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华语说不好?非洲孩子来battle!

0
74

黄宏墨

音乐人

在新加坡,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大多都是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不会说华语,或者说不好华语,仿佛成了普遍现象。

新加坡知名华语音乐人黄宏墨,本着对音乐的热情和华语的责任心,致力于在新加坡继续发扬华文艺术。

他曾经带团到非洲圆通学院做实地考察,以便进一步了解非洲孩子是怎样学好华文的。来看看,马拉维圆通学院的孩子们字正腔圆地朗诵《弟子规》。

看到如今新加坡英文盛行,黄宏墨回忆起前些年在一个食阁参与的校外活动,看到非洲孩子们说起流利华语的有趣场景:

钥 匙

台上的画面有趣,台下的氛围也相当吊诡;四位来自非洲马拉维的黑人少年,口操流利的中文与主持人对答,台下路过的华族母女好奇地在我身旁用英语谈论着眼前的一幕;台上短片介绍马拉维人每一天的愿望是能够有一餐饭可吃,台下所在之处是人来人往, 杯盘狼藉食物吃剩一半的餐饮天地;台上被中华文化熏陶的孤儿,淡定谦卑地谈着理想,感恩之情,溢于言表,台下活动范围以外的食客,冷漠无聊地观望着这场被误会是官方所搞的讲华语运动!眼神空洞,不置可否!

这场在28所中学掀起热潮,让华族学生深受震撼,点燃起要认真学习中文热忱的活动,仅仅只是一所孤儿院,为了承传精致的中华文化及募捐而搞的一场教育之旅,本无他意,却偏偏无意中激发起本地学生对自身语文的思考, 就不知看在千方百计要搞出成绩的有关大人眼里, 是否有所感悟而能就地取材,事半功倍地完成大业?

语文犹如一把钥匙,有了它才能开启该文化之门,先是能探取先贤智慧,进而无需绕道即可轻易避开纷扰寻得适合个人的安身之道。但这两年到学校讲课时发现,打造钥匙的时机其实已日落西山,若不安插些许轻松弹唱,恐怕课上不到一半,已有鼾声轰起,若再说些民族之慷慨事迹,肯定被视为电玩中的古早人,因此偶而遇上几位自觉性特高的学生积极反馈,往往冲动地将他们视如己出,巴不得将一生所学倾囊相授,还我中文来!

无论何种文化,必有它的优异与腐迂之处; 古代典籍既能流传千年备受赞叹,必定有它过人之处及可汲取的养份,然而夹杂着的陈规陋习,若缺乏智慧地照单全收,一旦显现总会让人蹉叹不已!

日前到邻国观赏了一部由文化古国地产商赞助的文艺表演,说好七点上演,结果迟至八点才开始有动静,呆坐的一个小时内,不断地被灌看赞助单位精心制作的宣传片;影片重复地讲述遍及全球的辉煌地产项目, 从西班牙别墅到威尼斯公寓的设计风格,应有尽有,轮番看完,发现唯独自家千年的建筑个性了无痕迹,稍纵即逝的四合院图片,看来也只是旧屋重修工程,登不得首推项目之页面。更绝的是戏开演前,公司负责人上台用了整十几分钟致词,把台下一千多位观众当成股东般地大谈发展项目,折腾得我真想举手反对所有项目的执行,退出公司会议!

影片让我想起了这几年与内地人士的交往,以及无不用其极地争艳斗狠、捧高踩低等奇闻气事;受尽了百年国仇家恨的耻辱、经历了惨绝人寰的天灾人祸,如今即便已富可敌世、产业足可笑傲环球,但骄横跋扈的骨子里却仍然极度崇洋媚外,对于自家千年文明,若不是经由外人认同、往往自愿诋毁放弃、自残庭训,这代民性,自贱得毫无理由,也被鄙视得理所当然!最痛心的是那些一心想要重振优良传统者,面对这样的大趋势,犹如杯水车薪,无济于事,除了在国内要承受清醒的煎熬,在外还得时时面对他族的讥讽与指指点点,委实懊恼不堪!

回说当日非洲孤儿的台上,来了一个深受他们学习精神而感动的本地中学生。分享完毕,主持人问道: 接触了他们之后,你接下来有没有信心考上大学?女生非常坚定地答曰:有!此时坐在台下的我,其实更想问的问题是:有了这把能够打开礼义廉耻忠孝仁爱的钥匙后,你将来有没有信心做个好人?

——黄宏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