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谁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国?盘点东南亚十国的得与失

0
185

一,泰国
这里有最好的生活,也有最差的生活

泰国怎么样,不取决于泰国自己,而取决于你。这个国家有发达国家的酒店商场和服务意识,有发展中国家的教育水平和官僚系统,也有欠发达国家的公共设施和市政交通。有的国家表里如一,如日本。有的国家表里不如一,就如泰国。如果你走进购物中心,泰国的设施甚至比哈罗德、高岛屋更好。靠着沙发翻着书,你会想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Embassy顶楼书店】

但如果碰上一个雨天,你走出办公室,看到淹没的道路,溅起的污水,以及水面泛起的人畜排泄物,你会一分钟都不想多待,一辈子都不想再回来。

【Dhurakij Pundit University 后门】

如果你下了班,坐在米其林两星的Le Normandie餐厅,品尝着各种海胆、龙虾、鹅肝,看着平静流淌的昭帕耶河,和朋友聊着《黑天鹅》或《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而买单时又发现不贵,你会觉得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城市。比巴塞罗那,比伊斯坦布尔都美好!

【东方文华Le Normandie餐厅】

但如果你有兴趣去写三聘的历史,沿着耀华力路,找到老哒嚟市场,穿过满是老鼠,且污水横流的小路,看到那些被垃圾包围的人民,你的内心又会很不舒服。我的导师Michael McAleer曾和我说:“有人坐在孟买泰妃酒店喝着马提尼,看着马路上衣不遮体的百姓,内心就是可以无动于衷,但你做不到。所以你一定要去发达国家,而不是待在泰国,这样你才能平静,去思考有价值的问题,而不是考虑这种伴随人类几千年的社会问题,世界的财富有个总量,理想终归只能是理想。”

【唐人街干货巷龙尾古庙后】

【老鼠与居民咫尺之遥】

【四年后再访,老人已过世】

二,文莱
这里生活宁静,但也乏味

如果恰逢周末,你想散散心,离开嘈杂的曼谷,来到平和的文莱。你会有种如获新生的感觉。城市干净、整洁。市民文明、礼貌。邓丽君《小城故事》中唱的人生境界真善美,似乎这里真的全囊获了。

【Brunei就是中国古书所说的婆利】

如果你拿出两天,去淡布隆的热带雨林过夜,夜晚吃着烧烤,望着星光,和朋友聊着宋干节,听着林间回荡的鸟语,享受着远离网络的平静,你会觉得,时间慢了,人生的意境,也突然触手可及。美妙!

【淡布隆热带雨林】

但当你待到第三天,你知道这世界很多人在找你,而你却联系不到。你想知道欧冠笔袋谁赢了,却又无从而知时。前所未有的焦急会瞬间袭来。导游见状行船数里,指着一个几十米的脚手架对你说:“你现在爬上去,最顶上有网!”你听后,顾不上脚底的人字拖是否湿滑,也顾不上随风飘摆的脚手架是否牢靠,心中所想的只有重返世界,如再加一件,就是尽快重返。

【几十米高的架子】

千辛万苦,你成功了,登顶后拿出手机,却发现只有通话信号,没有网络信号,脸庞是滴落的泪水,脑中是无力的空白。夜晚回到斯里巴加湾,望着空无一人的道路,经过全国唯一的夜市时你会想起很多人,如曾在贝加尔湖边牧羊的苏武,如迪福笔下的鲁滨逊,这时你脑子里可能只有一个念头,我们不害怕孤独,但也不主动寻求孤独。

【斯里巴加湾清真寺通道】

三,缅甸
这里有艰难过往,也有美好未来

人生有起起伏伏,国运其实也是。有的国家很幸运,地底下挖桶油,就能卖一百美元。有的国家更神奇,路边捡块石头,起拍价十万美元。但你很难想象,当前一种国家已经建出世界第一高楼时,后一种国家马路边还没有路灯。多数人晚间出门,依然离不开手电。缅甸曾有辉煌的过往,但如今的交通规则却是右舵右行,除了方便行人与司机讲价,我想不出此种设定有什么好处。

【仰光昂山市场外】

行走世界后我有一个感受,就是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一个国家是多余的,是可有可无的,它存在,就一定有它独特魅力的一面,就看你能否发觉。果然,在马路边险些被撞的我,一进餐厅立马感受到了缅甸这个国家独有的魅力,便宜!巨型皮皮虾在澳门三百一斤,在泰国也差不多,但在缅甸三百块钱可以点满满一桌子。当蓝蟹和皮皮虾的香味迎面而来时,再多的烦恼也会烟消云散。

【兰花海鲜餐厅】

当然,皮皮虾再便宜对当地老百姓也是很遥远的。相隔多年再去缅甸后同事让我评价评价缅甸的发展潜力。我只能说,相较多年前,它确实更像一个正常国家了。但距离一个真正的正常国家,缅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常国家可能右舵左行,也可能左舵右行,但绝不会右舵右行,然后让老百姓在马路中间下车。何况,这个国家与世界背道而驰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例如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从上至下,不知道究竟谁说了算。但站在高山上看缅甸那一望无际的密林时又会对这个国家充满的信心,因为那都是红木。

【当地人的串串香】

四,新加坡
这里社会公正,但也没人情味

小时候我妈曾多次动员我去新加坡上学,原因很简单,那时她的同事都去了新加坡。我如果过去,她就可以去陪读,然后在牛车水开餐厅。我只要努力学习,就可以一路华侨、国大,最后留学英美,彻底改变几代人穷苦的命运。

【樟宜机场 Welcome to Singapore】

我当时挺动心的,就和爷爷说了自己的想法,爷爷虽从未踏足过新加坡,但出访过一些西方国家,算是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爷爷想了几天和我说:“新加坡这个国家没资源,而且比较势利,你们去了如果只是侨居,其实也就挣个血汗钱。就算入籍了,这个社会也不会养闲人,到老了还要奔波糊口,不值当。”

【多年后我发现爷爷的话一点没错】

新加坡确实是非常国际化的社会,也是非常平等开放的社会,但亚洲的发达经济体,与西方还是不同的,西方的发达经济体除了美国,都是平等高于自由,而亚洲是自由高于平等。自由的社会,竞争无处不在。走进餐厅茶肆,服务员均龄七十开外,有的老奶奶、老爷爷牙齿都掉光了,仍然在用颤抖的双手端盘子,用蹒跚的步履拖地板,让人不禁唏嘘。再想想我的姥爷,每日不是养猫就是遛狗,进出都是高档餐厅,喝的全是名茶好酒。虽然这不代表整体,但这也是事实。

【小印度的印度人,比真印度都多】

新加坡发达,城市漂亮。但多年和新加坡人接触下来,我也发现了几个问题。第一,新加坡人非常同质化,认识了一个,就等于认识了一批人。有的是睿智,缺的是腔调。第二,新加坡的男人缺乏男子汉的气魄,不够阳光。而新加坡的女人,又没有女人的味道,感觉病恹恹。
新加坡男篮经常来泰国比赛,因为他们也是华人,我有时也去给他们加油,但说句难听的,看新加坡的小伙子打篮球,就像看蔡某坤打球,感觉不知道是几天没吃饭了,还是夜店去多了,反正就是浑身没劲。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我觉得追求文明没错,但追求文明的同时,也不该失去性格。想象下,如果美国全是Nerd,没有詹皇,没有强森,没有美国队长,会是怎样?如今的新加坡,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富裕但不自信。

【队员听教练布置战术只有三种反应】

【点头,使劲点头,非常使劲点头】

【教练还没说话呢,他们头已经先点了】

五,越南
这是离我们最近, 也离我们“最远”

越南早先是中国的郡,五代十国独立后,也一直是中国的藩属。但这种关系带给越南的并非感情,而是提防和算计。我爸当年都写过请战书,要求去前线保家卫国,但因为我爸是炊事兵,前线生火做饭容易暴露位置,组织没批。清嘉庆年间,阮朝创立者阮福映请以南越为名赐封,但清廷不同意,因为从历史角度讲,广东、广西都算南越,而阮福映请赐的,仅就交趾故地,清廷一想,他既然先有越裳旧地,后有安南全壤,那首尾相凑,就赐越南好了。结果越南越南,越来越难。

【芽庄珍珠岛乐天世界】

按说,越南受中国影响两千年,受法国影响不过一百多年,但现在去越南,你会发现他们和魁北克一样,拷贝了很多法国文化。法国文化是好的,但生搬硬套就给人感觉很搞笑。最典型的就是大家朝一个方向喝咖啡这事。欧洲人这么坐,是因为空间不够,你们这么宽敞还这样坐,就让人难以理解了。

【奉天顺化大街】

越南对世界影响最大的,就是当年的船民事件。当时越战结束,战败的南越难民乘船四逃。面对百万难民,联合国无计可施,只得让世界发达国家一起安置难民。这件事结束了澳大利亚的白澳时代,也大大改变了英国、美国的亚裔人口比例,还差点拖垮香港。
越南人进入英国后,从洗衣工干起,如今已经是很大一股力量了。因为也受儒家思想影响,越南人和中国人相似,极其能吃苦。但他们有些观念,也是极难理解。我曾和一位越南学者一起租过房,起初关系不错,他生日时我还送了一个芝士蛋糕。有天闲聊他说:“橙剂是美国投的,但罪魁祸首,其实是你们。”我说:“你这个关系搞反了吧!”他听后突然暴怒,起身摔门而去,从此,便再未与我,以及另外两人说过一句话。我走那天,好心好意去和他告别,他还装听不见。我向外走去,突然脑中想起了孩童时代姥姥给我说过的一句话:“越南人,那真是白眼狼,我们援助他们多少东西,他们倒好…”

【爷爷迎接黄文欢移居中国】

六 ,柬埔寨
这里有伟大过往,也有可怕过往

我知道柬埔寨,是因为爷爷,记不清那时我是九岁还是十岁,反正有一天都快睡觉了,爷爷和奶奶看着电视,说这应该是红色高棉的最后据点了。我当时很好奇,问红色高棉是什么,还以为是弹棉花的。爷爷说:“红色高棉是柬埔寨的一个组织,屠杀了几百万老百姓。”

过了十几年,我自己来到了金边的杀戮园,看到了无数头骨堆成的方塔,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的我,突然感觉后背一凉。在和平年代,能把本国人屠杀几百万(全国一共六七百万人),真的让人无话可说。

【金边杀戮园】

就这么一块二十见方的地方,竟然挖出了四百多具骸骨。不光数量,死法也很惊人。小孩多就是摔死,拎着腿往树上摔就好。成年男性拎腿拎不动,就勒死、吊死,还有就是用电钻钻死。总体来说,杀人的原则就是尽可能不浪费一枪一弹。

【尸骨埋藏点】

除了惨痛,柬埔寨也有辉煌的历史。我们现在看东南亚的历史,通常分为海上陆上两部分。海上东南亚,就是贸易帝国-室利佛逝(Sri Vijaya,包括后来的三佛齐),但室利佛逝的信史很少,就是在印尼发现了几块碑。时至今日,我们依然搞不清,室利佛逝和三佛齐究竟是一个国家,还是两个国家。陆上就是真腊,很幸运,中国元代人周达观写了《真腊风土记》,除了记载番妇多淫,夜不能独眠外,还记录了王城所见。几百年后,法国人看到了这书的译本,觉得胡编不可能编得如此详尽,便捧着译本找了当年遗址,也就是吴哥窟。算是东南亚历史上最辉煌的一个时期。

【暹粒吴哥遗址公园】

真腊始于何时,现在看来是考据不出来了,永远成迷了。真腊是不是在柬埔寨兴起,现在也很难说,也有可能是在武里南,甚至更远。总之,柬埔寨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国家,破落与残败由内至外。

【崩必烈遗址公园】

七 ,菲律宾
这是生活最易的地方, 也是最不易的地方

菲律宾是个矛盾体,有点类似泰国,但又与泰国不同。泰国的反差主要体现在生活和居住环境上,例如室内与室外的反差。但泰国的人其实区别不那么大,朱拉隆功大学经济学院的院长英语也一般,但曼谷大街上跑出租的司机张嘴也能对付几句。泰国总体来说,百姓是比较富裕的,特别是城乡差异较小,我也写过泰北地区一些华人村的情况,但那些人其实并非泰国人,而是缅甸人。但泰国即便很有钱的人,其实认知也是较为有限,用大白话说,就是不洋气。而菲律宾不是,菲律宾的优秀人才,和欧美的优秀人才是没差别的,但菲律宾的社会底层,你说他是原始部落民,其实也不冤枉。菲律宾有很多穷人,就住这种窝棚,这在泰国几乎没有。中国也应该没有。

【宿雾比华利山下】

但如果你在菲律宾当一个大学老师,那住别墅远比中国容易。中国大学老师有别墅的比例大概10%左右,多数还是郊区的度假别墅。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位帮我洗衣服的大叔,他条件一般,但五个子女大学毕业后都留在了欧美国家工作生活。简单说,菲律宾是一个组内波动很大的国家,如果不努力,那生活肯定不如中国泰国。但同等拼命,菲律宾的生活又高于中国和泰国。

菲律宾有很多人近乎原始,在中国这类人极少。可能只有去四川凉山地区才能碰见。但菲律宾又有很多人很国际,言谈举止,举重若轻,待人接物,得体大方,颇有西方Noble Family的感觉,在中国,这类人也极少。中国这些年出国的人多,但真正从内而外表现出一种修养,散发出一种魅力的屈指可数。这其中原因很多,但有一点不容忽视,就是我们的社会始终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极难接受他人与自己不同,我们总认识自己是准则,别人不同就是错,持这种想法走出国门,其实和待在家中也没太大不同。

【菲律宾优秀小伙Tingson】

因为菲律宾的存在,东南亚地区的文化真正变得完整了。婆罗门、金刚乘、上座部、逊尼派、罗马公教、高台教…

对我来说,菲律宾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因为他们聊的东西我都懂,我想说的他们也懂,这在泰国是无法想象的。语言很重要,但语言只是工具,更重要的是内容。世界文化的总量,远比很多人所想得多,但如果你习惯沉溺中文世界,或沉溺单一语言世界,你就会产生错觉,觉得世界文化的总量很小。但这时你要清楚,产生这种错觉不是因为世界文化出了问题,而是你的工具出了问题。如果你没有文化的积淀,便无法产生有效的交流,进而会因为不了解,认为他人没文化。但事实是,人家的文化你不懂而已。未来还是要放低姿态,多向世界学习,知识不存在有用知识和没用知识,知识学好了都有用,学不好都没用。

【马尼拉,圣托马斯大学】

八 ,马来西亚
这里最似中国, 也最不似中国

类似马来西亚,国土一分为二还能延续的国家,全世界其实没几个。如果你在英国生活过,那踏上马来西亚的土地你会有一种熟悉和亲切,无论道路设置,还是斑马线前的按钮,都有似曾相逢的感觉。但如果你是华人,看到吉隆坡街头巷尾播放的《跑男》和《爸爸去哪了》后,你又会产生另一种熟悉和亲切。总之,这里有西方的制度,也有东方的文化,这就是马来西亚。

当你看到百盛二字时,你会以为这是青岛中山路,但其实这里是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有时我们从感情上,觉得泰国离我们很近,但事实上,泰国离我们远极了。曼谷是中国古书说的金邻大湾,建城历史不过二百多年,因为地多人少,泰王接纳粤闽人来泰定居贸易。这些华人来时,印度婆罗门和锡兰僧团已将这个国家的思想阵地占据,中国人除了“归降”,别无选择。
中国思想是儒释道的结合,儒和道是本土原生的,但又是相互拆台的。释是印度传来的,是西天取经背来的,当人家直接有婆罗门站台时,哪还有你说话的机会。因为思想多多少少是有排他性的,所以你不同化别人,别人就会同化你。这种同化不光过去有,今天也依然在,你即然信佛,那就应该早起布施,门外等待布施的是泰族僧侣,你不可能端一碗豆汁,那就要学泰族饮食,就这样,两代人时间,中国人就变成了泰国人。
相较泰国,马来西亚的思想与我们截然不同,毫无渊源可言,仪轨也天差地别。这种从一开始井河不犯的环境,反而让马来西亚保持了一份与我们的相似。而不像泰国那样,痕迹越来越淡。

【马六甲大街】

但这里终归是英联邦国家,又是资源丰富的英联邦国家。英国的文化核心就是秩序,任何事有法可依,有规可循,可能很多学生学的不像,但不像也是学。所以熟悉之外,这里又与中国不同。东方的思想,西方的法规,实际是一种非常完美的搭配。只可惜,前者比例低了些。现实变成了,东方加阿拉伯世界的思想,再辅以西方的法规,结果,我们发现了世界上最南辕北辙的国家。这个国家有联邦,还有议会,有选举出的君主,还可以君主立宪。复杂,但又习惯复杂。

【云顶缆车】

九 ,印度尼西亚
这里是扬名处,也是伤心地

多数人知道印度尼西亚,是因为万隆会议。会议时好多国家向我们发难,我们沉着应对,说千里迢迢来这,不是为了吵架的,要吵架,我们没必要跑这么远,我们希望求同存异。我以前以为,这会议仅对中国是件大事,但事实上,这会议对全世界都是大事。换到今天,如果全世界发展中国家抛开发达国家单独开次会,也绝对是惊天动地的。

我认识一位瑞典人,有钱,爱旅行,还找了印度尼西亚的女朋友。他和我说最多的,就是印度尼西亚这个国家太大了,你一天去一个岛,也要一辈子才能转完这个国家。我对印尼的了解是非常浅显,仅仅限于爪哇和巴厘岛,苏门答腊和苏拉威西我未曾踏足,巴布亚更是未曾想过。

瑞典朋友说:“印尼不光岛多,最要命的是,很多岛,岛内相互也不通。例如苏拉威西,就分中西南北东五个方向,东不识北,北不识南。朝鲜、日本、印度尼西亚都曾是被文明遗忘的世界尽头。但区别是,朝鲜和日本自己人之间并没有相互遗忘,而印度尼西亚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家有几口人。

【雅加达夜市】

一个对自己都一无所知的国家要怎样发展,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肯定不会发展的很好。98年的悲剧,也是因为这个背景。虽然已经进入到了二十世纪,但在这个世界尽头,文明还很远。他们依然保持着部落民的特征,例如有人会在马路上放一块石头,再将塑料袋套石头上,然后站在路边,等待撞车时刻的到来。似乎在他们的思维中,对与错的概念还尚未建立。看看伟岸的婆罗浮屠,你会认为这个国家是有过去,但这个国家的过去,可能没有发生在多数地方,等待他们的,依然是文明的从零开始。

【日惹,婆罗浮屠】

爪哇岛是这个国家的核心区域,雅加达也有很便利的生活设施,但只要你离城五公里就会发现,多是印尼人的生活,其实和良渚、红山文化的开创者区别不大。如果你骁勇善战,印度尼西亚是好地方,因为你打了人基本没人管。如果你柔弱,那印度尼西亚就不是好地方,因为别人打了你,还是没人管。文明的尽头,就是丛林法则,不存在绝对的好与坏,只存在能否驾驭。

【莫拉比火山】

终 ,老挝

这里我们误以为最了解,其实最不了解

研究中外交通史你会发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并不将老挝视为番邦外国,而是将它视为西南地方土司。老挝一词最先见于《明史·云南土司列传》。1403年,老挝始贡方物,明廷将老挝当作土司,而非外国。但到1612年时,双方往来中断。明嘉靖年间,老挝改称南掌[澜沧]。1694年时,南掌分裂为占巴塞、琅勃拉邦、万象三个小国。清朝的《钦定大清会典》有南掌进贡记载,时间从1743年一直持续到1853年。但有意思的事情就在这里,咫尺之遥,我们却不知道老挝已经分裂,给我们进贡的,其实只是琅勃拉邦。

【万象凯越门广场】

之前有位北大学生,曾写过一篇论文,其中举过一个例子,我觉得很有意思。清朝人倪蜕《云南事略》讲,南掌进贡,并非有意而为之,是因为清朝边民躲避战事,退入南掌,战事结束回去后,给了南掌一些布匹,南掌回礼象两头。但总督鄂尔泰却虚构恭维皇帝的话,说南掌人说了:“小国离天朝最远,闻得黄河水清,知大圣人治世。小国数年以来安享太平,年年丰熟,通国欢庆, 感戴皇恩,乞赐转奏,亲叩阙廷…

这种歪曲事实的例子不光发生在清朝,也发生在今天。

知乎上有位叫稻麦青花博主曾写:“很多泰国男孩从小被迫服用雌性激素,成为人妖ladyboy。他们一无所长,终身从事带有强烈性意味的表演。泰国性工作者占全民总人数的二十分之一…”

好吧,我们现在来算笔账。泰国人口将近七千万,二十分之一,差不多就是350万人。根据UNWTO的统计,泰国2017年到访游客为3200万,这里半数是女的,男的还剩下1600万,这里面我们删去年纪很大的游客,和年纪很小的游客,大概还剩1300万。就算这些人平均在泰国逗留5天;

(1300万*5)/350万=18.5

换言之,按照这种需求量与供给量,每位性工作者每月只能接待客人1.5次。这不饿死,也是没有天理了。或许有人会说,会不会有内需的存在。我想可能会有一些,但问题是,内需和你有什么关系?这就是那位作者所写,据说是研究东南亚文化的硕士,如果真是,我觉得我们的高等教育真的需要反思了。

回到老挝。1767年缅甸攻陷琅勃拉邦,召翁(琅勃拉邦国王的弟弟)作为战俘被带回缅甸。1768年他逃到了奠边府,希望回国但未准。他向清廷求援,清廷便以南掌国王之弟遣使请兵复仇为由,向南掌分路进兵。但这时我们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整个大清国,找不到一个会南掌文字的人。而这个国家,离我们已近到不能再近。

到光绪十五年(1889) ,薛福成出使英、法、意、比四国,在读西方报纸时他发现,南掌这国家其实是暹罗属国,换言之,虽然近在眼前,但如果没有驻外大使,我们就是对眼皮底下的事一无所知。

【沙湾那基中学】

愿意花八个小时写这个回答,是觉得中国读者有时挺可怜的。中国有非常多杰出优秀的人,我也认识一些,有的买幅字就一点几亿,有的购置一张桌子几千万。这些人有能力,也有时间去观察思考。但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不投缘的人,不会说太多,更不可能去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看法观点。而愿意分享的,多是自己生活都挣扎的人。他们的分享确实丰富了我们的生活,但他们的分享并没有帮我们看清世界,反而是更模糊了。

我个人有观点,但我更多时候是传达观点,但我不确定有多少人能理解我传达的观点,毕竟佛也只渡有缘人。

KS丨编辑

ZY丨编审

李伊梵丨来源

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属于看南洋和新加坡眼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新加坡眼”。

2.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转载”、“编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编译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有价值资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