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有着这么一群没有国籍的“孤魂野鬼”

0
425

编者按:今年年初,我们报道了一名在新加坡出生、长大、老去,却没有任何国家国籍的故事。为了成为新加坡人,他苦苦熬了50年……

但其实,新加坡有数以千计的无国籍人士。截止2016年1月31日,新加坡就有1411名的无国籍人士。

因为国籍问题,这些人的生活无比艰难……. 以下是一名无国籍人士的自诉,让我们看看他都因为无国籍,遇到了哪些难处!
 

没错,是CI,不是IC(Indentity Card  身份证)的误写。 
                          
CI是什么?是 Certificate  of  Identity 的缩写,身份证明也。
简言之,它是无国籍(Stateless)新加坡永久居民(PR)出国时的旅游证件。
在新加坡,有着这么一群没有国籍的“孤魂野鬼”
什么什么?有两点不明白,第一,除了护照(Passport)外,难道还有CI这种旅游证件吗?
有的,或许很多人不知道,也不懂其他国家有没有这种与护照不同的旅游证件,可能这是新加坡的特产吧!
 
第二,每个人都有国籍,难道真的有人是所谓“无国籍”吗?
 
千真万确,在下就是。
 
在马来西亚出生,自小定居新加坡,也持有新加坡身份证,这本来没什么问题,因为新马本是一家。
 
1965年新马分家,问题就产生了。马国出生、定居新加坡,需要申请新加坡公民权,但不获准,就不是新加坡公民,只算是永久居民;又因长期离开马国,没有马国身份证,也不是马国公民,所以我就变成无国籍了。
 
在新加坡,有着这么一群没有国籍的“孤魂野鬼”
 宣布独立时,李光耀因担心新加坡未来控制不住地流泪
为了申请CI,曾搞到我团团转,大费周折。
31 年前由于想去西马旅游,出发前三星期我到那时位于皇后坊的移民厅申请CI。
 
移民厅职员告诉我,要申请CI,必须先拿到马国最高专员公署的证明信,证明我虽在马国出生,也有马国出生纸,但却不是马国公民。
 
于是我赶到马国最高专员公署,那里的职员说,要给证明信,必须先有一张新加坡高等法庭的宣誓书,宣誓我不是马国公民。
 
就这样我先去高等法庭取得宣誓书,然后才拿到马国最高专员公署的证明信。
 
好了,终于把所有的证件都准备齐全,移民厅职员收下证件后,照惯例的程序说,明天你就可以来交30元手续费拿CI了。
 
我松了一口气,原以为第二天去移民厅就能够顺利拿到CI,谁知事与愿违,又起变卦,没有拿到CI,那里的职员面无表情地说:“你的申请在考虑中,请回去等我们的通知信”。
一等就等了两个星期,距离我预定要去西马旅游五天前,才接到移民厅的信,通知我可以去拿有效期半年一次性的CI 。(有了这第一次经验,后来更新CI,当移民厅职员再说第二天可以来拿时,我心里就偷笑:别高兴得太早,一定要回去等几个星期,接到通知信才能拿到CI的。事实证明我的预料没有错。)
 
拿到CI,已是春节前夕了,匆匆赶到马国最高专员公署办理签证 (Visa),在星期六停止办公半小时前,几经折腾终于拿到签证,春节去西马旅游才如愿以偿。
 
好事多磨,一波三折才拿到的CI  , 还有故事呢!
 
当初持CI出国旅游,出入关卡时,有些官员对这种旅游证件似乎很陌生,翻来覆去看了老半天,还睁大眼睛对我这个持怪证件的怪人打量一番。  
 
官员有时实在不懂这个证件是什么东东,还要去请教上级,所以排在我后面等过关卡的游客不禁嘀咕:为什么我过关花的时间比别人长?
 
CI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
 
马国、印尼、中国、英国等国家都准许我以CI办理签证去旅游,唯独美国却不买账。
 
那年儿子在美国大学毕业,所有证件我都准备齐全(包括美国达特茅斯(Dartmouth)大学校长邀请我出席毕业典礼的信),去美国大使馆申请签证,交了费用,痴痴等了半天,使馆职员却说不批准。
 
后来通过移民厅写信给美国大使馆,说CI就是新加坡政府发给我的出国旅游证件,应该让我去美国参加毕业典礼;但美国大使馆态度强硬,说CI我们不接受,你们给他护照,我们就给他办签证。
 
护照是公民的旅游证件,给我护照就等于是给我公民权。
 
就这样,由于美国不接受CI,我要去美国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就泡汤了。
 
我拿CI出国旅游超过30 年了,虽然现在CI的有效期已是五年,旅游次数也没有限制,而且更新时翌日就能拿到,然而我还是不禁怀疑:CI是不是“二等护照”?
 
但CI封面内页有一段文字似乎消除我的疑虑,说明CI并不是“二等护照”。
 
这段文字译成中文是(按:请以英文为准)
“发出本证件唯一目的是让持有人拥有相等于国民护照的身份证件,它不会对持有人存有偏见,也不会影响持有人的国民地位。当持有人获得国民护照后,本证件将失效而必须立即归还给有关当局。”
CI的故事什么时候才结束?要看什么时候CI失效了…….
 
(本文原载于2013年11月,《艺术天地》第34期)                                  
 
作 者 简 介
网雷,原名蔡世居,祖籍福建金门,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笨珍,自幼移居新加坡,现为新加坡永久居民。华侨中学高中毕业,后完成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中国语言文学专科课程。现任商团执行秘书。著有:诗集《我们隔得那么远》、散文集《湖畔晨曲》《山岗旧梦》《椿树长荣》、小说散文合集《无花果之忆》、诗歌小说散文合集《岁月如歌》。

留下一个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请输入您的名字

*