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企图”—— 一口气读懂新加坡

0
1065

 

新加坡的“企图”

 

李光耀和他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希望新加坡与马来亚合并有两个主要原因。

首先,新加坡在经济上对马来亚有所依赖。新加坡需要与马来亚内地创建的一个单一市场,以保持和推动新加坡在工业化方面的尝试。在整个20世纪50年代,新加坡周边有许多地区限制进口以保护自己的新兴产业,有些地区则开始自己从事直接贸易,这使得作为新加坡经济支柱的转口贸易大幅减少。此外,岛上人口迅速增长,给就业保障带来更深层次的问题。如果新加坡要为它年轻而又快速增长的人口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并降低其对转口贸易的依赖性,它的经济就必须走快速发展的工业化道路。但是,这就需要有一个更大的市场来吸收和消化新加坡的工业化产品,因此新加坡与马来亚联邦在经济和市场方面的一体化就变得十分关键。人民行动党政府非常十分清楚这一点,因而曾对此评论道:“无论我们做什么,如果我们想在经济上有重大改观,唯一的办法就是新加坡与联邦实现经济一体化”。

新加坡要与马来亚合并显然是因其需要马来亚内地继续支持它的港口经济。但更重要的是,如果缺少某种形式的经济一体化或统一的市场,新加坡和马来亚之间就会互相竞争,特别是在吸引外资方面。新加坡劳动力规模较小,生产成本较高,处于特别不利的地位,许多本土公司,如当地橡胶制鞋企业,就会从新加坡迁往联邦,因为那里的生产成本低的多。而且,新加坡的自由贸易港口的经济体制不能够像马来亚联邦一样,给境内企业的产品提供关税保护。如此一来,新加坡将面临双重打击,本土工业会因来自国外的竞争很难加以保护,而工业成品又因马来亚联邦的关税壁垒缺少进入其市场的优势。

其次,还有政治问题。李光耀的政治生命能否延续也取决于新马的合并。他在竞选中承诺要建立一个“包括马来亚联邦和新加坡殖民地在内的独立(非共产主义)的马来亚民族国家,以结束新加坡的殖民主义”。这为人民行动党在1959年的选举中赢得了新加坡人民的信任。

因此,李光耀以“合并”口号搏上位以后,必然要想方设法实现这一承诺,这是他打败共产党等竞争对手的战略核心,也是新加坡发展及稳定的必要因素,否则,他的仕途将有可能就此结束。

合并路上的阻力

 

尽管英国以及新加坡的李光耀都在支持与极力促成新加坡与马来亚的合并,但实际上,反对合并一事的也大有人在,除了马来亚对此毫无兴趣之外,新加坡以及英国方面也都有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

首先,在新加坡国内,虽然从经济民生的角度看,新马合并如果能按照新加坡预期的路线执行的话,其对新加坡的影响明显是利大于弊的。但以新加坡共产党及左翼势力为代表的一些团体就对‘合并’一事,持怀疑和反对的态度。新加坡共产党虽然自1946年以来就一直推动新马合并的实现,但自从马来亚的共产党被马来亚政府镇压以后,新加坡共产党开始担心新马合并会让马来亚政府镇压共产党排斥华族的执政措施蔓延至新加坡国内,这将会动摇他们在新加坡的地位,也会令新加坡的华人社群遭受到不平等的待遇。而左翼势力团体则希望进一步参与到新加坡国内的政治进程之中,如‘合并’一事不成,李光耀下台,则可以改变人民行动党独揽朝政的状况。因此,新加坡共产党与左翼势力联起手来反对新马合并,与人民行动党唱反调。

其次,英国方面也对新加坡的政治局面表现出了担忧,恐其会影响到英国的大布局。新加坡1959年的选举中,人民行动党击败了由英国和受英语教育的选民支持的新加坡人民联盟。在英国看来,人民行动党的获胜不是李光耀、杜进才和吴庆瑞这一班受英文教育的领导层的胜利,而是得益于人民行动党中另外几位领导人的存在。受华文教育出身的林清祥和方水双在当地选民中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是新加坡华人社群的政治领袖,蒂凡那和杰米特·辛格等非华人社会活动分子,则广受工人及工会的支持,这才是人民行动党广受支持的根本原因。

因此在英国人眼中,此时的人民行动党已弥漫着华人沙文主义气息,并渗透了共产党人。他们深知李光耀是个有着非常能力的领导人,但无法弄清楚他的政治立场。李光耀受过良好的英语教育,是反殖民的民族主义者,若他与共产党人结盟,那么人民行动党的胜利意味着什么呢?即使李光耀对英国来说是可靠的并能够与之合作的,但他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控制其党内的共产党人?想骑在共产党这只老虎身上的李光耀,会不会被老虎吃掉?

这一局势令英国感到极其不安,一旦新加坡被‘赤化’,他们将失去这一重要的军事基地。

最后,作为‘合并’的当事方之一的马来亚,则一直对新加坡的‘投怀送抱’毫无兴致。马来亚总理东姑•阿都拉曼认为新加坡这个岛屿上没有什么资源能够给马来亚带来利益,它占据优势的港口贸易及工业化生产又是东姑•阿都拉曼想要极力在本国推行的经济政策。除此以外,马来亚国内刚刚经过了针对共产党的长达十年之久的‘紧急状态’,好不容易取得胜利的东姑•阿都拉曼虽已掌权,但他知道看似被打败的马来亚共产党并没有放弃斗争,转而在地下开展运动,他认为新加坡发生的一系列反殖民政府的激进运动,证明了新加坡的政治中出现了华人的沙文主义和共产主义,新加坡正逐渐成为滋生共产党势力的温床。

因此,马来亚的执政当局认为还是与新加坡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

感谢作者授权新加坡眼平台发布本文。

作者简介:毛大庆,1969年出生于北京,东南大学建筑学学士,同济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硕士、博士(在职)。现任现任公司高级副总裁,兼任北京万科企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曾任凯德置地环渤海区总经理。该集团是目前东南亚最大的上市房地产企业,总资产超过190亿新币(约120亿美元),目前已经在新加坡、中国、澳大利亚、日本、英国、马来西亚、印尼、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50个城市开展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