是来自资本市场的最好的惩罚。

至于那些亲手践踏孩子们的人渣,笔者虽恨手中的笔并非是那根如意金箍棒,但是,会一直期待正义的到来。借《悟空》的最后两句歌词:

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